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黑暗中的一絲曙光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黑暗中的一絲曙光

"客官這可是問對人了,您要是問別人,恐怕都回答不出來呢."侍從得意的笑了笑,首先自誇了一句,然後才壓低了聲音問道,"我告訴你們啊,可千萬不要告訴別人.其實這事發生在三個多月前,那時候墨山大人出來宣布,表明我們的最強禁制又修複了!"

三個多月前?海天詫異的和石堅阿山對視了一眼,那不是他們正好滅掉可巴德的時間嗎?看樣子河蟹一族果然已經知道了可巴德死在他們手里的消息,關鍵問題是,現在他們這樣布置,擺明了已經知道唐天豪他們中毒的消息,紫葉草恐怕會藏的更加隱秘.

這個侍從依然在他們眼前滔滔不絕,而海天三人卻是全然沒有心思聽他廢話,眉頭都擰在了一起.如今的這個況,他們簡直沒有任何辦法.他們幾乎可以肯定,河蟹一族的最強禁制早就修好了,現在開啟就是在等他來呢.

望著外面那不斷迸發出的火花,海天感覺現在的河蟹宮就像是個刺猬,無處下手.

"好了,謝謝你告訴我們的這些報,你可以下去了."海天有些心煩意亂的揮了揮手,制止了依然在滔滔不絕的侍從.

那侍從此時也的有點口干舌燥,笑眯眯的望著海天:"客官如果還有什麼需要的話,可以隨時叫我,我一定會在您身邊的."完,這個侍從總算才離去.

見此人離去之後,石堅和阿山不由得壓低了聲音湊上來問道:"海天大人,現在怎麼辦?如今這個況,我們是根本不可能進入的去的.難不成只能放棄?"

"放棄,這是絕對不可能的!"海天想也不想就否決了,要知道他一旦放棄的話,那麼就代表著唐天豪和秦風他們即將和他天人永隔,這是他絕對不希望看到的事.

十年!只有區區十年時間,真的是非常的短暫.如今他們花費了三個多月,趕到了河蟹城,可是現在卻毫無辦法,讓他們生出一種有心無力的感覺.不過他是絕對不會放棄的,哪怕沒有任何希望,他也要去繼續努力!

海天的目光再度望向了窗外的河蟹宮牆,心里頭不斷的思索著,到底還有何方法可以進入河蟹宮呢?雖他們現在有了腰牌,可以在整個河蟹一族管轄范圍內自*行動,可這並不代表著他們就可以進入河蟹宮.

河蟹一族既然知道他會到來,那麼想必防守的是更加嚴密.

見海天不話,石堅和阿山也不敢話,周圍的氣氛顯得有些沉默.看的出來,海天的心很是不好,石堅和阿山都感覺有些難受.不過他們似乎是為了讓海天轉變下心,不由得低聲道:"還記得我們當初在這里的形嗎?無數的河蟹一族高手可是被我們玩的團團轉,就連河蟹一族的族長墨山也是跟著倒了大黴."

"是啊,那時候還有蕭遠呢,實話,如果沒他的幫助,我們真的很難成功呢."阿山也是感慨的歎息一聲,雖然之前他們跟蕭遠有些不太對付,但經過那一次,他們對蕭遠的印象也徹底的改觀了,不再像以前那樣仇視,反而還很友好.

那段經曆,恐怕是他們人生中最為輝煌的一段了,也的確值得他們去回憶.

只是聽到他們感慨的海天,卻是忽然間皺了皺眉頭,蕭遠?

對了!他怎麼將這個家伙給忘了?蕭遠可是神偷家族的新一代傳人,不定他有辦法進入河蟹宮呢?海天剛欣喜的站起來,卻陡然想起來,當初蕭遠想要進入河蟹宮,還是靠著他的幫助呢.現在連他都進不去,更別提是蕭遠了.

一想到這里,海天不由得失魂落魄的再度坐了下來.

察覺到海天異樣的石堅和阿山不由得面面相覷問道:"海天大人,您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我之前還以為蕭遠能夠有辦法進去呢,但是卻想到蕭遠還是靠我才進的去,現在連我都不行,更別提他了."海天苦笑著將自己內心的想法了出來.

石堅和阿山兩人都詫異的對視了一眼,也都明白過來海天的意思.不過石堅還是猶豫了一下:"海天大人,要不我們把蕭遠叫過來問問?以前他或許沒辦法,現在或許能有呢?再者了,多一個人,就多一個可能性,反正我們這里是想不出來了,不如看看他那呢?"

"這個……也好."海天猶豫了一下後,遂輕點了點頭.

不過話回來了,當初蕭遠雖給了他幾顆傳訊石,不過都只能在同一星域內傳遞.要是蕭遠此時在別的星域的話,那他豈不是找不到了?

怎麼煩心事那麼多?海天的心中微微有些急躁,他強行壓制住內心的怒火,從儲物戒指里找出了一顆傳訊石,心中默默的祈禱著蕭遠能夠收到.

海天握住傳訊石,體內的星力一點一點的輸入進去,同時心中默念:"蕭遠嗎?蕭遠嗎?我是海天,你能夠聽的到嗎?"

只是,海天手中的傳訊石卻是沒有一點的反應.海天不信邪似的再度呼叫了一遍,可依然沒有任何的反應.垂頭喪氣的海天,猛然將這個傳訊石給扔在了桌子上:"蕭遠根本不在西域中,我們想找他那是非常困難了."

石堅和阿山兩人面面相覷,如果不在西域的話,那麼他們要去找蕭遠,要花費非常多的時間.他們現在最缺的,就是時間了!宇宙那麼大,萬一要花費個好幾年怎麼辦?

到時候就算蕭遠來了,恐怕也沒有時間來找尋紫葉草了.

難道老天爺真的要讓天豪他們爆體而亡嗎?海天很想仰天怒吼一下,以此來發泄心中的憤怒!要不是沒有把握,他甚至想將連派給召集過來了,直接猛攻河蟹宮.

不過以連派的實力,面對著猶如刺猬一般的河蟹宮,恐怕也沒有任何辦法.

就在眾人近乎絕望之時,桌子上的那顆傳訊石忽然間亮了起來!

海天一怔,連忙伸手拿了起來.要知道,傳訊石亮起來的話,就明是有人在召喚他.他連忙將其緊緊的捏在手心中,同時心中不住的狂喊:"蕭遠嗎?是蕭遠嗎?"

"是海天啊?找我什麼事?"傳訊石內傳來了蕭遠的聲音,不過蕭遠顯然有些氣喘.

海天微微挑了挑眉毛:"你怎麼了?怎麼喘氣喘的那麼厲害?"

"哦?沒什麼,只是在干我的老本行而已."蕭遠嘿嘿笑了起來,"多克家族的這些個混蛋們,追的還真是挺緊的,剛才都沒時間回你."

"多克家族……"海天不由得看向了石堅和阿山,他對宇宙家族基本上都不了解.

只是石堅和阿山兩人聽後卻是不由得齊齊低聲驚呼了起來:"什麼!多克家族?"要不是他們意識到這里是茶樓,努力壓低了聲音,恐怕整個茶樓的人都會聚集過來.然而饒是如此,附近一圈的人也都聽到了石堅和阿山的呼喊,詫異的看了過來.

"你們怎麼了?這個多克家族很厲害嗎?"海天狐疑的問道.

"海天大人,您來宇宙時間太短,不了解也是正常.這個多克家族,可是十分厲害的.他是西域的五大家族之首,也是河蟹一族控制的."石堅哭笑不得的道,"蕭遠這個子還真是有夠膽量的,居然敢去找多克家族的麻煩."

阿山撇了撇嘴:"別忘了,當初他連河蟹宮的麻煩都敢找,更何況一個多克家族了!"

這話讓石堅不由得一怔,頓時明白過來,不過他的內心也極為的感歎,蕭遠的膽子真是夠大的.

聽了他們的對話,海天也明白過來多克家族的厲害之處了,心中免不得為蕭遠擔心起來:"喂,蕭遠,你沒事嗎?"

"暫時沒事,多克家族的這群混蛋們,想追上我還早了點呢."傳訊石內傳出了蕭遠不屑的笑聲,"哦對了,海天你找我什麼事?是不是咱們又要合作干一票了?"

聽到這話的海天頓時有點哭笑不得,什麼叫干一票?不過從目前的況來看,這麼也沒錯,只是這名頭多少有點不好聽.時間要緊,他也沒時間廢話,直接正事.

"河蟹宮的最強禁制修複了,你知道嗎?"海天正色問道.

蕭遠一陣沉默,不知是那里追的太緊讓他沒有時間回答,還是對這事沉默.

不一會兒,傳訊石內再度傳出了蕭遠的聲音:"我知道,最近一段時間我就是在西域活動的,對這事自然是有所耳聞.怎麼了?難道你還想去破壞這個最強禁制?這是不可能的了,我聽最強禁制已經加強,哪怕三個宇宙巨頭同時發出最強一擊也未必能攻破."

"我這里出了一點事,需要紫葉草,可是紫葉草只有河蟹宮里才有,你有沒有辦法讓我進去?"海天感覺到自己握著傳訊石的手都有點禁不住顫抖起來.

三個宇宙巨頭同時最強一擊都不一定能攻破,更何況是蕭遠了.但他依然忍不住詢問了出來,希望著蕭遠能夠給他帶來一個奇跡!

只是,蕭遠接下來的一句話,卻是讓他無比的失望:"我沒有!"

沒有紫葉草,那麼天豪他們就可能要爆體而亡,難道老天爺真的要讓他們死嗎?

"不過我知道有個地方,可能有你需要的紫葉草!"蕭遠的聲音再度從傳訊石內傳了出來.

上篇:第一千九百二十七章 一塊極品星石就夠了     下篇:第一千九百二十九章 並天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