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蕭遠身上傷口的來曆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蕭遠身上傷口的來曆

此時的海天根本沒有空去理會這個侍從內心的想法,他雖然不明白蕭遠是如何看破他的身份,但現在也顧不了那麼多.他簡單的為蕭遠檢查了體,還好,暫時沒有性命危險,只是這身上的傷勢,卻是極為的恐怖,看起來很是嚇人.

"蕭遠!蕭遠!你怎麼會變成這樣的?"海天關切的問道.

"多……多克家族……"蕭遠斷斷續續的了這幾個字後,就劇烈的咳嗽了起來,而且還引動了身上的傷口,使得原本已經有些結痂的幾個傷口再度崩裂,無數的鮮血溢撒出來.

話雖然沒有完,但海天已經明白過來,這一切都和多克家族有關!當然,現在也不是詢問這些事的時候,當務之急,就是趕緊將蕭遠身上的傷給治療好.只要有生命之樹在,哪怕他只剩下一口氣,海天也能夠將其從死亡邊緣上拉回來!

環顧了一眼四周,發現周圍已經很多人聚集在這里圍觀,顯然不能將生命之樹拿出來.

海天心翼翼的將蕭遠的身體抱起來,轉身向著聽風茶樓走去.待走到門口時,狠狠的瞪了一眼旁邊的侍從:"給我們立即找一個房間,快!"

"啊?"侍從楞了下,但很快就反應過來,連忙答應,"好!沒問題!"

剛才在和海天對眼的一瞬間,他看到了海天眼中強烈的怒火!只是不知道這怒火是針對他的,還是針對那個叫蕭遠的年輕人的,或許兼而有之呢?總之現在的他可不敢招惹海天,生怕再度惹來麻煩,到時候恐怕自己的命就也保不住了.

在這個侍從極為識時務的配合之下,海天抱著蕭遠很快就來到了一個乾淨的房間中.石堅和阿山極為自覺的站在了門口,充當起了門衛.

"你去打盆熱水來,再拿套乾淨的衣服,快!"由于海天現在還沒有要如何處置這個侍從,石堅和阿山暫時也不知道如何處理,只好先放在一旁不管.

聽到要求的侍從,連忙點頭應道,生怕海天等人以此為借口來找他麻煩.

很快,這個侍從就立即離去了,而石堅和阿山也是神色緊繃的站在門口不話.此時他們的內心中,也是憋了許多的怒火,正愁沒處發泄呢.如果這個侍從敢有一點不符合他們心意的,他們絕對不介意提前教訓一下.

只是這個侍從現在如此的聽話,卻讓他們有一種有力無處使的感覺.不過現在他們也顧不得這些了,開始擔心起蕭遠的事來.他們也清楚,在生命之樹的治療下,蕭遠很快就能夠恢複了,只是讓他們頗為不解的是,當初在河蟹宮中蕭遠都能夠來去自如,怎麼蕭遠會被多克家族的那幫人給追上呢?

就在他們為此而煩惱的時候,抱著蕭遠進入房間的海天,立即從儲物戒指里將自己的生命之樹給拿了出來,並且放在地上.做完這一切之後,海天再度抱起蕭遠,緩緩的走進生命之樹.在生命之樹神奇能量的治療之下,蕭遠身上的傷勢開始緩緩的消失.

"咳咳……"蕭遠猛然間半坐起來用力的咳嗽起來,吐出大口大口的血痰.

看到蕭遠如此淒慘的模樣,海天先前等待中的煩躁,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滿腔的怒火!

"蕭遠!蕭遠!你怎麼樣了?有沒有感覺好點?"海天不停的輕輕拍著蕭遠的背部問道.

"海……海天……"蕭遠似乎連話的力氣都沒有,臉色極為的蒼白,在吃力的出海天名字之後,就感覺到渾身無力.

海天緊皺著眉頭,連忙叫道:"等等!你先暫時不要話了,趕緊躺下休息!要什麼事,等一會兒身上的傷治療好了再!"

"那……好吧!"蕭遠猶豫了幾下後,便安心的低下頭來,靜靜的享受著生命之樹的治療.不得不,生命之樹的神奇,在一道道溫暖光芒的照耀之下,蕭遠身上的傷口是逐漸的縮,變淡,有些地方到了最後是干脆不見了,又恢複了嬰兒般的光澤!

大約一個多時後,蕭遠身上的傷口總算是全部恢複完畢,面色又變的極為潤.

海天長出了口氣,一般況下,生命之樹幾分鍾內就能夠恢複完畢.可現在卻是花了一個多時,由此可想而知蕭遠傷的到底有多重!一想到這里,海天不由得對多克家族是更為的惱怒.不管什麼原因,將人傷成這樣,也太過分了!

"蕭遠,你現在感覺怎麼樣了?完全好了嗎?"海天關切的問道.

"還好,生命之樹真是神奇."蕭遠輕松的笑了笑.

"你還呢,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海天見蕭遠已經完全恢複之後,一直緊皺的眉頭終于舒展了一點,不過一想到多克家族的毒手,他的眉頭再度緊皺在一起.

就在蕭遠剛剛准備回答之時,門外傳來了一陣敲門聲:"大人,我們拿來了水和衣服,要不要先送進來?"

水?衣服?海天一怔,這才發現,現在的蕭遠身上十分的髒亂,雖身體已經恢複,但那些泥垢卻並沒有清洗掉.至于身上的衣服,不僅全部帶血,而且早就破破爛爛,不能再穿.

海天點了點頭:"進來吧."

有了海天的吩咐,石堅和阿山當即推門進來,一人手上捧著一盆水,一人手上捧著一套衣服.很顯然,都是河蟹一族這里的服飾.要知道,每一個地方都有每一個地方的特點.像河蟹一族的服飾和其他地方的就有很多的不同,不過由于這里是河蟹星,河蟹一族的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倒也能夠看到各式各樣的外族人,對于衣服的不同,倒也正常看待.

很快,石堅和阿山二人就將水和衣服捧到了邊上,見蕭遠恢複了過來,忍不住欣喜的叫道:"蕭遠,你可總算恢複過來了,沒事吧?"雖他們和蕭遠的關系多少有些尷尬,但他們畢竟曾經是一起大鬧河蟹宮的戰友,問候兩句還是不礙事的.

蕭遠嘿嘿干笑了兩下:"沒事,我還死不了呢!"

"好了,蕭遠,你端著這盆水到生命之樹中去清洗下,然後再換上衣服出來."海天看了一眼石堅和阿山二人手中的水和衣服,命令道.

不得不,海天這變化的語氣,還真是讓蕭遠有些詫異.要知道,過去哪怕是在大鬧河蟹宮的時候,海天和他們話的語氣都一直很平和,以商量的態度.然而現在卻是用命令式的語氣,那平靜的眼神底下,埋藏著恐怖的怒火.

"好!"蕭遠默默的接了過來,走進了生命之樹中.

石堅和阿山兩人顯然是更加的敏感,更加清晰的察覺到了海天語氣的變化.雖他們是被派來給海天當打手,當護衛的,但海天一直都是很平靜的和他們商量.如今這命令式的語氣,又象征著什麼呢?

實話,在海天用這語氣的時候,他們兩人竟然莫名的感覺到了一絲壓力.

是的,就是壓力!不管怎麼,他們都是堂堂的高級宇宙行者,而海天卻只是一個的初級宇宙行者,竟然讓他們產生了壓力!如果不是確實感受到了,他們根本無法相信.

很快,蕭遠就已經清洗完畢,穿上新的衣服走出了生命之樹.

海天點點頭,將生命之樹給收了起來,隨即指了指房間內的座位,示意大家坐.

"好了,你吧,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以你的速度,擺脫多克家族的追擊應該沒問題吧?"海天緊皺著眉頭,將潛藏在心底里的疑問了出來.

"哼!多克家族那群人太卑鄙了!"一提起這事,蕭遠心底里也是一窩火,"自從接到了你們的消息之後,我就立即想要趕過來.不過多克家族的那群人追的太緊了,讓我很難在短時間內甩掉他們回來!所以我就想了個辦法,跟他們談判."

"談判?"海天三人臉上盡是詫異之色.

蕭遠點了點頭,咬牙切齒吼道:"是的,就是談判!我將多克家族那偷取的那件混沌二流神器還給他們,讓他們放我走!可是誰知道,那群混蛋竟然在我還給他們之後,還對我進行攻擊,若不是我跑的快,反應及時,恐怕你們根本就見不到我了!"

震驚!駭然!海天斷然沒有想到,蕭遠受到這樣的重創,竟然是因為自己.若不是蕭遠為了盡快趕過來,不然是絕對不會做出這樣妥協的,以他的身手,只要給他充足的時間,足以將多克家族的那群人給甩掉!

可是,為了他,蕭遠甯可放棄自己的任務,也要盡快的趕過來!

不感動,那完全是假的.

只是,當海天想起多克家族竟然在蕭遠妥協了之後,還要卑鄙的攻擊,心底里的怒火就完全的升騰了起來!該死的多克家族!

"恩?等等,有些不對."石堅忽然皺眉問道,"你的速度不是比他們要快嗎?怎麼在談判之後,還會被他們襲擊呢?"

"因為那群家伙,趁著談判的時候,將我所有的出路給堵死了!"蕭遠恨恨的道,"原本我還相信他們的信譽,可是這群家伙哪有信譽?根本就是話不算話的家伙!若不是我拼了老命,使出了最後的保命絕招,你們根本別想看到我!"

"夠了!"海天猛的一拍桌子,虎目圓瞪,"該死的多克家族,我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上篇:第一千九百二十九章 並天行     下篇:第一千九百三十一章 宇宙規則?我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