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只是一點利息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只是一點利息

聽著海天的這聲憤怒的咆哮,蕭遠明白這是海天對自己的承諾,也是一種變相的宣.不過他還沒有忘記此行的目的,不由得站起身道:"海天,我很感謝你能夠想著替我報仇,可是當務之急,不是去找多克家族的麻煩,而是得趕緊找到紫葉草吧."

被蕭遠這麼一提醒,海天有些發熱的腦子也冷靜了下來.的確,多克家族的這事可以慢慢來,並不著急,可是唐天豪他們那邊卻是等不起.即便被他用了生命圓珠拖延了時間,可也只有十年的時間!如今已經晃蕩過去四個月了,他們沒有時間在這里廢話.

"哦對了,蕭遠,你你知道有個地方可能有紫葉草的存在,這是真的嗎?"海天隱隱控制住自己內心的激動,期待的問道.

蕭遠聳了聳肩:"實話,這個東西我並不太清楚,我只是曾經去的時候,看到過有.但是現在有沒有,我就不曉得了."

"哦?你的是真的?除了河蟹一族擁有紫葉草外,別人還擁有紫葉草?"海天興奮的叫了起來,這可是他這些天來聽到的最好的一個消息!只要別人那里有紫葉草,那麼他也就不用去撞河蟹一族這個大刺猬,唐天豪他們,也就有救了!

"基本上可以這麼,不過我認為,想要得到這個人手里的紫葉草,難度也並不低."蕭遠努了努嘴,開玩笑似的道,"當然,比外面的河蟹宮卻是低多了,至少不會讓人連動手的方法都沒有."

海天一陣欣喜:"那可真是太好了,那個人到底是誰?他現在還有沒有紫葉草?"

"具體的我一時也不清楚,還是直接帶你們過去吧,等到了地方你們就明白了."蕭遠剛想解釋一下,但轉而卻是搖頭笑了笑.有些時候,讓海天自己去體會,比解釋更加的方便.對此,海天當然不會有任何意見,他巴不得趕快過去呢.

石堅和阿山兩人也都是一陣興奮,太好了,他們不用為此而愁眉苦臉了.不過他們心中也升起一絲疑惑,怎麼除了河蟹一族外,還會有人擁有紫葉草呢?要知道紫葉草的用途並不大,僅僅能夠用來解黑寡婦的毒,屬于極為偏門的,一般人是不會持有的.

"走吧,我們趕緊出發!"海天擺了擺手,率先打開了房門,踏了出去.

蕭遠三人是緊隨其後,只是當他們來到聽風茶樓下面的時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他們的身上.確切點,是海天他們身後的蕭遠身上!

剛才進去的時候,眼看著蕭遠都快不行了!這才多長的時間,就已經恢複如初.洗淨身上的汙垢,換了身衣服之後,蕭遠看上去極為的精神帥氣,和剛才簡直判若兩人.

所有人都在猜測著,蕭遠到底是被用何種方法,竟然這麼快就恢複過來?

海天可不管這些人心里想什麼,他大踏步的朝前面走去.只是在走到那個侍從跟前的時候,停了下來,兩眼望著他的眼睛.

被海天這麼盯著,這個侍從的心里早就毛了,不知道海天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右腿抬起來!"海天冷聲道.

"啊?"侍從聽到這話不由得有些發楞,驚異的叫了一聲,似乎是沒聽見似的.

海天冷眼看了一眼這個侍從,右手做了個你過來的手勢.那個侍從詫異不解,但還是順從的將身體靠了過來.海天在他的耳畔旁輕聲道:"我叫你把右腿抬起來,聽見了嗎?"

"額……聽見了聽見了!"雖然不知道海天到底是啥意思,但是這個侍從還是極為順從的將右腿給抬了起來,現在的他,可不敢和海天作對.

整個茶樓內所有人,都古怪的望著海天,他們同樣有些不解.只有蕭遠三人,若有所思的望了海天一眼,滿臉興奮的笑了笑,似乎是明白了海天的意思.

"先……先生,這樣就好了嗎?"侍從豎起右腿,顫巍巍的問道,不知是因為一只腳站立使得身體失去了平衡,還是因為海天氣勢逼人的緣故,使得他的聲音都不住的顫抖.

海天輕輕的拍了拍他的大腿,滿意的點了點頭.忽然間,在全場幾十人的注視之下,海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猛然間從背後拔出了正天神劍,在這個侍從的腳後跟上狠狠的劃了一下.整個動作猶如行云流水一般,一氣呵成.

做完之後,海天再度將正天神劍了背後的劍鞘之中.

這時,那個侍從才反應過來,頓時倒在地上,極為淒厲的慘叫起來.雖然海天僅僅是在他的腳後跟上劃了這麼一下,但卻流出了許多殷的鮮血.

"啊!好疼!"這個侍從痛苦的在地上抱著傷口不住的打滾.

整個茶樓內的人們看到如今這個況,也都是不由得萬分呆滯.誰也沒有想到,海天這個的初級宇宙行者,竟然會在這麼多人注視之下,在河蟹城內對人動手!更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海天出手竟然如此的狠辣,直接一下挑斷了對方的腳筋!

要知道,哪怕是他們這個級別的高手,手筋腳筋一旦被挑斷的話,也是很難複原的.除非擁有很厲害的丹藥,又或者是巨頭級別的高手幫忙救助,再不就是像海天擁有生命之樹一樣.不然的話,斷了之後,恐怕一輩子都無法修複.

見海天出手如此的狠辣,茶客之中,當即有兩人看不過去了,指著海天的鼻子叫道:"喂喂,你這個人怎麼回事?人家不過踹了你朋友一腳而已,你就直接挑斷人家的腳筋,這也太過分了吧?"

話之人是一個中級宇宙行者後期級別的高手,比之海天高上許多個級別,自恃海天的實力不如他,又或者是想出風頭,竟然站出來指責海天.

然而很可惜,他完全打錯了算盤.

還不等海天話呢,石堅就已經極為不滿的走了上去,緊皺著眉頭望著那個茶客,也不話,就是一副隨時准備動手的樣子.

實話,看到石堅的到來,那個茶客心中還是有些發怵的.但他不是傻瓜,要知道河蟹城內有規定,絕對不能動手,違者要遭受到河蟹一族的懲罰.這也是他敢如此自信,站在這里與海天對著干的根本原因.

不過他顯然忘記了一點,剛才海天挑斷那個侍從腳筋的時候,就已經動手了!動一次手和動兩次手,有啥區別嗎?

海天並沒有立即讓石堅動手,而是緩緩的走了過去,揮了揮手,讓石堅讓開.

雖然他只是一個的初級宇宙行者,但在氣勢上,他絲毫不弱于這個茶客,甚至隱隱還有點反客為主的意思.海天冷眼望著眼前的這個茶客:"怎麼?你的意思是,他踹我兄弟那一腳就是正確的了?"

"這個……"也許是因為海天那逼人的氣勢,也許是因為旁邊的石堅,這個茶客話的語氣都有點不利索了,語之間有點斷斷續續,很顯然有些害怕.

一個的初級宇宙行者,能夠擁有兩名高級宇宙行者級別的護衛,顯然身份不一般.此時此刻的他,心里已經有點後悔.看看別人多淡定,自己怎麼就那麼快跳出來呢?

就在這個茶客不知該如何回答的時候,忽然間從里面沖出來一個中年人:"瑞德!瑞德!你怎麼樣了?要不要緊?"

這個中年人激動的沖了過來,蹲子望著抱著傷口滿地打滾的侍從不停的呼喊著.

也許是因為沒搞清楚的原因,這個中年人直接站起身來對著眾人吼道:"是誰!到底是誰打傷了瑞德?有本事給我站出來!"

唰!在場眾人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海天身上.這下子即使不用別人,這個中年人也就明白,這個侍從瑞德身上的傷勢,就是海天干的.不過看到海天之後,他顯然很是詫異.畢竟海天僅僅只是一個的初級宇宙行者,而瑞德卻是一名中級宇宙行者.

如果反過來,他倒並不覺的奇怪,可是如今卻是實力高的倒在地上慘叫.

見眾人都望著自己,海天絲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自始至終,他就沒打算隱瞞.

上前一步,望著地上依然不住打滾的侍從,海天冷聲笑了笑:"哦?他原來叫瑞德啊,我還以為無名無姓呢."

"你!"中年人陡然走了過來,身上的氣勢立即升了起來.不得不,這個中年人還真是很有料的,身為高級宇宙行者初期級別的他,氣勢絕對不可視.

不過借助著身上的逆天鏡,海天倒是將這些氣勢完全消去.

中年人詫異的望了一眼海天,沒想到實力並不高的海天,竟然如此輕易的消去了自己的氣勢.不過現在不是這些的時候,他冷眼對著海天問道:"是你將瑞德傷成這個樣子的?"

"是我!"海天傲然站立,冷哼了一聲,"這只是一點利息!"

上篇:第一千九百三十章 老大上場     下篇:第一千九百三十二章 誰說我只領悟出一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