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卷軸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卷軸

現在海天當然不會去解釋,因為布魯斯很快就要跟上來了.招呼著迷茫的兩人趕緊進入了逆天鏡後,海天則是連忙走到了石堅的身旁,望著熒幕上的況問道:"如何了?"

"海天大人,你看,布魯斯已經來到了155地區,預計再過三分鍾就會到達你們剛才所在的183區域."石堅指著熒幕開始介紹了起來,"不知什麼原因,他忽然加速,而且就連跟隨在他身後的索菲亞和菲利婭她們也都是一起加速."

加速?海天詫異的挑了挑眉毛,之前他還納悶呢,怎麼距離幾千公里的布魯斯這麼快就接近他們了?要是按正常速度行走的話,那得走好久.

可如果是加速的話,那麼一切倒是明白了,只是其中有個問題,他為什麼要加速?難道他有了什麼新的發現讓他可以忽視這一路上的危險嗎?

"海天,這到底是怎麼一個況啊?"蕭遠見海天一直沉默,忍不住問了起來.

對此,海天抬起頭來,輕笑了下,便將關于草皮的猜想了下,而他口中所謂的試驗品,正是疾速狂奔的布魯斯.

蕭遠詫異的望著海天:"你的意思是,你猜想前面這麼一段地帶很有可能有火云狐布置下來的陷阱,所以想讓布魯斯先替我們去將陷阱給踩一遍?"

"正是這個意思,而且返回逆天鏡,還有另外一個意思,我倒是想看看,這個前方到底是什麼地方?"海天緊皺著眉頭,完之後立即開始掐動起手印,直接開始改變熒幕上的畫面,不再顯示布魯斯,而是對照著地圖,朝著前面一帶搜索開來.

令他們頗為詫異的是,草皮到了後面不僅完全沒有,就連地上的泥土也是越發的稀疏,露出了光禿禿的地表.這樣奇怪的生態環境,自然是引起了海天的注意.

"好怪的地面啊,怎麼連泥土都沒了?"蕭遠奇怪的望著熒幕問道.

海天對應著地圖,又往前搜索了幾塊區域,除了那些光禿禿的石頭之外,竟然有一個型的山脈.令他眼睛一亮的是,這座型的山脈中,竟然有著許多的洞窟.

不用多,這些個洞窟里,肯定隱藏著火云狐

"走,我們出發"海天二話不,立即拉著蕭遠和阿山再度離開了逆天鏡.

他們兩個也不是傻瓜,看到熒幕上的洞窟之後,則是立即明白了過來,緊跟著海天出了逆天鏡.雖他們已經通過熒幕看到外面的場景了,但親眼見到,卻是另外一回事.

"我x,這麼多洞窟,這個火云狐真是夠狡猾的,這大大,一眼望去,恐怕得有數千個,這讓我們怎麼找啊?"蕭遠顯然有些失落.

海天緊皺著眉頭:"如果僅僅是尋找的話,那還好.我最擔心的是,火云狐會在這些假洞窟中,布置一些禁制.到時候我們可就吃不了兜著走了"

"那怎麼辦?難道我們就在這里看著嗎?"阿山茫然的望著海天.

看著?這顯然不是海天的風格.望著這座幾百米高的山脈上那大大數千個洞窟,海天不禁微微眯起了雙眼:"哼哪怕就是龍潭虎穴,我也敢闖一闖走,我就不相信了,這麼多個洞窟中,會找不到那只火云狐"

有了海天這句話,蕭遠和阿山自然不會後退,立即跟隨著海天開始行動.

然而正當他們准備開始搜索最底層洞窟的時候,忽然間身後不遠處傳來一陣驚天動地的爆炸之聲,一道巨大的蘑菇云直沖云霄,讓海天他們這邊也是感覺到了明顯的震動.

眼前的這座型山脈上,也滾落下來一些碎石,不過都被海天等人輕易的閃避了過去.

"怎麼回事?哪里來的爆炸聲?"阿山驚異的叫了起來.

海天望著蘑菇云傳來的方向,微微眯起了眼睛,臉上也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如果我猜測的沒錯的話,引發這場爆炸的,應該就是布魯斯"

一聽海天這話,阿山和蕭遠也瞬間明白過來,剛才那片區域,搞不好就是火云狐專門布置下來,保護自己的老巢的.以火云狐的智商,恐怕不僅僅是在地上布置了禁制,天空也是絕對不會放過的.不過哪怕它智商再高,也斷然想不到海天等人會直接過來.

這就是逆天鏡的優勢,如果沒有逆天鏡,海天他們還得為如何通過那關而苦惱呢.

"哈哈,布魯斯這個混蛋,終于嘗到苦頭了吧?"和布魯斯有著巨大恩怨的蕭遠,對此既然是十分的高興,興奮的大笑起來.

海天則是立即通過傳訊石聯系逆天鏡中的石堅:"快給我查查,是不是布魯斯的況?"

不用海天提醒,石堅早就已經開始探查起來,熒幕上立即呈現出了身後發生爆炸區域地帶的況.饒是石堅有了心里准備,但看到眼前一幕,卻還是大吃一驚.

那片區域極其淒慘,大量的泥土被爆炸而掀翻了起來,爆炸而產生的強勁氣浪,直接將布魯斯以及身後跟來的索菲亞等人吹出去了老遠.令石堅極為驚異的是,布魯斯竟然沒有受傷除了吹出去之外,顯然身上並沒有任何的傷痕.

至于身體內部有沒有受到傷害,那就不得而之了.而索菲亞和菲利婭兩女,雖然也受到了沖擊,但都受到了兩位管家的貼身保護,倒也沒有被吹倒,僅僅是吹亂了她們的頭發.但可以看的出來,她們的臉上卻是寫滿了震驚.

"石堅石堅,你那里況怎麼樣了?"海天見石堅竟然不回答,忍不住再問了一句.

這時,石堅才總算是回過神來,連忙握著傳訊石回答道:"海天大人,您猜的沒錯,爆炸果然是布魯斯引起的.只是……只是布魯斯他竟然沒有受到一點的傷害,簡直不可思議."

"什麼沒受到一點的傷害?"原本海天還在擔心布魯斯會不會死于這場爆炸之中呢,要真是如此的話,那麼他想替蕭遠報仇還得找別人了可讓他做夢都沒想到的是,受到那樣猛烈爆炸沖擊的布魯斯,竟然一點傷都沒有.

蕭遠和阿山也都發現了海天的異常,不由得紛紛靠了上來詢問.

只是海天根本無暇和他們解釋,連忙用傳訊石對石堅問道:"我你沒有看錯吧?你確定石堅沒有受到一點的傷害?"

"當然,我十分的確定"石堅的雙目死死的盯在熒幕中的布魯斯身上,"而且現在,他還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恩?奇怪,這是什麼東西?"

"怎麼了?"海天聽到石堅的話語,不由得急忙問道.

石堅打量了幾眼後,對海天彙報道:"我發現布魯斯的身體周圍被一層古怪的白色光芒給包圍著,每當他抖動身體之時,這道白色光芒也會跟著抖動.咦?布魯斯身上的白色光芒消失了,他拿了一個奇怪的破舊羊皮卷出來了"

"破舊的羊皮卷?"海天聽到石堅的況後,立即流露出一絲茫然的神.

一張破舊的羊皮卷,海天很難想像的到,因為這一張破舊的羊皮卷,竟然能夠讓布魯斯抵擋的住那種程度爆炸的沖擊.捫心自問,如果換作他在布魯斯的那種況,即使他有著逆天鏡,恐怕也來不及進入,搞不好下場就只有是粉身碎骨了.

"海天,到底發生什麼況了?你倒是句話啊"蕭遠見海天眉頭越皺越緊,卻是老半天不話,不由得焦急的催促了起來.

看到蕭遠和阿山那焦急的模樣,海天無奈的歎息一聲,便將剛才石堅告訴他的況簡單的複述了一遍,並且最後總結:"現在就是這麼個況,布魯斯依靠著一張破舊的羊皮卷,抵擋住了剛才那種極為可怕的爆炸"

"破舊的羊皮卷?"蕭遠和阿山驚異的互相對視了一眼,顯然對海天的這個消息極為的震驚.剛才的爆炸,哪怕是他們這里,也能夠感受到強烈的震感,更別提爆炸中心了.

一張破舊的羊皮卷,竟然有著如此的防禦能力,真是不可思議.

忽然間,一直沉默的蕭遠猛然間抬起頭叫了起來:"海天,我知道了這並不是什麼羊皮卷,而是一種用特殊手法,將防禦禁制刻畫在皮上面的卷軸"

幾乎同一時刻,海天的腦海內也響起了石堅的聲音:"海天大人,我聽到索菲亞她們和布魯斯的對話,這張破舊的羊皮卷,實際上是一種極為珍貴的卷軸."

卷軸?海天的眉頭緊緊的擰在了一起,他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東西的存在,但它的威力,已經讓海天親眼見識到了

"蕭遠,你知道這個所謂的卷軸嗎?它怎麼會擁有那麼大的威力?居然連那種程度的爆炸都能夠抵擋的住.如果布魯斯一直放在身上,那麼我們不是永遠殺不死他嗎?"海天急切的道,布魯斯在他眼里已經是個死人了,遲早都要殺的,只是沒想到對方竟然還有如此的底牌,讓他一時之間完全沒有了把握.

聽到海天這話,蕭遠倒是給了海天一個放心的笑容:"別擔心,這種卷軸都是一次性的,一旦用掉之後,就不可能再次使用.……

上篇:第一千九百五十四章 還是得海天出馬     下篇:第一千九百五十六章 進入魂回天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