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原來是他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原來是他

在整個多克家族的翹首期盼中,河蟹一族的七長老,也就是多克家族的上代族長,如今多克家族族長的父親,德蒙塔,終于萬里迢迢的從河蟹城趕了回來.

一般況下,作為河蟹一族長老的他,是不允許離開河蟹城的,每次回家也只有短短的一年時間.這一次,他本來會在幾年後才回來,因為那是他一億歲的生日,整個多克家族都需要慶祝.只是現在忽然接到報告,自己的兩個孫兒被人打了,讓他不得不立即請假.

河蟹族長墨山,倒也沒有太多的思索便答應了下來.畢竟七長老離家這麼多年,回家去看看也是應該的.而且還出了這樣的事,更加是應該回去.

在得到了河蟹族長墨山的同意之後,七長老德蒙塔便以最快的速度趕了回來.雖然心中有些感慨終于能夠回家了,回到那個生他養他的家族去了,可是更讓他在意的是兩個孫兒的況.想他們多克家族,可是西域堂堂三大家族之一,居然有人敢打他的兩個孫兒.

這不是在老虎臉上拔胡須麼?簡直就是在扇他的這張老臉,是可忍,孰不可忍!

本來按照他的脾氣,家都不用回的,直接命令他兒子,也就是如今的族長布萊德將打他兩個孫兒的人給消滅,只是他聽到其中有布魯克家族的事,讓他有些坐不住了.

布魯克家族可是南域的幾大家族之一,實力也極為的強大.而且布魯克家族的老爺子,實力跟他一樣,都是高級宇宙行者後期巔峰級別的高手,不能貿然行事.萬一直接弄起了兩個家族的全面戰爭,對他們雙方都不是一件好事.

當務之急,就是必須趕回家族,弄清楚事的起因和經過.

花費了大約半個多月的時間,德蒙塔終于是趕了回來.當他一進入家族大門時,兩個守衛便驚喜的半跪在地上:"參見大人!"

德蒙塔淡淡的看了他們一眼,也不廢話,直接走進了家族中.望著家族中熟悉的一切,讓他不禁生出了許多的感慨.這里就是他的家啊,已經好多年沒回來看過了.

"父親!爺爺!"就在這時,德蒙塔的耳邊傳來了一陣驚喜的叫聲.

德蒙塔抬頭一看,只見得到了消息的布萊德,歡喜的帶著兩個孫子沃爾克和布魯斯趕了過來.雖然經過這大半個月的時間,也經過了一些治療,但布魯斯的身上,卻還是紗布.

畢竟他當初受的傷可是非常嚴重的,骨頭都斷了幾根,能夠保存住命就非常不錯了.

原本心大好的德蒙塔,一看到布魯斯這副狼狽的樣子,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就竄了上來.不過他的涵養卻是非常不錯,沒有當眾發怒,而是沉聲問道:"布魯斯的傷怎麼還沒有好?布萊德,難道你沒有給他用藥嗎?"

布萊德一聽德蒙塔這語氣,就知道父親生氣了,心中大為苦澀,連忙解釋:"父親,我已經給布魯斯用藥了.只是他這傷,實在是太嚴重了,即使有了丹藥的修補,也需要大半年的時間才能夠完全恢複過來.畢竟斷裂的骨頭,不是那麼好恢複的."

"什麼!連骨頭都斷了?"德蒙塔眼皮一挑,眼神中射出一道駭人的精光來.

嚇的布萊德心中一顫,連忙道:"是的,對手下手非常之狠.布魯斯這次能夠活著回來,實話完全是僥幸."

",到底是什麼人干的?難道那個布魯克家族,就如此的無法無天嗎?"德蒙塔強壓著心中的怒火,如果真是布魯克家族將布魯斯打成這樣,哪怕發生全面戰爭,他也要報仇.

布萊德望著滿臉是怒火的父親,不由得苦笑了一下,看了一眼周圍,搖了搖頭:"父親,這里不是話的地方,您還是跟我來吧,我們找個房間坐下來再慢慢的解釋."

聽了布萊德這話,德蒙塔也知道在這里問話的確是有些不太好,猶豫了下便同意了下來.

很快,布萊德就帶著他父親德蒙塔還有沃爾克及布魯斯回到了一個房間中,隨即便將他從沃爾克和布魯斯那聽來的消息中大致簡單的講述了一遍.

聽完之後,德蒙塔心中的怒火是再也無法抑制,當場將手邊的桌子給拍成了粉碎:"欺人太甚!那個子簡直是太不把我們多克家族放在眼里了,居然還敢叫我們洗乾淨脖子等著!他以為他是誰呀?哪怕是宇宙八域的域主都不敢這麼!"

"就是,爺爺,那個子實在是欺人太甚!而且他還搶走了我特地想送給您做壽禮的火云狐!"布魯斯哭訴起來,"爺爺,這個仇我們不能不報!"

對于自己孫兒想要送自己火云狐的原因,他是心知肚明.對于兩個孫兒間的爭斗,他並不去管,反正只要不超過規定的圈子,愛怎麼鬧騰怎麼鬧騰.而且實話,布魯斯想送他火云狐,他還是相當感慨的,沒想到這個孫兒還挺孝心的嘛.

可是,這一切都被那個突然冒出來的子給搶走了,讓他心中十分的憋火.當然,也令他松了口氣的是,與布魯克家族間的矛盾倒並不強烈,如果真要是全面開戰的話,他也不想.

而且這事認真起來,還是布魯斯理虧,真拿到表面上,他們也討不了好.

"關于布魯克家族這事,我們先放一放,先把害的布魯斯孫兒受傷的這個子抓住再!"德蒙塔自然而然的,聽信了布魯斯的話,認為布魯斯身上的傷,都是海天帶來的.為此,他是更加的痛恨海天.而且海天臨走放的那句狠話,更是讓他沒面子.

當時還有布魯克家族以及杜克家族的人在,很容易會傳出去,那兩個家族可不會如此的安好心幫他們隱瞞.如果他們多克家族連一點反應都沒有的話,一定會被人恥笑!

"布魯斯孫兒,你給我,那子的信息你知道多少?"既然下定決心要對海天進行報複,德蒙塔自然是要收集一些關于海天的資料.

只是這個資料,布魯斯他們卻是並不清楚.這一次與海天才第一次碰面,除了知道個名字外,其他的就啥都不清楚了.

"爺爺……我只聽到他的同伴叫他海天."布魯斯怯生生的道,生怕爺爺因為他的資料不詳細而責罵他.

然而德蒙塔卻並沒有因此生氣,反而是微微的挑了挑眉毛.

海天?這個名字好熟悉,似乎是在哪里聽過的樣子.

布萊德有些不滿的看了一眼布魯斯:"你難道就只知道他的姓名嗎?他身後有什麼勢力,家住何方?難道一個都不清楚嗎?這茫茫宇宙,即使知道姓名,想找人也是十分困難的."

"哦對了,我認識他們中的一個,就是之前來我們多克家族偷取青虹盾的偷蕭遠!"布魯斯沉吟了一陣子,忽然間抬頭叫了起來.

青虹盾就是他們家族的唯一的一件混沌二流神器,雖然名為盾牌,但實際上也是有一定攻擊能力的.不過它的防禦能力,卻是更加的出色.單從防禦方面來講,甚至某些混沌一流神器,都比不上它呢.

不過混沌一流神器,倒也不是注重攻擊和防禦,而是各有各的變態功能.像海天的逆天鏡,就是能夠穿梭空間,極為的變態.

聽到布魯斯這話,布萊德驚異的叫了起來:"你什麼?是那個神偷家族的蕭遠?"

"是,我認的清清楚楚,絕對沒有看錯,而且他也看出我了!"布魯斯十分肯定的道,"只是我有點不明白,他當時受了那麼嚴重的傷,應該不可能好的了才對,怎麼我當時見到他的時候,卻是生龍活虎呢?"

沃爾克忽然間陰陽怪氣的道:"不定是某些人放水,根本就沒有那麼嚴重的傷呢?"

"你什麼!"布魯斯一聽這話就怒了,立即轉頭對著沃爾克怒喝起來.

眼看著兩個孫兒間就要爭吵起來,德蒙塔略微不滿的擺了擺手:"好了,現在是討論如何報複的事,而不是扯我們內部.有問題,出去解決去!"

老爺子一發話,無論是沃爾克還是布魯斯都不再話了,只是互相都很不服氣.

關于青虹盾當初差點被盜的事,德蒙塔也是知道的,不過是事後布萊德才報告的.雖當時布魯斯的舉動有些不對,但相信布魯斯是絕對不會放水的.而且在場有那麼多的多克家族高手現場參與,這事顯然是不可能.

蕭遠受的傷遠比布魯斯嚴重的多了,這才多長時間?居然就生龍活虎的跑到南域去搶火云狐了,這恢複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點吧?

神偷蕭家,他是知道的,神出鬼沒,無人知道他們家族總部在哪.想要抓蕭遠,還真不好辦.至于那個搞不清楚身份的海天,更加是不知從何找起.

唔,海天,這個名字真的好熟悉……

德蒙塔總覺的這個名字似乎在哪里聽過似的.

"布魯斯,在搶了火云狐後,對方是如何離開的?難道你們就不阻止他們嗎?"德蒙塔沉吟了一陣子忽然問道.

布魯斯苦笑著搖頭:"爺爺,你以為我們不想阻止嗎?實在是那子太神出鬼沒了!他鑽進了一面鏡子中去,然後就直接消失了,讓我們根本找不到."

"什麼!鏡子?"德蒙塔忽然臉色大變,"難道是逆天鏡?"

"我知道海天是誰了,原來是他!"

上篇:第一千九百七十三章 魂回天陣的動蕩     下篇: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 絕對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