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不可與他為敵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不可與他為敵

"他?"聽到德蒙塔這話,無論是布萊德還是沃爾克以及布魯斯,都是一臉的面面相覷.難道父親(爺爺)知道這個海天嗎?

"父親,這個海天他……"布萊德的話雖然沒有完,但意思卻是非常明顯了.

只是現在的德蒙塔,並沒有立即回答他們,而是腦海內忽然回想起當初海天做的一切!是他,就是那個混蛋,利用手中的逆天鏡,將他們的河蟹宮,鬧的一塌糊塗.還讓他們整個河蟹一族,在全宇宙范圍內,名譽掃地!

外界還不知道的是,就連他們河蟹一族的混沌一流神器,大羅天傘,也被海天這個混蛋給奪走了!毫不客氣的,海天與他們整個河蟹一族,有著無法解開的血海深仇!

一聽到這個名字,德蒙塔就恨不得將其轟成碎片!

看著身體隱隱顫抖的德蒙塔,布萊德父子三人的面部表,是更加的古怪.他們有些想不通,怎麼父親(爺爺)在聽到這個名字後,會有這麼巨大的反應?

"父親?父親?"見德蒙塔不回答,布萊德不得不硬著頭皮叫了兩聲.

這回,德蒙塔仿佛才聽見,轉過身來:"恩?你們叫我做什麼?"

布萊德古怪的望著身體隱隱有些顫抖的德蒙塔,很是奇怪的問道:"父親,您這到底是怎麼了?怎麼身體似乎還在發抖?"

"是啊,爺爺,您怎麼看起來有點害怕?"布魯斯狐疑的問道.只是他這話一出,就立即知道自己錯話了,他爺爺可是堂堂高級宇宙行者後期巔峰級別的高手,又怎麼可能會害怕一個子?

果不其然,正如布魯斯所猜測的那樣,德蒙塔在一聽到這話後,立即站了起來暴跳如雷:"放屁!誰我害怕了?我根本就沒有害怕!"

布萊德也是責怪的看了一眼布魯斯,他雖然心里也這麼想,但他卻並沒有出來.

沃爾克更是暗暗發笑,得虧自己沒有去這句話,不然的話被罵的一定是自己,而不是布魯斯.這下子布魯斯在爺爺的面前,印象分一定會大降,族長繼承人的位置,離他更近了.

被爺爺這麼一番痛罵,布魯斯也是知道錯了,連連道歉:"爺爺,對不起,是我錯話了.只是我非常的奇怪,您怎麼在聽到海天這個名字後,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也許是自己的內心中也意識到了那絲恐懼的心,德蒙塔倒也不去訓斥布魯斯了,而是頹喪的坐回了椅子上.他清楚的記得當初的河蟹宮是怎樣被玩弄的,實話,這個陰影到現在還有點揮之不去,讓他極為的後怕呢.

若是海天利用著逆天鏡跑到他們多克家族來這麼搞一圈,他們絕對要崩潰.

要知道,多克家族可沒有河蟹宮那樣變態的超級禁制,根本無法阻擋著海天的入侵.一想到海天臨走前留下的那句狠話,德蒙塔的心中就一陣發涼.

他有點搞不懂,海天為什麼要來搞他們多克家族?難道是因為黑寡婦的事?

那也不對呀,給海天伙伴下毒是二長老負責的,就算海天要報複的話,也是去找他們河蟹宮,找二長老,而不是找自己的多克家族.再者了,自己與多克家族的關系,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知道的都是一些高層人員,海天沒有理由知道呀?

望著坐下去再度陷入了沉默的德蒙塔,布萊德三人是更加的迷糊,有點搞不清楚,海天這個子到底有什麼能力?居然能夠讓一向都非常冷靜的父親(爺爺)居然如此的失神.

"唉!"德蒙塔長歎一聲,"既然你們想知道的話,那麼我就告訴你們好了.不過這事萬萬不可出去,如若不然的話,將會給我們多克家族帶來滅頂之災!"

"滅頂之災?父親,居然這麼嚴重?"布萊德驚異的叫了起來.

德蒙塔沉重的點頭:"是的,你們知道那個子是誰嗎?他就是前段時間,曾經將我們整個河蟹宮攪的翻云覆雨的海天!"

"啊?就是他?"沃爾克頓時驚叫,"爺爺,你沒搞錯吧?真的是這個人?"

德蒙塔很是沒好氣的瞪了沃爾克一眼:"我是當時的親身經曆者,我可能搞錯?"

這話反問的沃爾克有些尷尬,不得不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爺爺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想,如果真的是這個人的話,那麼他為什麼不直接將我們給殺掉呢?反而還放我們離開?這有點不符合正常的心理邏輯."

"殺掉你們?"德蒙塔不屑的撇了撇嘴,"就憑他的實力,還差的遠了!你們知道嗎?這個子的真實實力,只有初級宇宙行者中期!你他怎麼殺你們?"

"啊?這麼低?"這下子輪到布魯斯驚叫了起來,實在是很難想像,從他們眼皮子底下搶走火云狐的海天,會和大鬧河蟹宮的那個瘋狂海天,會是一個人.

布萊德也覺的相當的有問題:"父親,您是不是搞錯了?不是大鬧河蟹宮的海天,是一個極其強大的高手嗎?怎麼可能才只是區區的初級宇宙行者?還只是中期……"

"哼,你以為我會騙你們嗎?"德蒙塔不滿的哼了一聲,"那些都是對外面宣傳的!如果要是讓宇宙間的高手們知道,將我們河蟹宮攪的一團糟的罪魁禍首,實力才這麼點,那我們河蟹一族,豈不是丟大人了嗎?"

"這……這倒也是."布萊德父子三人詫異的對視了一眼,倒是勉強的接受了這個答案.

也難怪德蒙塔他們會如此的宣傳,實在是這個人丟大發了,作為宇宙第一大族,他們可是十分在乎自己顏面的.那次被海天搞的名譽掃地,但能挽回多少,就挽回多少吧.

為了掩埋他們的無能,他們對外宣布,海天是一名即將達到巨頭級別的高手,再利用混沌神器,自然是極為的強大.

要是讓全宇宙的高手們,知道海天的真正實力才只是的初級宇宙行者中期,那麼他們河蟹一族還有什麼臉面在宇宙中混?哪還有資格被稱為宇宙第一大勢力?

雖然知道了真相,可沃爾克和布魯斯依然覺的有些難以接受,這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爺爺,既然這個海天實力如此之低,那麼你們又怎麼不把他抓住呢?反而讓他將河蟹宮搞的一團亂麻?"沃爾克猶豫了下,大著膽子問道.

"你以為我們不想?"德蒙塔苦笑了下,"那子手中可是有著一件非常厲害的混沌神器,乃是當年草泥馬一族的逆天鏡,可以任意的穿梭空間.他利用著這件混沌神器,神出鬼沒,攪的我們不得安甯,到哪去抓他?"

布魯斯驚駭的瞪大著雙眼:"混沌一流神器逆天鏡?在那子手里?不是失蹤了嗎?"

"我們當初得到了逆天鏡核心部分的報後,立即派人下去尋找.可誰知道,竟然被這子搶了先,更讓我們吐血的是,這子手里竟然還有其他的部件!"德蒙塔起這些,臉上就有著不出的落寞與痛苦,"所以逆天鏡就成了他的囊中之物."

這下子布萊德倒是能夠理解了:"如果有逆天鏡的幫助,這子即使實力很低,但也的確是相當的麻煩.不過父親,在那之後,你們應該立即派遣高手捉拿他呀,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這麼逍遙法外吧?"

"你們以為我們不想?別忘了,當初為了這子,可是鬧出了四域聯盟與我們差點發生全面戰爭的事!現在我們雙方都完全沒有做好准備,真打起來,我們不占便宜."德蒙塔看了一眼自己的這個兒子,頗為失望的搖了搖頭.

作為多克家族的族長,布萊德自然是明白父親這個動作的含義,臉上頗為尷尬.不過有了父親的提醒之後,他才想起來,當時的確是有這麼個事.

只是那個時候的他們,雖然比較關注,但注意力卻並未完全集中在上面.再加上事後河蟹一族對這事極力的進行著,不許下面討論,他們也不知道太多的況.

"難道這子來曆不凡?居然有四域聯盟為他撐腰?"沃爾克詫異的問道.

"我們只知道,這個子是東域的真正掌控者厲猛的傳人,和東南域的百樂關系十分之好.先不我們能不能抓的住擁有著逆天鏡的他,就算有,你以為四域聯盟會放任我們的高手進入他們的地盤上抓海天嗎?"德蒙塔反問.

這話倒是把布萊德父子三人給難倒了,那怎麼辦?總不能就這麼坐以待斃吧?

"父親,那我們如今該怎麼辦?海天他可是對我們放了狠話的."布萊德漸漸的有些急了,"您的上面,河蟹一族的高層,難道就沒有針對海天做出一個布置嗎?難道就不想想辦法弄死他?"

"想,我們當然想辦法了!你要知道,海天和我們的仇大了去了,根本不可能和解."德蒙塔微微一歎,"唉,根據族長大人的意思,我們最後只得出了一個結論."

"什麼結論?!"布萊德焦急的問道.

德蒙塔眼神凌厲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語氣極為嚴肅的道:"不可與他為敵!"

上篇: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 南波到來     下篇:第一千九百七十六章 正天神劍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