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血債要有血來償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血債要有血來償

……啊?父親,您布萊德驚駭的叫了起來,他做夢也想不通,

怎麼搞了半天,堂堂的河蟹一族,竟然就商量出這麼一個辦法.不可與他為敵,這不是變相的妥協麼?

德蒙塔自然是能夠看的出自己兒子和兩個孫子目光中的驚訝與不解,他無奈的歎息一聲:"你以為我們不想解決掉他嗎?實在是這個家伙太過狡猾,整天神出鬼沒的,我們根本不知道他在哪.就算將他包圍了起來,逆天鏡也能夠讓他離開.所以,至少不能與他正面為敵,那樣我們會吃大虧."

"可是可是總不能什麼都不做吧?"布萊德很是不甘心的叫了一句.

"當然不可能什麼都不做,雖然表面上我們沒辦法和他們糾纏,但是暗地里卻是可以的."德蒙塔嘿嘿笑了起來""你們還不知道吧,二長老動用了隱藏在百樂宮內部的一個高級間諜,對海天的同伴們下了黑寡婦劇毒."

黑寡婦!布萊德和沃爾克及布魯斯驚駭的對視了一眼.

黑寡婦這種毒草他們自然是知道,除了紫葉草能夠解毒外,根本沒有任何物質能解.相信就算是百樂這個巨頭親自出手,也斷然無法解開.到時候,海天只能夠眼睜睜的看著他的伙伴們毒發身亡,而他們河蟹一族也是狠狠的出了.惡氣!

"父親,這是真的嗎?"想到這里,布萊德就興奮的問道.

"當然是真的,不過我有些納悶,這個對候海天怎麼會出現在貝那星系?按照道理來,他應該來求我們拿紫葉草才對的."德蒙塔著著忍不住托起下巴,低頭沉吟起來.

布萊德父子三人面面相覷,關于這事他們還真不清楚.

"爺爺這個黑寡婦的毒草多久時間發作?"沃爾克忽然出聲問道.

"一年之內,沒有紫葉草肯定會毒發身亡的.就算是百樂出手,最多拖延到五年!"德蒙塔自信的道,"如今已經過去了三四年了,海天怎麼會出現在這里?而且從頭到尾,他都沒有跟我們聯系過難道他不想要找我們拿紫葉草救他的伙伴們了嗎?"

布魯斯試探性的問道:"爺爺,那該不會海天是在別的地方找到了紫葉草吧?"

"不可能!"德蒙塔想也不想就否定了起來""整個宇宙之中,只有我們西域才有著紫葉草生長,而且早在很久以前,紫葉草就全部被族長大人給收起來,禁止外面流通.海天絕對不可能在別的地方找到紫葉草的!"

"那這就很奇怪了,時間快到了海天還怎麼有心思去抓火云狐?

難道火云狐能夠救他的伙伴們?"布萊德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這"這方面德蒙塔還真有點吃不太准,火云狐畢竟也是宇宙中的高級生物,有沒有這樣的能力,他們也不責楚.

想了想,德蒙塔還是覺的有些不放心,索性站了起來:"你們先等等,我這就傳訊給族長大人.以族長大人的博學,相信很快就能夠知道火云狐有沒有效果."

布萊德父子三人連忙點頭此刻他們倒是十分關心海天伙伴們的事,對于自身的事倒是完全拋到了腦後.

沒過多長時間,德蒙塔就接到了河蟹族長墨山的回複,他立即將況告訴了布萊德三人:"好消息!族長大人,火云狐根本不可能有解黑寡婦毒的能力,至少他沒有聽過.""這是真的嗎?火云狐真的沒有這種能力?"布萊德三人眼睛一亮.

德蒙塔肯定的點頭:"當然是真的,為此族長大人還特意的去查了下古籍.火云狐的確是十分的厲害十分的狡猾,但卻不可能擁有解黑寡婦毒的能力."

"那這就怪了,海天不想辦法找紫葉草,反而跑來抓火云狐做什麼?"布萊德搖頭.

這事誰也不清楚,德蒙塔也是房間內再度安靜了下來,大家都是大眼瞪眼.搞了好半天,誰也拿不出一個可靠的想法最終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

"好了,都散了吧關于這事,你們記住不要對外宣傳,畢竟我們河蟹一族可是要臉的!"想了半天毫無頭緒之後,德蒙塔只得放棄.

布萊德三人明白事的重要性,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明白,只是海天臨走前的那句狠話……………父親,我們該如何處理?"

"切!完全不用理他!他現在連自己的伙伴們的性命都救不活了,哪還有空來管我們?"德蒙塔不屑的撇了撇嘴""就算他真的來了又如何?的確,他有著逆天鏡,非常的難纏.可別忘了,他只是一名

的初級宇宙行者,論戰斗能力,你們都能秒殺他!"

布萊德一拍腦袋:"對,我倒是忘記了這點.從這個方面看,完全沒必要擔心."

"恩,去吧去吧,既然我提前回來了,那麼暫時也就不走了,等到過完這今生日後,再離開."德蒙塔笑眯眯的了起來,能夠在家里過生日的感覺,真好.

就在多克家族不再為海天的事而煩惱的時候,也參加了這次行動的菲利婭卻是十分的煩惱.現在雖然知道了海天的名字,但茫茫宇宙,想要找出一個即使知道名字的人,也十分的困難.而且讓她頗為傷心的是,海天出現後,居然連看都不看她一眼.

"菲利婭,你怎麼了?我發現自從在發現火云狐後,你的神就怪怪的."菲利婭的變化,並沒有逃過索菲亞的眼睛,她之前就想問,只是一直沒機會.

菲利婭輕搖了搖頭,干笑道:"我沒事."

"真沒事?菲利婭,你別騙我了,有什麼事就告訴我吧,別忘了我們可是好姐妹."索菲亞嘻嘻笑道.

這話倒是讓菲利婭猶豫了起來,她現在的確是需要別人能夠傾聽下.而索莽亞的確是一個很好的選擇,而且關于這事,她父親和身後的老管家都知道,再讓索菲亞知道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嗯到了這里後,菲利婭就將自己的心事完全講述了出來.

索菲亞不聽還好,一聽之後頓時嚇了一大跳:"啊?這麼你有心上人了?就是剛才從多克家族兩兄弟眼皮子底下搶走火云狐的那位?"

聽到這話,菲利婭有點哭笑不得,拍了下索菲亞的胳膊:"什麼叫從多克家族兩兄弟眼皮子底下搶走火云狐的那位?人家有名有姓,叫海天!"

"哦哦,海天!"索菲亞咯咯笑道""那個家伙倒是的確很有本事,居然能夠讓多克家族吃這麼大的虧.不過菲利婭,你是什麼時候和他認識的?"

"就在上次來你們家族的路上."菲利婭簡單的將自己與海天第一次相遇的過程了一遍.聽的索菲亞是瞪大著眼睛,老半天合不攏嘴.

"原來還是英雄救美,俗歸俗,但還是挺浪漫的嘛."索菲亞嘻嘻笑道""不過你的白馬王子,這次似乎並沒有將你給認出來."

提到這事,菲利婭就是一陣黯然,不由得自嘲道:"也許是吧,或許在他眼里,我只是生命中的一個過客."

"怕什麼?菲利婭,既然喜歡就要去爭取!走,我幫你一起去找他."索菲亞當即叫道.

望著興沖沖的索非亞,菲利婭很是無奈:"找什麼呀?我現在除了知道他叫海天之外,其他一切況都不清楚.也許人家還有家室呢?更何況,茫茫宇宙,如何尋找?"

"像他這麼有大本事的人,怎麼可能是無名之輩?走,我去井我父親打聽下."索菲亞當即就拉著菲利婭去找她的父親,也就是布魯克家族的族長了.

"阿嚏!阿嚏!"正在控制著星耀快速飛行的海天,忽然間連續打了兩個噴嚏.

旁邊的蕭遠連忙關心的問道:"海天,你怎麼了?"

海天揉了揉鼻子,輕搖頭:"沒事,也許有人在念叨我吧.我估計可能是多克家族的那幫人吧,你也知道我們剛才搶了他們的好事,還放下那句狠話,他們不念叨才怪呢."

"不過海天大人,之前你的名字已經透露了出去,而且你又在外人面前使用了逆天鏡,搞不好多克家族很快就會意識到,你就是之前大鬧河蟹宮的那位."石堅沉聲道.

海天不屑的撇了撇嘴:"知道就知道,那又如何呢?先不我常年呆在百樂星,就算是在西域之中,只要有著逆天鏡,他們又如何奈何的了我?"

"這"石堅一陣苦笑,海天的確是夠變態的,或者逆天鏡太過變態.

蕭遠看了一眼海天,忽然猶豫了下,一哥欲又止的樣子.

海天自然是注意到了蕭遠臉上的神,不由得狐疑問道:"蕭遠,你怎麼了?有什麼話就問吧,躲躲閃閃似乎並不是你的性格."

"好吧,既然如此,我就問了."蕭遠壯起膽子""你臨走前對多克家族的家伙們留下的那句狠話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海天微微眯起眼睛,從中透露出一絲駭人的凶光來""他們如此的傷害我的伙伴和兄弟,我怎麼可能輕易的放過他們?

等我完成這些事後,我就要他們付出應有的代價,血債要有血來償!".

上篇: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 絕對的差距     下篇: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 熱血的沖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