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兩域之間的嘴仗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兩域之間的嘴仗

……什麼海天沒死?老二,你是不是糊塗了?"大長老狐疑的望著二長老.

二長老仿佛也感覺到了大長老那異樣的目光,他連忙咳嗽了一聲:"我不知道,只是剛才外面一個手下傳訊彙報,是東域已經辟謠了,海天根本沒死.""什麼?沒死?這不可能!"河蟹族長墨山一聽這話就大聲吼叫了起來"德蒙塔可是信誓旦旦的告訴我,海天已滅,怎麼可能會沒死?他們一定是故意瞎的."

大再之內陡然間陷入了一片沉寂,原本興奮的眾人都拉下臉來.

海天是不是真的死了,他們誰也不清楚,畢竟他們沒有親眼看到.

如果之前他們還能夠相信的話,現在有了辟謠的聲音,他們就覺的很是奇怪.

假如海天已徑死了,東域放出這樣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墨山沉著臉瞪望著二長老:"你問問他,只是他一個人偶然聽到,還是外面都這樣."得到了墨山的命令之後,二長老連忙發訊息出去.很快,一道綠光陡然間飛了回來.二長老的臉色變的極為難看:"族長大人,我的手下,外面都是這麼的.""都是這麼的?"墨山的臉色已經變的極為難看.之前他們才剛剛宣傳海天已經被他們消滅,如今東域立即跳出來海天沒死,這不是赤裸裸的打他們臉嗎?

怒氣,正在胸中不斷的上湧著,墨山感覺到自己的嘴角正在不斷的抽搐.

大長老看了一眼越來越憤怒的墨山,沉吟了下道:"族長大人,對于這事,我們都沒有親眼看見.當務之急,還是趕緊找德蒙塔確認一下,畢竟這個報是他彙報過來的."

墨山贊成的點了點頭,二話不,立即給正在回程路上的德蒙塔發了一個訊息過去.

這時的德蒙塔,正悠然自得的坐著星耀返回.

解決了海天,不僅僅是解決了他們河蟹一族的大麻煩,也是解決了他們多克家族的大麻煩,現在也就沒有人再敢威脅他們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忽然間飛過來一道綠光,讓德蒙塔很是詫異.他二話不捏碎了,發現竟然是河蟹族長墨山大人發過來的訊息後,不由得正色起來.

只是當他看到里面的內容之後,卻是驚訝的叫了起來:"什麼!海天沒死?不可能!"

雖然他之前沒有親眼看到海天生死,但他卻是看到過了將近二十分鍾百樂才趕到.沒有逆天鏡的海天,僅僅是一個普通的初級宇宙行者,在那樣強度的攻擊之下,又怎麼可能挺的過二十分鍾?如果不是有著瞬間移動,三秒鍾就要了他的命!

即使有著瞬間移動的支持,恐怕海天也不可能撐過三分鍾!然而如今卻海天沒死,讓他根本不敢的信.

緊接著,德蒙塔立即將自己所看到的和分析到的傳訊了回去,讓墨山他們相信自己.

正在河蟹宮內焦急等待著消息的墨山,等了好半天終于是接到了德蒙塔的訊息.待他捏碎之後看到里面的內容,緊皺的眉頭也是舒展了開來.

"族長大人,德蒙塔怎麼?"大長老焦急的問道.

墨山笑了笑:"德蒙塔,他親眼看著海天被禁制關閉,而百樂那幫人,足足過了近二十分鍾才趕到.沒有逆天鏡支持的海天,根本就是一個普通的初級宇宙行者,你們認為他能夠在那樣大規模的攻擊之中,堅持的到百樂的到來嗎?"

聽了這話,在場的長老們也都笑了起來.的對,沒有了逆天鏡的海天,就相當于是一只沒了牙齒的老虎,哪還有那麼厲害的實力?在炫天無極禁制的攻擊之下,必死無疑!

大長老笑了起來:"族長大人,既然德蒙塔這麼,那麼海天是肯定死了!不過,我們也不能夠讓東域這麼肆無忌憚的宣傳下去,不然之前聽了我們宣傳的民眾們,會產生疑惑.""有道理,這件事就安排給你去干吧,一定要狠狠的抽抽那些家伙的臉!"墨山很是滿意的笑了起來"雖然我們現在還無法與他們直接刀兵相見,但是嘴仗,卻也不能輸!"

"是!族長大人!"大長老領命之後,立即應了一聲,隨即便轉身離去處理這事了.

在東域的強大宣傳之下,許多地區的高手們都聽了海天並沒有死的消息.漸漸的,這則消息也逐漸的傳揚到了河蟹一族控制的西域和西北域.原本還興奮無比的河蟹一族普通民眾們,此時都流露出了迷茫的神色,不是海天被消滅了嗎?怎麼又還沒死?

一時間,誰也不知道哪個況是真,哪個況是假.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大長老代表著河蟹宮出面了!他強烈的譴責東域的胡亂造謠,十分肯定的宣布,海天已經被他們給消滅了,絕對不可能活下來!而且親自處理這事的,七長老德蒙塔正在往回趕,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對大家親自宣布.

不得不,大長老這話是猶如一針強心劑,在河蟹一族迷惘的人群中,注入了新的力量,讓他們都立即清醒了過來,堅信著,海天已死!

聽到西域的反擊,東域的雷金力可是氣的夠嗆.不過實話,他心里也沒有底,畢竟他也不知道東南域的況,也不知道單青他們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不管怎麼,他都不可能海天已死,這會給他們四域聯盟的民眾們,士氣上帶來巨大的打擊的!

既然河蟹一族反駁,那麼他也就盡量的去反擊,讓民眾們相信自己的話!

一時間,沒有直接關系的兩人,竟然開始打起了嘴仗,讓整個宇宙的人們,是看到了一場好戲.只是越是宣傳,眾多的民眾們則越是迷惑,海天到底死沒死啊?

對于外界發生這樣的事,單青和百樂怎麼可能不知道?只是他們現在卻只能焦急等待著,沒辦法,誰讓生命之樹旁邊的殘留余波還沒有消散呢?

"師尊,您現在可怎麼辦?要不要我們也加入進去?"單青猶豫似的問道"如果再這麼亂下去,估計不知道會誕生多少種法呢."百樂瞥了一眼單青:"你想怎麼加入?你能夠讓民眾們直接相信海天沒死嗎?"

"這"百樂的反問讓單青不由得陷入了遲疑.他沒有強力性的證據,別人根本不會相信他所的,而且搞不好還會抓住話語中的漏洞,進行反擊呢.

一想到這里,單青就覺的有些心煩意亂.要是海天直接出來的話,那該多好?還有,海天師弟也是的,怎麼一直躲在生命之樹內不出來呢?難道他都不看看外面的況?單青越想是越郁悶,真希望生命之樹旁的殘留能量趕快消散.

不知道是不是化的祈禱起了作用,1生命之樹旁邊的殘留能量此時終于是逐漸消散,剩余的能量已經不能對他再起到作用.單青興奮的叫道:"師尊,您快看!"

百樂自然是注意到了眼前的況,他二話不,直接朝著生命之樹所在的地方飄了過去.單青看到百樂的動作,是趕緊跟上.

很快,他們便到了生命之樹的門口.實話,他們心中還是有些緊張的,萬一海天真的死了,那怎麼辦?雖然這個可能性很低,但卻不是完全沒有.只是當他們將頭探進生命之樹內部的時候,卻是有點哭笑不得.

海天的身體周邊,正散發著熒熒的光輝,很明顯,是正在修煉!

我靠!單青忍不住爆了句粗口,難道這子不知道外面為了他已經鬧的天翻地覆了嗎?而他卻是在這里優哉游哉的進行修煉,真是讓他哭笑不得.不過仔細想想,似乎海天師弟對外面發生的況真的是一無所知.

就在單青剛要走過去,將海天叫醒的時候,百樂卻是伸手阻止了:"先別動他,他已經到了突破的關鍵階段,如果你一打擾,他就很有可能前功盡棄."

這時的單青,才注意到海天已經到了突破的臨界點,即將從初級宇宙行者中期突破到初級宇宙行者後期.海天來宇宙才多長時間啊?滿打滿算,連一百年都沒有,就突破到了後期?

我靠,這修煉速度,比任何人都要變態的多!

有了百樂的阻止,單青只能放棄,隨即他將目光瞥到了旁邊的石堅三人身上.如今的石堅三人,依然是昏迷不醒.

但他們身上的傷口,正在一點一點的愈合.不過也由此看的出來,之前他們受的傷,到底有多麼的嚴重.得虧有著生命之樹,不然早就玩完了!

然而當單青看到蕭遠之時,先是流露出一絲迷茫,他總覺的這個臉好像在哪見過似的,也不知道海天什麼時候找了這麼一個人.不過仔細一回想,他忽然想到,這家伙不就是曾經潛入他百樂宮,偷走一件混沌二流神器的神偷家族的蕭遠嗎?

靠!這個家伙怎麼會和海天師弟在一起?

單青自己都不知道,今天爆了多少句粗口.他只感覺到,自從海天來了之後,整個宇宙各種希奇古怪的事,似乎越來越多.

不過,若是河蟹一族知道他們以犧牲七七四十九名精英為代價的行動,卻是以失敗告終的話,不知道會有怎樣的表現呢?

想到這里,單青的嘴角上,浮現出一抹邪惡的笑容.

上篇:第一千九百九十七章 強勁的戰斗力     下篇:第一千九百九十九章 巨大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