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海天的底牌  
   
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海天的底牌

河蟹宮河蟹一族總部之內,眾長老們面色鐵青的坐在下面,而河蟹一族的族長墨山也是臉色十分難看的坐在上座上.到現在,他們已經完全確定,海天還活著!

七長老德蒙塔的臉色更是蒼白,之前他可是信誓旦旦的海天已經死了!然而如今海天卻是大搖大擺的站在百樂星上,若不是他們反應及時,在海天召開的發布會上派遣探子攪亂了風向,不定現在他們河蟹一族已經是名譽掃地!

"你不是海天死了嗎?那麼告訴我,現在在百樂星上召開發布會的是誰?"墨山大聲咆哮起來,這次的事可真把他給氣壞了,弄了半天,耗費了這麼多資源和精力,海天竟然沒死!而且現在還在打他們的臉,是可忍,孰不可忍!

聽著墨山族長的訓斥,德蒙塔的心中也是極為的失落.要知道,他們多克家族可是切身損失了利益了,那七名高級宇宙行者中期的精英全都白死了!唯一讓他松了口氣的是,得虧之前他出了主意,讓其他六大家族都出了一點,沒有全都壓在他們多克家族身上.

只是他也完全想不明白,他明明等了百樂到來之後才離開的,那中間已經過去了十幾分鍾時間.他可不相信,一個的初級宇宙行者居然能夠在炫天無極禁制里生存這麼長.

別是海天了,哪怕是他也不可能撐的住!這中間到底哪里出了紕漏呢?

"哼!得虧二長老激靈,要不然,這次我們河蟹一族真是損失大了!"墨山心中的怒氣還沒有完全消散,很是不滿的再度哼了一聲.

二長老則是在旁邊干笑了下,在得知這一況後,他果斷的利用在那邊的探子進行搗亂,希望能夠將局勢給扭轉過來.就算不能夠徹底的整倒海天,也能夠惡心惡心他.而且他們也確實想知道,海天到底是怎麼在那樣的環境里保住命的?

他們不時的焦急等待著,為了能夠快速知道百樂星上的況,他們可是拿出了最先進的通訊手段.雖這個代價大了點,但這也方便他們及時的指揮.

得知目前的氣氛已經被他們給挑撥的非常熱烈,而海天也是默然無語,他們一直凝重的臉上,總算是流露出了一絲笑容.如果海天不出辦法,那麼就無法證明自己的身份.到時候,損失的就不是他們河蟹一族了,而是東南域了,簡直是一舉兩得.

就在河蟹一族的核心人物們正在焦急等待著消息的時候,這個時候的海天也已然有了決定.在那個青衣男子的挑撥之下,大部分人都對海天產生了置疑,紛紛認為海天是被百樂宮請的來的假貨,故意來欺騙他們的.

在面對著幾乎無人支持他的況下,海天的嘴角微微一笑,體內的星力陡然運轉了起來,聲音通過星力迅速的傳播開去:"你不是我不是真正的海天嗎?"

青衣男子看到了海天臉上那絲詭異的笑容,心中忽然有點發顫,不明白海天這話是何意?但他還是確認的點了點頭:"對!有本事你能夠證明自己的身份,不然你就是假貨!"

"假貨嗎?"海天不屑的笑了笑,倒也不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纏,"我想你們大家,對河蟹一族的標志應該都認得吧?"

"河蟹一族的標志?"青衣男子一楞,更加有點不明白海天的意思了.河蟹一族的表示他怎麼可能不認得?那可是他自己種族的標志!而且這個標志在整個宇宙之內流傳極為之廣,幾乎全宇宙的人就沒有不認識的.

青衣男子很是想不明白海天的用意,想了想後,還是決定以不便應萬便!

"認識,那又怎麼了?該不會你會因為我認識河蟹一族的表示,就想我是河蟹一族的派來的*細吧?"青衣男子毫不在意的笑了笑.

而且他的這個明嘲暗諷,也打掉了許多人心中的憂慮.真正的間諜,是不會自己是間諜的.只可惜,單青早就盯上了他,無論他什麼,都不可能逃出單青的手心.只是現在不方便解決,實際還是要等發布會結束之後,趁著別人不注意才能偷偷解決.

對于這樣的諷刺,海天是毫不在乎:"你以為我是你嗎?沒有證據就隨便誣蔑人?"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青衣男子的臉色瞬間就緊繃了起來,惡狠狠的瞪著海天.

只是現在的海天,根本沒功夫去跟他吵,不屑的擺了擺手:"沒什麼意思,既然你們大家都認識河蟹一族的標志,那麼我給你們看一樣東西,就能夠知道我是不是真的海天了!"

"哦?看一樣東西?"青衣男子心中一沉,難道海天有什麼能夠驗證自己身份的東西?還有,這和河蟹一族的標志有什麼關系?

在場的高手們,包括是單青和唐天豪他們,每個人的臉上都流露出一絲疑惑.

先前單青他們還以為海天這是要告訴眾人生命之樹的存在呢,但從現在看來,似乎況不是這個樣子.那海天到底要拿出什麼東西來證明自己的身份?

看著萬眾期待的眾人,海天的嘴角邊上微微的彎一起絲弧度,右手探向了儲物戒指,神識在里面查找了一會兒.很快,他所需要的東西就已經找到!接下來,所有人都會大吃一驚!

"喂喂,你到底要拿什麼東西?怎麼還沒有拿出來?"青衣男子有點不淡定了.

海天神秘一笑:"你等會兒就知道了,這麼著急做什麼?還是,你的心中在害怕?"

"哼!我怎麼可能會害怕?"青衣男子強自辯解道,只要是有心人就會注意到這個青衣男子的額頭上,不知不覺間滲出了些許的冷汗.

很快,海天決定不再賣關子了,直接將儲物戒指里那件已經找到的東西給拿了出來.

只是在場的所有人看到眼前的這個東西後,都是有些詫異,有些楞神,還有點驚愕!

"箱子?"青衣男子想也不想就張嘴了出來.

沒錯,海天從儲物戒指里拿出來的,就是一只箱子!這只箱子的外表看上去和普通箱子的外表並沒有任何的區別,非要有點區別的話,那就是在背面刻畫著河蟹一族的標志.

"切,不就是一個刻畫著河蟹一族的箱子嘛,有什麼好得意的?"看著海天嘴角邊上那隱隱彎起的弧度,青衣男子很是不屑的撇了撇嘴,"這樣的箱子我見的多了!"

的確,在宇宙之中,刻畫著河蟹一族標志的箱子流傳的的確是不少.只是,海天的這個箱子,可並非是一般的箱子!

"奇怪了,死變態拿出這麼一個箱子做什麼?難道這個箱子能夠開口話幫他證明身份?"平台下面的唐天豪很是迷茫的道.

秦風這回倒是沒有諷刺唐天豪,他雙眉緊皺,似乎也是想不通.

只有蕭遠若有所思的低下了頭,他似乎覺的這個箱子曾經在哪里見過似的.忽然間,蕭遠眼睛一亮,驚喜的叫了出來:"我知道了,這個箱子是從河蟹宮里挖過來的!"

"河蟹宮里挖過來的箱子?"周圍的唐天豪等人紛紛驚奇,連忙靠了上來詢問.

對于他們下面的討論,海天並沒有注意到,或者即使注意到了也沒有去理會.他的臉上顯露出一絲陰險的笑容,望著對面的青衣男子:"你真的見的多了嗎?做人可是要誠實!"

青衣男子看著海天臉上的笑容,心中忽然有些緊張,難道這個箱子真的有問題?

當然,無論心里怎麼想,臉上都不能表現出來.他很是淡定的笑了笑:"當然,這樣的箱子,全宇宙不知道散落了多少,你拿到一個箱子,有什麼好奇怪的?"

"看樣子你只是河蟹一族派在外面的低級成員嘛."海天搖頭歎息一聲.

"放屁!我可……"青衣男子一聽這話就惱了,當即准備反駁.不過他話了一半,才忽然想起來,自己可沒有透露身份,要是順著海天的話下去,離暴露也不遠了!

看了一眼周圍眾人那怪異的眼神,他停頓了一下接下去道:"我怎麼可能是河蟹一族的成員?我就是一個普通人,看不過百樂宮在這里欺騙大家的感!"

也許是意識到了況有些不對頭,青衣男子准備拉上眾人一起.

在場的圍觀眾們雖然有很多人察覺到了青衣男子的古怪,但他們更想知道,這個箱子是如何證明海天身份的.

一個白發老者忽然站了出來,望著海天道:"年輕人,既然你這個箱子能夠證明你就是海天,那麼就告訴我們,這個箱子是如何的證明?"

"想必大家都知道,我曾經大鬧過河蟹宮!可是卻很少有人知道,我曾經在河蟹宮內,順了一些東西出來."海天笑了笑道.

對于"順"的意思,大家都懂.只是這青衣男子立即跳了出來:"難道你是想,這個箱子就是你從河蟹宮內順出來的麼?別開玩笑了,這樣的箱子,宇宙里到處都是!"

海天倒也不去辯解,而是笑了笑:"我不去否認,但我想的是,這箱子里面的東西,卻是河蟹宮所獨有的!"

眾人的好奇心立即提了起來,紛紛猜測起來箱子里面到底放了什麼東西?

海天倒也不再賣關子,看了一眼眾人,嘿嘿一笑,立即將一直緊閉的箱子給打了開來!在場的所有人,看到箱子里面的東西之後,立即發出了震天的驚歎聲:"哇!"

上篇:第兩千零四章 水源珠!     下篇:第兩千零六章 發布會下的暗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