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金猛豹的克星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金猛豹的克星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海天在哪?

其實不僅僅是布萊德搞不清楚,就算是唐天豪也是一臉的迷茫.他們原先以為海天是打算將西北區域的多克家族生意點給徹底解決掉,然後再去其他地方的.誰想海天竟然直接駕駛著星耀跑到了很遠的二萌星去摧毀了那里的生意點.

從二萌星出來之後,唐天豪等人是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好奇,直接開口問道:"死變態,你這到底是搞什麼鬼?怎麼不先解決掉西北區域的,非要跑老遠距離到這里來呢?"

海天倒是淡然一笑:"你們會這麼想,多克家族乃至于河蟹一族,也會這麼想.這樣的話,那麼他們就有可能猜到我們的行蹤.上一次,被他們伏擊能夠逃脫出來完全是僥幸.這一次呢,萬一對方再來一次,我們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那該怎麼辦?"

秦風倒是有點理解海天的意思了:"你的意思是,要我們打破慣性思維,跳出原先的局限圈子,進行大范圍的調動?"

"不錯,這樣可以更加好的隱藏我們的行蹤,讓別人琢磨不定."海天笑眯眯的點頭,眼神里不時的閃過一絲寒芒,"之前我就過,既然決定要鬧,那麼就要把聲勢造大,搞的河蟹一族根本沒有心思去整軍備戰,逼的他們率先來消滅我們."

"這個主意是不錯,不過就是太耗費時間了點."蕭遠點點頭,"大范圍的調動,恐怕一般人根本吃不消."

對此,海天倒是坦然:"的確,可要是一般人都能夠做的到的,那還要我們做什麼?好了,我已經選好了下一個目標,趕緊出發吧"

下一個目標……眾高手們面面相覷,心中都開始為多克家族以及他身後的河蟹一族感到悲哀.招惹誰不好,還偏偏去招惹海天這個死變態.恐怕最讓河蟹一族欲哭無淚的是,他們空有強大的實力,卻偏偏奈何不得海天.

你打不過海天麼也就算了,可偏偏他們的實力比海天強大的多,卻對海天無可奈何.不得不,世界上最悲劇的事,莫過于此.而現在,他們也只能被動的防禦,忍受著海天所帶來的這番鎮痛,等待著消滅四域聯盟以後再對海天開始行動.

不得不,河蟹一族的這個戰略,是正確的,無可挑剔的.但是他們忽然忽略了一件事,而正是因為這件事,害的他們後來損失極其嚴重.當然,這是後話,暫且不提.

這個時候的海天,再次駕駛著星耀進行了大范圍的轉移.而接到了報告的布萊德,也將注意力集中到了二萌星所在的西南區域地帶.為了保存實力,他們趕緊將先前制定的計劃布置了下去,讓二萌星附近的生意點全部去城主府申請避難.

起初城主府還有點抵觸,甚至有點為難,但在多克家族大造了幾場聲勢之後,城主府不得不接受了多克家族的要求,進入其中申請避難.

當然,城主府畢竟是東南域的官方力量,他們也不會白白的讓多克家族進來的.在敲詐了一筆財富之後,也派人在外面散發傳,多克家族害怕海天已經害怕到必須依靠他們的力量來避難了.堂堂西域三大家族之一,竟然是如此的膽如鼠.

對于這樣的傳,布萊德自然是聽了,雖然讓他們多克家族的名譽一時間受到了損害,但他們卻也沒有辦法.畢竟這個損害的程度還是他們可以接受的范圍之內,相比起來,總比生意點被海天給完全摧毀的好吧?

而且他們現在更加關注的是,東南域的生意點會不會再被摧毀.

他們心驚膽戰的過了一個月,各地都很正常,沒有任何的況發生.這讓布萊德不由得升起了一絲疑惑,奇怪了,海天怎麼沒有再出現了?難道他放棄了?

不可能啊,海天和他們已經是勢同水火,根本不可能和解的.即使海天現在收手了,他們也不可能放過海天的.而海天相信也非常的清楚才對,那怎麼過去這麼長時間都沒動靜?

最讓布萊德心煩的是,東南域西南區域的各個生意點每天都發訊息來問,他們什麼時候可以離開城主府避難.因為進入城主府避難不僅要繳納高額的費用,每天還要受那些風風語的刺激,讓這些個多克家族的高手們實在受不了.

布萊德咬著牙,承受著外面的不斷諷刺,再安靜的過了一個月,見依然沒有動靜,索性命令東南域西南區域的那些個生意點全部返回原處.畢竟這麼一直繼續呆下去不是事,而且海天這麼長時間都沒出現,興許是放棄了呢?

只要放棄了就好,那麼他們多克家族就能夠減少損失.至于之前被海天摧毀的那些生意點,也能夠重新再建立起來,畢竟他們多克家族的底蘊還是相當深厚的.

可是,還沒等他們喘幾口氣呢,忽然間又是一個侍衛匆匆忙忙的跑了進來:"大人族長大人不好了東南域東北區域傳來消息,我們位于蒙卡星的三極生意點被毀"

"什麼你確認過了嗎?"布萊德一驚,連忙喝問道.

"是,我已經確認過了.昨天蒙卡星上的生意點沒有報告,我立即派人前去察看,然後下面的人就彙報,這個生意點已經被徹底摧毀"那名侍衛苦著臉道.

砰布萊德狠狠的將手邊的茶杯給摔在了地上,刹那間玻璃碎了一地.布萊德的臉色變的極為難看,奮力的吼道:"海天海天"

這兩個月的平安無事,讓他還以為,海天已經收手了呢.沒想到海天竟然跑到了萬里之外的蒙卡星上,摧毀了他們的三極生意點,讓他們之前的布置全都白費

可惡可惡布萊德在心中狠狠的咒罵.最早是東南域的西北區域,而後又是西南區域,現在又是東北區域,誰知道下面會跑哪去?有沒有可能是東南區域?一想到這里,布萊德連忙對東南區域的生意點,特別是三極生意點下達命令,讓他們去申請避難.

為此,他們多克家族又不得不繳納一筆相當高昂的避難費用,而且還連帶著又多了一些風風語.如今的布萊德對于這些風風語是管不上了,他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海天身上.

然而接下來的一個月,平安無事.布萊德沒有放松,他明白,海天此時可能是在趕路.可是又過去了一個月,依然沒有任何事發生,各個生意點,尤其是東南域的東南區域地帶的三極生意點,也都一個個彙報平安.

在心驚膽戰之中,終于將第三個月也給熬了過去,海天依然沒有露面.無論是他們多克家族,還是其他幾大勢力,都完全失去了海天的蹤跡.而且其間,他們甚至還碰到了好幾次東南域的探子,似乎就連東南域官方都不知道海天去了哪.

就好像,海天一下子從所有人的眼前消失了,變的無影無蹤.

怪事,真叫怪事.布萊德是百思不得其解,當然他這回可不會再傻乎乎的認為海天是收手了,他明白海天可能是在某個地方暗中隱藏著,准備隨時咬上他們一口.

只是接連三個月的平安無事,讓他的心中很是迷茫,海天到底在哪?

實際上不僅僅是他們,幾乎全宇宙的人們都在猜測著海天的所在.之前海天北搞一下,西弄一下,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已經讓別人明白,海天這是不想讓別人知道他的蹤跡.

眾人紛紛猜測,海天下一次出現的地點,很可能是東南域的東南區域.只是過去這麼長時間,海天始終都沒有露面,讓許多人都懷疑海天是轉移了目標.當然,也有少部分人堅持,海天的目標還是在東南區域的某一顆星球上,只是暫時按兵不動而已.

這樣的爭論,也讓各大勢力們十分的疑惑,他們的探子十分的活躍,到處出現,卻始終是沒有任何的消息,就連東南域官方也是一樣.

百樂宮中,百樂與單青相對而坐,望著最近彙報上來的報,他們二人是眉頭緊鎖.

"師尊,您海天師弟這到底是跑哪去了?"單青一臉迷茫的問道,"他這是轉移了目標,還是故意在等多克家族從我們的城主府里出來後再攻擊呢?"

百樂的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不知道,不管是什麼況,我只知道多克家族是倒黴定了.來也算他們倒黴,居然碰上海天這子這麼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若是有河蟹一族在前面支撐的話,他們還算好.可誰叫那子將目標對准他們了呢?我真替他們難過."

"額……這麼來,我似乎也應該開心才對."單青聽的百樂的話先是一楞,隨即哈哈大笑起來.海天做的越大,讓多克家族損失的越多,也就讓河蟹一族越生氣.

河蟹一族越生氣,就越是有可能調動力量去對付海天.而他們就可以在暗中爭取是,努力的整軍備戰,爭取在河蟹一族前面完成,率先發動進攻.

就在所有人都猜測著海天在哪里的時候,海天來到了一個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地方——東域的波卡星.

....

PS:關于有朋友厲猛能不能複活,這個,能不能複活全看作者的,所以,你們懂的.想看厲猛複活,那麼鮮花,月票什麼的盡管來吧,豬完全不介意的.嘎嘎嘎

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無奈的多克家族

波卡星,位于東域腹地,是一個比較的星球.這里沒有什麼太大的勢力,就算是多克家族,也僅僅是布置了一個的三極生意點而已.

當海天他們踏上波卡星之後,秦風他們還忍不住感歎:"死變態,你真是夠*詐的.所有人都猜測你可能會去對東南域的東南區域下手,然而你卻忽然跑到了東域.恐怕這事傳出去後,整個宇宙都會為之震驚的."

對于他們這不知是褒還是貶的話語,海天倒是自然的笑了笑:"既然他們都知道我要去東南域的東南區域,那我還過去干什麼?我就是要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我就不相信了,他們多克家族能夠讓全宇宙所有生意點都找當地的勢力避難."

眾高手們一陣無語,如果多克家族真的讓全宇宙的生意點都找當地勢力申請避難的話,先不那高昂的費用他們交不交的起,就算真的交的起的話,他們的面子也會丟光.

恐怕多克家族的族長布萊德,是萬萬不能忍受的.別看他們現在鬧的挺歡,好像完全占據了上風,但是海天心里明白,多克家族的真正高手們,都沒有出動,搞不好都在整軍之中.他們不出,那麼即使他搗毀再多的生意點也沒有任何的意義.

不過海天對此倒是毫不在意,他就不相信了,多克家族能夠永久的忍下去.

"走吧,我們先去把這里的生意點給摧毀"海天大手一揮,立即帶著唐天豪他們一幫人走向了城池.當然,對于這次的行動,他們每個人都是無比的放松.

經過了幾次的戰斗之後,他們的戰斗能力都有著不同的提高.特別是在獲得了混沌三流神器之後,他們每個人都進行了一番磨合.如今對混沌三流神器是越用越順手,越用越歡喜.現在的他們只需要三人,就能夠聯手對抗一名中級宇宙行者初期級別的高手.

如果有四名,就可以徹底的打敗而他們的目標,則是像海天一樣,早晚有一天,能夠以一人之力打敗比自己厲害的對手.雖然這個目標還有點遠,但他們卻是在不斷的努力.

當然,唐天豪他們在努力,而海天自己也沒有放松.他趁著趕路的時間,不斷的修煉著血夢煉體法.雖如今血夢煉體法的威力還不怎麼樣,但前途可是非常好的.而且同時,他還不斷的努力的修煉著自己的實力,爭取早晚有一天跨越目前的這個門檻.

在海天這個大變態的帶領之下,唐天豪他們一個個也都渾然成了變態,越打實力越強.如今的這個波卡星的行動,自然是沒有任何的問題.

當他們從多克家族的這個三極生意點出來之後,唐天豪還不禁感歎:"唉,對手是越來越弱了,難道就不能來一個厲害一點的高手嗎?"

對于唐天豪這裝逼的話語,秦風是毫不猶豫的揭穿:"還厲害一點,要不是有我在旁邊幫你,你以為你能夠避的過剛才的那擊?什麼時候能夠做到死變態那樣,再這樣的話吧."

被揭穿的唐天豪臉上多少有些尷尬,很是不滿的哼了一聲:"你等著吧,早晚有一天,我也能夠做到死變態那樣的"

這樣的插曲並沒有干擾到海天他們一行人歡樂的氣氛,並且在解決了波卡星的三極生意點後,他們緊接著又前往了下一個目標.

沒等他們離開多久,波卡星被襲的事就被多克家族察覺了當布萊德接到這個報告時,還很是不敢相信.海天居然沒有按照他們所設想的那樣,去襲擊東南域的東南區域,而是跑到了萬里之外的東域的波卡星這樣大范圍的跳躍,不是要玩死他們嗎?

"父親……現在我們怎麼辦啊?"同樣接到了消息的沃爾克是滿臉的苦澀,對于海天,他是真的想不出任何辦法來制止了.

宇宙何其之大,而海天卻是毫無章法的跑來跑去,讓他們怎麼防備的了?難道真的要全部都找當地的勢力去避難?除了他們西域西北域以及盟友西南域不用繳納高昂的避難費用,其他幾域都需要.哪怕他們家產再大,也不可能無限制的玩下去呀?

布魯斯的心中已經萌生了一些退意:"父親,要不我們還是趕緊撤吧?"

"撤?你想怎麼撤?難道將外面的生意點全部放棄嗎?不可能"布萊德想也不想就否決了,"萬一我們撤了,宇宙里的人們會怎麼看我們?他們肯定會認為我們是怕了海天"

"可是父親,如果不撤的話,我們的損失只怕更大"布魯斯為難的道,"海天根本不按常理出牌,經常亂跳,誰知道他會跑到哪里?我們想找到他的蹤跡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沃爾克為了打擊布魯斯,直接開口道:"父親的很對,堅決不能撤一旦撤退,那麼我們多克家族在全宇宙的名譽,就算是徹底完了難道你想眼睜睜的看著,我們多克家族的名譽徹底毀滅嗎?你負的起這個責任嗎?"

"那你怎麼辦?不撤的話,就等著我們的生意點,一個一個被摧毀嗎?"布魯斯也怒了,直接對著沃爾克怒吼了出來.

"夠了你們別吵了"本來就相當惱火的布萊德聽到這個時候兩個兒子還在爭吵,心中的怒火一下子迸發了出來,"都到了什麼時候,你們還居然這樣吵難道你們就沒有一點為這個家族著想嗎?就算不為我減輕負擔,也不要給我添亂"

被布萊德一呵斥,無論是沃爾克還是布魯斯都有些害怕,閉上了嘴巴不敢話.誰都看的出來,如今的父親處于盛怒之中,這個時候再去吵,豈不是找罵嗎?

只是他們無論如何不能這樣放任海天繼續囂張下去,如若不然的話,將來的他們,就算能夠接手多克家族,恐怕也只是一個半殘品.他們要的,可不是這樣的多克家族.

"父親,要不您去問問爺爺,不定他有辦法呢?"想了許久,沃爾克只好將問題拋給了德蒙塔,畢竟他可是這個家族的定海神針.

自從上次出完了任務之後返回了河蟹宮,德蒙塔就沒有回家族.沒辦法,最近的事接連不斷,他這個生日也沒有過的意思了如果消滅不海天,那他的這個生日過的還有什麼意義?恐怕也只是一場自取其辱的表演而已.

布萊德此時是真心沒有任何辦法了,他只要按照沃爾克所的,去求助他的父親德蒙塔.

這時的德蒙塔,一樣是相當的苦惱.波卡星上的生意點被襲的事他已經知道了,和布萊德一樣,他對海天這樣毫無章法的大范圍運動是十分的頭疼.他曾經不止一次的去找河蟹族長墨山,要求先集中全部力量消滅海天.

只是墨山一次次的拒絕了,而且回答都一樣,都是要求先整軍備戰,消滅四域聯盟.

對于這樣的回答,德蒙塔真心已經厭了.倒不是墨山的策略有什麼問題,如果他站在墨山的那個位置,恐怕也會這麼做的.畢竟從長遠來看,四域聯盟的威脅顯然更大.

然而看著海天在外面呼風喚雨,他們多克家族的損失一點一點的增加,他就沒有一點的耐心了.這樣下去,恐怕還不等整軍備戰完畢呢,他們多克家族的生意點,就會被海天全部摧毀.而且他們多克家族,也就將成為全宇宙最大的笑話.

不行,絕不能讓這樣的事發生

在收到了布萊德的求救訊息之後,德蒙塔再一次的找到了河蟹族長墨山,強烈要求先集中全部的實力,消滅海天.只是……墨山再一次冰冷的拒絕了

"我了不行就是不行"墨山想也不想,"別忘了,我們當前最大的敵人是誰"

"我知道,可是族長大人,我們堅決不能讓海天這樣繼續成長下去啊"德蒙塔不斷的解釋,"根據我們的調查,似乎並沒有東南域高手參與其中.這就明了,之前的所有事,都是海天他們獨立完成的.族長大人,若是海天這樣繼續成長,將來對我們的威脅絕對很大"

墨山依然是拒絕,"七長老,我知道你的意思,不忍心看著自己的家族受損失.但是你要記著,你首先是我們河蟹一族的七長老,其次才是多克家族的上代族長戰爭,總要有犧牲的.而你們多克家族這次雖然會犧牲一點,但我保證,只要打敗了四域聯盟後,一定給你們補償過來.怎麼樣?這個條件算是不錯了吧?"

"可是……"德蒙塔還想再要求.

不過墨山顯然已經厭煩了德蒙塔,大手一揮:"行了,你不用再了.既然已經決定了對外的政策方針,我是絕對不會再改變的.你下去吧"

看著決絕的墨山,德蒙塔的心中充滿了苦澀,難道真的沒有任何辦法了嗎?他們多克家族的一切生意點,都要將被摧毀嗎?

雖然自己是河蟹一族的七長老,可多克家族畢竟是自己的家族不行,他絕對不能夠再眼睜睜的看著多克家族受損失.德蒙塔的眼中閃過一絲無奈,還閃過一絲決絕.

惹不起,那我總躲的起吧?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收縮

做出了決定的德蒙塔,立即將自己的決定轉告給了布萊德.

當布萊德收到德蒙塔的決定之後,立即驚的目瞪口呆,好半天不出話來.沃爾克奇怪的從布萊德手里接了過來,看到爺爺的決定後,也頓時驚叫了起來:"什麼爺爺這是讓我們將所有的生意點都給收回來?這怎麼行"

"收回所有的生意點?"原本是贊成這個方法的布魯斯聽到後也嚇了一大跳,因為一旦這樣做,就意味著他們面對著海天徹底失敗了,他們多克家族在整個宇宙的名聲就會一落千丈,搞不好在相當長的時間內都無法振作起來,對他們家族的影響是極其巨大的.

布萊德也是滿臉的苦澀,他能夠理解父親的那種無奈.這是一種妥協,一種犧牲.如果沒有上面的支持,就算他們再怎麼厲害,也斷然不可能打敗海天.

"好吧,父親都這麼了,那麼我們就按照父親的話去做吧."布萊德深深的感覺到一陣無力,他很是不理解,為什麼這樣的事會落到他們多克家族頭上呢?

作為始作俑者的布魯斯,倒是明白,海天之所以針對他們,完全是因為他而起.想起上次搶奪火云狐的時候,他的心中就暗恨,如果那個時候將海天給消滅了,哪有後來那麼多的矛盾?而他們多克家族,也不會淪落到如今這種不得不放棄外面生意點的局面

沃爾克對于這些況自然是十分的清楚,他不會放棄任何一個打擊布魯斯的機會.

"父親這事全都得怪布魯斯,若不是他去招惹海天,我們多克家族也不會變成這樣."沃爾克很是響亮的叫了起來,意圖減低布魯斯在布萊德心中的分量.

布萊德能夠作為多克家族的族長,自然是明白沃爾克的這點心思.只是現在的他,已經實在是無力再去管這些況了.他不想去責罵誰,也不想去追究誰的責任.就算再追究,能夠讓海天停手嗎?既然不能的話,再去追究還有何意義?

"唉,算了吧,這件事就不用再提了,我們還是趕緊命令外面的生意點回來吧."布萊德重重的歎了口氣,眼中不時的閃過一絲疲憊.

布魯斯聽到布萊德並沒有追究他的意思,心中很是感動.同時,他狠狠的瞪了一眼沃爾克,心中是更加的惱怒.當然,他也知道現在不是這些的時候,想了想後,他抬起頭對布萊德建議道:"父親,我覺的我們沒有必要將所有的生意點都撤回來."

"沒有必要將所有的生意點撤回來?"布萊德一陣苦笑,"不撤回來的話,只會糟到海天的襲擊.那樣撤回一部分,和不撤有什麼區別?"

布魯斯搖頭:"父親,不是這樣的,您先聽我.之前我們遇到海天的時候,他的身邊可是有兩名高級宇宙行者的,看起來態度十分的恭敬.而海天畢竟來宇宙的時間不長,他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厲害的手下?要知道他自己的實力也並不高."

"哦?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顯然,布魯斯的一番話挑起了點布萊德的興趣.

"我的意思是,那兩名高級宇宙行者,很可能是東南域派給他們的"布魯斯繼續道,"而現在東南域似乎也在整軍備戰,再加上海天最近一系列的行動,都是針對我們家族的三極生意點進行的,所以我想,是不是東南域沒有派給他們高級宇宙行者?"

聽到這里,布萊德漸漸的有點明白過來了:"你是想,以海天他們如今的實力,只能夠勉強對付只有兩名中級宇宙行者坐鎮的三極生意點.而擁有一名高級宇宙行者的二級生意點和擁有兩名高級宇宙行者的一級生意點,海天他們根本沒有能力撼動"

就算是很想雞蛋里挑骨頭的沃爾克,此刻聽到這話也覺的相當有可能.只是見到布萊德的眼睛越來越亮,他的心中充滿了憤恨.這樣下去可不行,萬一父親對布魯斯的印象越來越好,那麼他的位置就是岌岌可危了.

此刻無論是布魯斯還是布萊德,都沒有注意到沃爾克不斷滴溜溜轉動的眼睛.他們都沉浸在一片歡喜之中,因為布魯斯的分析很有道理.

全部撤離和部分撤離概念完全不一樣的全部撤離,以為著他們已經徹底向海天妥協退讓.而部分撤離,僅僅是避免一部分的損失,將來還有可能卷土重來的.

"不錯布魯斯,你的這個想法很不錯,就按照這個方法辦吧"布萊德拍板同意了布魯斯的建議,並且立即讓人去傳達命令.

很快,多克家族在全宇宙范圍內所有的三極生意點,都收到了要求撤回的命令.這讓那些個一直提心吊膽的多克家族的生意點負責人們,終于是松了口氣.二萌星,波卡星發生的那些事,無不刺激著他們的心髒,他們都害怕有一天這樣的事會發生在自己頭上.

現在,他們終于可以回家族了,終于不用承受這樣的緊張與害怕,他們忍不住都想對下達命令的布萊德族長狠狠的磕幾個響頭.

只是那些二級生意點和一級生意點的負責人們卻是有些郁悶了,他們並沒有被要求撤離,反而是接到了要求堅守的命令.之前海天可是有過摧毀二級生意點與一級生意點的況,雖然現在還沒有,但讓他們怎麼能不擔心呢?

有幾位負責人曾經上書給布萊德,要求他們也撤回來,但卻糟到了布萊德的果斷拒絕,並且明確告知,他們不能離開.當然,為了安撫一下他們的心,布萊德也向他們表示,他們絕對不會受到海天的攻擊.

對于族長大人這樣的保證,這些個二級生意點和一級生意點的負責人們都是將信將疑的,畢竟誰也搞不清楚布萊德族長的到底是真還是假.萬一海天真的來襲呢?

不管怎麼,在一紙命令之下,三極生意點的負責人們都是浩浩蕩蕩的返回了家族總部.這個況自然是引起了全宇宙各方勢力的注意,只是他們很快便發現,撤回去的僅僅是三極生意點,而二級生意點和一級生意點卻是依然保留.

多克家族這是什麼意思?撐不住的話,怎麼會僅僅撤走三極生意點?其他的卻不動?

得知了這個消息的德蒙塔也立即發來傳訊玉佩詢問,想要搞清楚這到底是什麼況.而布萊德倒也沒有隱瞞,一五一十的將布魯斯的分析了出來.

德蒙塔聽了之後,仔細想了想,這個分析還真是那麼回事,比較靠譜.畢竟海天再厲害,也不可能打敗高級宇宙行者,甚至就連中級宇宙行者初期的都不可能.那麼之前摧毀他們一級生意點和二級生意點的,必然是東南域的兩名高手動的手

"不錯,你們的這個分析很是有理,就按照這個要求去做吧."德蒙塔很是滿意的道.

得到了父親贊揚的布萊德,也是嘿嘿的笑了起來,對于布魯斯也是越發看重了起來.畢竟他們需要的,是一個能夠將他們家族長久帶下去,並且輝煌的族長.雖布魯斯以前之前一系列沖動的舉動,幾乎給他們家族帶來了滅頂之災,但現在能夠及時彌補,還是好的.

布魯斯在布萊德心中的印象也是越來越好,地位也是越來越高.雖然並沒有什麼,但沃爾克卻是敏銳的感覺到了這個事實.他知道,他必須趕緊做點什麼,不然早晚有一天,族長繼承人的位置,就會落到布魯斯的手里.

就在沃爾克為此煩惱的時候,正在宇宙里航行的海天自然也是知道了多克家族將三極生意點全部召回的消息.發生這麼大的事件,他怎麼可能不知道?

只是知道了這件事後,星耀內所有人都沉默了下來.雖然宇宙里也漸漸的傳出了一些多克家族開始向他妥協的聲音,但他卻明白,與其是妥協,還不如是一種試探.難道,他們之前過多的襲擊了三極生意點,已經讓多克家族看出了他們的實力不足?

"死變態,我們接下去該怎麼辦?"唐天豪此時是沒了主意,只得望著海天.

海天微微眯起了眼睛,如果去襲擊二級生意點的話,他們顯然是不會成功的,而且還有可能糟到巨大的損傷.只是不去襲擊二級生意點的話,那麼他們去做什麼?難道去襲擊一級生意點?這更加不靠譜了,一個高級宇宙行者就讓他們束手無策,更別提兩個.

嘿多克家族這一步走的還真是妙,一下子就讓他們進退兩難起來.

蕭遠也是能夠深深的感覺到海天心中的無奈與憤怒,他想了想後道:"海天,要是實在不行的話,那麼我們回東南域,向他們把石堅和阿山借出來吧?以你的面子,他們一定會肯的."

"不行"海天想也不想就否決了,"就算他們肯,我也不會肯.別忘了,我們這次的行動是極其的危險,多一個人,就有可能多一份損失,我不想再讓無辜的人牽扯進來了.更何況,如今的東南域正在整軍備戰,作為其中中堅力量的阿山和石堅,怎麼能走開?"

"別看我們之前一路高歌猛進的,但多克家族玩出這麼一手,就讓我們幾乎沒有辦法下口."秦風長長的歎了口氣,"唉,還是我們的實力太弱.若是我們每個人都有你那樣的戰斗力,那就好了,也就不會因此發愁了."

"別灰心,辦法是人想出來的."海天倒是樂觀的笑了笑,"的確,現在的局勢有點讓我們進退兩難,但是我就不相信了,多克家族真的能夠收縮的沒有任何破綻."

"你的意思是……"眾人紛紛湊了上來.

第一千六百章再次前往地下黑市

"別湊過來了,即使湊過來我也沒有任何的辦法."海天見到眾人都開始朝著自己這里圍過來,頓時明白過來他們肯定以為自己已經有了辦法呢.實際上海天還真沒有辦法,這件事實在是太棘手了,多克家族剩余的二級一級生意點他打不過,三極生意點又收縮了.

眾高手們聽到海天這話,頓時有點哭笑不得.唐天豪十分鄙夷的叫道:"你還對方肯定有破綻,我還以為你已經想到了辦法呢,搞了半天根本沒有."

"你以為這辦法是想就能想出來的嗎?"海天白了一眼唐天豪,"不過我堅信著,哪怕再完美的防守,也肯定會有著破綻出現.只是現在的這個破綻,我們沒有找到而已."

蕭遠聽著海天的話,沉吟了一會兒道:"海天,如果你不介意找別人的話,我倒是有一個辦法,可以幫你翹開這層堅硬的烏龜殼."

"哦?什麼辦法?來聽聽先."海天倒是沒有急著否決,而是豎起耳朵聽起來.

蕭遠點點頭:"其實這個社會無論怎樣的變化,有三種職業是永遠都不會消失的,他們分別是殺手,ji女以及賭徒.而其中的殺手,則是可以被我們所用."

"殺手?"海天詫異的挑了挑眉毛,沒有想到蕭遠竟然想請殺手,"你的看法."

"現在多克家族已經將三極生意點全面收縮,而剩下的那些個二級生意點和一級生意點,我們都完全啃不到.別看現在全宇宙都傳多克家族妥協了,但實際上真正麻煩的是我們."蕭遠簡單的將海天他們目前的處境講述了一下.

無論是海天,還是秦風乃至于唐天豪他們,每個人都聽的十分詳細.

蕭遠接著道:"而想要打破這個局面,以我們目前的實力,顯然是不現實的,這就必須要借助外部力量.而無論是東南域還是東域乃至于麾下的家族,都處于整軍備戰中,他們的力量,顯然不可能被我們調用.而宇宙之中,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處于這些勢力籠罩之下.其中有一部分人,成立了殺手組織,整天以接任務賺取星石."

"所以你就想,借助這下殺手組織的力量,來突襲一下多克家族的那些個生意點,徹底打亂他們的部署,讓他們害怕起來,從而露出許多的破綻?"海天倒是很聰明,聽了這麼些內容後,便立即借著這些順延出來.

"恩,基本上是這樣."蕭遠沉重的點了點頭,"不過我也有許多擔心.現在風聲這麼緊,那些個殺手組織會不會接這樣的任務還兩,就算是真的接了,價格也不便宜.而且你之前也了,不想要借助別人的力量,所以我……"

"所以你就一直沒?"海天順著蕭遠的話了下去,倒是讓蕭遠干笑了兩下.

一開始海天的確是不想借助別人的力量,一來是因為無論是東南域還是其他星域乃至于下面的各大家族,都開始整軍備戰,根本抽不出力量來幫他們.二來也是因為這項任務太過危險,他不想牽扯太多無辜的人.

只是現在多克家族這麼一變招,倒是讓他們有點無從下口的感覺,不借助外部力量,顯然是不現實的了.如果能夠請來殺手組織來對付多克家族的生意點的話,那倒是不錯.

他也不是迂腐之人,更不會死死的守著一個規則不動.之所以能夠這麼快的成長上來,最主要的就是因為他能夠根據不同的況隨時變化.

海天忽然抬起頭,發現眾人的目光都望著他,特別是唐天豪和秦風,一副極為難過的樣子.海天不禁一怔,隨即笑了笑,拍著二人的肩膀:"你們怎麼了?"

"對不起,死變態,都怪我們實力太弱,幫不上你."唐天豪垂頭喪氣道,"如果我們的實力能夠再高一點的話,也不會變成這個樣子."

聽到這話,海天先是一楞,緊接著淡然一笑:"這不關你們的事.這才多長時間,你們能夠突破到初級宇宙行者中期,已經令我非常的滿意了.再了,修煉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不用這麼著急.最近這段時間你們的進步已經很讓我滿意了,不用這麼苛責自己."

"可是……"唐天豪和秦風本來還想什麼呢,但卻被海天給無的打斷了.

"好了,不用什麼可是,這本來就不是你們的責任."海天淡笑著安慰了下他們二人,隨即轉過頭去對著蕭遠,"殺手組織的總部你知道在哪里嗎?"

蕭遠一怔,隨即便明白過來:"你是想去請殺手組織出馬?"

"不錯,現在的這個水還不夠渾,我打算將水再攪的更渾一點"海天微微眯起眼睛,不時的從中透露出一絲寒芒,"而且你們不覺的,現在太冷清了一點麼?"

似乎是看到了海天眼中的寒芒,蕭遠等人竟然不自禁的打了個冷顫.隨後,蕭遠倒是不在猶豫,連忙將自己所知道的關于殺手組織的況講述了一遍.

其實他們神偷家族和殺手組織,雖然不同根,但還是有那麼點淵源的.經過蕭遠的介紹之後,海天對于殺手組織總算是理解了一點.其實是殺手組織,這還是很籠統的.整個宇宙之中,有著許多的殺手組織,當然,還有著許多的殺手獨行俠.

無論是殺手組織,還是獨行俠,想要接任務,都必須去一個地方.而這個地方,就是海天曾經去過的地下黑市當海天聽到這個消息後,倒是吃了老大一驚.沒想到,這個地下黑市居然和殺手們還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看樣子背後的老大,能量絕對不弱,甚至可以很強.如果,宇宙七域是掌握了明面上的力量的話,而這個地下黑市,則是掌控了暗中的勢力,平常人根本注意不到.

"那我們現在還要跑到西域去嗎?"上次去的地下黑市,可就是在西域之中.而他們如今在東域,還得跑老大一個圈子.

蕭遠倒是笑了笑:"不,不用跑那麼遠.我記得我曾經過,每一域都有著地下黑市的分部.至于他們的總部,很抱歉,這麼多年來,根本沒有人知道."

"沒想到宇宙里居然還有這麼一個龐大的地下勢力,難道百樂前輩他們都不知道嗎?"唐天豪聽了後可是相當的詫異.

蕭遠聳了聳肩:"我想應該是知道的吧?至于為什麼沒有去剿滅,那我就不清楚了.畢竟那個層面的事,距離我們還是非常的遙遠,根本管不到."

"那東域的分部你知道在哪嗎?"海天問道.

"知道,就在白雷星."蕭遠當即講述了出來.

海天倒也沒有猶豫,而是立即拿出星路圖開始尋找起來.白雷星,唔,距離他們這里似乎倒不是很遠.而且根據星路圖上的標注,白雷星是一個荒僻無人的星球.不過想想這個地下黑市的特性,那麼他們倒也是能夠理解.

找到了白雷星的方位之後,海天點了點頭:"走吧,出發,前往白雷星"

雖曾經去過了一次地下黑市,但那是為了購買紫葉草時去的.當時海天完全不知道,原來這個地下黑市,也是各個殺手組織和獨行俠的聚集地.這個地下黑市的主人能量真的很龐大,地下勢力竟然被他給一人獨吞了.

相比起海天的心事重重,唐天豪他們對此倒是極為的興奮.畢竟上一次海天去地下黑市的時候,他們並沒有跟在身邊,而是因為中毒留在了百樂宮中.此刻要去這樣一個神秘而又強大的勢力地盤時,自然是讓他們興奮無比.

經過一段時間的航行之後,海天他們倒是很快趕到了白雷星.只是望著地表荒涼的一片時,無論是海天還是唐天豪他們,都很難想像的到,這里會有一個龐大勢力的地下分部.

"往這邊走."在蕭遠的帶領之下,海天他們倒不至于不認識路.

在到達一個山口之後,蕭遠拿出了自己的身份卡,在山口間掃描了幾下後,頓時原本應該沒有任何通道的山石間竟然露出一個巨大的通往地下的通道.

饒是海天已經見過一次,但看到這樣的場景依然覺的極為驚訝.

在唐天豪他們的嘖嘖驚歎之中,海天和蕭遠走在了前頭.當他們經過那長長的通道之後,立即看到了一片極為寬廣而且巨大的地下世界.正如海天上次所看到的一樣,這片地下世界中有著許多的販在叫賣著商品,而且還有許多和他們一樣的顧客.

"哇真沒想到,還有這樣的地下世界"唐天豪他們頓時興奮的喊叫了起來.

海天倒是有了心理准備,沒有和唐天豪他們一樣表現的如此誇張.他環顧了一眼四周之後,將頭轉向了旁邊的蕭遠:"那我們要找殺手,給前往哪里?"

"就到那邊的記錄台上可以了."蕭遠指了指最深處的一張記錄台,那里還有著幾個地下黑市的工作人員.

海天點了點頭,帶著他們一幫人立即走了過去.

第一千六百零一章要選就選最好的

在一路的穿行之中,唐天豪他們都不停的發出嘖嘖驚歎之聲.畢竟這里的一切,對于他們都是無比的新奇.海天則是看了幾眼後,很快便將目光聚集到了前面不遠處的記錄台上.

記錄台上的幾個工作人員顯然實力非常的高,雖然海天感覺不到他們的實力,但他們身上那凌厲的氣勢卻是告訴著海天他們這些人絕對不是好惹的.

"對不起,我想請問一下,想要請殺手辦事是在這里嗎?"走到記錄台後,海天很是客氣的問道.不客氣沒辦法呀,萬一人家看自己態度不好,直接拒絕了怎麼辦?而且他現在已經得罪了是明面上的第一大勢力,他可不能再去得罪一個龐大的勢力.

海天雖然不清楚這個地下勢力到底有多麼的龐大,但從目前的況來看就知道,勢力絕對不會比河蟹一族多少.搞不好,比之河蟹一族還要來的強大.

工作人員聽了海天的話後,立即公式化的道:"先生你好,請殺手辦事的確是在這里.不知道你想請什麼樣的殺手?我們可以告訴你他們的實力以及其他一些信息,當然,這需要繳納一定的費用才行的."

繳納費用……海天的嘴角一陣抽搐,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上次僅僅是查一下紫葉草的所在地,就讓他花了好幾塊的上品星石.雖他的星石很多,但也沒有奢侈到這個地步.更重要的是,他的星石可都是用完就沒的,不可能不斷的補充.

不過為了更好的消耗多克家族的實力,海天倒也不會吝嗇這一點.他極為爽快的拿出了一塊上品星石,微笑著問道:"請問,這下子我可以得到那些資料了嗎?"

工作人員十分爽快的接過了海天的那塊上品星石,並且拿出了一本很厚的不知道是用何種材料做成的書籍遞了過來:"這上面有記載著關于殺手的一些事,你先看著,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可以再咨詢我們."

"好,多謝"海天點了點頭,拿著那本很厚的書籍仔細研究了起來.唐天豪和秦風他們,也都是將海天團團包圍了起來.殺手這玩意兒他們並不陌生,以前都遇到不少.但他們卻從來沒有對殺手的體系知道的那麼清楚,對于宇宙里的殺手,是更加的不了解.

翻開這本殺手資料後,海天首先發現印在第一頁的,是一個榜單,名為黑榜

根據旁邊的注釋,海天明白過來這是一個殺手排名的榜單.當然,里面有組織,也有個人,完全是混在一起的.榜單排名是根據完成任務的多少與好壞來確定的.每個殺手組織或者是個人在這里接了任務之後,除了會得到一些星石的獎勵外,也會得到一定的任務積分.

任務積分是根據任務的難易度來確定的,總體來,難度越高,任務積分也就越多.相反,難度越低,任務積分也就越少.雖然接任務沒有任何的限制,但是一般況下,都是不會隨便的亂接的.因為一旦任務失敗,就很有可能送命.

在殺手這個行業里,淘汰率是相當的高.能夠成功完成十個五級的任務,就算是精英級別的殺手了,只可惜這樣的殺手組織或者是個人畢竟不是太多.

當然了,殺手組織畢竟人多,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完成的可以更加輕松一些.在海天眼前的這份榜單上,前十中,殺手組織足足占了八個名額,而獨行俠卻只有兩人.

能夠在眾多的殺手組織中,殺進前十,由此可見這兩個人是多麼的強悍.而且其中一人,更是名列第二,完成任務的概率高達百分之百,只是任務的積分卻比不上第一.

只是當海天看到排名第一的殺手組織時,卻是不禁倒吸了口冷氣,他光是看到這個名字,就有一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殺神這就是排名第一的這個殺手組織的名氣,實在是太霸氣了霸氣的讓海天都差點沒緩過神.除了名字之外,更令海天震驚的還是這個組織名字後面的任務積分,就算是前十中的另外九個全部加起來,也根本比不上這個殺手組織.

唐天豪等人看到這個殺手組織之後,也都是驚的目瞪口呆:"我x,這個殺手組織也太強了吧?要是我們能夠請的動他們出馬,那的多克家族還有什麼好怕的?"

實話,海天也有點動心了,這樣的殺手組織強橫無比是肯定的.但他害怕的是,自己所擁有的星石,根本請不動這樣的殺手組織.

捧起資料,海天對著工作人員詢問:"請問一下,想要聯系這個殺神組織辦事,需要付出多大的代價呢?或者,需要付出多少的星石?"

"你們想請殺神組織?"工作人員聽到海天等人的話後,很是古怪的看了他們一眼,隨即輕搖了搖頭,"關于這點,你們還是放棄吧."

唐天豪不甘心的叫道:"為什麼?難道你以為我們的星石很少嗎?我們是出的起的"

工作人員笑了笑擺手:"我絲毫沒有懷疑你們出不出的起星石,實話告訴你們吧,這個殺神組織,的確是所有殺手組織里最強的一個,甚至可以,只要有足夠的代價,對方甚至還能夠派出巨頭級別的高手戰斗,可以幫你摧毀任何一個星域."

"什麼這麼厲害?"唐天豪等人聽到這話後當即驚叫了起來.

別是唐天豪他們了,就算是海天聽到這話也是十分的震撼.他原本已經將這個殺神組織想的夠高了,認為他們能夠對付八大星域下面的幾大家族.卻沒有想到,地下黑市的工作人員竟然告訴他,這個殺神組織甚至可以摧毀七大星域

不信海天第一個反應就是不相信,如果真有這麼強大的組織存在的話,那麼宇宙八大星域根本不可能這麼安穩.而且百樂他們也絕對不會容許有這樣的勢力存在的,一定會聯手加以剿滅,以維護他們的統治.

似乎是看出了海天眼中的不相信,工作人員輕笑了一聲道:"別懷疑,人家殺神組織的確是有這樣的能力,但是想出什麼任務,就得付出什麼樣的代價.而這個殺神組織很是奇怪,根本不收取任何人星石以及其他一些酬勞."

"啊?那他們不要酬勞,要什麼?總不至于白幫忙吧?"唐天豪詫異的問道.

工作人員解釋:"他們會根據你們要求的任務的難度,會安排你們進行一系列的挑戰,只有通過他們安排的挑戰,才有可能讓他們出任務.不過老實話,我勸你們還是換一個組織吧,他們的這個挑戰是變態到極點,至今都沒有多少人通過."

海天一幫人聽的是面面相覷,既驚訝于殺神組織的強悍性,也對殺神組織的怪癖感到相當的奇怪.出任務居然不要酬勞,只需要通過他們安排的挑戰,這是什麼意思?

如今他們是要求摧毀一個多克家族的二級生意點或者是一級生意點,對于殺神組織來,簡直就是意思,但是對于普通人來,卻是十分的困難.可以想像的到,如果真的要去挑戰的話,他們通過的概率,幾乎為零.

蕭遠不由得有些猶豫了:"海天,我聽過這個殺神組織,全宇宙之中,通過他們任務挑戰的,根本沒有幾個人.以我們的實力,根本不可能,還是換一個組織吧."

"對,如果你們要選擇其他殺手組織或者是個人的話,我推薦你們選擇排名第五的金手組,這是我們地下黑市成立並建立的,實力相當不錯的."工作人員推薦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海天的身上,雖然這個工作人員有做廣告的意思,但不得不,他的這個推薦還是相當靠譜的.至少比選擇殺神組織靠譜的多,那個太虛幻了,誰也不知道能不能通過其中的考驗.而且萬一通不過,掛了怎麼辦?

"那個我想請問一下,如果,要摧毀一個大家族的一個二級生意點,需要花費多少的星石?"秦風見海天依然猶豫,倒是直接開始詢問起來.

工作人員楞了一下,倒是快速計算起來:"你的是八大星域麾下的那些大家族嗎?一個二級生意點一般擁有一名高級宇宙行者初期級別的高手和一名中級宇宙行者中期級別的高手坐鎮,想要殺死他們,則至少要出動兩名高級宇宙行者才行.初步計算,需要兩塊極品星石才行."

"兩塊極品星石?這也太貴了吧?"秦風緊皺著眉頭叫了起來.

"不貴了,這已經算便宜的了.出動一名高級宇宙行者,要一塊極品星石不算貴吧?更何況,還有可能出現受傷什麼的,我們都是需要預先算在里面的."工作人員笑著解答.

秦風聽了這話後更是眉頭緊鎖,出動一個高級宇宙行者初期級別的高手就要一塊極品星石,他心里甚至忍不住叫罵了,怎麼不去搶啊?

海天之前冒著生命危險,才把河蟹一族全部的極品星石給搶了過來,那也才七八萬塊,夠用幾次啊?恐怕用不了多久就沒了.

"能不能再便宜點?"秦風不甘心的道.

"不不用再了."海天忽然打斷了秦風的問話,極為果決的道,"既然要選,那麼就選最好的"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樂卡星

"選最好的?"聽到海天這話,在場的唐天豪等人全都一怔,就算是之前的那個工作人員也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來.最好的……難道是……

蕭遠直接問道:"海天,你難道是想選殺神組織嗎?這不可能的,他們的挑戰難度高的變態,根本不可能通的過的.我覺的我們還是花點星石,去找別的組織好了."

秦風也是皺了幾下眉頭:"對呀,死變態,蕭遠的還是比較穩妥.你挑戰失敗了還好,萬一送命了呢?那個地方什麼況我們是一點都不知道,何必冒這麼大的風險?"

只是聽了這些勸解的海天卻是毫不在意的一笑:"風險?你們會怕風險嗎?"

這一反問,讓在場的唐天豪等人頓時張了張嘴巴,默然無語.如果他們怕風險的話,那麼也不會冒著隨時都有被河蟹一族截殺的可能出來,更不會陪著海天一路從下面打到這里.如果他們怕風險的話,此刻他們怎麼可能會好好的站在這里?

見眾人不出話來,海天欣然一笑:"既然如此,那麼還什麼呢?而且有句老話的好,越是高風險,則會帶來越豐厚的回報.的確,我們去找這個殺神組織很可能相當的危險,甚至也許會送命,但是別忘了,自從我們出來之後,就已經有了這樣的覺悟."

秦風等人本來還想反對幾句,但是話到嘴邊卻又咽了回去.人生在世,最忌諱的是到了後來缺乏激,那樣也會失去前進的動力.

雖然海天沒有明,但他卻是看的出來,現在他們一幫人都有點太懶惰了,這並非是指他們的身體上,而是指心理上.他們認為,有著百樂等人的幫助,那就會高枕無憂了實際上就算是海天,在前面一段時間,也有了這樣的想法.

但是很快,海天便醒悟過來.哪怕朋友的實力再強,那也是朋友的,而不是自己的.想要真正的快速提高實力,那麼就需要不斷的面臨著生死般的考驗與挑戰.

如今的這個殺神組織,不是很有意思嗎?一來可以讓我們恢複往昔的激與熱血,二來也可以讓他們請到這樣的殺手組織來辦事,去摧毀多克家族.相信就算是多克家族知道是殺神組織干的後,也無可奈何.因為……這是宇宙第一殺手組織

"好吧,我們實在是不過你,那麼就按你的吧."秦風等人思索良久,互相對視了一眼,終于是同意了海天的建議.

只是旁邊的那個工作人員卻是驚訝的張大了嘴巴,這些人難道是瘋了嗎?明明知道前面有巨大的危險還要沖進去,難道他們都不要命了嗎?簡直難以理解.

"好了,先生,請告訴我們該如何聯系殺神組織吧."海天轉過頭,對著那名工作人員笑了笑.

那名工作人員強行按耐住心中的驚訝,勸道:"這位先生,我勸您還是再想想,不要為了一時的沖動,而連帶著您的這些個朋友也進入火坑.殺神組織的挑戰絕對不是你想像的那麼簡單的,還是早點放棄的為好."

海天笑了笑,並沒有直接回答那名工作人員的話,反而是轉頭望了一眼唐天豪和秦風等人:"你們怕嗎?"

"不怕"唐天豪等人響亮的喊叫了出來.

也許是因為他們聲音過大的緣故吧,使得不遠處的那些個顧客們以及攤販們都好奇的望了過來,有點搞不清楚海天這幫人在搞什麼鬼.

當然,他們是非常的疑惑,可是眼前的這名工作人員卻是十分的震驚.剛才還有不少人反對呢,怎麼現在轉眼間就集體呼喊"不怕"了?而且每個人喊的聲音十分之響,十分的堅決,根本沒有一絲猶豫的成分在里面.難道這群人都是瘋子嗎?都不怕死?

"先生,現在可以告訴我們如何聯系殺手組織了吧?"海天攤了攤手笑道.

那名工作人員嘴角抽搐了幾下,連人家自己人都不反對,他還反對個什麼勁?優秀的職業道德,讓他立即將注意力牽扯到眼前上來.他從一堆資料中翻出一張星路圖:"這是去殺神組織東域分部的星路圖,十塊上品星石."

"什麼十塊上品星石?你還不如去搶好了"唐天豪忍不住叫罵了起來.

工作人員倒沒有生氣,反而是微微一笑:"我們這里都是這樣的價格,如果不從我們這里購買星路圖的話,那麼是根本無法找到殺神組織的."

不愧是地下黑市,真是夠黑的就算是海天都忍不住在心中腹誹了幾句.

既然人家已經明碼標價,海天也只好爽快付錢.在接過星路圖之後,海天立即查找了下,殺神組織位于東域的分部,距離他們這里倒不是很遠,一星期的時間足夠趕到.

只是就在海天剛准備離開的時候,他忽然想到個問題,不由得好奇問道:"請問一下,既然我們有了這張星路圖,也等于知道了殺神組織的地址,那麼下次完全可以不用通過你們,直接去找殺神組織,你們這樣還怎麼賺錢?"

"這個就不勞先生費心了."那名工作人員嘿嘿笑了起來,"實際上每一份的星路圖上都有一個特別的標記,那是我們地下黑市的標記,是別人無法制作的.殺神組織只有看到這張星路圖上的標記後,才會安排挑戰.換句話,沒有我們發放的星路圖,即使知道了殺神組織的地址又如何?人家根本鳥都不會鳥的."

哪怕海天涵養再好,聽到這個解釋後也叫罵人了.這個地下黑市還不是一般的黑,看起來殺神組織不要錢,但實際上能夠從這里分到不少的星石呢.奶奶的,這到底是有多愛星石的家伙,才能夠想出這麼貪婪的方式?

"謝謝解釋,我們告辭了."海天微微彎了下腰,帶著唐天豪等人離開了.

而那名工作人員,也是很有職業道德的微笑了下,隨即眼中流露出一絲惋惜.在他看來,海天他們這群人絕對是有趣無回.殺神組織的挑戰,他雖然沒有經曆過,但也聽過.那已經不是用危險能夠形容的了,那是相當的危險,極為的可怕,有著活地獄之稱.

祝你們好運吧這名工作人員在心里默默的念叨起來.

海天自然是不會知道後面發生的事,出了地下黑市之後,海天便拿出了星耀,按照星路圖上所標記的那樣,朝著殺神組織位于東域的分部飛了過去.

一個星期的時間雖不算長,但卻還是讓海天不斷的腹誹.沒辦法,坐慣了以前那個百倍光速的星耀,如今卻坐這個僅僅只有十倍光速的,實在是不爽.

在磨蹭了一個星期後,海天他們一幫人緊趕慢趕的總算是來到了星路圖上標記的殺神組織位于東域的分部——樂卡星.

只是降落之後,走出了星耀,海天卻是發現樂卡星並非是他想像中的那樣,城市林立,也並非是像之前的白雷星那樣的荒僻,反而是一片巨大的森林,還不時的從中傳出一些飛禽走獸的叫聲,看起來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地方.

"我們走吧."收起了星耀之後,海天便帶領著眾人朝著森林的深處走了過去,因為之前還在空中的時候,他們曾經看到在森林的深處,有著一個巨大的雕像.當時唐天豪直接降落在那兒的,海天則是搖頭拒絕了.

直接降落在人家的家里,人家怎麼可能會高興?將他們趕出來還是事,萬一直接怒了,把他們全殺了那怎麼辦?要知道他們的實力可是太弱了,根本沒有能力搞的過這群人.唯一的辦法,就只有鑽進逆天鏡中,跑路去.

森林倒不是十分的茂密,外面的陽光倒也能夠透過稀稀疏疏樹枝穿進來,照射在地上形成點點的光斑.耳邊不時傳來的尖叫之聲,卻是讓海天他們不得不提高警惕.

忽然間,海天發現從旁邊的樹枝上猛然間竄下來一條色彩斑斕的蛇,直接猛撲向了他旁邊的秦風.海天幾乎想也不想,直接將秦風給推了開來.

猝不及防的秦風根本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正當他准備詢問海天為何會推他的時候,正好看到了一條大花蛇直接咬上了海天的手臂.他頓時明白過來,如果海天不推開他的話,那麼被咬的,一定會是他.

"死變態"唐天豪立即驚叫了起來,秦風等人也是趕忙提著混沌神器,對著咬著海天手臂的那條大花蛇猛砍了過去.

那條蛇似乎知道秦風等人心中的憤怒,在咬了海天一口之後,倒也沒有繼續,而是急忙溜走了,搞的秦風他們憤恨不已,連忙想上去追.

只是海天卻是緊繃著臉,倒吸了幾口涼氣道:"不要去追了"

聽到海天這話,秦風等人一楞,看了一眼已經遠去的那條大花蛇,又看了一眼面目表似乎十分痛苦的海天,最終是放棄了追蹤,連忙跑到了海天的身邊關心的問道:"死變態,你沒事吧?"

"我的手臂……沒有知覺了……"海天緊皺著眉頭道.

"什麼沒知覺了?"唐天豪等人頓時驚叫了起來.

第一千六百零三章解毒

隨著驚叫,眾人的心都猛的提了起來.海天可是他們的主心骨,好是海天出了什麼事,那他們可是等于垮了一半.僅僅被那條大花蛇咬了一下,就失去了知覺,這蛇毒未免也太厲害了點吧?還有,這個森林到底是怎麼回事?殺神組織怎麼會建在這里?

"死變態,你趕緊將生命之樹從儲物戒指里拿出來"秦風沉聲道,只要有生命之樹在,只要海天不是直接掛掉,他們都不用懼怕.

只是海天卻是苦笑著搖頭,望著自然垂下的左臂:"不行啊,我這只手失去了知覺,現在根本拿不出生命之樹,從儲物戒指里拿東西,必須要兩只手配合才行."

"什麼?拿不出?"眾人這下子可真的是緊張了起來,沒有了生命之樹,就代表著海天的手臂無法恢複.一旦海天失去了戰斗力,那麼他們離完蛋也不遠了.更何況,在這樣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恐怕危險性是更加的大.

見眾人都有些驚慌,海天倒是很冷靜的道:"你們先不用著急,冷靜下來,總會有辦法的."

"對,大家不要著急,海天的手僅僅是失去知覺,不是太嚴重."秦風贊成道.

只是蕭遠卻是苦笑著搖頭:"現在僅僅是失去知覺,可是等會兒就很難了."

眾人是聽出了蕭遠話里有話,一個個都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唐天豪焦急的問道:"蕭遠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是想死變態有生命危險嗎?"

"雖然我很不想,但的確是這樣."蕭遠苦著臉,"如果我剛才沒有看錯的話,那條蛇是東域大名鼎鼎的花斑蛇,是出了名的毒蛇.一旦被咬住,先是失去知覺,隨後毒液隨著血液流動到全身各處,緊接著全身都開始漸漸失去知覺.最後毒液會攻心髒,致使心髒崩潰."

"什麼會這樣嚴重?"唐天豪等人一個個都吃驚的叫了起來,"那現在怎麼辦?沒有生命之樹,我們怎麼才能解除死變態身上的毒性呢?"

秦風拍了拍唐天豪的肩膀:"不要著急,還記得在我們出來之前,百樂前輩給了我們每人一瓶解毒藥丸麼?號稱能夠解除大部分的毒性."

"對呀我怎麼將這個給忘了?"唐天豪一喜,連忙從自己的儲物戒指里給拿了出來.

可是這個時候,蕭遠的聲音又響了起來:"沒用的,百樂前輩他們給的解毒藥丸雖然能夠解除大部分的毒素,可是花斑蛇的毒素比較特殊,根本不是解毒藥丸能夠解開的."

"那可怎麼辦?"原本放松下來的唐天豪聽到這話再度緊張起來.

海天的眉頭也是深深的擰在了一起,沒想到才到這個樂卡星上就遇上了這樣的事.看樣子這個殺神組織還真是夠怪的,不僅設置了那樣的挑戰,還在基地外圍養了許多的猛獸.得虧他剛才反應快一點,推開了秦風,不然花斑蛇一定會咬中秦風的喉嚨.

忽然間,海天臉色一變,臉上的表也是越發的僵直.

"死變態,你怎麼了?"一直注意著海天的秦風自然是發現了這樣的況,立即問道.

這一聲喊,將其他人的注意力都給吸引了過來,他們紛紛察覺到海天越皺越緊的眉頭以及越發蒼白的臉色.唐天豪關切的問道:"你這是怎麼了?"

海天並沒有立即回答眾人的話,而是試著動了幾下手臂,最終卻是搖頭苦笑道:"不行了,我的整條左臂都已經徹底的失去知覺了"

"什麼"眾人再一次驚呼,先前海天被咬中的僅僅是臂,也就那麼一塊地方失去知覺.可是這才過了多長時間?海天的左臂就已經徹底的失去了知覺

眾人頓時焦急起來,按照這樣的速度,恐怕用不了多長時間,海天就會毒發身亡.

"怎麼辦怎麼辦?現在到底怎麼辦才好?"唐天豪是急的猶如熱鍋上的螞蟻.

海天一邊降低自己體內血液的循環,一邊鼓動著星力過濾這些毒素,只可惜效果很低.聽到他們焦急的對話之後,海天心中微微有些感動,同時也開始緊急思索起對策來.

"你們先別著急,我記得我曾經在一本古籍上看過這樣一句話."海天故意頓了頓,"但凡毒蛇出沒之地,百步之內,必有解藥"

"必有解藥?"唐天豪等人先是一怔,隨即忽然四散開來,真的去附近開始尋找起解藥來了.只是海天望著他們卻是哭笑不得,這動作也太快了點吧?先不附近的環境十分的危險,單單這解藥長什麼樣他們都十分沒譜.

還沒等海天開始思索對策呢,不一會兒唐天豪他們就一人采了一大把的野花野草回來了,也不知道哪個是真的解藥,反正都拿來給海天試驗.

望著眼前這大堆的野花野草,海天的眉頭是緊緊的皺在了一起.就算是里面真的有解藥,那麼他們應該如何的使用呢?生吃?還是外敷?

生吃的話……海天雖然並不挑食,但他實在是吃不下.

秦風似乎是看出了海天的猶豫,輕聲道:"還是外敷吧,不定會有效果呢?"

聽了這話,海天輕點了點頭,連忙在將唐天豪他們找來的野花野草敷在了自己臂上的傷口上.剛開始放上去後,頓時有到一種冰涼涼的感覺.只是對于傷口,海天並沒有任何的感覺,整個左臂依然是完全失去了知覺.沒用,換

緊接著,他們又換了一種野花在海天的傷口上敷了上去,這一次,倒是沒有那種冰涼涼的感覺了,整個傷口竟然冒起了一團青煙,還不時的發出嗤嗤的響聲.

這團青煙噴到後來,竟然變成了一團黑煙.眾人幾乎可以清晰的看見,海天的手臂上竟然有一團黑色的氣流正在倒流.眾人頓時欣喜,連忙望著皺眉不已的海天問道:"有感覺嗎?"

"嘶"海天倒吸了口冷氣,"有,有一種麻麻的感覺,還有點痛."

"真的有效果?那可是太好了,看樣子這個就是解藥."唐天豪頓時欣喜,只是很快他們撿來的那個野花就已經完全被熏黑了,而傷口處的黑煙再也不冒.

秦風當機立斷:"大家趕緊去多找點這種野花,這肯定就是我們需要的解藥."

看到了之前的效果,眾人頓時興奮的分散了出去尋找之前的那種野花.還真別,附近這一塊,這樣的野花有好多,簡直是數也數不清.

很快,眾人便采集了一堆回來,七手八腳的外敷到了海天的臂傷口上.不一會兒,黑煙再度冒起,之前消失的那道黑色的氣流再度湧動,嗤嗤的聲響再度傳出.眾人興奮不已,不斷的詢問著海天的狀況.

而海天也沒有讓他們失望,不斷的將自己逐漸有感覺的事告訴他們,讓他們越發的欣喜.大約又用九朵野花吸了之後,海天體內的花斑蛇毒素基本已經全部被排出,除了那個傷口還有點可怕之外,其他基本上都看不出海天曾經被花斑蛇咬過.

用力的甩了甩已經完全恢複過來的左臂,海天的心中也是極為的喜悅:"不錯,真是不錯.我的手臂又恢複了過來,我差點以為這條手臂就廢了呢."

"這座森林實在是太詭異了,剛才我注意了一下,還有不少的猛獸存在的痕跡."蕭遠不無擔憂的道,"我們必須更加的心才行."

"的對,我還是趕緊將生命之樹給拿出來吧,要不然的話,等會兒再遇到受傷的況,可就沒那麼好辦了."海天贊同的點了點頭,連忙將生命之樹拿在了手心中.

至少有了生命之樹,他們也就不用擔心受傷.

見准備完畢之後,海天環視了一圈:"走吧,我倒要看看,這個殺神組織,到底有何神秘之處,居然在基地的外圍,放了這麼多的毒蛇猛獸."

與此同時,在森林的深處,那座雕像之中的某個黑暗的房間內,豎立著一個巨大的熒幕.而熒幕之上,顯現的赫然就是海天一行人.

"隊長,發現入侵者,我們需要怎麼做?直接處理掉嗎?"一名冷酷的男子對著身後的另外一名中年男子極為恭敬的問道.

被稱為隊長的那名中年男子的目光之中透露出一絲狐疑:"奇怪了,這麼一群人,都只是初級宇宙行者,連個中級宇宙行者都沒,他們想干嘛?入侵我們的基地?"

"隊長,我認為這事不太可能,我們殺神組織的地址雖然有不少人都知道,可是從來沒有人敢這麼明目張膽的入侵的."那名冷酷的男子猶豫了一下分析道,"不定他們是地下黑市介紹來的客人呢?"

隊長詫異的挑了挑眉毛:"客人?那他們不直接過來,反而是停在外面做什麼?只要和星路圖上的標記對上號之後,就可以直接進入我們的基地了,難道他們不知道嗎?"

"這個……我想他們恐怕真的不知道."那名冷酷的男子哭笑不得的道,"那我們要將他們給救出來嗎?從他們的所在地來看,是根本不可能活著走到我們基地的."

"算了,不用去救了,不就是一群初級宇宙行者嘛."隊長很是隨意的擺了擺手,"他們這群人,來了也是送死,根本不可能通過我們的考驗,還是省點力氣吧."

"是隊長"冷酷男子站直了身體答道.

第一千六百零四章金猛豹

此時的海天,還渾然不知道,因為他的客氣,導致了他們進入了一個必死之地如果他早知道這個結果的話,估計一定會欲哭無淚.這時的他,正帶領著唐天豪他們一干人等,心翼翼的在叢林之中前進.周圍不時傳來的虎嘯龍吟,讓他們的心中是格外的緊張.

一條花班蛇,就搞的他一只手臂差點失去了作用,若是再多來幾條呢?而且剛才那條花班蛇在他們那麼多人的圍攻之下,還順利的逃跑了,若是對方不是一條,而是一群呢?

每每想到這里,海天的心中就是一陣後怕.得虧現在及時的恢複了過來,使得他可以輕易的從儲物戒指里拿東西,要不然的話再碰上危險的況,他們還真不定呢.

海天心翼翼的淌著地面,右手的正天神劍不斷的在前面揮舞著開路,而左手則是捧著生命之樹,目光不時的在周圍來回環視著.

目前他們距離中央的雕像所在地,起碼還有幾公里的距離.別看距離不是很遠,但是海天心中明白,這是一條極為危險的道路.一個搞不好,就有可能讓他們這麼多人都交代在這里.海天之所以敢冒著危險硬闖,除了手里的生命之樹外,也是因為殺神組織.

對方既然是這麼強悍的組織,那麼他們見面時一定要非常的客氣.萬一惹怒了別人,不幫自己怎麼辦?而且他心里還覺的,如今的這個環境,也是對他們一個最好的鍛煉.

"海天,當心"忽然間,海天的耳邊傳來了一陣呼喊之聲.

海天心中一緊,連忙轉頭望去,只見自己身子的左側陡然間跳下來一只一米多長的長色黃黑色斑紋的猛獸猛然間朝著他這邊撲了過來.

即使沒有身後的呼喊,海天也已經察覺到了對方的存在,幾乎想也不想,猛然間一個瞬間移動閃避了開來,而且同時口中大喊:"血極無量殺"

刹那間,正天神劍中猛然間噴出一道血色的光柱,狠狠的轟擊在完全撲了空的那只黃黑色斑紋的猛獸身上.只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這只猛獸在受到這一擊後,並沒有被海天的攻擊給轟飛出去,甚至都沒有怎麼受傷,僅僅是破了點皮而已.

不過這一擊,似乎是完全轟出了那只猛獸的血性,它轉過頭來,狂吼一聲,猛然間朝著海天所在的方向撲了過去.尖銳的爪牙和爪子是它最好的武器,令海天震驚的是,這只猛獸撲過來時,竟然還帶有著絲絲的破風聲.

"有我們在,就休想碰到死變態"就在海天震驚之時,唐天豪和秦風不知何時跑到了海天身旁,一左一右的提著各自的混沌三流神器猛的對著這只猛獸撲了過去.

只是他們的實力與這只猛獸相比,實在是太弱,而它似乎也能夠察覺到唐天豪他們的實力和自己完全不是一個檔次,也能夠察覺出海天的實力才是眾人間最強的.在幾個靈巧的躲閃之後,那只猛獸穿過了唐天豪和秦風的層層防守,直接來到了海天跟前,張開了血盆大口.

眾人震驚,沒有想到這只猛獸的敏捷竟然如此的之高,輕松的閃過了唐天豪他們的攻擊.待唐天豪他們反應過來之時,卻已經驚駭的發現那只猛獸張開的血盆大口中,猛然間凝聚出一個黃色的光團,並且瞬間對著海天轟了出去.

"不好死變態快閃"唐天豪和其他一幫人頓時吃驚的叫了起來.

雖然海天的心里一直有著心事,但到了現在他已經完全集中起精神.在看到唐天豪和秦風被輕易躲閃掉之後,他的心中就已經知道不妙.幾乎在那只猛獸張口的同時,他就已經施展起了瞬間移動.

那只猛獸口中噴出的黃色光球被海天輕易的躲閃了過去,但卻並沒有停止,而是狠狠的轟在了海天身後不遠處的一棵足有七八人才能合抱的大樹上.

轟一聲巨響陡然傳來,這棵似乎看起來有著百年以上的老樹,徹底的倒塌了下來,壓倒了周圍一大片的地方,同時也使得唐天豪他們大部分都被壓在了下面.

而海天則是看況不對,再度施展起瞬間移動閃避了開來,總算沒有被壓在下面.

只是他的眉頭卻是前所未有的緊皺在了一起,他感覺的到這只不知名的猛獸是相當的強悍,比起他之前遇到的多克家族的那幾個高手厲害多了,搞不好有著高級宇宙行者級別的實力.一想到這里,他的嘴角就不由得微微露出一絲苦笑.

高級宇宙行者……這根本就不是現在的他們能夠對付的了的,就算是中級宇宙行者他都對付的非常吃力.唉,沒有辦法,誰叫他們的實力實在是太弱呢?

那只猛獸見海天再次躲閃了過去之後,似乎完全的惱怒了,再度咆哮一聲,猛然間朝著海天沖了過來.海天見狀,連忙不斷的施展著瞬間移動閃避.同時,手中的正天神劍不斷的揮舞,一道又一道的血極無量殺轟了出去.

只是,效果卻是非常之,僅僅能夠破皮,根本對這只猛獸起不了什麼關鍵性作用.

要知道,血極無量殺可是他目前自創出來威力最大的一招,全力一擊,哪怕是同級別高手直接秒殺,中級宇宙行者初期級別的高手只能躲閃,哪怕是中期的高手也不敢硬頂.

而這只猛獸,卻是能夠在這樣的攻擊之下,晃如沒事人一樣的再度進行反擊,由此可見這只猛獸的實力強大到何種的地步.

"海天,我們來幫你"這時,被壓在樹下的唐天豪等人都紛紛爬了出來,見到海天被這只猛獸給逼的不得不上躥下跳的躲閃,一個個都沖了過來,接連不斷的攻擊起來.

別看唐天豪他們的攻擊威力,可畢竟是經過混沌三流神器加成的,而且人數上有著巨大的優勢.一點一點的加起來後,威力也是相當的可觀,至少比海天的攻擊威力要大上一些.

也許是旁邊這些蒼蠅的騷擾讓這只猛獸怒了,它不再朝著海天接連不斷的攻擊,而是轉頭朝著唐天豪他們那邊狂奔而去,鋒利的爪牙和牙齒成了它最好的武器,每一次揮動都帶來一陣破空之聲,讓唐天豪他們那邊立即出現了受傷況.

緩過氣來的海天,沒想到這只猛獸竟然是如此的凶猛,令唐天豪他們完全招架不住,看著唐天豪他們飆出來的鮮血,海天的心中也是怒意狂升.

他甩手將左手上的生命之樹給扔了出去,同時放大:"受傷的趕緊進去恢複一下,等恢複完畢了再出來戰斗"

與此同時,海天自己也是提著正天神劍猛然間沖了過去,爭取為唐天豪他們減輕負擔.

不得不,海天的戰斗力是彪悍的,別看他僅僅才只是初級宇宙行者後期,但實際的戰斗能力已經可以和中級宇宙行者中期的高手不相上下.恐怖的正天神劍這件混沌二流神器,成為了他最大的進攻武器.而且身上的三流神器,則是成了他身體最大的保護.

唐天豪他們則是利用這段時間,一個接一個的進入生命之樹進行恢複.除了受傷重一點要花費一點時間外,輕傷只需要進去一下,立即就能夠恢複.然後再出來,繼續戰斗.

由于海天的加入,使得這只猛獸的主要攻擊目標變成了海天,讓其他人松了口氣的同時,也可以更好的從旁進攻.雖然他們的進攻聊勝于無,但多少都能夠幫助海天騷擾對方.

因為海天太會躲閃的緣故,使得這只猛獸始終很難攻擊的到海天,讓它的心中是越發的憤怒了起來,狂吼一聲,再次朝著海天撲去,同時張開血盆大口,黃色的光球再次快速聚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猛轟海天.

因為長時間的消耗,使得海天體內的星力是極速的減少,此時他再施展瞬間移動,速度已經全然不如當初那麼快.

"死變態"眾人看到這只猛獸接連不斷的進攻,而海天卻依然站在原地,不約而同的高聲驚呼了起來.

海天喘了幾口氣,額頭上的冷汗不斷的滑落下來,他再次調動起體內剩余不多的星力施展起了瞬間移動.只是因為他這次速度太慢的關系吧,還沒等他徹底轉移走呢,之前發出的那只黃色的光球就已經狠狠的轟在了他的肩膀之上.

砰一聲巨響,黃色光球陡然在海天的肩膀上爆炸開來,饒是有著混沌三流神甲的保護,可也將海天的肩膀炸的血染枝頭.因為爆炸而起的強勁沖擊力,更是讓海天的身體倒飛了出去,在眾人的一片驚呼聲中,狠狠的摔在了地面之上.

那只猛獸見到這個最討厭的敵人終于倒了下去,內心大喜,不顧一切的朝著海天沖了過去.只是它快,有人的速度比它還要快,不用,這自然就是號稱宇宙第一神偷家族出身的蕭遠

蕭遠見到海天有危險,立即施展起自己的步伐,以極為猛烈的速度陡然沖了出去,抄起地上的海天,背起就走.

見到自己的獵物被人給搶了,那只猛獸大怒,瘋狂的朝著蕭遠追了過去.

唐天豪等人見狀,紛紛上去接應,這才使得蕭遠擺脫了這只猛獸的追擊,帶著海天繞了個圈子,直接送進了生命之樹中.

而海天也費力的咳嗽了幾下,咳出一大團的鮮血來,蒼白的臉色,終于開始有些潤.

"沒想到就這麼一只猛獸,將我們這麼多人給打的毫無還手之力"漸漸恢複過來的海天,自嘲的笑了起來,枉費他還以為自己這麼多人能夠成就一番大事呢,卻沒想到在一只不知名的猛獸面前栽了大跟頭.

蕭遠倒是沒有嘲笑,而是安慰性的拍了拍海天沒有受傷的半邊肩膀:"海天,你也不必妄自菲薄,你的努力和變態是有目共睹的.而且這只猛獸可不是一般的猛獸,是一只有著高級宇宙行者初期實力的金猛豹你會輸,是非常正常的."

"金猛豹"海天一怔,隨即激動的喊道,"你知道這只猛獸?快點給我"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有救了

"這只金猛豹是生活在東域里的一種猛獸,以鋒利的牙齒和銳利的爪子為武器,而且像你看到的那樣,不時的還能夠從喉嚨中發出光球進行攻擊."蕭遠歎息一聲解釋道,"可以,就算是對上同級別的高手,也能夠進行壓制,更別提是遇上我們了."

海天的臉色十分的凝重:"難道我們就沒有辦法打敗它了嗎?它有沒有什麼比較害怕的?或者是,金猛豹的弱點是什麼?"

"弱點?"蕭遠低頭沉吟了起來,"如果非要弱點的話,它對聲音比較敏感."

"聲音?"海天詫異的張了張嘴巴,似乎沒有想到金猛豹的弱點竟然會是這個.

蕭遠點頭:"恩,就是聲音.不過也不能算是弱點,只能是對聲音比較敏感而已.在聽到一些帶有能量的聲音之後,金猛豹的速度就會下降,仿佛被限制住了一樣.至于是為什麼,有許多人曾經去探查過原因,但始終卻是搞不明白."

聲音?帶有能量的聲音?海天在腦海里不斷的快速思索起來,如果,他們能夠制造出帶有能量的聲音的話,那麼就能夠限制住金猛豹.就算無法打敗金猛豹,也絕對比現在的況好的多.

在他不斷恢複療傷的時候,唐天豪等人是一個接一個的進來,然後幾乎不等傷勢痊愈就撲了出去,由此可見外面的戰斗危急到何種的境地.而他自然也不能一直呆在這里,必須趕緊想辦法對付金猛豹才行.

感覺到體內的星力已經恢複的差不多後,身上的傷口也已經愈合,海天不再浪費時間,提著正天神劍就走了出去,並且轉頭對蕭遠道:"聲音什麼的一會兒再,先去拖住金猛豹.別忘了,我們在消耗的同時,而它也在消耗,不定能夠拖死它呢?"

完,海天就走了出去,加入了戰斗.只是蕭遠卻是有點哭笑不得,拖死金猛豹?

不得不,海天的這個想法是非常好的,但同樣也是極為不現實的.金猛豹的實力比他們強大的多,對付他們根本用不了多少的能量,想拖死實在是不可能.恐怕還沒等金猛豹先將體內的星力消耗完呢,他們就已經先倒下了.

畢竟金猛豹的攻擊可是十分的犀利,就算是有著生命之樹也不一定敢完全保證安全.

歎息一聲,蕭遠也趕緊走了出去,一眼就看到了正在不斷與金猛豹進行搏斗的海天眾人.他雖然戰斗力很弱,但也是毅然決然的沖了上去.別的先不,單單是海天對他的信任,以及對拿他當朋友,就值得他豁出自己的性命去幫助海天.

原本唐天豪他們都已經漸漸快支撐不下去了,畢竟金猛豹的攻擊實在是太過犀利,再加上他們根本不敢在生命之樹中停留太長的時間,使得他們的傷勢根本來不及痊愈就已經沖了出來.而且長時間的戰斗,使得他們體內的星力消耗的太快,根本來不及恢複.

不斷的戰斗,使得每個人都十分的疲勞,體內星力的減少成為了所有人的麻煩.

迫不得已的況下,海天只好拿出了離開之前百樂送給他的回春丹,這是一種專門恢複星力的丹藥.不過由于制作麻煩以及材料相當珍貴的緣故,百樂一共只給海天三瓶,每瓶二十粒.如果全部吃完了的話,那麼就沒有了.

在不到萬不得已的況下,海天一般是不會拿出來使用的.

"天豪,秦風,接著,趕快吃掉"海天一邊戰斗,一邊將回春丹分給眾人.

氣喘籲籲的唐天豪和秦風等人在接到之後,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丹藥,但秉著對海天的信任,他們是直接張口吞了下去.正當他們猜測著丹藥會有何種作用之時,忽然間感覺到體內的漩渦海中猛然間迸發出強大的星力,這讓他們萬分驚喜.

現在最缺的就是星力,沒有了星力,他們也就沒有了戰斗的可能.

恢複了之後,他們立即再度投入了戰斗中去,使得金猛豹的壓力一下子變的很大,不斷驕躁的咆哮著,一雙利爪到處凶猛的揮舞.而海天則是趁著這個時候趕緊將回春丹分給其他人,讓眾人也趕緊吃下去開始恢複.

待所有人都恢複完畢之後,他自己倒是沒有吃.剛才趁著生命之樹中休息的時候,他已經恢複了一半的星力,現在倒不是特別的欠缺,不用靠吃回春丹來恢複.

只是他的腦海里不斷的想著辦法,到底是怎樣才能夠制造出帶有能量的聲音呢?他明白,他們如今想要打敗金猛豹,就只有先將它的速度給降下來才行.而給金猛豹降速,就必須依靠帶有能量的聲音,到底是怎樣才能制造的呢?

在冥思苦想的同時,海天也不忘與金猛豹不斷的進行戰斗.他的實力最強,而且混沌二流神器級別的正天神劍更是給金猛豹帶來了極大的麻煩,逼的金猛豹一次又一次的對海天進行全力攻擊.每次眼看著就要命中的時候,海天總是能夠施展瞬間移動避開.

最讓金猛豹感覺郁悶的就是旁邊的那些個蒼蠅,不斷的來騷擾著它,讓它無法全心全意的對付海天.雖然蚊子一般的傷口它並不在乎,可是多了之後,它也是受不了.

當它好不容易將幾人打的快要失去戰斗力的時候,那幾只蒼蠅竟然果斷的退了下去,由另外幾人來填補.一開始金猛豹還沒注意,但是它很快就發現,之前被它打的幾乎失去戰斗力的幾只蒼蠅,竟然又變的生龍活虎的來阻擊它,這是怎麼回事?

宇宙里的混沌神獸,都是有著一定的智慧的.金猛豹的智慧雖然是比不上火云狐那麼變態,但也能夠和一般人比擬的.經過它的詳細注意之後,很快就發現了,無論是海天還是旁邊的那些個蒼蠅們,在受傷之後,都是進入了不遠處的一棵像樹一樣的東西.

出來之後,就變的和原先一樣的生龍活虎,感覺極為的奇怪.那棵樹里,到底有著什麼樣的東西?居然能夠讓這群受了傷的蒼蠅這麼快就恢複過來?

意識到生命之樹存在的金猛豹,開始有意無意的朝著生命之樹所在的方向移動過去.不過它的目的很快就被海天給看穿了,只聽海天高喊:"大家快攔住金猛豹,它這是要去破壞生命之樹"

雖然金猛豹聽不懂人類語,但從唐天豪等人那改變的戰斗模式來看,它就已經知道自己的目的被發現了.既然發現了,那麼它也不再隱藏,使出全部的實力猛沖過去.

唐天豪等人組成的方向畢竟太弱,根本抵擋不住它的全力沖擊.不過為了沖擊過去,使得它身上的受傷之處是越來越多,不斷傳來的疼痛讓它憤怒的咆哮著.

興許……只要進入了那棵樹內,就能夠變的和那些蒼蠅們一樣生龍活虎,恢複如初.

正是有著這樣的考慮,使得金猛豹開始不惜一切代價的朝著生命之樹所在的方向猛沖.唐天豪等人在這樣強勁的攻擊之下,根本抵擋不住,紛紛飆血倒底.

海天也是施展出了瞬間移動出現在了金猛豹的跟前,奮力的阻擊著.

奈何,就算是他也不是金猛豹的對手,很快就被突破了.不過海天卻是不會就這樣讓金猛豹進入生命之樹的,在被突破之後,他立即施展瞬間移動到了生命之樹的旁邊,頓時施展出生命之樹的手印,將其收到了手上,一下子讓金猛豹撲了個空.

失去目標的金猛豹,頓時感覺到了巨大的屈辱與憤怒,它咆哮一聲,猛的朝著海天沖了過來.看到金猛豹如此的凶猛,海天內心也萬分的著急,只得不斷的進行著閃避.

蕭遠在後面也倒在了地上,看到海天那危急的況,不由得大聲喊道:"海天我們必須想辦法利用帶有能量的聲音將金猛豹的速度給限制下來才行,不然根本沒法打"

"帶有能量的聲音?"旁邊的唐天豪等人聽的是萬分好奇,畢竟之前他們沒有聽到.

蕭遠則是連忙將自己之前告訴海天關于金猛豹對帶有能量的聲音比較敏感的事大致的了一遍,聽的唐天豪等人是目瞪口呆,從來沒有想到居然有這樣的弱點.

"那現在怎麼辦?該怎麼制造出帶有能量的聲音?"唐天豪緊張的叫了起來.

秦風緊皺了幾下眉頭:"我記得死變態家里以前倒有一種劍器,叫七靈塵鍾,似乎就是專門發出帶有能量聲音的劍器.不過那玩意兒等級太低了,對金猛豹根本起不了作用.想要對付金猛豹這樣級別的混沌神獸,那麼至少也得有著混沌三流神器才行."

雖然金猛豹逼迫的海天是十分的緊張,但身後的對話海天也是全部聽在了耳里.

能夠發出帶有能量聲音的混沌神器?海天的腦海里首先是想到了百樂的混沌一流神器,冷面鑼這可是百樂的看家混沌神器,先不借不借的到,就算是借的到,百樂也不在這.

只是,除了冷面鑼外,還有別的能夠發出帶有能量聲音的混沌神器嗎?

緊緊的握著手中的生命之樹,海天不斷的進行著躲閃,該死的,要是草泥馬一族多制造出一點混沌神器就好了.

恩?等等草泥馬一族?

海天忽然間眼睛一亮,高聲喊道:"有救了……

上篇:第兩千零二十八章 察覺     下篇:第兩千零三十章 假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