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墨山的退讓  
   
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墨山的退讓

河蟹宮,還是那座偏廳之中.此時的河蟹一族族長墨山的臉色已經不能用難看來形容了,完全是苦逼到死!臉上的表因為憤怒,而顯的十分猙獰.

"你們這些混蛋!居然給我搞出這樣的事,整個多克家族被滅,讓我們以後在宇宙里還怎麼混?"墨山憤怒的咆哮了起來,口水亂飛,"其他的家族知道這事後,會不會對我們產生疑慮?我們連自己的手下都保護不了,這豈不是太讓人笑話了嗎?"

眾長老們一個個都低著頭,面對這樣的事,他們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他們實在是沒想到,海天不是只是在地下黑市懸賞他們嗎?竟然還來這麼一手!實在是大出他們的意料之外,讓他們措手不及.

雖多克家族的精銳高手被他們召集到這里整頓了,但整個多克家族被滅,損失了不少高手,這無論是對于多克家族來還是對于整個河蟹一族來,都是巨大的打擊!

一眾長老們都沉默不語,誰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嗚哇……"就在整個偏廳之內一片沉默的時候,忽然間傳來一陣哭喊聲.眾人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了過去,發現哭喊之聲赫然就是多克家族的上上代族長,七長老德蒙塔.

"我的兒啊!我的家族啊!"德蒙塔是哭的十分傷心,一把鼻涕一把淚的.

眾長老們都很是同,沒辦法,誰碰上這事都無法緩過來的.同時他們的內心中也不由得慶幸,還好海天襲擊的不是自己的家族,不然的話他們恐怕得和德蒙塔一樣.

然而唇亡齒寒的道理,讓他們明白,如果不解決海天,他們早晚也得有這個下場.

聽著德蒙塔那傳來的哭喊之聲,墨山只覺的心中很是心煩意亂,但他卻又不好去阻止德蒙塔.人家的家族都被滅了,自己總不至于連哭的權力都不給吧?

"你們都趕緊給我想個辦法,海天血洗了多克家族,我們必須將這事的影響力降到最低!"墨山很是煩躁的道.

一旁沉默了許久的大長老微微欠了***子,站起來道:"族長大人,我認為這是海天對我們的報複.之前都是我們派人去襲擊他們,現在他卻是直接帶人來攻擊我們,而且出手如此之狠,一下子就端掉了多克家族的總部,這是赤裸裸的報複!"

"我不要聽這些沒用的,趕緊給我想點招!"墨山很是不耐煩的揮手.

二長老沉吟了一下:"族長大人,我覺的阻止海天最好的方法,就是趕緊將我們派在東南域的人給扯回來.要是繼續破壞的話,搞不好更會讓海天發什麼邪火.這一次是多克家族,那麼下一次呢?會不會是其他的幾個家族?"

這話完全到了其他背後擁有家族的那些個長老們的心里,不約而同的點起頭來.

對東南域的襲擾,他們並沒有看到任何的好處.而且破壞的都是一些極為普通的星球,又不敢對一些重點星球進行攻擊,這猶如隔空搔癢,沒有多大意思.

可是海天卻不同了,這子卻是十分的瘋狂.利用著逆天鏡這件變態到極點的混沌一流神器,一下子就端掉了多克家族的總部.那麼下一次,他完全可以再次利用這個方法,端掉其他家族的總部.

眾人一想到這里,都不由得齊齊的打了個冷顫.

"是啊,族長大人,還是將他們撤回來吧!再不然的話,我們都要危險!"在關系到自身利益的時候,這些個長老們前所未有的團結起來.

聽著眾長老們的勸,墨山感覺到自己的頭都大了!他還是第一次感覺到海天居然給他帶來這麼大的麻煩.畢竟過去海天僅僅是給他騷擾下,起不了多大作用.可是現在不同了,海天的實力上來了,雖然還不足以威脅他,但卻可以威脅到他們身邊的利益.

而且還不是一塊,而是一大塊利益!

"族長大人!我們不能再過分招惹海天了."一眾長老們見墨山不話,再次勸,"再這樣下去,恐怕還沒有等正式開戰,我們整個河蟹一族就完全崩潰了!"

實話,這樣的後果,墨山也能考慮到.但要讓他就此放棄針對東南域的打擊,實在是有點太不甘心了!而且一旦放棄,那麼就意味著給了海天他們時間,讓他們學習八環劍陣.

可話回來了,就算他們現在不撤退,一樣騷擾不到海天他們.苦逼,真是夠苦逼的.

"族長大人!"眾長老們再次齊聲呼喊.

墨山看了眾長老一眼,尤其是德蒙塔那閃爍著淚花的眼眶,就心中一陣愧疚.雖然多克家族的覆滅,有他們自己的責任,可和自己也是逃不開關系的.

猶豫了半晌,墨山咬了咬牙:"好!那就撤回來吧!"

眾長老們聽到這話後,齊聲松了口氣,不約而同的對著墨山鞠了一躬:"族長大人英明."

墨山苦笑著擺了擺手:"雖我們可以撤退,但海天他們會不會繼續報複呢?誰知道他的心里到底怎麼想,要是萬一他不理會我們呢?"

眾長老們都楞了下,這個可能性是非常大的.他們可以停戰,那是因為對海天沒有辦法.可是海天呢?人家占據了優勢,恐怕就不一定願意了.

"對了!多克家族被摧毀了,那麼那個錦盒呢?"墨山忽然想到了一點,正色叫道.

眾長老們面面相覷,一開始還有些發楞,但很快他們就明白過來,墨山的錦盒是什麼了.只是對于錦盒目前的狀況,他們都不太清楚.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七長老德蒙塔身上,畢竟這里就他是多克家族的人.

看到眾人都望向了自己,德蒙塔很是尷尬的道:"這個……我現在還真不知道."

"那你還楞著干什麼?還不趕快給我去查!"墨山憤怒的咆哮了起來,"要是錦盒丟了,就算多克家族被血洗十次都不夠抵的上的!"

眾長老們顫巍巍的點了點頭,雖這話有點過分,但是錦盒里的東西,實在是太重要了.墨山會有如此的反應,也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

德蒙塔的內心忍不住開始祈禱,希望放置錦盒的地下室沒事.要不然的話,恐怕真如族長大人所,哪怕他們多克家族被血洗十次,也完全抵不上!

隨後,德蒙塔就快速離開,趕緊回多克家族去檢查一下了.只是當他趕到多克家族之時,看到滿地狼藉的景象,就不由得苦笑不語,同時內心中的怒火也在不斷的上升.但他很快就意識到,現在不是在這里發呆的時候.

再次進入了多克家族內部,他二話不連忙趕往了地下室.好在多克家族成員的尸體,已經被那些分部高手們給清理掉了,要不然的話他看到滿地的尸體,恐怕會更加的憤怒.

很快,德蒙塔便來到了地下室.只是當他看到破碎的地下室後,一顆心陡然涼了半截.

空的,完全空的!

錦盒被拿走了,而他特地布置在這里的禁制也給徹底毀了!德蒙塔苦笑著坐在了地上,這次恐怕真的完蛋了!錦盒也被海天給搶走了,他們多克家族還真是被"清理"的很乾淨.

檢查了一遍後,德蒙塔再次回到了河蟹宮內.當他將這里的事彙報給墨山之後,墨山早已是氣的大發雷霆:"混帳東西!要你們多克家族有何用?連一個錦盒都保不住!"

被族長大人罵了,墨山還偏偏無法反駁.同時他的內心也是十分的委屈,這能怪他們嗎?實在是海天太變態了!而且為此,他們多克家族總部還被海天給端掉了呢.

大長老自然是看的出來德蒙塔心中的委屈和郁悶,連忙上前打圓場:"族長大人,這事也怪不得德蒙塔和多克家族,畢竟海天的到來實在是出乎我們的意料之外!"

"不錯,我現在比較擔心的是,海天是意外發現了錦盒呢,還是早就知道了關于錦盒的消息?"二長老也適時的站了出來轉移話題.

"知道了錦盒的消息?"墨山吃驚的望了一眼二長老,"他不會真的知道吧?如果他是專程為了錦盒前來的話,那麻煩恐怕大了!"

大長老沉吟了一會兒搖了搖頭:"我覺的這不太可能,海天應該是為了故意報複,而且多克家族和他又有私人恩怨,所以選擇對其下手也是非常正常的.而且錦盒上面還有強力的封印,就算海天拿到了,也打不開來.只要他們沒有鑰匙,就一點用都沒有!"

聽到這話後,墨山總算是松了口氣.

從目前的分析看來,海天對于錦盒還完全不了解.而且他還很放心,因為這個錦盒上的封印,可是連他都打不開來.就算海天帶回去給百樂他們看,又有何用?一樣打不開!

想要打開錦盒,就必須依靠關鍵的鑰匙!

只可惜……鑰匙還不在他手里!

上篇:第兩千一百零四章 時間控制的秘密     下篇:第兩千一百零六章 傲邪云的目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