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 海天陰險的計劃  
   
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 海天陰險的計劃

當德蒙塔離開之後,百樂三人迅速圍了上來,緊張的拉著海天!

"我海天,你沒搞錯吧?真的要將錦盒給河蟹一族嗎?既然河蟹一族都肯花費如此大的代價,明里面的東西定然不凡!海天,你可要考慮清楚啊!"

也難怪百樂會如此的緊張了,實在是他看的出來,錦盒中的東西肯定非常的重要.而且海天雖然已經名動整個宇宙,但和他們比起來,畢竟還是年輕,生怕一個沖動,會做傻事.

在他們看來,海天現在就是在做傻事.

只是見他們這副緊張的模樣,海天倒是淡定的笑了笑,很是隨意的揮了揮手:"百樂前輩,單青師兄,雷金力師兄,你們也別這麼緊張嘛,都坐下,先坐下再."

雖然依然是十分的緊張,但海天都這麼了,他們倒也不好繼續圍著海天.三人互相找了個最近的位置做了下來,心中打定主意,如果海天不出一個能夠令他們信服的理由來,是絕對不會讓海天做這樣的傻事的,雖然錦盒不屬于他們,但為了海天,他們甯願做惡人.

"三位,你們可都是巨頭級別的高手了,至于這麼緊張兮兮的麼?"海天忽然調笑道.

百樂三人一怔,頓時都有點哭笑不得.不過經海天這麼一,三人緊張的心橡也是逐漸的放了下來.百樂擺了擺手,笑罵道:"好你個子,也就你敢跟我們開這樣的玩笑.好了,正事吧,你為什麼要答應錦盒的交換?難道最強禁制就這麼令你動心嗎?"

"百樂前輩,最強禁制我要來有何用?我可沒有什麼需要守護的地方,想去哪就去哪."海天很是光棍的笑了笑"這最強禁制是為你們要的."

"就算如此,那你也不應該如此輕易的答應啊?"百樂心中雖然有些感動但臉上還是故作一副深沉的樣子.

旁邊的單青和雷金力也是滿臉的不解與迷茫,同時單青心中又有點興奮.河蟹一族的最強禁制可是成名許久了,過去一直以來他們都對最強禁制毫無辦法,可現在沒想到自己竟然也有,真是太幸福了!

就連雷金力也是頗為的羨慕按照道理來講,他應該和海天更親一點.但海天給了東南域,他也不好什麼.畢竟東南域距離河蟹一族更近,一旦東南域淪陷,他的東域也好不了.

瞥了一眼眾人,海天輕輕的笑道:"百樂前輩,我之前已經過,我是不會答應將錦盒給交出去的哪怕河蟹一族將整個宗族都送給我,也不可能!"

"那你剛才……"單青有些迷茫的問道.

"對,我剛才是答應了要給河蟹一族錦盒,可我有是給河蟹一族這個錦盒嗎?"海天眨了眨眼睛,壞笑著望著百樂子人.

能夠修煉到巨頭的,絕對不是笨蛋.一開始百樂他們還有點沒反應過來,但看到海天臉上那絲壞壞的笑容,三人就不由得頓時恍然大悟.敢海天是這麼回事真是嚇死他們了.

其實自始至終,他們就沒有打算要將錦盒給河蟹一族.但既然答應了下來,又不能反悔.海天很早就想了個辦法,那就是簡單的掉包計.

反正他們之前商量的都是錦盒,並沒有提及是哪個錦盒.就算河蟹一族到時候發現海天給的是假的,他們也只能是吃個啞巴虧,根本無法來找麻煩.

別忘了他們雙方本來就已經是仇人,多一點仇也不在乎.倒是能夠將河蟹一族的最強禁制給騙過來,那到才是真有意思呢.

一想到這里,百樂三人都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來,興奮的拍著海天的肩膀:"好子真不愧是厲老鬼的傳人,居然能夠想出這麼陰損的辦法.當墨山那家伙知道我們給的是假的錦盒,而他自己卻是不惜賠上了最強禁制和二十一件混沌二流神器恐怕得欲苦無淚了."

海天嘿嘿笑道:"誰叫他們跑來找我們進行交易的?實話,他們肯付出最強禁制我都沒有想到呢.既然他們肯拿出來我們自然是會笑納."

"不錯不錯,這次真是賺大了!"百樂很是滿意的道"真想交易快點來呢."

雷金力也是頗為興奮的笑了笑:"雖然我們很想快,可河蟹一族准備這些東西,也是非常的漫長.我們就耐心點等待吧,反正河蟹一族是虧定了!"

對此,海天則是嘿嘿的陰笑了幾下,對自己的這個計劃那是相當的滿意.一年之後,開始交易,他會讓河蟹一族連哭都哭不出來!

完這些事後,海天就告辭離開了.畢竟他可不像這三人一樣,達到巨頭級別.他還僅僅是一個的高級宇宙行者初期級別的高手,距離全面決戰並沒有多蜒砷澗,他得努力修煉才行.要不然,他只能成為一個炮灰.

至于錦盒海天就先放在儲物戒指里了.反正現在也是沒有任何的頭緒,看看再.

當然,他沒有忘記讓百樂制作一個一模一樣的假錦盒來.不一定要完全逼真,只要能夠騙過來交易的人就行了.如果他們所料不差的話,負責交易的應該還是德蒙塔.畢竟墨山是不可能親自來的,再派一位長老,還不如讓業務更熟悉的德蒙塔負責呢.

就在海天開始閉關修煉的時候,德蒙塔業已回到了河蟹宮中.這次出去,他真的身心俱疲,特別是一想到海天臉上那陰險的笑容,他就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

奶奶的,海天別看實力低微,但肚子里的壞主意是一個接著一個.想他堂堂河蟹一族的長老,居然要向一個高級宇宙行者初期級別的子卑躬屈膝,想想就郁悶.

不過功夫不負有心人,他總算是完成談判回來了,雖然這個談判代價有點大.

當墨山得到了德蒙塔回來的消息後,他立即將德蒙塔還有其他長老們給召集到了偏廳之中.看了一眼站在當中的德蒙塔,墨山焦急的問道:"談的怎麼樣?有沒有省下來?"

德蒙塔看了一眼墨山,隨即苦笑著搖了搖頭:"沒有."

"哼!你這判是怎麼談的?婁麼越談越高?"一聽沒有,墨山的語氣頓時冷了下來.

德蒙塔苦澀的辯解道:"族長大人,這事實在是不能怪我,實在是海天那…子,完全不按常理出牌,而且胃口極大."

"還不按常理出牌,我看是你無能吧?"墨山很是不滿的哼了一聲.

"不!族長大人,絕對不是我無能,而是海天太狡猾!"德蒙塔連忙為自己辯解,並且將當時談判的況一五一十的講述了出來.其中著重講述了海天是怎樣的蠻不講理,動不動就拍桌子宣布離開,動不動就以談判破裂要挾.

聽的在場的墨山和一眾長老們是目瞪口呆,敢德蒙塔的是真的,還真有這麼蠻不講理,從來不遵守談判規則的變態存在呢.

最讓他們感覺到痛苦的是,談判的主動權從來都不在他們這里.

海天他們是可談可不談,而他們卻是不得不談.這樣一來,想拿回主動權根本是不可能的.一直都被海天以談判破裂為威脅,也是可以理解的.

只是想想這恐怖的代價,墨山每次都感覺相當的肉疼.一旦最強禁制交出去了,就算百樂他們無法完全破解,那也很有可能搞出個山寨版,或者是弱化版.而且百樂宮也有了這麼強勁的防護,那麼他們將來的戰斗豈不是更加的危險?

看了一眼疲憊的德蒙塔,墨山不由自主的歎了口氣:"唉,也難為你了.恐怕換個人去談判,況比你好不了多少."

"族長大人"德蒙塔雙眼噙滿了淚水,沒有想到一直責怪他的族長大人終于能夠理解他了.不是他太無能,實在是海天太變態.

正如墨山所,換誰去徑果都一樣.

"好了,你也累了,下去休息吧."墨山有些疲憊的揮子揮手,

"這次的事真是麻煩你了,等到我們的東西准備好後,再次由你去交易吧."

"是!族長大人!"德蒙塔很是感激的點了點頭.

墨山看了一眼感動的德蒙塔,猶豫了幾下道:"我知道你們多克家族這次遭受重創,很可能再也無法恢複到當初的實力,但是你們家族的位置,我給你們保留著,絕對不會允許別人再次欺負你們家族的."

"多謝族長大人!"德蒙塔感動的直接跪了下來,他們多克家族總部盡毀,只有一些分部高手和拉到河蟹宮整訓的高手們幸免于難,按照道理來講,已經不夠資格繼續位列大家族之中.

但他們多克家族,畢竟是為河蟹一族擋了槍,而且德蒙塔又如此為河蟹一族盡心做事,墨山也不好虧待他們,只能夠做出了一個承諾.

這個承諾雖然很輕,但是對于德蒙塔和他的多克家族來,卻是重如千鈞.

其他的長老們也都是不由自主的歎息了一聲,希望同樣的事別落到他們身上.

"好了,你下去吧."墨山疲憊的揮了揮手.

得到命令之後,德蒙塔立即離開了偏廳,而其他長老們也都看出了墨山很是疲憊,不約而同的告辭了.

很快,房間內就只剩下墨山一個人.

他微微的抬起頭來,目光中透露出一絲精茫.

錦盒,終于可以回來了!!

上篇:第兩千一百一十一章 竟然是後輩     下篇:第兩千一百一十三章 鐵血峰有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