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再滅一次族  
   
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再滅一次族

"殺你女兒?"阿巴克魯看到眼前滿臉殺意的男子,心中不由得一陣咯噔.他不是白癡,自然是看的出來,對手的實力比他強的多.而且剛剛就這麼一下,他手下那麼多高手都躺在了地上,淒慘的喊叫著.雖還沒死,但是傻瓜都看的出來別人手下留了.

不用多,站在阿巴克魯面前的,自然就是海天!他帶著唐天豪等人剛剛趕到靈敏星,神識探查了一下,就發現了這邊的危機.他甚至來不及和唐天豪等人打招呼,就接連施展幾個瞬間移動趕了過來,這才險險的擋在了云路云馨的身前.

"父親!"看到海天的到來,云路云馨可是極為的欣喜.特別是云馨,眼眶中那不爭氣的淚水,徹底的流淌了下來,抱著海天大哭.

而云路雖然沒有這樣的激動,但臉上也是掛著欣喜的笑容.只是因為受傷的緣故,使得他不敢有太過激烈的舉動,只得滿臉興奮且崇拜的望著海天.

聽到兩個孩子的喊聲,海天的眼中難得的流露出一片溫柔.他輕點了點頭,摸了摸云路云馨兩人的腦袋:"你們先站在一邊,看父親怎麼為你報仇!"

這時,阿巴克魯也終于反應了過來,連忙叫道:"前輩,您該不會是弄錯了吧?"

傻子都看的出來,海天的實力很強,遠遠超過了他!先不海天身上那散發出來的恐怖氣息,單單剛才那一手連敗他二十多名手下,就完全震懾住了他.

阿巴克魯明白,他絕對不是海天的對手,現在只想著開脫.

"弄錯?"海天嘴角邊上不由得流露出一絲諷笑:"我可是親眼看到你要對我的女兒兒子動手,我怎麼可能看錯?你准備好受死吧!"著,海天就提起了正天神劍准備動手.

一見海天真的要動手,阿巴克魯不由得慌了,他連忙高聲叫道:"前輩,等等!我不是故意要傷害您女兒兒子的,而是奉了上面的命令!還請前輩饒過我們一命!"

"上面的命令?"海天這才想起來,之前云馨給他的傳訊中有過,是多克家族的人.

之前他還納悶多克家族怎麼會知道云路云馨所在呢,但從現在的況看來,眼前這個家伙似乎並不知道自己的身份.這讓他不由得頗為好奇:"你們上面的命令是什麼?"

"回前輩,人是多克家族的侍衛,奉了多克家族新任族長之命,要抓您女兒和兒子回去."阿巴克魯意識到海天的厲害,連忙降低了身份.

海天微微眯起眼睛:"要抓我的兒子和女兒?為什麼?原因呢!"

"這個……實話我們也不太清楚,只是聽似乎您的兒子女兒搶了我們族長一件重要東西,這才讓我們前來抓捕的."阿巴克魯至今都沒有忘記多克家族的任務,"其實我們族長想把您兒子和女兒請回去,沒有太大的敵意,只要他們交出那樣東西,自然可以安全的離開."

之前阿巴克魯可絕對不是這麼想,但現在海天這麼強,他可不會再自尋死路.

只是聽到這話的海天覺的相當詫異,回頭看了一眼云路云馨,他們搶了多克家族族長的一件重要東西?開什麼玩笑?

"你們搶了他們東西?"海天轉頭問道.

在海天的質問之下,云路云馨不敢隱瞞,只得把之前在路上遇到了那名多克家族的事大致的了一遍.當然,云馨還立即把儲物戒指里的那顆裝有著火源珠的盒子給拿了出來.

海天還未打開,就感覺到一片火屬性能量從里面噴湧而出,令他精神一振.

打開盒子,就看到一個鵝蛋大的珠子靜靜的躺在里面!海天一驚,這顆珠子莫非就是傳中的火源珠?和他之前僥幸得到的土源珠極為的類似.

海天二話不,連忙從儲物戒指里找出了土源珠,還真別,兩個珠子除了顏色不一樣外,其他還都非常的詳細.都不斷的噴湧出許多澎湃的能量,只是一個火屬性一個土屬性.

阿巴克魯看到海天拿出的兩顆珠子後眼睛都直了,他是土屬性的高手,自然能夠感覺到土源珠中散發出來的澎湃能量.如果這顆珠子放在他身邊,不出十年他就能夠突破.

而海天手中的那顆色的珠子,想必也一樣!而他也知道,他們的族長當塔就是一位火屬性的高手.怪不得丟失之後,會他們這麼大范圍的尋找呢,原來是這樣.

只是阿巴克魯,還並不知道,這就是傳中的火源珠和土源珠,只是感覺到是寶貝.

而海天卻不一樣,他已經完全認出來,云路云馨他們搶的,就是傳中的火源珠.真沒想到,火源珠居然落在了多克家族手中,而且又輾轉被云路云馨奪去.

怪不得多克家族要派人來堵截呢,敢是這麼回事.

"前輩,您能不能把這顆色的珠子還給我們?我們多克家族必有重謝!"阿巴克魯怯生生的問道,他不敢過分的得罪海天,畢竟海天的實力比他強.可是他卻不敢不完成多克家族的任務,雖多克家族實力下降了許多,但威名畢竟擺在那兒呢.

他想的也很好,想借用多克家族的威名,逼迫海天就范.

只是……別是曾經被他滅族的多克家族了,哪怕是河蟹一族站在他跟前,他也不會就范.聽到阿巴克魯這話後,海天的臉上不由得流露出了一絲莫名的冷笑.

"死變態!"就在這時,唐天豪等人終于是趕到,一個個都魚貫而入的進入了峽谷谷口.

看到到來的唐天豪等人,云路云馨兩人不由得變的極為興奮,一個個呼喊起來:"天豪伯伯,秦風伯伯,寒怒伯伯,炎勁伯伯……"

沒辦法,他們年齡一個個都比海天大,雖海天是最變態的,但卻只能做老幺.

只是看到又進來這麼多高手,阿巴克魯已經有些傻眼了.這里面任何一個,都可以和他比肩,更別提是一劍打敗他二十幾個手下的海天了!他的內心不由得有些恐懼,知道這次的任務很難完成,只好希望眼前的海天能夠被他們多克家族的名聲嚇住才好.

看到滿地呻吟的諸多中級宇宙行者們,唐天豪大為不滿:"我死變態,你能不能慢點?你自己吃肉,總得給我們留點湯喝吧?"

完,唐天豪就大咧咧的走了上來,鄙夷的望了一眼已經有些顫抖的阿巴克魯:"你就是多克家族派出來的領頭的?怎麼實力越來越差了?"

"啊?"阿巴克魯驚詫的望著唐天豪,沒想到他竟然會這話.自己的實力差嗎?對于那些頂尖高手來,的確比較差,可是對于普通人來不弱了啊!就算是和他話的唐天豪,也沒有比他強到哪里去,不過半斤八兩而已.

還沒等阿巴克魯話,秦風又從後面走了上來,贊同的點了點頭:"不錯,看樣子多克家族被滅了一次族後,實力真是大幅度的下降,連點高級宇宙行者中期的高手都沒有了.而且也虧的他們好意思,派出這麼多人來追捕我兩個才剛剛突破到中級宇宙行者的侄兒侄女."

阿巴克魯有些傻眼,他原本還想借助著他們多克家族的威名來完成這次任務.但從現在唐天豪和秦風的話語中聽的出來,他們似乎對多克家族一點都不在乎.

這讓他相當的氣惱,同時又有些悲哀,不由得大聲叫嚷道:"你們算什麼東西!我們多克家族就算再沒落,可是老族長還在呢,他老人家可是河蟹一族的七長老.如果你們不交的話,那麼就別怪我們去聯系老族長,讓他來對付你們!"

這威脅對于別人來,或許非常的慣用,畢竟河蟹一族的七長老,聽起來多嚇人?那可是領悟出宇宙規則的超級高手,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對付的了的.哪怕是普通的勢力,僅僅聽到這個名字後,恐怕就會賠禮道歉.

只是海天等人聽了後,卻先是一楞,緊接著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

阿巴克魯聽著笑聲,心中一驚:"你們笑什麼?"

"我們是在笑你太白癡!"海天冷哼了一聲,"你以為河蟹一族的七長老德蒙塔就很嚇人嗎?別是現在的我,哪怕是當初的我也沒有絲毫怕過他!"

阿巴克魯記得,自己之前可沒有過德蒙塔的名諱,而海天卻是一口了出來.再加上那後半句話,阿巴克魯的腦門兒上不由得滲出了些許的冷汗.

這時海天又話了:"本來看你們多克家族這麼淒慘,已經打算放你們一條生路,卻沒有想到你們竟然又惹上我.既然如此,那麼我就不介意再給你們滅一次族!"

"再滅一次族?"阿巴克魯驚駭的瞪大了眼睛,結結巴巴的道,"難……難道你是傳中的殺人魔頭海天?"

"傳中的?殺人魔頭?"海天微微皺了幾下眉毛,對著唐天豪等人一笑,"倒是沒想到,我竟然成了傳中的人物,而且還是殺人魔頭."

唐天豪撇了撇嘴:"廢話,對于他們多克家族來,你可不就是殺人魔頭嗎?"

聽到海天這話後,阿巴克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兩眼恐懼的望向了海天.沒想到,他們多克家族居然再度招惹上了海天!

上篇:第兩千一百九十二章 泊羅江     下篇:第兩千一百九十四章 紫云岩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