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七百九十八章 為海天而死,我們光榮!  
   
第一千七百九十八章 為海天而死,我們光榮!

刹那間,海天的身形猶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往後飛了出去.xt**

唐天豪和秦風互相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決絕.他們兩人二話不,猛然間用另外一只腳狠狠的蹬在了身後的寒怒和炎勁的手上.

寒怒和炎勁吃痛之下,當即是松開了手.而唐天豪和秦風,也是和海天一樣朝著魂沌世界中飄了過去.這一幕可是看的在場眾人無不目瞪口呆,寒怒和炎勁大驚失色,連忙再去想要抓住唐天豪和秦風的腳,並且大聲吶喊:"天豪,秦風,你們這是干什麼?快回來!"

"天豪,秦風,你們!"海天自然也是看到了眼前的況,心中也是大為的驚訝.

唐天豪和秦風對視了一眼,淡然一笑:"死**,你不是過嗎?我們可是生死與共的好兄弟,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一起,我們又怎麼能食,讓你自己獨自一人上路呢?"

事到臨頭,秦風倒是從容不迫,悄然笑道:"那是,我們大家一起,路上也好有個照應."

"天豪,秦風……"海天一陣啜泣,心里堵的慌.讓他一個人去死,他能夠心甘願.可是還要帶著唐天豪和秦風,他是萬萬不願意.只是如今他們都已經完全的得到了控制,再想活命也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好!"海天忽然大聲一笑,"既然要死,那麼我們三個就死在一起好了!"

唐天豪和秦風大喜,連忙撲騰了幾下到了海天的身邊,三人相視一笑,一齊被黑暗湮沒.

"海天!天豪!秦風!"在空間的入口處,傳來了寒怒炎勁等人撕心裂肺般的吶喊.只是無論他們再怎麼呼喊,也喊不回他們三人.

見他們三人已經完全消失,後面的人將前面的人都給慢慢的拉了回來,生怕再出現不測.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寒怒和炎勁陡然間站了起來,看了一眼身後眾人,炎勁神色肅穆的道:"各位!我不知道你們心里是怎麼想的,但是海天他們為了我們而犧牲自己,我們又豈能苟且偷生于人世?現在就是我們報答他們的時候了!"

話音剛落,炎勁就十分干脆的轉身跳入了那一片黑暗的魂沌世界之中.~~

"炎勁!"他的這番舉動,讓在場的諸多高手們一片驚訝,尤其是後來才跟隨著海天一起的兩域高手們,更是一片驚駭.唐天豪和秦風兩人的所作所為,已經讓他們是非常的詫異,卻沒有想到炎勁竟然也是如此的干脆,竟然要陪海天去死.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一旦得到了,就不可能再重新補回來.修煉到他們如今這個境地,對生命自然是愈加的珍惜,愈加的謹慎.然而無論是唐天豪秦風,還是炎勁,都仿佛不把自己的身家性命放在心上似的,要陪海天去死,竟然真的這麼做了!

路波的心中雖然很是驚訝,但臉上卻是流顯露了一絲不屑與譏諷.在他看來,陪一個已經死去的人去死,那是最白癡的一件事.

他的表並沒有被眾人注意到,相反此刻所有人都已經看向了寒怒.

寒怒凝望著眾人:"炎勁已經先去了,我也將追隨他們而去!如果你們還記著海天曾經對我們的恩惠,就請自動跳進來吧.如果舍不得性命,我們倒也不會在意."

完,寒怒一個瀟灑的轉身,和炎勁一樣,間接跳進了那黑暗的魂沌世界之中.

在場的眾高手們面面相覷,寒怒的跳入,再一次的震撼了他們的心靈.緊接著,蕭遠也站了起來,大踏步的走到了入口處,看意思非常的明顯.

一名兩域高手實在是忍耐不住,好奇的問道:"蕭遠,你先等等,我有個問題要問你!"

"問題?問吧."蕭遠停下來,狐疑的轉頭問道.

"你們這到底是為了什麼?我們很不理解,海天究竟有何種的魅力,竟然能夠讓你們一個個心甘願的陪他去死?"那名兩域高手急忙道,不僅僅是他,其他兩域高手們也都好奇的望了過來,以至連極為不屑的路波也瞥了過來.

蕭遠看了一眼這些個兩域高手們,見他們臉上那茫然的表,不由得淡然一笑:"我問你們,如果你們在遇到危險之時,是自己率先離開,還是為朋友留下來抵擋?要知道,這種抵擋是很有可能會送命的!"

眾多兩域高手們一陣沉默,還是問話的那個高手猶豫了好一會兒:"雖然我很不想,但我還是不得不一句,恐怕我會選擇離開."

"不錯,人不為己,天誅地滅!"路波斜著眼睛哼了一聲.

蕭遠並沒有去理會路波,而是淡淡一笑:"你們的大概十分正確,但是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是自私的.有的人,他能夠不惜犧牲自己,也要保全別人.而海天,無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在跟隨著海天的人中,我算是最少的了,可我依舊被他救了好幾次!"

到這里,蕭遠故意頓了頓:"大概你們難以想像,當時我被多克家族給欺負,而海天卻楞是為我出頭,終究是滅了多克家族!"

"什麼!多克家族?"兩域高手們這才知道,多克家族之所以會被海天所滅,竟然完全是因為蕭遠的原因,這讓他們有點始料不及.

蕭遠呵呵笑道:"而且那個時候,海天他才只是一個的高級宇宙行者初期級別的高手,對上整個多克家族,那是多麼巨大的風險?但他卻沒有後悔與猶豫,義無返顧的做了好看的…你,這樣的一個人,難道不值得我們去為他賣命嗎?"

不得不,蕭遠的話是非常有震撼力的,讓那些個兩域高手們有點暈頭轉向.

"不錯,我們都是跟隨著海天從下界打上來的,每一次遇到危險海天總是自己殿後,讓我們先走!若不是因為他運氣比較好,再加上逆天鏡的協助,他恐怕早就死無葬身之地了."九凝望著眾人,"如果沒有海天,我們這些人不知道會死多少次,就當我們是欠海天的,現在把這些還給他又如何?為海天而死,我們光榮!"

"不錯,我們願意與海天一起去死!"剩下的那幫人們齊齊的站了起來,高聲怒吼.

那震耳欲聾的呼喊聲,讓兩域高手們一個個都有些發懵.當然,他們是有些羨慕,以至是有些嫉妒蕭遠等人.他們活著的時間可是極為的漫長,然而卻從來沒有遇到過一個像海天這樣,只為身邊人著想,不為自己著想的人.

只是,他們終究與海天感不深,不像蕭遠他們那樣,陪伴著海天一起成長,一起經曆一切一切的困難,要他們為海天去死,還是相當不值得的.

尤其是路波心里,恨不得海天早點去死呢,要他為海天陪葬,做夢!

"好了,該的話,我們已經完了.現在我們這就要去追趕海天,你們想做什麼,請自便.即便你們不跟下來,我們也不會怪你們的!"蕭遠完這番話後,就一個瀟灑的轉身,學著寒怒和炎勁的樣子,跳入了這一片黑暗的魂沌世界之中.

而九等其他人,也都是和蕭遠一樣,一個個排著隊的跳了進去.

剛才是一回事,但此刻親眼見到卻又是另外一回事!兩域高手們的心里是相當的驚訝,他們沒有想到蕭遠等人竟然真的要陪海天去死.從來只有聽過排著隊去領寶貝的,卻沒有聽過排著隊去死的.

"瘋子!他們這幫人都是瘋子!"路波很是不屑的撇了撇嘴.

那波和劉談等人倒是沒有理會路波,而是頗為羨慕的望著那黑漆漆的洞口.從剛才的那番話中,他們感遭到了海天那與眾不同的魅力,也總算是明白過來蕭遠等人為何會心甘願的殉葬!他們為唐天豪秦風他們有這樣一個兄弟,而感到羨慕.

只可惜,這樣的人,終究和他們無緣.

"唉,他們就這樣去了,我們該如何對三位大人交代呢?"那波苦笑著道.

路波鄙夷的哼了一聲:"他們都是自己找死,關我們何事?該怎麼就怎麼,我就不相信了,難道三位大人還會因為這事而懲罰我們嗎?"

"路波,難道你一點憐憫心都沒有嗎?"聽到路波這話,劉談很是氣憤的叫了起來.

"憐憫心?"路波輕蔑的瞥了幾眼那黑暗的洞口,"你認為我們這樣的人還需要憐憫心?不要忘了,曾經有多少人因為那一點可憐的憐憫心,從而丟掉了自己的性命!"

劉談等人霎時一陣沉默,這樣的事在宇宙中是比比皆是.

要知道宇宙是十分的凶險,像他們能夠成長到如今的地步,都是尸山血海里滾過來的.別是對陌生人了,哪怕是自己的同伴,他們也都保持了足夠的警惕.

他們大概能夠有朋友,但絕對不會有能夠將後背交給別人的兄弟!

"唉,算了,既然海天他們已經死了,我們也不可能再救的回來,還是趕緊離開這個鬼地方,與三位大人他們會合吧!"那波歎息一聲.

上篇:第兩千二百二十章 合作     下篇:第兩千二百二十二章 拖延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