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八百零二章 威逼利誘  
   
第一千八百零二章 威逼利誘

雖是出了像路波這樣無恥的人,但更多的兩俞高手還是念著海天對他們的恩惠.「域名終究不是誰都像路波一樣毫無廉恥之心,他們本就心中慚愧,此時再不會做出對不起海天之事.

見利誘不成,帕魯改成了威逼:"哼哼,難道你們就都不怕死嗎?為了保守一個海天子的行跡,卻讓你們都喪命在這里,值得嗎?而且實話告訴你們,等離開了這個秘境之後,我們河蟹一族就會對你們全面開戰!你們認為海天有能力保護的了你們嗎?"

眾人一陣沉默,他們作為兩域的高層人物,這樣的事不可能不知道.如果海天尚在,他們戰勝河蟹一族的希望那是很大的.然而如今海天已然不在……不知不覺間,他們眾人已經將海天當成了心靈支柱,海天在則必勝,而海天則不在……

"怎麼?都不出話了嗎?"帕魯輕蔑的冷笑一聲,"還是我中了你們的痛處?如果我要是你們,就會早早的歸降于河蟹一族,絕對不會像現在這樣拖泥帶水.要知道,現在投靠過來,待遇要比今後戰備再降時要好的多喲!"

不得不,帕魯的這幾句要挾加利誘是很有誘惑力的,不少人心中都慢慢的產生了動搖.哪怕是堅如那波劉談這樣的強人,心中也是猶豫不已.

那波劉談趕緊搖了幾下頭,將腦海內這些想法都給拋到了九霄云外去.

"帕魯,你休想再勸我們,我們過,就是死也不會投降于你們!"那波狠聲的喝道,"海天對我們的恩,是一輩子都報答不了的.哪怕是讓我們去死,也絕對不會的."

因為這話,使得那波的防守登時顯露了點空檔,被那幾只樹人是抓住了機會,趁機進攻,只是那波身上的傷勢是愈加的嚴峻!

"那波!"看到吐血的那波,劉談趕緊撇下了自己身前的那幾只樹人,沖到了面色慘白的那波跟前,激動的大聲喊了一句.同時他又幫那波擋住了之前那幾只樹人的瘋狂進攻,只是本來攻擊著他的那幾只樹人也是追蹤而至,使得一時間他們壓力陡增.

其他兩域高手們看到這個況,紛紛驚呼一聲!奈何他們是有心無力,很想過來幫忙,但卻是被身前這些樹人給纏的脫不開身,讓他們只能夠在一旁干著急.

看到那波劉談等人這樣的慘樣,早就已經脫險的路波很是輕蔑的撇了撇嘴:"既然你們執意要跟隨著海天那個子,那麼我就成全你們,現在就送你們去見他!"

著,路波就拔出了自己的魂沌神器,就要對那波劉談等人動手.

只是他剛出手,就被帕魯給攔了下來.帕魯見路波似乎很是不滿的樣子,不由得笑了笑道:"你又何必動手呢?即便不動手,他們也是難逃一死,又何必髒了自己的手?"

"帕魯大人的是,還不如讓他們這麼自生自滅呢,省的髒了我的手!"帕魯都發話了,路波自然是不好得罪他,只得順著帕魯的話了下去.

"你個卑鄙人!"其他兩域高手們一個個都氣的臉色發白,但由于現實況,對于露撥卻沒有絲毫辦法,只能夠嘴上罵幾句.

聽著眾人的怒罵,路波很是不屑:"卑鄙人?你們清高!可是你們清高到快連自己的命都保不住了,再清高又能有什麼作用?"

"既然他們不肯歸降我們河蟹一族,也就別去再扯了!"帕魯算是看的出來,這群人根本就是鐵了心要死在這里,再去利誘和威逼也沒有任何的作用.與其在他們身上浪費時間,還不如早早的詢問海天的下落為好.

帕魯轉頭對著路波三人問道:"好了,現在把你們所知道的海天行跡告訴我吧?"

"這個……"路波三人神色複雜的看了一眼帕魯,明顯不知道該如何的回答.

帕魯不明白其中的問題,見三人猶豫,神色很是不善!霎時,帕魯的臉色陰沉了下來:"你們三人這是怎麼了?該不會是不想回答我的問題了吧?還是你們是在騙我?"

"不不不!帕魯大人,我們怎麼敢騙您呢?"路波嚇了一大跳,連忙擺手,"我們哪敢騙您,實際上況是這樣的,不是我們不想告訴您海天的行跡,而是實在不知道如何開口."

"這有什麼不好開口的?有什麼就什麼!"帕魯很是不滿的皺起了眉頭.

路波弱弱的問道:"那個啥,我多問一句,您如果知道海天的下落後,會怎麼樣?"

"怎麼樣?"帕魯一陣冷哼,"還能怎麼樣?當然是前去殺他!這個家伙幾次逃過我的追殺,害的我還在那麼多人面前出了這麼大的糗,不殺他難解我心頭之恨!對了,你子和海天不是也有仇嗎?怎麼?難道你不希望我殺死海天嗎?"

被目光陰冷的帕魯這麼一瞪,路波當即是有些害怕,連連答道:"不是不是,我怎麼會不希望您殺死海天呢?只是現在您想殺死海天是不太可能的事了?"

"什麼!難道你認為我不是海天的對手嗎?"帕魯當即大怒!

"不不,我絕對沒有這個意思!"路波連連擺手,"實際上就在之前,海天已經死了!"

"什麼?死了!"聽到這個答案的帕魯當即是瞪大了眼珠子,滿臉的不可思議.不僅僅是他,他麾下的那四五個暗影隊的高手們,也都是目瞪口呆.

海天他們可是親身經曆過,那絕對像是踩不死的蟑螂.就連他們暗地里都經常佩服,海天的命可是真硬.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命硬的家伙,竟然死就死了?

楞了半晌的帕魯總算是回過神來,揪起路波的衣領大吼:"子,你剛才什麼?海天死了?是真是假?你該不會是在故意耍著我玩吧?"

"不敢不敢,我怎麼可能會耍您玩呢?"路波害怕的連忙辯解,"實際上況是這樣的."

隨即,路波便將剛才發生的事簡單的講述了一遍,包括唐天豪秦風他們殉葬的事都講了.聽完之後,帕魯和他的暗影隊成員們是久久不能平靜,實在是這事太過震撼了!

在這偌大的宇宙之中,兄弟之他們是見過不少.可是還真沒有見過,肯為兄弟犧牲的人.別是異姓兄弟了,哪怕是親兄弟,真正面臨危機之時,別舍己救人,哪怕不落井下石就很不錯了.像海天這樣的人,他根本連聽都沒聽過.

更讓他們很不理解的是,唐天豪和秦風等人竟然集體殉葬,這也太出乎他們的意料了.

"你沒騙我們吧?"帕魯將信將疑的瞪著路波.

路波嚇的連忙點頭:"帕魯大人,我怎麼敢騙您?這的確是真的,不信您能夠問其他人!"

帕魯帶著懷疑的目光,望向了跟隨路波一起叛變的那兩個高手.還不等帕魯發問呢,這兩人就連連點頭:"帕魯大人,路波的完全是真的."

饒是如此,帕魯依然是覺的有些難以置信,他不由得將目光望向了依然是在浴血戰斗的那波劉談等人.只是此刻的那波劉談等人根本就是自身難保,根本無暇顧及這邊.

帕魯悄然挑了幾下眉頭,縱身一躍,一劍陡然劈開了正准備襲擊那波和劉談的那只樹人,落地之後一個橫掃,當場將周圍的那幾只掃翻在地.

做完這一切之後,帕魯一腳踢開那波身前的劉談,揪起那波的衣領,冷聲喝道:"告訴我,路波所,海天之前已經為救他的兄弟們落入空間亂流中,是不是真的?"

"那波!那波!"劉談立即沖了過去,別是現在已經筋疲力盡的他,哪怕是全盛時期的他,都根本不是帕魯的對手.

而帕魯嫌劉談煩躁,再一腳將劉談給踹到一邊去了,並且要挾:"別逼我現在就殺了你!"

"你個魂蛋,百樂大人他們知道,一定會為我們報仇的!"劉談倒在地上,極為虛弱的喊叫道.他現在,是真的沒有力氣再爬起來了,本就受傷不輕的他,又承受了帕魯兩腳,這回終究是爬不起來了.

"百樂?哼,等他們找到我再吧!"帕魯根本沒將這事放在心上,秘境那麼大,又豈是找到就能夠找的到的?哼完這句之後,帕魯的目光再度聚集到眼前這個已經奄奄一息的那波身上:"告訴我,海天是不是已經為救他那些兄弟而落入空間亂流之中?"

虛弱的那波很是費勁的睜開雙眼,他並沒有間接話,而是猛然間吐出一口唾沫:"呸!我過,我就是死也不會告訴你這個魂蛋的!"

饒是帕魯極力的閃躲,可距離終究還是太近,讓那波的這口唾沫間接吐到了他的肩膀上.大怒之下的帕魯當即將那波是狠狠的摔在地上:"啊!你給我去死!"

砰!那波的身體與大地來了個親密的接觸,當場炸出了一個人形坑洞,蹦出不少沙石.本就已經奄奄一息的那波,這下之後是間接昏迷了過去.

"那波!那波!"劉談等人見到這個況後,當即是淒厲的慘叫了起來.

對于他們的慘叫,帕魯卻是仿佛完全沒聽到似的.他低著頭,嘴里念念有詞:"死了?就這麼死了?啊啊啊啊啊!海天子,你為什麼沒有死在我的手里?讓我如何洗刷這樣的恥辱?"

憤怒之下的帕魯,拿著自己的魂沌神劍,對著地上是一陣猛劈.只聽一陣陣劇烈的轟響聲傳來,帕魯所站之地方圓二十米內,就沒有一處完整的.

上篇:第兩千二百二十四章 金甲碎     下篇:第兩千二百二十六章 杏黃旗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