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狠毒的路波  
   
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狠毒的路波

那恐怖的場景,猶如世界末日一般,讓一旁的路波看的是心驚肉跳!帕魯的實力這麼強,看樣子他選擇投奔帕魯及其身後的河蟹一族,應該是一個非常正確的選擇.

雖他也是高級宇宙行者後期級別的高手,奈何他還沒有領悟出宇宙規則.領悟出宇宙規則和沒有領悟出宇宙規則的,是有著極為巨大差距的.望著那威風的帕魯,路波的心里是十分的羨慕嫉妒,要是他也能夠領悟出宇宙規則那該多好?

待帕魯發泄了一通之後,路波急忙迎了上去問道:"大人,我們接下來怎麼辦啊?這些人要不要全部都……"

話雖然沒有完,但路波卻是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意思很明顯是要將那波等人全部解決掉.帕魯斜著眼睛看了一眼路波,不由得冷哼了一聲:"你子夠狠心的啊?不管怎麼他們都是你以前的同伴,你就這樣要斬盡殺絕了?"

到這里,帕魯故意頓了頓:"恐怕以後你要是背叛我們,也有可能這麼做呢."

"啊?沒有沒有!"路波嚇的冷汗直流,連連擺手,"帕魯大人,我怎麼可能會背叛您們呢?誰不知道您們河蟹一族才是宇宙最強大的!我早就看他們不順眼了,殺了他們最好!"

帕魯緊盯著路波的眼睛,而路波則是有些心中發虛,但卻沒有避開,和帕魯就這麼對視著.路波的心里明白,這是帕魯在考驗自己,如果自己此時避開了,那麼顯然證明心中有鬼.為了今後的發展,他必須要得到帕魯的全面信任才行.

見路波敢與自己對視,沒有絲毫的避讓,帕魯不由得滿意的點了點頭,當然還不忘給他落下狠話:"既然你這麼,那自然最好!如果有一天你敢背叛我們河蟹一族,我會讓你生不如死的,記住了嗎?"

"記住了記住了!"路波內心大喜,連連對帕魯點頭.

旁邊那兩個叛變的兩域高手也是急忙表忠心,要不然的話他們今後可沒有好日子過.帕魯斜著眼睛瞥了一眼他們三人,雖然心底里對這樣的無恥之徒很是不屑,但他沒有忘記自己是河蟹一族的高層,一切都必須為了河蟹一族著想.

"大人,那現在他們怎麼辦?我們要不要?"路波似乎不殺光那波他們很不甘心似的.

看了一眼已經奄奄一息的那波劉談以及快要支撐不住的其他人,帕魯冷笑一聲:"算了,他們也活不長了,我們還去浪費這個力氣做什麼?還是趕緊去和其他人會合才是要事!"

完,帕魯轉身就帶著他的暗影隊朝前走去.路波和那兩個叛變的兩域高手很是戀戀不舍的看了一眼身後的那些前同伴,眼中閃過一絲可惜.當然他們不舍並非是舍不得那波他們,而是可惜沒能夠將他們徹底解決.

雖那波劉談他們和死已經沒多大區別了,但現在畢竟還沒死.要是萬一碰上點什麼事,又給救活了怎麼辦?雖這樣的幾率太低,但他們卻也不可不防!

只是帕魯已經了,要他們趕緊離開,不去做斬盡殺絕之事,讓他們又不好去做.

猶豫了半晌,路波的眼中閃過一絲陰狠,從手中掏出一顆色的圓球,陡然間對著那波等人之處甩了過去.轟!一聲沖天的巨響陡然傳了出來.

聽到爆炸聲響的帕魯驚異的轉頭望去,自然是看到那場劇烈的爆炸.煙塵漸漸的散去,之前還殘存的那些個兩域高手們和樹人一起,都倒在了地上.雖還都沒死,但卻和死沒什麼兩樣,已經出氣多,進氣少了.

帕魯很是不悅的皺起了眉頭:"路波!你這是什麼意思?不聽我的話嗎?"

"帕魯大人,我這是為了以防萬一,出現意外!"路波頗為害怕的回道,"那些人雖將不久于人事,可畢竟還是沒死,還是徹底將他們解決的為好!"

著,路波又從儲物戒指里掏出了一顆色的圓珠.

"夠了!你是真不聽我話,看樣子是不想和我魂了!"帕魯對于那波等人的生死倒並不關心,真正讓他怒的是,路波居然敢不聽他的話!他之所以把路波等人給收服過來,就是為了擴充他們的實力,而不是為了找一個不聽話的人!

見帕魯是真的發怒了,路波很是戰戰兢兢的轉過身來,滿臉的委屈:"大人,我這可是為了您們著想,絕對不能讓他們有一絲的機會!"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嗎?還不是生怕日後出現意外被報複?"帕魯冷哼一聲,"從這點上,我並無不滿.但是,你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違反我的命令,這讓我很不爽!這次只是警告,如果你下次再敢違反我的命令,那麼就別怪我終結你的性命!聽到了沒?"

"是是是,帕魯大人,人遵命!"路波嚇的連忙將那顆色圓珠給塞進了儲物戒指里,眼中閃過一絲苦澀.要是剛才那一下,將這群人給炸死,那該多好?

然而現在帕魯都成這樣了,如果他再敢去違反命令攻擊那波等人的話,恐怕憤怒之下的帕魯真的會對他們動手.算了,反正這些人也活不長了!他就不相信了,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他們還能夠保住這條命.

"哼!"帕魯狠狠的瞪了一眼路波,隨即再度帶著他的暗影隊轉身離去了.

路波歎息著回頭望了一眼哀嚎遍地的劉談等人,也立即跟了上去.目前這種況,只要十分鍾之內沒人相救,他們是必死無疑!十分鍾,很快就過去了.

不遠處,倒在地上的劉談等人自然是看的到已經離去的路波.他們對路波和另外兩個叛變的兩域高手們是恨之入骨,尤其是路波.他們沒有想到,路波竟然會對他們下這樣的毒手.

好歹也是共事過一場,居然恨不得將他們斬盡殺絕.

"可……可惡!要是讓我撐過來,我一定會將這個子碎尸萬段!"劉談顫巍巍的低吼.

"只怕我們現在是沒有這樣的機會了!"另外一人歎息了一聲,"我們現在都身受重傷,雖這些樹人已經不再攻擊我們,但我們的況也好不到哪去.如果百樂大人不立即找到我們的話,恐怕我們都要在這里埋骨終身了!"

劉談很是憤怒的怒罵:"早知道如此,當初就不應該帶他過來."

"誰又能夠想的到他會叛變呢?"又一個兩域高手苦笑了下,"劉談,你距離那波近,趕緊看看,他到底怎麼樣了?剛才那場爆炸,應該也波及到他了吧?"

"好!"劉談很是吃力的爬到了那波的身邊,雖然自己也是身受重傷,但卻替那波檢查了下.還好,剛才那場爆炸主要是凌空爆炸,對于地面上的那**及倒不是很大,僅僅又多了一些皮外傷,不是特別的嚴重.

劉談趕緊回複眾人:"剛才那場爆炸對那**及不是很大,只是他現在的氣息是越發的微弱,別是十分鍾了,我看恐怕就連三分鍾都不一定撐的過去.你們身上有什麼救命的丹藥嗎?趕緊拿出來給那波喂一點!"

眾人苦笑:"如果有的話,我們早就拿出來了,又怎麼會等到現在?我們身上僅存的丹藥,在剛才就已經吃光了,現在是一顆不剩!"

"啊?怎麼會是這個樣子?"劉談當即大驚失色,臉色陰沉的可怕.當然了,他的況也不太好,因為過度的憤怒,使得他也是不斷的咳嗽了起來,還咳出了不少的鮮血.

眾人連忙關心的詢問:"劉談,你自己的況如何?"

"還好,至少現在死不了!"劉談苦笑了下,"沒有想到我們竟然會淪落到這步田地,早知如此,我們剛才就應該跟隨著唐天豪和秦風他們一起跳入空間亂流之中!"

"現在也不晚!"其中一名兩域高手歎息著道,"到底,我們是為了海天大人才淪落到這樣的,現在正好也將我們欠海天大人的還給他."

不少人都感慨似的點了點頭,沒有想到他們竟然真的得全軍覆沒于此.

該輪到他們的,怎麼躲也躲不掉.不該輪到他們的,即使自己撞上去,也碰不著.

在臨死前,兩域的高手們一時間倒仿佛完全看開了,不再去計較這些事,反而是起自己還有哪些遺憾了.畢竟像他們這種級別的高手,活了這麼久,沒有遺憾是不可能的.

只不過就在他們互相交流著,靜靜的等待著死亡的來臨時,在空間亂流之中,海天卻是忽然哈哈大笑:"終于領悟了!終于領悟了!我終于領悟出空間三規則之一的大挪移了!"

為了領悟這個大挪移,海天可是不停的研究著蟲洞的原理,再結合他自己所學會的瞬間移動,花費了好長的時間,總算是能夠領悟出這招大挪移.

因為領悟出大挪移,就意味著他能夠離開這個鬼地方,又如何讓他不興奮呢?

只是這時的他還不知道,路波已經背叛了他們,而且還害的劉談等人是奄奄一息,瀕臨死亡.

上篇:第兩千二百二十五章 軒轅出     下篇:第兩千二百二十七章 正面交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