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八百零四章 重回秘境  
   
第一千八百零四章 重回秘境

",得虧我遇見這個蟲洞,要不然的話想要領悟出大挪移的原理,還不知道要花費多久的時間呢.xt**"海天頗為感慨的自自語,他現在總算是明白過來,為何一般只有達到高級宇宙行者後期巔峰才能夠開始領悟出宇宙規則.

因為在達到後期巔峰之後,宇宙行者們對宇宙空間和時間有著更深一步的感覺.像他們這樣還未達到那個級別的,幾乎是感覺不到.想要領悟,除非是有著他一樣的機緣,間接進入了空間亂流之中,這樣領悟出的幾率是大大的增

然而問題是,非後期巔峰級別的高手,想要破開宇宙空間,這幾乎是不可能的.哪怕是碰巧進入了空間亂流之中,想要存活下來更是難上加難.

若不是海天有著生命圓珠的保護,以及其他的原因,恐怕他自己也得完蛋呢.要知道如今唐天豪等人還都昏迷不醒,連個原因都找不出來,讓他心中是相當的迷惑.

好了,現在不該想那麼多了.既然已經領悟出了大挪移,就得趕緊離開這個鬼地方,回到秘境之中.終究每多停留一分,生命圓珠內的能量就多消耗一分.要知道自從他進來為止,已經消耗掉了足足兩顆生命圓珠.

隨著生命圓珠存貨是越來越少,哪怕是兩顆的損耗,也讓海天是頗為心疼.

單手一揮,海天身前陡然出現了一個洞口.如果有外人在此的話,一定會驚駭的發覺這個洞口和之前海天看到的那個蟲洞幾乎是一模一樣.海天沒有任何的停留,間接鑽了進去.再出現時,已經是到了原先雁不歸森林的地盤上了.

由于雁不歸森林之前被菊花豬依靠著火源珠中的本源之火一把燒了個乾淨,現在只剩下光禿禿的地面.之前他們進入的那個樹樁空間的樹樁雖然是不在了,但空間卻並沒有閉上.

里面一團漆黑,應該就是他之前進入的那個空間裂縫.再過去,那就是空間亂流了.

出了空間亂流,海天首先想到的是唐天豪和秦風等人的況.他二話不,連忙從逆天鏡中將他們給放了出來,並且拉進了生命之樹中,卻依然沒有任何清醒的跡象.

這讓海天的眉頭不由得緊皺了幾分,他們昏迷的原因到底是什麼?現在都未蘇醒,看樣子並非是出了空間亂流就能夠恢複,還是得去找其他人問問況才行.**

看了一眼周圍,海天還真不知道該往何處走.也不知道如今那波劉談他們怎麼樣了,往哪個方向走了?海天仔細的在地面上尋找起來,那波劉談他們雖然不知道他還存活著,但走路也應該留下一點腳印吧?

還真別,海天找了一圈,終究是發覺了一連串的腳印,而且都是朝著外面走去的.相信這些腳印應該就是那波劉談他們的,只需順著這個腳印走,很快就能追上他們.

為了增加速度,海天極為得瑟的用起了大挪移.當然,他不敢移的太過分,萬一移過頭了怎麼辦?

就在海天順著腳印開始尋找起那波劉談他們的時候,之前那些因為路波爆炸而倒下的樹人們,此時也都慢慢的站了起來.這些個樹人們防禦能力本身就比那波劉談他們強上一些,恢複力也更快一些,此時再度站起來並不是什麼新鮮事.

可是他們的再度站起來,卻也沒有讓那波劉談等人大驚失色.因為他們早就已經想開了,躲是死,戰也是死,又何必去那麼費心費力的呢?

只是這些樹人一站起來,正好就被海天給看到了.沒辦法,誰叫這些樹人的身軀太龐大了呢?即便站著老遠,也能夠輕易的看到.

海天沒有想到竟然還有樹人存活下來,登時大驚失色,根本顧不得和那波劉談等人打招待,一個大挪移陡然間出現在了樹人跟前,手中正天神劍是用力的舞動了起來,同時高喊:

"那波,劉談,我來救你們了!"

聽到這個由遠及近的聲音,劉談等人很是莫明其妙.但看到來人身影之後,皆是目瞪口呆.因為這個身影他們太熟悉了,熟悉到他們之前還在討論著呢.

"海天大人?"劉談試探性的喊了一句,他不敢相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別是他了,就連其他人都沒有想到會有這種況出現,海天不是掉入空間亂流中死了嗎?怎麼可能還活著?對!他們一定是太想念海天了,從而出現了幻覺.

"是我,你們沒事吧!"海天緊握著正天神劍,用自己的身體擋在劉談等人跟前.他一眼就看的出來,劉談等人身上的傷很重,如果再不治療,將有性命之危.

想到這里,海天不再猶豫,急忙從儲物戒指里將生命之樹給扔了出來,同時施展手印放大:"你們不要緊吧?趕緊進去療傷!"

看到陡然放大的生命之樹,劉談苦笑了下:"沒有想到這個幻覺竟然如此的真實,連生命之樹都出來了,看樣子我們是真的不行了."

"是啊是啊!"其他兩域高手們都隨聲附和.

"你們!"聽到他這話,海天登時是哭笑不得,自己好不容易趕了過來,沒有想到這幫人竟然把自己的出現當成了幻覺.他來不及想太多,趁著和樹人對峙的時候,一聲怒吼,"你們趕緊給我滾進生命之樹去,等你們恢複過來了,就知道是不是幻覺了!"

眾高手們覺的這個法很有道理,雖然很多人還是猶豫不決,但劉談倒是率先進入了生命之樹中.至于那波則被他留在了原地,不是他不想帶著那波一起進入,而是他自己本身的傷也實在太重,根本沒有力氣帶著那波一起.

其他高手們因為傷重以及距離的原因,腳步都慢了幾分.而那些個樹人們,則是趁此機會對海天發動了進攻.樹人的數量有好多,海天知道自己一個人根本不是對手.想要消滅這些漏網之魚,就必須依靠著劉談等人的力量才行.

他一邊戰斗拖延著時間,一邊對著還徐步慢行的兩域高手們怒吼:"你們快點進去,恢複完畢之後,趕緊出來助我!"

到了現在,還有不少兩域高手們認為這是一個幻覺.而且他們也想快,奈何傷勢太重.

這些樹人因為之前那場爆炸的緣故,戰斗力雖並沒有完全恢複過來,但終究數量上有著太大的優勢,讓海天很是費勁.但為了劉談等人,他必須苦苦的支撐.

如果能夠的話,他很想再一次釋放本源之火.然而知道本源之火能力的他,現在已經是不敢亂放了.要是再放,搞不好把這些樹人燒死的同時,也把這些兩域高手給害了!

苦撐了大約兩分多鍾的時間,劉談率先從生命之樹中沖了出來,對著海天驚喜的狂喊:"海天大人,你真的沒死啊?"

"廢話,我要是死了的話,那你現在還怎麼恢複過來?"海天一邊戰斗一邊抱怨道,"你還等什麼?趕緊過來幫我一把,我快撐不住了!"

哪怕強如海天,在面對如此之多的高手時,也慢慢的有點撐不住了!

劉談這時才回過神來,不過他並沒有間接上去協助海天,而是趕緊把倒在地上已經近乎沒有氣味的那波給抱進了生命之樹中,隨即再跑了出來與海天並肩戰斗.

有了劉談的加入,海天登時感覺到自己身上的擔子輕了許多.至少不用承受所有的攻擊,有人能夠替他分擔一些壓力.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兩域高手從生命之樹中恢複完畢跑了過來,加入了戰團.

他們一加入,原本一邊倒的局勢立即發生了傾斜,海天也慢慢的能夠和他們分庭抗禮.

而且這些樹人終究身上也有傷,也堅持不了多久的戰斗.時間一長,這些樹人就顯顯露了疲態,反而被越戰越勇的海天等人是殺的節節敗退.

很快,樹人就開始出現了傷亡現象.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越來越多的樹人開始倒了下來,完全的喪失了氣味.大約又過了半個多時後,海天等人總算是將所有的樹人全部都清理了乾淨,這也讓他們是終究松了口氣.

"呼!這些個可惡的樹人,終究全部死光了!"海天毫無形象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額頭上還滲出豆大的汗珠呢.

"誰不是呢?"劉談等人也都欣慰的笑了起來,死里逃生的感覺,真是太棒了!

"走,大家又受了傷吧?趕緊進入生命之樹中去恢複一下!"海天自己也受了不輕的傷,終究這些樹人的實力不弱,數量又不少,他不想受傷都不可能.

眾人很是聽話的跟隨著海天進入了生命之樹,只是當海天看到那波依然躺在地上沒有恢複過來時,不由得快步的走了上去.從那波進入生命之樹到現在,差不多過了一個時的時間,竟然還沒有恢複過來.

要知道,往常哪怕是重傷,十分鍾之內也能夠恢複完畢了.

"那波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會受了這麼嚴峻的傷?"海天沉聲問道,"這些樹人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海天大人!"聽到海天這麼一問,還沾染著樹人鮮血的劉談等人,登時一個個都冤枉的哭了出來.

"哎?你們是怎麼了?"海天詫異的望著啜泣的劉談等人,在自己的回憶里他們都是鐵骨錚錚的漢子,又怎麼會哭?不過他很快就注意到,在場的人數不對,之前不斷和自己作對的路波不見了.

"路波呢?他怎麼不在?是不是戰死了?唔,還少了兩個人."海天狐疑問道.

"海天大人!"劉談啜泣著跪了下來,"路波他們……他們叛變了!"

"什麼!"

上篇:第兩千二百二十六章 杏黃旗現     下篇:第兩千二百二十八章 李亞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