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八百零九章 凌遲(上)  
   
第一千八百零九章 凌遲(上)

"啊?是你們?"路波三人看到從逆天鏡中接連走出來的那波劉談等人後,頓時驚駭不已!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那波劉談這些人竟然還活著,"你們居然還沒死?"

"想我們死?哼哼,很不湊巧的,我們就是活了下來!"那波陰沉著臉哼了聲.

他對路波是最為憤怒的,要不是當初為了怒斥路波,他也不會被那些樹人趁機攻擊,從而他導致身受重傷呢?最讓他寒心的是,路波臨走之前竟然又想殺他們而後快.這麼狠毒的心思,讓他心中如何不怒?是個人恐怕就受不了.

聽到那波這話後,路波三人的臉色一片慘白.他們明白剛才的那個謊,恐怕是騙不到海天的了.不用看海天的臉色,單單看那波劉談他們那憤怒的臉龐,就知道他們要倒黴了.

那兩個兩域高手很是害怕的求饒:"海天大人,不是我們的錯,我們只是投靠了帕魯,其他的一切,都是路波做的,和我們一點關系都沒有!"

"你們兩個!"路波很是憤怒的瞪望著這兩個家伙,沒有想到他們竟然把自己也給賣了.

其實也難怪,這兩人之所以會叛變,投靠到帕魯的麾下,還不是怕死?如今海天等人勢大,而他們自然又是非常的怕死,想要懇求海天饒恕他們的性命.

"你們怎麼處置他們三個?"海天並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轉頭問著那波劉談他們.

"殺!不殺不足以平息我們心中的憤怒!"那波想也不想就出了心中的答案.

他們原本只是想在逆天鏡中看著海天殺死路波替他們報仇,然而沒有想到居然天賜良機,帕魯和北域的孟富濤戰了起來,給了他們可乘之如今海天將這三人給生擒了過來如果他們不好好報仇的話,恐怕也就不是他們了!

劉談也是深以為然的點頭:"不錯,這樣的叛徒,即使雷大人知道也是極為震怒,早晚會殺了他們!海天大人,我有個不之請,殺死他們的時候,能不能讓我們來幼手?"

"不不不!"海天輕搖了搖頭"不僅僅是你們來動手,應該是我們大家都來動手!"

一開始聽到海天"不",那波劉談心中還一個咯噔,以為海天不同意呢.然而聽到後半句話,他們又是欣喜不已.而路波聽到海天他們要殺了他,頓時破口大罵起來.

路波心里明白,他反正是難逃一死,與其在這里求饒還不如多罵幾句呢.與他截然相反的是另外那兩人,雖然身受重傷,但卻依然是不斷的求饒,想要讓海天饒恕他們的性命.

海天則是壓根不理會他們,望著那波劉談等人笑道:"他們三人已經身受重傷,我看不如先將他們的傷勢治愈之後再進行懲處吧?要不然一下子就死了,那還有什麼好玩的?"

"對對對!"那波聽後連連贊同,真要是一刀殺了路波他們,那還真是太便宜他們了.

那波他們對路波心中的怒火,已經累積到了一個頂點,不好好發泄一下,恐怕對他們日後的修煉也有著很大的影響.海天自然是明白這樣的道理,而且實話他對路波也是十分的痛恨,要不然的話也不會提出自己要參與進去了.

很快海天便拿出了生命之樹.只是當眾人正准備把受傷頗為嚴重的路波三人給抬進去時劉談忽然間皺起了眉頭:"海天大人,要是他們恢複了過來,萬一和我們戰斗怎麼辦?"

不管怎麼,路波三人的實力可都不弱不然帕魯也不會特意招攬.一旦真的打起來他們雖能夠穩操勝券,然而卻有可能直接把他們在戰斗中給殺死,這豈不是便宜了他們?

"這的確是個問題."聽到這話,海天不由得微微的挑了挑眉毛,然而轉瞬間他便抬起頭來嘿嘿一笑,"這樣吧,只要我們封住了他們體內的星力,那麼即使他們的身體恢複,也沒有任何的辦法,是不是?"

"有道理!"眾人大喜,二話不開始聯手封印路波三人體內的星力.

"混蛋!放開我,有本事直接殺了我!"由于海天等人的討論完全沒有規避路波他們三人,使得他們三人頓時明白接下來他們將要面對的況,不由得驚恐的掙紮喊叫了出來.

只可惜現在的他們是身受重傷,這麼一掙紮不僅沒有掙紮開,反而動到了自己的傷口,疼的他們是好一陣子的齜牙咧嘴.很快,那波他們就不費吹灰之力的將路波三人體內的星力給徹底的封印,這樣即使他們恢複,也只不過是一個普通人而已.

在感覺不到體內的星力之後,路波三人是越發的惶恐,奮力的喊叫:"你們到底+想干什麼?有本事就直接殺了我!快呀,殺了我!"

海天壓根不去理會他們的狂吼,一揮手,便讓那波劉談他們將路波三人給抬進了生命之樹中.有了生命之樹能量的作用之下,三人身上的傷勢,很快就恢複了過來.

雖他們是很快恢複了過來,而且海天並沒有將他們給綁住,但此刻沒有星力的他們,完全就是一群待宰的羔羊.人家想什麼時候殺,就什麼時候殺!

路波三人也沒有逃跑的意思,因為他們明白根本跑不掉.

"海天,我告訴你,你休想取我的性命!"路波惡狠狠的瞪著海天,隨即就想用頭撞擊地面來個自盡身亡.只可惜他太看海天了,既然不綁他,海天又怎麼可能會不防著他自盡?

還不等路波的腦袋撞下去呢,海天一腳已經踹到了路波的身上,直接將他給踹飛了出去.

失去星力保護的路波,被海天這一腳可是踢的當場吐血,他滿臉怨恨的瞪著海天,同時也是面如死灰.他的心中明白,他現在是連死亡的自*都沒有.

"嘿嘿,在沒有我的同意之下,你可死不了!"海天冷笑一聲,"把他給我帶進去恢複下."

沒過多長時間,路波是再麋完好無損的從生命之樹中走了出來.只是有點不同的是,這次他兩邊都有人架著他.顯然海天可不希望他再度做傻事,還是保險點的好.

"路波,你之前不僅背叛東域,居然還想殺我們滅口,你真是太狠毒了!"那波提著自己的混沌神器就要沖上去,"今天你就給我去死吧!"

"慢!"還沒等那波的混沌神器刺進去呀,旁邊的海天忽然間阻止了那波的行動.

那波很是不滿的瞪著海天:"海天大人,你為什麼要阻止我?我要找他複仇!"

"我沒有絲毫要阻止你的意思,只是想一句,你就這麼捅他一下,是不是太簡單了點?"海天嘿嘿陰笑了下,目光不時的在路波的全身上下打量著.

那波聽到海天不是要阻止他,也就不在不滿,只是微微皺起眉頭:"那你這話………………"

"在我的家鄉,有一種刑罰,名叫凌遲,不知道你們聽過沒有."海天冷聲道.

凌遲?在場的一眾高手們在嘴中暗自念叨了兩下,不約而同的搖起了腦袋.他們還真的是沒有聽過這種刑罰,而且海天的家鄉,距離他們真的有點遠.

見眾人不知道,海天便耐心的解釋起來:"凌遲這種刑罰,被譽為是史上最為殘忍的刑罰.它是用一種薄薄的刀,從人身上割肉,一片一片的割下來.不割完之前,是不准死的."

"割肉!"那波劉談等人很是吃驚的叫了起來.

路波也是瘋狂的驚叫:"你想做什麼?快放開我!快放開我!"

只可惜失去星力的他,就和普通人一樣,又怎麼可能掙脫的開兩名高手那鐵鉗一般的手心,只能夠被死死的架著.

那波聽了海天的話後,不由得打了個寒顫:"這個需要割多少刀呀?"

"總共有三種級別,最初級的只需要割三十六刀!換句話,帶把他身上的肉,割三十六刀之後,才准他死!而中級的,則是需要割三百六十刀!這種級別的對行刑人的水平要求就比較高了.還有最高級的一種,則是需要割三千六百刀!"

"三千六百刀!"饒是那波等人聽了後,也不由得驚呼了起來,這實在是太恐怖了.

他們平常殺人,都是這麼直接一殺,哪有那麼多道道?此時此刻,他們的內心中不由得開始為海天家鄉的人默哀起來,要是受了這種刑罰,誰受的了啊?

似乎是看出了眾人眼中的心悸,海天不由得笑了笑道:"這種刑罰一般不常用,主要是對付那些罪大惡極的人!路波背叛了我們,而且還想殺我們滅口,難道你們心里就不恨他嗎?"

"恨!怎麼能不恨?"海天這一襲話,立馬勾出了那波劉談等人心中的怒火.

海天滿意的點了點頭:"既然你們如此之恨,那麼又何不用凌遲來執行呢?"

開始那波劉談等人對這個刑罰還有點恐懼呢,然而一想到路波之前是那樣對他們,讓他們心中的怒火一下子燒旺了起來.

"好!就對路波用這個凌遲之法!"那波劉談等人紛紛贊同.

見他們真要用這個恐怖的刑罰來針對自己,路波三人的眼神里充滿了恐懼,對著海天礦吼:"你這個魔鬼!你這個魔鬼!"!

上篇:第兩千二百三十一章 天壤     下篇:第兩千二百三十三章 菊花豬的異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