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八百一十章 凌遲(下)  
   
第一千八百一十章 凌遲(下)

"魔鬼?"海天滿不在乎的一笑,"你不是第一個這麼稱呼我的,也絕對不是最後一個這麼稱呼我的.不過毫無例外,凡是這麼稱呼我的,最後都難逃一死.好了,那波,劉談,你們到底誰先來試驗一下?"

那波和劉談等人聽到海天這話不由得悄然皺起了眉頭:"海天,你這個凌遲之法好是好,可問題是我們這里沒有人玩過,誰都不會.要不,你先來給我們做個示范下?"

"對對對,來做個示范,好讓我們更直觀的了解一些."其他兩域高手紛紛贊同.

"示范啊?"海天這下子倒是頭疼起來,"這個……我也不會."

"啥?你也不會?"聽到海天自己也不會凌遲,那波劉談等人都高叫了起來.而路波三人倒是非常明顯的松了口氣,凌遲之法光是聽聽就感覺到極為恐怖.

海天很是無奈的一攤手:"的確是這樣,我是不會."

"你怎麼能不會呢?這招還是你提出來的呢!"那波有些急.

"沒辦法,我的確是不會.再了,這招雖是我提出來的,可這並不代表我就一定會吧?"海天歎了口氣,"我了,這是我們家鄉的一種刑罰,使用的次數並不多.由于這個刑罰的技術性,使得會的人很少,大部分人都需要很長時間的磨練."

那波劉談等人聽後登時眉頭一皺:"那這可怎麼辦?總不能這麼便宜了他們三人吧?"

聽到眾人的話,路波三人雖然沒有話,但是心中卻是沒由來的一松.他們甯願現在一死,也總好過這樣無盡的折磨再去死吧.

"對了,我有辦法了!"沉默了一會兒,海天忽然抬頭欣喜的叫了起來,"既然不會,那麼我們能夠慢慢學嘛,反正時間又不緊張,有的是機會."

"現在臨時學?"那波劉談等人都流顯露一絲疑惑的目光,明顯是有點不太明白.

而海天倒是嘿嘿一笑:"我們雖是不會,但並不代表我們不能學嘛.套路其實很簡單的,就是這麼一刀一刀的割.關鍵的技術在于,能割規定的刀數,而且目標還不死亡."

"是呀,我們又沒有學過這些刑罰,下手不知輕重,萬一沒達到規定刀數就割死了呢?"那波劉談等人不斷都在擔心這一點,終究這刑罰的技術性太強了.

海天打了個響指:"各位,難道你們忘了我們還有生命之樹嗎?把他們割的快死了,沒關系,放進生命之樹中恢複過來,然後再重新進行.每個人務必都要學會這招,必須要割滿三千六百刀,才能夠讓他們咽氣.要不然的話,就得重新來!"

眾人聽了這個主意是目瞪口呆,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還有這種方法.不得不,海天這麼一,倒是令他們內心的怒火一下子升騰了起來,一個個都不懷好意的望著路波三人.

由于海天對眾人的注釋,並沒有回避路波三人,使得他們三人自然也是聽的清楚.

海天的那一番話,已經完全把他們給嚇傻了!這絕對是比凌遲還凌遲啊!

要是換了熟練的人來凌遲,雖然痛苦,可就那麼一下!可讓這幫從來沒玩過的人來對他主刀,那還不得翻來覆去的折騰好多次?

一想到這里,路波三人的內心就接連不住的打顫,其中那兩名兩域高手更是嚇的跪地求饒:"海天大人,饒過我們吧!饒過我們吧!我們下次再也不敢了!"

路波雖然心里也有了求饒的念頭,可是奈何他終究是抹不開這個面子,而且他的身體還被兩域高手給架著,就算是想跪也跪不下去.

那兩人的求饒,並沒有令海天心軟,相反,他的心腸是越發的硬!他知道,對于敵人他能夠手下留,終究各為其主,這是沒辦法的事.然而對于內部人員來,卻必須狠!如果不狠,就有可能背叛而去,特別是針對這些個兩域高手.

至于唐天豪他們,海天倒是根本不擔心.因為他們不是利益結合的了,而是完全依靠兄弟,戰友聯合在一起,不是依靠利益就能夠背叛的了的.

"海天大人,就這麼辦吧!"那波劉談等人紛紛看向了海天,意思非常的明顯.

現在海天已經為他們提供了這麼好的舞台,不報仇,那才真是枉為君子.

那波劉談等人的一句話,嚇的路波也是不得不跪了下來.雖還有兩人架著他們,但恐懼的他卻是強行跪了下來:"海天大人,我們知錯了,饒了我們這回吧!"

"饒了你們這回,難道你們還想來下回?"海天哼哼冷笑一聲.

路波這才意識到自己錯話了,趕忙搖頭:"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

"行了,你不用了!"海天間接打斷了路波的話語,"你所做的一切,自己心里非常的清楚,根本就不是一死就能夠處理的了的.那波,就由你先來吧!只需不是間接割死,就沒有任何事,反正有生命之樹在,一點事都沒!"

得到海天的鼓勵,那波是眼睛大亮!只是他很快又苦惱了:"海天,我的魂沌神器似乎不太適合,沒有你的那樣的刀."

"這個很好辦,我給你當場煉制一個!"海天拍著**道.

雖很高級的魂沌神器他煉制不出來,但是一把普通的刀他還是能夠煉制的出來的.尤其是利用了宇宙中的材料,那也是削鐵如泥!割路波他們,特別是得到星力保護他們的肉時,那是絕對的鋒利,一割一個准.

很快,海天就煉制出了一把極為鋒利的刀,整個刀口特別的大.由于是剛剛煉成,看上去十分的新.路波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心理問題,他以至感覺的到這個刀刃出還閃爍著犀利的寒芒,讓他的心中是越發的恐懼.

"不……不要!不要過來!"那波接過海天遞給他的刀,慢慢的靠了過去.出于恐懼,路波是極為害怕的叫了起來,身子是努力的掙紮著,只是奈何旁邊有兩名大漢守著,根本掙脫不開.而越來越近的那波,也讓他的額頭上滲出了細細秘秘的汗珠.

那波嘿嘿陰笑著靠了過去,紛紛兩旁的人把路波給他控制好嘍,讓他不要亂動.

如果是以前他們恐怕會覺的非常的費勁,然而現在得到星力的路波對于他們來就是一個普通人,他們讓路波不動,路波就動不了分毫.

很快,那波就來到了路波的跟前,左看看,右看看,似乎是在選擇哪里下手似的.

想了想,那波覺的在胳膊上下手最好.特別是肩膀附近,那里肉多,而且又不接觸中樞神經,能夠給路波巨大的疼痛,又不至于他死亡.

隨後,那波就在路波的胳膊上,用海天剛剛煉制出來的這把刀插了下去,緊接著挖出一大塊肉出來.

"啊!"那淒厲的慘叫聲陡然間從路波的口中傳了出來,鑽心的疼痛讓他的額頭上布滿了汗水,一顆一顆的往下掉.胳膊上被挖掉一大塊肉,登時鮮血淋漓.如果是往常,海天他們一定會感覺到一陣惡心,然而現在的他們卻只感覺到一陣快感.

他們沒有忘記,路波是怎樣背叛他們的,更沒有忘記,路波是怎樣想殺人滅口.對于這樣的叛徒來,是不用講任何人性的,只有用最殘忍的刑罰才能夠消除他們心中的怒火.

"好!"伴隨著路波那淒厲的慘叫聲,劉談等人是紛紛叫好.

就在那波准備下第二刀的時候,海天卻是忽然喊停:"那波你先等等,你雖然下了第一刀,可是你有沒有覺的這第一刀下的太大了?你挖掉了這麼大塊的肉,可是接下來呢?要知道一共有三千六百刀,你認為他身上有這麼多肉給你挖?"

"額?"那波一楞,看了看被挖掉的那個傷口,又打量了一下路波全身.

他不得不承認,按他這種挖法,路波身上的肉根本撐不到三千六百刀,看樣子得挖一點才行,要薄薄的,要不然恐怕幾百刀就完了!

鑽心的疼痛讓路波根本沒有力氣再去呼喊,他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還沒有等他緩解下胳膊上傳來的疼痛呢,緊接著那波又下刀了!這一次拿波下刀還是在原先的地方上,只不過挖的肉要比剛才少了許多.

要知道挖的越少,那也就越是痛楚.而且這一下,那波以至是間接挖到了路波的骨頭上.森白的骨頭露了出來,周圍還附著著一些殷的鮮血,看起來極為的奪目.

強烈的劇痛讓路波根本顧不得去求饒或者是咒罵,他只知道淒厲的慘叫:"啊!"

有了第一次和第二次的經驗之後,那波下刀也是愈加的隨便了.別看這凌遲好像只是割肉,但里面的細活兒還是挺多的.

花了好長一段時間後,路波就被那波將四肢身上的肉全給割光了.只是路波再也叫不出來了,這並非是他已經死了,而是間接昏死過去.而且海天還感覺的到,路波的氣味已經是越發的微弱,如果再不救治,就會完全送命.

沒辦法,海天只好立即讓人將路波給送進生命之樹去救治一下,而那波才割了一百多刀.換句話,他的第一次凌遲行動,算是失敗了.

上篇:第兩千二百三十二章 木源珠到手     下篇:第兩千二百三十四章 舉世皆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