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八百一十四章 帕魯的陰謀  
   
第一千八百一十四章 帕魯的陰謀

整個聖龍泉附近一片魂亂,所有高手們都開始瘋狂的在聖龍泉內灌著泉水.終究他們現在多灌一點,也就等于別人少灌一點,能夠為自己這方提供更多的高手.

只是灌著灌著,帕魯就覺的這樣有些不太對勁.因為像他們現在這樣,是拼不過其他勢力的.因為他們人數總共加起來不過只有五個人,而在場這麼多勢力中,最少的就是最後到來的兩域高手花無名三人,接下來就是他們了.

如果這是要比戰斗力,帕魯有信心他們絕對不會輸給任何一方勢力.可是現在是比誰灌的聖龍泉水多,這可不是實力高的就有作用,而是得看哪方人多了!

帕魯抬頭一看,發覺灌取聖龍泉最多的要屬地下勢力了!他們由于勢力人,人也多,現在撈的聖龍泉自然是最多.緊接著,就算是南域那邊,終究他們可是有七個人.

再接下去,才能輪到他們以及人數一樣的北域.

不行!絕對不能就這樣下去,要不然的話,聖龍泉他們獲得的一定會比其他幾方勢力要少.想到這里,帕魯的心中就有點不甘心,眼珠子開始滴溜溜的轉起來,想著辦法.

然而就在帕魯想著轍的時候,他可不知道海天也魂在這群人中間.由于大家都在拼命的撈取聖龍泉水,這就致使聖龍泉起了很大的波紋.海天魂在其中,也灌取了不少,雖也弄出了不少的波紋,但卻並沒有引起別人的懷疑.

要是他之前單獨去搞的話,那麼水面上泛起的波紋,很容易讓人生疑,到時候他可就暴露了.只是在一邊盡可能多的灌取著聖龍泉水的時候,海天還一邊注意著周圍的況.

見大家都在拼命的灌取,他的心中很是得意,這可是他自己想出來的好辦法.

只不過他的余光注意到,一旁的帕魯的動作竟然極其的緩慢,他灌一瓶,別人都灌了三瓶.而且帕魯的目光有些呆滯,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麼東西,看樣子得提高警惕才行.

這時的帕魯自然不會注意到海天正在不斷盯著他,由于他此刻那緩慢的動作,已經讓那幾個手下是不停的埋怨.迷群2然而即便如此,帕魯也沒有加快節拍.他心里明白,靠這樣爭奪下去,他們所能夠得到的聖龍泉雖然不會少,但絕對不會多.

要知道,他可是有著巨大的野心,想要得到所有的聖龍泉水的.

想要讓別人得不到,或者少得到,那麼就只有從最根本上阻止他們.只是如果他現在挑起戰斗的話,恐怕會成為別人共同的敵人,他就算再強也沒有強到面對這麼多人.更何況這些人還分屬各個勢力,絕對不能同時把所有勢力都給得罪了!

哎?有了!帕魯忽然間眼睛一亮,嘴角里浮現出一抹陰險的笑容.

海天敏銳的注意到了這個笑容,他有點不清楚帕魯這到底是什麼意思,但他的內心卻是提高了警惕.實話,現在他所灌取的聖龍泉水已經足夠讓寒怒炎勁等人恢複過來,只是這寶貝泉水還能夠讓人突破,那麼他就絕對得多灌取一些.

忽然間,他注意到帕魯竟然從原地消失了.是的,就是消失,毫無征兆的消失!

這樣的局面可是讓海天有些心驚,然而他轉瞬便想到,帕魯這是施展了與自己同樣的手法,同化!對,肯定是帕魯也進入了同化狀態.

怪事,帕魯進入同化狀態做什麼?難道他不去灌取那些聖龍泉水了麼?

暗影隊的那幾個成員明顯是發覺了帕魯的消失,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帕魯已經叮囑過他們,使得他們對于帕魯的消失是沒有任何的不測,只是每個人手上的動作卻又慢了幾分.

而其他勢力的高手們,可都在爭分奪秒的灌取著聖龍泉水,絲毫沒有注意到帕魯的況.

如今的聖龍泉水,在眾人瘋狂的撈取之下,已經下去了一半.

就在海天心中很是狐疑的時候,帕魯來到了地下勢力和北域兩方勢力之間.由于地下勢力人數眾多,都圍繞著聖龍泉在拼命的灌取泉水,自然是排成了一條線.而北域距離地下勢力的那幫人也不是很遠,只有兩三人的距離.

帕魯嘿嘿陰笑了一聲,雙掌慢慢伸開,一邊朝向了北域,一邊朝向了地下勢力.隨後體內星力暗聚,霎時釋放了出來.

轟!轟!接連兩道爆炸聲傳了出來,驚訝了在場所有人.

而海天卻是注意到,帕魯在施展出這兩招之後,身形當即顯露,可是他卻以極為不尋常的速度又返回到了他那幾個手下的身旁.若不是海天不斷盯著周圍,恐怕根本都不會注意到這樣的異常,而且帕魯那一閃而過的身影,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加速!一定是加速!"海天在心底里暗暗念道,剛才帕魯施展的,肯定就是時間三規則之一的加速,要不然的話陡然間他的速度怎麼會變的這麼快?

只是因為帕魯這麼一下,地下勢力的人和北域的人都遭到了攻擊,不約而同的倒了下去.

剛才的爆炸聲令在場所有人都停了下來,目瞪口呆的望著紛紛被擊倒的兩方高手.誰也沒有想到,在灌取聖龍泉水的緊要關頭,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

孟富濤作為北域如今實際的領頭者,自然是連忙跑了過來,檢查了下自己的那名手下後,臉色不由得烏青一片!因為他發覺,自己那名手下,已經完全的斷了氣.

而地下勢力如今的領頭者,也是海天曾經見過的血殺組大長老凝血!這人也是一名領悟出宇宙規則的超級高手,雖實力不如帕魯,但也絕對不能覷.

他趕忙跑到了被轟倒在地的那名高手身邊,仔細檢查了下,發覺竟然也斷了氣!雖這人並不是他們勢力的人,但如今他們出來地下勢力可是一個整體,一容俱容,一損俱損!

霎時,一股滔天的怒氣從凝血心中迸發了出來,雖然他也有些驚愕北域怎麼也死了個人,但是很明顯,他們地下勢力的那名高手的傷口是在右側.而處于他們右側的勢力,正是北域!

同樣,孟富濤也檢查了自己那名手下的傷口,都來自左側,而左側的勢力只有地下勢力!

雖然他同樣疑惑為何兩人竟然會同時中招身亡,但這並不妨礙他們去討要法.

很快,兩方勢力就聚集到了一起,雙方都是怒氣沖沖.孟富濤更是首先開口:"凝血,你這是什麼意思?嫌我們礙著你們事了,是嗎?"

"哼哼,你們心里到底怎麼想的你們清楚,不就是嫌我們人多嘛,想殺掉我們一個!現在你們的陰謀得逞了,是不是特別高興啊?"凝血同樣是不甘示弱,話里話外火藥味十足.

孟富濤聽了這話後當即大怒:"放屁!這明明是你們先攻擊我們的,你們還有理了?"

"我們先攻擊你們?"凝血也不是等閑之輩,"你倒是學會惡人先告狀了,根本就是你們先攻擊我們,而我們的人才會不甘示弱反擊!"

"還反擊?真是笑死我了,你們先攻擊我們,還成我們無理了?天下哪有這樣的道理!"孟富濤很是不爽的叫道,"凝血我告訴你,今天你要是不給我一個交代,你就別想走!"

"這話正是我想的呢,你要是不給我們地下勢力一個交代,你們也休想走!"凝血的火氣也上來了,"你們也不看看自己的實力夠不夠,要打的話,你們行嗎?"

這可是間接戳到了孟富濤的軟肋上了,他們人數本來就不多,如今又死了一個,只剩下四個.而地下勢力一幫人雖然死了一個,可是人數還有十個,依然是最龐大的.

"你!"孟富濤惡狠狠的瞪著凝血,卻沒有任何的辦法.

現在他的心中已經有點後悔不該這麼冒失,然而現在卻是有點下不了台.尤其是他看到其他勢力在看到他們兩方爭論後,並沒有上來勸阻,反而是愈加瘋狂的灌取聖龍泉水,他們就知道再繼續爭吵下去,只會白白便宜了別人.

"哼!這事一會兒再跟你扯,我們先去灌聖龍泉水去!"孟富濤從鼻子里哼了一聲,隨即帶著剩余的三個手下大踏步的返回到水池邊,也為自己找了個台階下.

凝血自然也是明白這樣的道理,現在心里雖然憋著火,但也不至于忘記正事.

更何況,死的還不是他們血殺組的人,剛才出面已經證明了他的態度,現在還是得趕緊多灌點聖龍泉水,爭取下他們血殺組自己的利益.

而其他勢力的高手們看到地下勢力和北域竟然沒有因而發生大規模戰斗,心里都不由得暗道可惜.如果真的打了起來,那才是他們的機會.只是現在,唉……

帕魯的眼神里也閃過一絲失望,他本想挑起這兩家的爭端,然而卻沒有想到這兩家也不傻,並沒有中他的圈套.

如果繼續按照目前的況下去,他們獲得的聖龍泉依然不會多,不行,還得想辦法!

海天可是將剛才的一系列況看在眼里,也明白了帕魯心中的想法.他的嘴角邊上不由得浮現出一抹冷笑,你不是要挑撥離間嗎?好,我就讓眾人看看你的真面貌!

上篇:第兩千二百三十六章 離開與留下     下篇:第兩千二百三十八章 最好的防守就是進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