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八百六十八章 神秘的中年男子  
   
第一千八百六十八章 神秘的中年男子

當趙無延跑出去之後,才發現,他們延德殿高手倒了一地,一個個都在地上哀嚎著呢.海天之前雖然已經是手下留了,但卻都讓這群高手們失去了戰斗力.要不然等他們一個個爬起來再來找自己的麻煩,那他可是受不了.

看到眼前的場景,趙無延簡直不知道自己是該哭還是該笑.現在他麾下的高手的確沒有在修煉八環劍陣,可也被海天打的叫苦不迭,光是養傷恐怕就得花費一段時間.

就在這時,海天走到了趙無延的身旁:"前輩,真是抱歉."

"你不用抱歉,這是非常正常的!"趙無延苦笑著搖了搖頭,他自然是知道這不能怪海天,這是他立下的規矩,海天能夠不殺他麾下的那些高手,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

話雖然是這麼,但海天還是感覺到相當的抱歉.趙無延對他們那麼照顧,他卻是將他的這些個手下們打的慘叫連連.想了想,海天從儲物戒指里將生命之樹給拿了出來,打出一連串的手印.刹那間,生命之樹陡然間放大了落在大殿門口.

"海天子,你這是……"趙無延詫異的望著海天.

海天微微一笑:"這是生命之樹,相信前輩你也應該知道,這是草泥馬一族煉制出來的一件混沌二流神器,對著治療恢複有著極大的效果.讓你麾下的高手們,進入這個里面,只要調養一陣子,相信他們身上的傷勢就能夠痊愈."

"我當然知道這是生命之樹,我只是想問,你居然肯把生命之樹拿出來給我們用?"趙無延最驚訝的地方是在這里,不管怎麼,他和海天現在還算不上是朋友吧?然而海天卻居然肯將生命之樹奉獻出來給他用,難道海天就不怕被他給搶了?

"為什麼不呢?"海天淡淡的笑道,"你剛才都救了我,我為什麼不能救你麾下的高手呢?而且你都肯拿出珍貴的丹藥,為什麼我不能拿出自己的生命之樹呢?我知道你想問,怎麼就不怕你搶走了生命之樹,對不對?"

趙無延重重的點了點頭:"是,難道你一點都不害怕嗎?"

"不害怕那完全是假的,不過我認為你既然肯幫我,那麼就明你絕對沒有搶奪他人寶物的心思.再者了,你堂堂一個巨頭,去搶一個的高級宇宙行者後期級別子的混沌二流神器,這傳出去也太掉價了點吧?"海天故意道.

"這……"趙無延在戰斗方面或許非常的在行,不過要論心計城府方面就差了一些,在海天看來至少比不上宋行.

像他這樣的巨頭,都是非常在乎自己的名聲的,又怎麼會去搶一件混沌二流神器?

"海天子,你真是……"趙無延簡直有點不知道該如何海天了,"好吧,那我就代我麾下的高手們謝謝你了,多謝你的慷慨."

海天微微一笑:"不用了,你們先治療吧,我先走了.至于生命之樹,我已經設置過了,你用完之後,拍一下根部,它就會自動回到我這里來的."

"你這就要走了嗎?"趙無延立即問道.

海天點了點頭:"恩,這次的戰斗,我承認我完全輸了,但我是絕對不會放棄的!"

"好子,有志氣!"趙無延贊賞的拍了下海天的肩膀,"你的很對,就算是到了最後一刻,也堅決不能放棄.迫于規定,我不好幫助你們,但我還是期待著與你們的合作,希望你能夠盡快找到烏山宮主吧,我等著你的好消息."

"這是我的傳訊玉佩,如果烏山宮主回到了百花宮,請務必通知我."海天感激的遞給了趙無延一枚傳訊玉佩,有了趙無延的幫助,他至少會方便許多.

接過海天的傳訊玉佩,趙無延略微看了下,便輕點著頭:"恩,那你放心吧,只要烏山宮主回來,我一定會通知你的!"

完,海天便朝著趙無延略微一行禮,隨即拿出了星耀,離開了延德星.

至于接下來去哪,他則是完全沒有頭緒.宇宙之大,想要找出一個完全沒見過的人,簡直就是大海撈針,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但為了東南域和東域,海天是絕對不能放棄.

如果……如果他的實力能夠再強一點,那該有多好?

回想起剛才與趙無延的戰斗,海天的心中就不由得非常的苦悶.他已經竭盡了全部的實力,除了那土源珠和火源珠沒用上外,其他的他能用的幾乎都用了.

雖然在短時間內占到了上風,但伎倆到底是伎倆,難登大雅之堂!

嚴格來,趙無延是他第一個在正常況下面對的巨頭級別的高手.過去雖然和墨山戰斗過,但那完全是因為逆天鏡的關系.要是沒有逆天鏡,他恐怕不知道得死了多少次.

這次與趙無延的戰斗,讓他真正的認識到了巨頭級別高手的可怕,遠不是他這個才領悟出兩層宇宙規則的高手能夠抗衡的.雖然他已經竭盡了全力,相信百樂他們知道這個結果也不會怪他,但海天還是覺的心中非常的郁悶.

他很想找個地方,好好的大醉一場,拋除掉心中的郁悶之氣.

看了眼地圖,海天發現在不遠處的地方,有著一顆星球,上面也算是比較繁華.他輕點了下頭,隨即控制著星耀到這個地方飛去,准備找個地方好好的喝一頓.

一直以來,他身上都背負著巨大的壓力,無數人都要看著他的眼色行事.實話,他很不喜歡這種感覺,他只想找個地方好好的隱居,不向再攙和這些事.可這還不是應了那句老話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星耀很快就降落到了這顆星球上,海天看了下地圖,這是一顆名為嚴炎星的星球.

是一個家族勢力的總部,這個家族海天從未聽過,家族中最強者似乎才只有高級宇宙行者初期而已.由此便可以看的出來,這個家族是多麼的渺.

或許在將來的戰爭中,這樣的家族會彈指間灰飛煙滅,任憑他們多麼的努力抗爭,也改變不了最終的結局.一場巨大的戰爭,往往會帶來極大的破壞,牽扯進許多的無辜者.

可他自己又能改變什麼呢?

他什麼都無法改變,只能夠盡可能的縮戰爭規模,早點解決掉河蟹一族!他們之間的戰爭,無所謂對錯,無所謂正邪,白了都是因為利益.

找到了一家酒館,海天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靜靜的坐了下來開始喝了起來.

酒很是醇厚,也很香,喝上去感覺舌頭麻麻的.有的時候,海天甚至想,如果他能夠做一個普通人該多好?也許會有著各種各樣的煩惱,但絕對不會像自己現在這樣.

"這位兄弟,別的座位都滿了,我可以坐在這兒嗎?"就在海天一杯一杯的喝著苦悶酒時,耳邊忽然間傳來了一陣中年男子的聲音.

海天轉頭望去,發現一個中年男子站在自己的旁邊.他瞥了一眼周圍,發現這個酒館還真的滿了,看樣子生意很不錯.其他人都是三三兩兩的一桌,唯獨他這里是一人一桌.

"坐吧."海天淡淡的應了一聲,他並不在乎自己的面前有沒有人.

那中年男子緩緩的坐了下來,同時也叫了一杯酒.叫完之後,他又望了望海天:"兄弟,你似乎心中很是苦悶,可以的話對我傾訴一下."

腦袋雖然有點眩暈,但海天的意識卻是非常的清醒.他仔細看了眼坐在他對面的這個中年男子,不過只有高級宇宙行者初期而已.在這個星球上,算的上是高手,不過在整個宇宙中,只能算是一個極為普通的宇宙行者而已.

"不錯,我的確是非常的苦悶,不過你我素昧平生,對你傾訴不太好吧?"海天心中帶有了一絲警惕,雖然並不是任何人都見過他的真面目,但還是有不少高手見過他的.此刻他雖然沒有掩蓋自己的真面目,但卻也不想暴露自己的真實身份.

對面的中年男子聽了海天這話不由得呵呵一笑:"看樣子兄弟你對我還是有很多的戒備,既然如此,我們不談也罷.你我相逢便是有緣,來喝一杯!"

店家也已經將這中年男子的酒給端了上來,他倒上了一杯,然後對著海天舉了起來.

海天古怪的望著這個中年男子,腦袋雖然有點眩暈,但他那是不想用星力來驅散,就是想要麻醉一下.不過這個中年男子的一切行為舉止,都讓他有一種十分奇怪的感覺.

"你的不錯,你我相逢便是有緣,來,我敬你!"不管對方是什麼來意,是什麼身份,但至少海天現在不會失了禮數!

啪!兩只杯子清脆的碰在了一起,海天和對面的中年男子不約而同的一飲而盡.

"好!兄弟真是痛快!"中年男子哈哈一笑,"不知道兄弟尊姓大名?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烏山."

"烏山?"海天一楞,原本渾濁的眼睛里陡然放射出一道犀利的精光!!

上篇:第兩千二百九十章 河蟹一族的絕望     下篇:第兩千二百九十二章 端木和盧比奧的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