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 此烏山非彼烏山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 此烏山非彼烏山

聽到海天的輕聲呢喃,中年男烏山狐疑的抬起頭來:"怎麼?有什麼問題麼?"

"不知烏山兄來自哪里?"海天頗為緊張的詢問了起來.烏山可是他正想尋找的百花宮宮主的名字,而這個人也叫烏山,兩人該不會是正好重名吧?

要知道,他想要尋找的那個烏山,可是一個超級高手,遠比趙無延還要強大,傳甚至能夠和墨山有的一拼的巨頭高手.而眼前這個烏山呢,不過僅僅是高級宇宙行者初期級別而已,和他想像中的那個烏山有著巨大的差距.

烏山聽到海天這麼一問,倒是略微有些錯愕:"我來自布都塔星,怎麼了?"

布都塔星?海天在腦海里尋找了一遍,他自問估計沒有聽過這個星球,恐怕是什麼不出名的星球而已.看樣眼前這個中年人,應該不是他所要尋找的百花宮宮主烏山.

"這位兄弟?你怎麼了?"見海天老是發楞,烏山不由得在海天跟前揮了揮手.

"啊?"海天這時回過神來,連忙尷尬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我有點走神.不過話回來,烏山兄又怎麼會來到這個星球上呢?"

"我是來這里看看的!"烏山微笑著道,"對了,這位兄弟你還沒有自我介紹呢."

海天一楞,隨即拍了下自己的腦袋,很是不好意思的伸出了右手:"對不起,我剛忘記了.我叫海天,請多關照!"

"海天兄弟你好!"烏山沒有絲毫的楞神,也伸出了右手與海天的緊握在了一起.

對方的手很溫暖,也很有力,海天甚至能夠感覺到對方的老繭很厚,有些地方甚至比自己還要厚的多.看樣這個烏山不簡單,聽到自己的名字居然沒有一點異常的反應.

要知道,如今這個宇宙之中,不知道他名字的人可不多.如今他沒有一點的反應,那麼就只有兩種可能.第一,是烏山真的不知道海天是誰,烏山所來自的布都塔星,可能真的是什麼地方,和外界的聯系比較少.

第二種可能,那麼就是對方早就知道他是誰,所以聽到他的名字後自然不會有任何的反應.到底是這兩種可能中的那種呢?不知道為什麼,海天內心個人比較傾向于後者.

他總覺的這個烏山,和他想要找的百花宮宮主烏山有著一定的聯系.只是雙方那巨大的實力差距,讓他很難想像到他們兩個會是一個人.當然不排除百花宮宮主烏山故意降低自身的實力,如果以他巨頭級別的實力,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如果真的是那個烏山的話,那麼自己剛詢問他的來曆,很可能也是隨意捏造的.

烏山可不知道海天在這麼一瞬間的功夫,內心想了這麼多.他笑呵呵的和海天松開了手,端起了一杯酒,一飲而盡:"海天兄弟,不知道你來這里又是為何?"

"我來這里是找一個人!"海天緊緊的盯著烏山的眼睛,"而且巧了,對方的名字居然跟烏山兄一樣,也叫烏山!"

"啊?跟我的名字一樣?"烏山詫異的張了張嘴,顯的很是驚訝.

對方的反應倒是讓海天心中很是迷惑,如果對方真的就是他所要尋找的這個烏山的話,聽到這句話後應該十分的平靜.可是現在對方的反應,卻明顯不知.

難道,眼前的這個中年人,真的不是他所要尋找的那個烏山嗎?

"那還真是巧了,不知道海天兄弟有沒有找到你想要找的那個人呢?"經過短暫的驚訝之後,烏山倒是很恢複了平靜,很是好奇的詢問了起來.

海天一攤手:"還沒有,要是找到的話,我也不會坐在這里喝悶酒了!"

"哦,對不起,不好意思,是我不該問的."烏山很是抱歉的道,"那我自罰一杯!"著,烏山竟然真的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飲而盡.

那豪爽的態度,讓海天的心也逐漸的好轉了起來:"痛!烏山兄,我敬你一杯!"

啪,一聲清脆的響聲,海天和烏山猛然間碰了下杯,不約而同的喝了起來.喝完之後,兩人再次不約而同的把杯捏在空中給倒了過來,里面連一滴酒都沒有滴下.

兩人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的呵呵笑了起來.

有了這麼一個酒友的陪伴,哪怕對方真的不是自己要尋找的人,海天也感覺到自己剛那沉悶的心逐漸的好了起來,心中的郁悶之氣也已經一掃而光.

緊接著,兩人開始一邊喝酒一邊簡單的聊了起來.經過一些了解,海天這知道,烏山來到這里,是被師門里派出來曆練的.當然,海天是趁著這個空隙再三的試探烏山是否認識自己,不過烏山的表現十分的平靜,沒有絲毫的反應.

看樣,烏山是真的不認識自己,也並非自己所要尋找的人.而且烏山也過自己的門派,海天想了下,是從未聽過,看樣真的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門派.

當海天問起烏山門派所在地時,烏山卻是吞吞吐吐.原本海天還以為這其中有什麼隱呢,但轉念一想這明白過來為何烏山不肯告訴自己,這是別人家門派的**.何況,他與烏山萍水相逢,不過是第一次認識,加不能出自己門派的下落.

在宇宙中,的確是有著許多的門派,對于自己宗門所在地隱藏的十分之好.畢竟整個宇宙中有著太多太多不懷好意的人,除非敢保證有著絕對的實力自保,不然的話,是不會有多少門派敢把自己的宗門暴露出來的.

"原來是這樣,不好意思!"海天很是尷尬的撓了撓頭,心中也有一絲惋惜.如果眼前的這個烏山,真的是自己所尋找的那個烏山,那該多好?

烏山似乎沒有察覺到海天心中的失落,不由得輕聲笑了笑:"沒事沒事."

鐺鐺鐺鐺……就在海天與烏山喝酒聊天的時候,忽然間外面傳來了一陣清脆的銅鑼聲響.烏山忽然間臉色一變,猛然間站了起來,伸頭望向了窗外.

由于海天所選的位置是靠窗的,只要略微抬頭就能夠看到外面的景象.見到烏山那古怪的動作,海天倒也是十分奇怪的望向了窗外.只見一個中級宇宙行者不停的敲鑼打鼓,邊跑邊喊:"惡人谷來啦!惡人谷來啦!大家閃!"

幾乎同一時間,酒館內的客人們都不約而同的站了起來,臉色倉皇的跑了出去.

這是怎麼回事?

還沒等海天搞明白到底發生何事的時候呢,店家此時也已經步走了過來:"兩位客官,惡人谷來了,你們趕緊走吧,店也要打烊了!"

"打烊?"海天很是詫異,"這個惡人谷是什麼地方?居然讓你們如此的害怕?連生意都不做了?"

店家很是苦澀的一笑:"客官,聽您這麼一問,顯然是外星來的吧?惡人谷是我們星球上的一群流氓地痞所聚集的勢力,無惡不作,每個月都要進城來鬧事.當然,主要是針對本城的劉家.如果我們關門晚了點,恐怕就會把他們給招惹進來."

到這里,店家很是害怕的頓了頓:"兩位客官,你們還是趕緊走吧,找個地方避一避.至少在惡人谷的人走之前,千萬不要出來,不然的話,下場會很淒慘的."

這店家顯然已經有了趕人的意思,海天無奈,也不好強行留下,隨即點了點頭,留下了幾塊星石之後,拉著烏山一起離開了酒館.

當他們出來之後,外面的大街上已經變的一片冷清,即使有幾個行人,也都神色倉皇的步行走著.看樣這個惡人谷還真的有點影響力,居然把一城的人都給嚇成這個樣.

"烏山兄,看你眉頭緊鎖,怎麼?是不是和這個惡人谷的到來有關系?"海天注意到旁邊的烏山一直皺眉不已,很是狐疑的問道.

烏山點了點頭:"海天兄弟,你所不錯!其實我正是受了本城劉家的邀請,特地前來助陣,幫助他們抵擋惡人谷!這群人,真是無惡不作,每個月都要來騷擾劉家,逼他們交稅!"

"交稅?"海天一楞,一時之間倒是沒有反應過來.

"不多,正是交稅,如果劉家不肯交的話,那麼他們便要打砸搶燒,將整個城市弄的不得安甯!"烏山這話的時候,一直都是咬牙切齒的模樣,仿佛真的對惡人谷恨之入骨.

他的這副表現,和普通的高級宇宙行者初期級別的高手,還真的沒有多大區別.看樣,他所要尋找的百花宮宮主,真的不是眼前這人,他們之間只是極為巧合的重名而已.

"不好,他們過來了,我們躲躲!"就在海天心中歎息的時候,烏山忽然間拉著海天鑽進了旁邊的胡同.

由于胡同比較,而且惡人谷的那群人又是趾高氣揚的,根本沒有注意到胡同里面的海天和烏山.

待這群人離開之後,烏山這拉著海天走了出來,臉色也變的極為難看:"該死的,沒有想到他們居然還有高級宇宙行者中期級別的高手,這下麻煩了!"RQ!

上篇:第兩千二百九十一章 盧比奧和端木消失     下篇:第兩千二百九十三章 宇宙的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