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八百七十七章 天機  
   
第一千八百七十七章 天機

"對了,烏山兄,你這怎麼會……"回過神來之後的海天,不由得問起了烏山的事.之前他還看到烏山是一個的高級宇宙行者初期級別的高手,為了一個中期級別的高手而苦惱了半天,甚至不惜拉他去幫助劉家,這樣的身份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烏山自然是明白海天的意思,不由得呵呵笑了笑道:"你也知道,到了我們這個層次,再想要突破,是極為困難的!其實我早在上個紀元的時候,就已經達到了現在的境界.這麼漫長的時間過去,我也已經放棄了再次突破."

"可是……"海天張了張嘴,剛想反駁幾句,可是話到嘴邊卻又不出來.

"你是不是想我還可以再努力?"烏山拍了拍海天的肩膀,拉著他走到之前所坐的蒲團上,一起坐了下來,"我也努力過,不過根本沒有作用.然後我開始出去曆練,可你也知道,我現在欠缺的,是一種對境界的領悟,所以我就刻意降低自己的實力,與普通人一起."

與普通人一起?海天微微的挑了挑眉頭,他總感覺這句話怪怪的.不過對于烏山來,高級宇宙行者初期級別的高手,的確可以算是普通人.

看到海天那幾乎無法理解的表,烏山不由得呵呵笑了笑:"也許是又重新體驗了一把生活的關系吧,我感覺到自己過去所領悟的,似乎又有了點新的感覺."

額……海天不由得有些詫異,已經領悟的東西,還可以有新的感覺?

"或許你只有達到了我這樣的境界後,才能夠明白過來這其中的關鍵吧."烏山笑了笑,"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樣,我就認識了劉雷.和你們相比,劉雷的確是一個地地道道的人物.他有著普通人所擁有的一切,堅定,重重義等缺點,可同樣也有著膽怕事等缺點.和劉雷他們相處,讓我重新體會到了一種做人的快樂!"

做人的快樂?海天古怪的打量了幾下烏山,難道這個家伙原形不是人嗎?

似乎是察覺到了海天那古怪的眼神,烏山連忙擺了擺手:"你可別想歪了,我的是,一種真正的做人!別看你們大多數都是人,但是卻很少有人能夠體會到這種樂趣."

"或許吧,不過烏山兄,那你又怎麼會正好與我碰巧遇到呢?"海天忽然問道,他甚至懷疑,自己與烏山的相遇,是不是他早就安排的.

"這倒不是,我倒真的是要去劉家,也的確是受到了劉雷的邀請."烏山輕笑著搖了搖頭,"我們能夠相遇,這就明,我們有緣!不過你可千萬別看這個緣,它其實可以算的上是一種極為神秘的力量,無形無味,幾乎觸摸不到,但卻真實存在."

海天詫異的張了張嘴巴:"真實存在?"

"是的,像你我的相遇,還有你和你那些兄弟們的相遇,其實都是緣!"烏山是越越詭異,聽的海天是滿頭的霧水.看到了海天那迷茫的表,烏山呵呵笑著擺了擺手:"好了,不這些枯燥的東西了,這塊珊瑚礁你就拿去吧,他可以給你一些幫助."

提到珊瑚礁,海天陡然想起了剛才發生的一切.他猛然間站了起來:"對了烏山兄,你這是要加入河蟹一族那方的陣營來消滅我們嗎?"

"不會!"烏山輕笑著搖了搖頭,"我又怎麼可能會去幫助別人消滅我的海天兄弟呢?"

"那你剛才還收下了帕魯帶來的珊瑚礁?"海天已經完全不理解了.

烏山站起身來,拍了拍海天的肩膀,讓他再次坐下:"你放心好了,我是堅決站在你們這一邊的.之所以收下河蟹一族送來的珊瑚礁,那自然是秉著不收白不收的道理."

"啊?這也行?"海天已經徹底無語,在他想像中,像烏山這樣的前輩高手,那麼自然是有一一,答應了別人的事,自然要答應.可現在收了河蟹一族的禮,又要去對付河蟹一族,這怎麼都有點太……無恥了吧?

"哈哈,你這子!"烏山看著眉毛幾乎擰在一起的海天,不由得輕松的笑了起來,"你有聽到我要答應過河蟹一族來消滅你們嗎?"

"這……"海天遲疑了下,似乎還真的沒有.如果他記的沒錯的話,之前烏山回答帕魯的話是,答應會考慮考慮,但並沒有一定要加入河蟹一族一方的陣營.

烏山笑道:"現在想明白了吧?"

這話讓海天不由得苦笑了起來:"烏山兄,你這麼做,未免會有損你的信譽了吧?"

"我有什麼信譽好的?反正我自始至終都沒有答應過他們,是他們自己誤會了,關我何事?"烏山很是不屑的擺了擺手,"如果要是逼急了我,我不介意親自帶領百花宮去."

"啊?那烏山兄,你不打算率領地下勢力加入我們嗎?"海天立即問道,這可是關鍵.

"不,既然緣讓我們相遇,那麼明上天是要我們幫你的.我可以讓血殺組以及延德殿率領另外兩大勢力幫助你們,不過我們百花宮就不參與了!"烏山歎息一聲.

這倒是讓海天相當的驚訝:"啊?這是為什麼?"

"緣讓我們幫助你,卻並沒有准許我們親自加入戰斗."烏山正色道,"一旦我們違反了這個,那麼就會遭受到上天的懲罰.所以,海天兄弟,你們自己好自為之吧."

緣……海天已經徹底無語,這個"緣"到底是什麼東西?居然讓烏山這樣的高手這樣的懼怕?而且張口"緣",閉口"緣"的,這似乎完全陷入到了里面.

看著海天那迷惘的神,烏山笑了笑:"'緣’的事你暫時先不用理會,應付好眼前這一關再吧.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你們這一關,基本上是不可能勝的."

"不可能勝的?烏山兄,你該不會是在開玩笑吧?要知道即使沒有你們的幫助,打敗河蟹一族還有南北域的聯盟,我就有著五成的把握.有了你們的幫助,我則是有著八成的把握,這勝算很大,又怎麼可能會輸?"海天自然是不信.

"我可不是和你開玩笑,這是'緣’的!"烏山鄭重其事的望著海天道.

"緣"的?海天已經有點無語,烏山不是這個"緣"無影無形,根本看不到嗎?又怎麼可能會話?海天甚至有點懷疑,烏山這是不是在故意戲弄自己.

似乎是察覺到了海天可能不信,烏山再次正色道:"海天兄弟,你千萬要相信我.你們這場大戰的基本上是不可能勝利的,但卻是有一個意外."

"意外?"海天急忙問道,不管烏山的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總歸先問到再.

烏山點頭:"是的,毫不客氣的,你們這一戰,可以是一個死局!但這個死局之中,卻是有一個活點,而這個活點就是你!海天!"

"啊?我?"海天詫異的指了指自己,沒有想到烏山竟然會自己是這場大戰的活點?

"是的,這場大戰是宇宙內的一次大洗牌,嚴重點的話,很有可能會導致這個紀元的破滅.我知道,阻止不了你們的戰斗,但請你們戰斗的時候替那些普通宇宙行者想一想."烏山臉色極為凝重的道,"你要記住一句話,猶豫就是你的天敵,會使你錯失良機!"

聽到這句話後,海天一是怔在了那里.

猶豫是自己的天敵,會使自己錯失良機?海天捫心自問,自己有的時候的確是挺猶豫,不過在關鍵的時候,卻是非常堅定的!

"還有一句話,海天兄弟,是我勉勵你的."烏山搭著海天的肩膀看著他,"重重義的確是你的優點,也是一個很好的優點.但有的時候,卻是你最大的缺點!"

重重義成了缺點?海天不由得一楞,倒沒有想到烏山竟然會這麼.

"好了,今天的天機,我已經泄露的夠多了,你趕緊走吧.至于血殺組和延德殿那邊,我會吩咐他們和你接觸的."烏山站起身來道.

雖然海天還是有點不明白烏山這些話的意思,但他卻明白烏山已經下來逐客令了.

他同樣的是站起身來,和烏山握了下手:"謝謝烏山兄,你的話我會回去好好研究的.還有感謝你贈送給我的珊瑚礁,只是這下子若是讓河蟹一族知道了,恐怕會氣瘋的."

"氣瘋就氣瘋,我又不怕他!他們要是問你,你就直接跟他們,這是我的主意!"烏山很是爽快的道,似乎完全沒有將這個珍貴的珊瑚礁給放在眼里.

海天呵呵笑了笑:"看樣子河蟹一族還真慘,簡直就是丟了禮物又失了面子!好了,烏山兄,話就到這里吧,我該回去准備了!"

"恩,你回去吧,記得心."烏山也點了點頭,隨即松開了海天的手.

而海天也是朝著烏山揮了揮手,則是在一名侍女的帶領之下,心翼翼的離開了這個超空間,出了茅草屋.

隨後,海天就直接飛上外太空,乘坐著星耀,直接回百樂星去了.

只是就在海天剛走之後,烏山的臉色猛然一變,吐出一口濃郁的鮮血來:"噗!"

"大人!"周圍無數侍女們看到這個場景,當即嚇了一大跳,紛紛圍了過來.

烏山則是推開她們,輕搖了搖頭,望著海天離開的方向苦笑了下:"海天兄弟,我能夠幫你的也就這麼多了,透露了這次天機,恐怕我的壽元也不多了!"

上篇:第兩千二百九十九章 挑釁     下篇:第兩千三百零一章 弱點?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