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 墨山的會議  
   
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 墨山的會議

就在海天和百樂開始著手于實施自己的計劃的時候,帕魯此時也已經回到了河蟹星上.**只是他完全不知道他走後在百花星上發生的事,還以為自己順利的完成了任務,正興奮的對著墨山進行著彙報!

"族長大人,我這次任務完成的十分順利,烏山前輩已經收下了珊瑚礁,並且答應認真考慮我們的請求!"帕魯嘿嘿笑著對著坐在上首的河蟹一族族長墨山彙報道.

墨山略微挑了下眉毛:"僅僅是答應認真考慮我們的要求?卻沒有直接答應?"

"是的,族長大人!不過我認為,這和已經答應並沒有太大的區別.如果他要是不答應的話,按照慣例來是不會收下我們的禮物的!"帕魯洋洋得意的笑道,"而且以他的實力和名譽,應該還坐不了收了我們的禮物卻又反悔的事."

在場的眾長老們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十分的贊成帕魯的意思,而且紛紛的恭維了起來:"不錯不錯,帕魯你這次的任務完成的十分不錯,不愧是我們河蟹一族的高手!"

得到眾長老們的褒獎,帕魯很是開心的點了點頭.只是他卻偷偷的望著首座上的墨山,顯然墨山的誇獎要比這些個長老們的誇獎要重要的多.

而墨山自然是看出了帕魯的意思,他只是輕點了下頭,很是淡然的道:"恩,你做的不錯!"完這句話後,就沒有下句了!

這讓帕魯的心里多少有些失望,畢竟他可是幫河蟹一族拉來了一個超級盟友呢.

"對了!族長大人,我想起來了,我在去百花星的時候,還碰上了海天!"帕魯這時才把自己碰上海天的事了出來.

聽到這話之後,墨山包括河蟹一族在場的所有長老們,都不由得一驚,甚至紛紛站了起來:"這怎麼可能?居然會遇上海天?他有沒有怎麼樣你?"

見到眾人這副樣子,帕魯頓時有點哭笑不得.就算海天最近的實力獲得了極大的增長,可也不可能隨便就把他給打敗了吧?更何況,他這次都勝利歸來了,還能被海天怎麼樣?

不過看到眾長老們如此心驚海天,帕魯的心里還是有點不是滋味兒的.

"我還能有什麼事?不過海天那子當時可是苦著臉喲!"帕魯的心又好了起來,隨即將自己遇到海天之後的事,大致的講述了一遍.

眾長老們包括墨山聽完之後,不約而同的皺起了眉頭.

"族長大人,諸位長老,你們這是怎麼了?"帕魯注意到了眾人臉上奇怪的表,不由得立即詢問了起來.

"帕魯,你是,當時烏山問你和海天,對于他彈的音律如何,你就直接誇贊了起來?"墨山沉浮了一會兒,抬頭問道.他可是清楚,帕魯完全不懂音律,那誇贊估計是隨便瞎扯的.

帕魯不解的點頭:"是啊?而且當時海天那子被我搶了一番辭後,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最後只能夠承認他完全不懂音律,在烏山面前大丟面子!"

墨山以及眾長老們聽完了這番話後,眉頭是皺的更加緊了!

"族長大人,諸位長老,你們這到底是怎麼了?難道不為我高興嗎?"帕魯不滿的問.

墨山和眾位長老們互相看了看,最後還是墨山開口道:"據我所知,烏山不僅僅是上個紀元中存活下來的一個超級巨頭,而且還是一個音律大師!你居然這樣回答他的問題,他沒有怪你,這簡直就是奇跡!"

"音律大師?"帕魯詫異的挑了挑眉毛,"就算他是音律大師,那也喜歡聽人恭維吧?"

大長老站起身來走到帕魯的身旁,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不懂!像他這樣的高手,你對他謊,他能夠看不出來?而且你是當著他的面撒謊,而海天卻是誠實招供,最後他居然會選擇了你,這里面沒有蹊蹺,恐怕誰也不會相信的."

"這還用擔心什麼?我想根本就是那個珊瑚礁讓他動了心!"帕魯想也不想道,"那個珊瑚礁是何等的珍貴,要不是他解釋給我聽,我甚至都不知道這塊珊瑚礁的來曆."

墨山緊皺著眉頭:"可正是因為太過珍貴,從而可能使得這塊珊瑚礁的使用價值不高.而且烏山恐怕已經修煉到了第九層的頂峰,即使給他吸收也吸收不了."

"對對,烏山似乎過,這塊珊瑚礁對他來是j魯陡然想起了烏山的話.

聽到這話後,墨山和諸位長老們都不由得詫異的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不解.怪事怪事,烏山明知道帕魯對于音律不懂,那番恭維明明是胡扯,卻為何沒有點破?還收下了如此珍貴的珊瑚礁,還答應考慮?

眾高層們是百思不得其解,他們完全搞不懂,烏山這麼做到底有何用意?

大長老想了想問道:"然後在得到這句答複之後,你就回來了?海天呢?"

"我是回來了,不過海天卻是被烏山前輩給留了下來,我本來想問問的,不過烏山前輩卻是下了逐客令,我就不得不先回來了!"帕魯回想了下解釋道.

墨山和諸位長老們再度對視了一眼,這一次從各自眼睛里看到的不再是迷惘,而是擔憂!烏山將海天留下來做什麼?如果地下勢力聯盟要選擇和他們河蟹一族合作的話,應該直接將海天給捉拿.就算不這麼過分和卑鄙無恥,那也應該直接轟出去,而不是留下來.

"看樣子,這里面肯定有文章!"墨山沉浮了一會兒道.

"不錯!烏山將海天留下,卻讓帕魯離開,顯然是有什麼事不希望讓帕魯知道."大長老緊皺著眉頭,"不過他們會不會聯系到一起呢?故意收了我們的禮物,卻投奔兩域?"

二長老連連搖頭:"不,這點應該不可能!烏山好歹也是跟族長大人一個層次的高手,應該不會做出無恥之事.而且他如果真的想要加盟兩域,又何必當著帕魯的面留下海天呢?只要讓海天和帕魯先回去,然後再悄悄的讓海天回來,這樣就神不知,鬼不覺了!"

"有道理,那他這麼做的真實用意是什麼?會不會是將海天直接給殺了?"三長老想了想,忽然間眼睛一亮,興奮的問道.

眾長老們都不約而同的搖了搖頭:"不可能!海天畢竟只是一個的兩層規則高手,烏山是不會自損名譽去和海天動手,我估計他們很可能是有別的問題."

"那又會是什麼問題呢?"帕魯忍不住反問.

一眾長老們不由得一陣沉默,誰也想不清楚其中的問題.

"算了,既然這個問題想不通,那麼就暫時別想.另外派人,給我嚴格監視地下勢力的動靜,有任何的異常,都立即向我彙報!"墨山做了一個總結.

"是!"眾長老們立即點頭答應,他們都明白與其在這里浪費時間,還不如去調查呢.

地下勢力聯盟可也不是什麼勢力,他們真要是有所行動的話,一定會有蛛絲馬跡的.

見眾人答應下來之後,墨山不由得輕點了點頭:"最近兩域的動靜如何?"

"兩域的那些高級宇宙行者中期以上的高手,似乎都在閉關修煉,只留了一些初期級別的高手在進行防守."三長老興奮的建議道,"族長大人,我覺的我們可以趁著現在這個時候,直接偷襲百樂宮,他們一定沒有實力來阻擋!"

"不可!"二長老幾乎想也不想的就否決了,"對方表面上只是用一些初期級別的高手在防守百樂宮,可誰知道他們究竟是不是真的只用了這些人在防守?要知道,他們可不是善茬,還有個陰險狡猾的海天和百樂,我們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大長老輕點了下頭:"根據我們的報,似乎有一部分中期以上的高手不見了!"

"不見了?這怎麼可能?"墨山詫異的張了張嘴問道.

大長老苦笑了下:"的確是不見了,根本不知去向.現在我們在他們中高層的間諜,經過上次一役,已經被他們全部給清理了,只剩下幾個高級宇宙行者初期級別的間諜.可是這些人也已經被調離開來,只進行負責百樂宮外圍的防守,對于真正的秘密是一無所知."

提起這個,墨山就一肚子的火:"該死的海天,居然給我們下套,准備了一部假的八環劍陣教材,害的我們損失了這麼多高手!"

"族長大人,您不用擔心,我們雖然損失了不少高手,不過加上南域北域的話,總體實力比起海天他們要強大的多,還是不用怕的!"二長老連忙安撫.

"哼,南域北域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他們不過是看到海天他們力量太大,才不得不暫時和我們聯合的!"墨山恨恨的咒罵了起來,這搞的一眾長老們極為詫異.

"族長大人,您怎麼了?是不是南域北域那邊又出什麼問題了?"大長老心翼翼的問道.

四長老苦笑了下,站出來:"和南北兩域的聯系一直是我在負責的!為了和這兩域聯合到一起,我們已經進行了四場艱苦的談判.可是這兩域野心極其之大,竟然想要兩家瓜分東南域和東域,只留給我們一點湯湯水水,肉渣都不給我們吃!"

"魂蛋!"墨山再一次的咒罵了起來.

上篇:第兩千三百零一章 弱點?尾巴?     下篇:第兩千三百零三章 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