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九百零九章 兵分兩路  
   
第一千九百零九章 兵分兩路

左的是,如今他們在地下,完全不知道上面的況,也不敢隨意的用神識探查.畢竟在血殺宮中,還是有幾個不弱于他們的高手存在,而且還有著河蟹一族的八長老.

如今他們的當務之急,就是趕緊把宋行給營救出來,然後再現身一舉解決叛變問題.

看了一眼擔憂的左,海天拍了下他的肩膀:"放心,這事就交給我來吧,我會五行遁術,不會讓他們那麼輕易發現的."

著,海天立即施展起了五行遁術,在左那詫異的目光中,直接融入到了上方的地板之中.同時,海天還不斷的移動,將自己的身體轉移到了邊上的牆壁之中,心翼翼的露出眼睛,開始觀察起左房間的況.

左的房間並不大,空無一人,放著一些簡單的擺設.只是都有些散亂,不少桌子和椅子都倒在地上.如果海天猜的沒錯的話,很可能是左之前得知消息後沖出去時碰倒的.

確定無人之後,海天再度回到了地道里面,便被左給焦急的拉著詢問:"況如何?"

"還好,你的房間里沒有人,看樣子他們並沒有把你的房間給拿出來."海天笑道.

聽到海天這話後,左才不由得松了口氣.同時開始打開地道上面的地板,從下面鑽了上來.而海天也是緊隨其後,心翼翼的鑽了上來.

看著眼前熟悉的一切,左似乎又有點觸景生.海天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我們一定會救出宋行前輩的,並且殺了郎魂這個叛徒."

"恩!"左應了一聲,眉宇間的擔憂果然是少了幾分.

海天環顧了一眼四周,走向了那唯一的一扇門,將耳朵貼在了上面,並沒有聽到外面傳來響動,隨即便走了回來:"你們血殺宮的布局是怎樣的?宋行前輩被關在哪?"

"不知道,我們出來的時候,郎魂那個混蛋把宋行大人給關在了宋行大人自己的房間之中,至于之後有沒有改動那我就不清楚了."左苦笑了下,"不過根據我的猜測,他們很可能會將宋行大人給關到地下牢房去,那里有著宋行大人親自布置的禁制,根本逃不出去."

地下牢房?海天微微的挑了幾下眉頭:"禁制很厲害嗎?"

"當然厲害,那可是巨頭級別的高手布置的,原來是用來關押一些不聽話的高手的.只是卻沒有想到,居然宋行前輩自己也有可能用上."到這里左更是面露苦色.

巨頭級別高手布置的禁制,海天可不認為自己能夠打的破.看樣子,他原先想要通過五行遁術這一方法潛入下去營救宋行的計劃是根本不可能行的通的,只能夠換一個.

緊皺著眉頭沉吟了一會兒,海天抬頭問道:"這個禁制有什麼弱點嗎?"

"弱點?真要的話倒不是沒有,就是攻擊性太差,但是防禦性超強!"左耷拉著腦袋沉吟了一會兒,"而且由于是建在地下,外面又用好幾道禁制隔開,里面發生任何事,外面都很難知曉.原本是用來懲罰一些不聽話的人的,所以特地這樣設置."

防禦性超強?海天的眉頭是越皺越緊,如今自己的實力雖然是不錯,可是想要打破巨頭布置的禁制,那根本沒可能.倒是這個禁制的隔離性,讓他眼睛微微一亮.

"那你還有沒有辦法潛入這個地下牢房之中?"海天是沒有辦法了,只好詢問左.

"其他的辦法,倒也不是沒有!"左沉吟了一會兒,"我們只能夠使用調虎離山之計,將郎魂他們的注意力全都吸引到一人身上,然後再派另外一人趁機從正面打破那些守衛,營救出宋行大人.只是這樣一來,吸引注意力那人,勢必會非常的危險,遭到全血殺組的攻擊."

不得不,左的這個辦法很可能是最後一個辦法,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而且其中的危險性,的確是十分的高.宋行布置的禁制的確是厲害,可恐怕宋行也沒有想到自己布置的禁制會給自己帶來這麼大麻煩吧?

想了想,海天也想不出其他的辦法,看樣子只好按照左的這個方法去做了!

"既然如此,那麼就用這個方法吧,吸引郎魂他們注意力的活兒,就交給我好了!"海天當仁不讓的將最危險的活計給承擔了下來.

左震驚的望著海天:"海天大人,這不妥吧?雖然你實力不錯,但是你很可能不僅僅將面對郎魂他們,更是要面對河蟹一族的八長老,以你一個人……"

"放心,我沒事的!"海天自信的笑了笑,"論戰斗,我不一定打的過你們血殺組這麼多人,但要是論撤退,恐怕沒人比的上我.而且,我也不是一個人在戰斗,我還有著唐天豪秦風他們,危急關頭,我可以把他們放出來戰斗!"

"即便這樣,可是……"左依然是十分的猶豫,他心里清楚,即使有著唐天豪秦風等人的加入,海天他們面對整個血殺組的圍攻一樣是十分的凶險.

然而左的話還沒有完呢,就被海天給打斷了.只見海天雙手拍著左的肩膀,鄭重其事的道:"沒有可是!難道你不想救出宋行前輩嗎?而且這里是血殺宮,是你們一手建立起來的,沒有人比你們更熟悉這里的構造,讓你去營救,總比我這個不認識路的好吧?"

左心里明白,海天這麼其實完全是為了他,把營救宋行這個巨大的功勞直接讓給了他.要不然的話,只要告訴他地牢的位置和方位,海天也一樣能夠找過去的.

見海天那堅決的目光,左終于是點了下頭:"那好吧,不過海天大人,你可一定要答應我,一定要活著!"

"放心,我是絕對不可能死的!"海天自信的笑了笑,"在這個宇宙中,有著太多太多的人想殺我,可最終卻沒有一個人成功.句不太客氣的話,就憑郎魂這些人也想殺我?那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海天大人,你可千萬不要覷血殺宮,為了抵擋外界勢力的入侵,宋行前輩在血殺宮里布置了許多可怕的禁制,哪怕是巨頭高手陷入其中也會非常的麻煩."左一臉正色的叮囑道,"郎魂他們無法打敗你,則很有可能會利用禁制來攻擊.這里是我們血殺宮所有禁制的布置方位以及控制的手印,我現在送給你了!"

海天驚訝的望著左:"你把血殺宮所有禁制的布置方位和控制手印都給我?"

要知道,這可以算是血殺宮生存的根本,然而左卻是毫不猶豫的交了出來.這不等于是將整個血殺宮開放給了海天嗎?

望著海天那震驚的神色,左輕聲笑了笑:"海天大人,宋行大人的對,你是可以完全相信的.連郎魂那個混蛋我們都可以相信,為什麼不能夠相信你呢?"

額……左這話,倒是讓海天干笑了起來.不過有了這個總控制圖以及控制手印,那麼血殺宮對于他來,幾乎就是不設防.他需要對付的,就只是那些個高手們.

"好了,事不宜遲,我們立即行動吧!"海天也不是矯之人,更何況現在的他還真的是需要血殺宮的總控制圖以及控制手印,"不過我得先去血殺宮外面,要不然的話,一定會讓郎魂他們意識到我們是直接出現在內部的,到時候可就麻煩了!"

左點頭:"恩,我們立即開始兵分兩路行動,爭取早點將宋行大人營救出來."

隨即,海天便立即離開了左的房間,開始先到血殺宮外面去.他和左約定好,等外面他打起來之後,左再立即行動.因為一旦打起來,那麼郎魂勢必會調動更多的高手來圍攻,這就給了左可趁之機.

很快,海天就已經從血殺宮內出來了,只是望著那高大的血殺宮,海天的眼中閃過一絲犀利,同時將逆天鏡給打了開來,把唐天豪秦風他們都給放了出來.

"具體的事不用我多了,你們應該已經看到了吧?"海天轉頭問道.

"死變態你放心吧,我們一定會給郎魂他們一個狠狠的教訓!"唐天豪握著手中的混沌二流神器,信誓旦旦的道.

秦風看了海天一眼,眸子中透露出一股強烈的戰意:"死變態,我們開始吧!"

"恩,對于血殺宮的那些高級宇宙行者中期以下的,都手下留一下,畢竟他們不是真正的執行者.但是對于那些高級宇宙行者後期的,給我全部都殺了!"海天的眼中也開始透露出一絲強烈的殺意!

自己會有今天,到底也是郎魂造成的.若不是他的背叛,自己與阿南加葉他們的矛盾也不會急劇爆發開來.而且他從以前開始,就最恨叛徒!更加恨這種欺師滅祖的叛徒.

看著身邊已經完全准備就緒的唐天豪秦風等人,海天深吸了口氣,鼓足體內的星力,立即對著血殺宮高聲呼喊起來:"郎魂!你個混蛋,給我滾出來!"

"出來!"唐天豪秦風等人也是跟著一起吼了起來.

上篇:第兩千三百三十一章 大羽人的優點與缺點     下篇:第兩千三百三十三章 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