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九百一十章 互相演戲  
   
第一千九百一十章 互相演戲

這個時候的郎魂和一眾血殺組的高層們,還渾然不知道海天已經找到了左,並且曾經潛入到了血殺宮中.他們正在商量著,下一步的計劃.

根據聯盟的要求,他們已經派出了大量高手,並且還裹挾著另外兩大地下勢力和延德殿一起派兵包圍了兩域.如今只等兩域做出最後的決定,隨時可以進攻.

現在總體的場面,已經由他們幾方聯盟占盡了上風.無論兩域是交不交出海天,都會受到極大的影響.當然,現在的郎魂他們,真正關心的並不是這些,而是百花宮.

雖河蟹一族的八長老信誓旦旦的保證,百花宮絕對不會參與到這方面之中,但句老實話,郎魂的心中依然是十分的擔心.沒有辦法,百花宮稱霸地下勢力已經無數年,其中的權威更是在他們心中根深蒂固,一時間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清除的.

八長老看著依舊是有些擔心的郎魂以及血殺組眾高層們,不屑的笑了笑:"實話告訴你們好了,百花宮宮主烏山已經被我們偉大的族長大人墨山給重傷了,不得不關閉了百花宮."

"什麼?烏山大人被墨山給重傷了?這怎麼可能?"郎魂以及一幫血殺組高層們立即驚駭的叫了起來,烏山也是一個老牌的巨頭高手,論實力不在墨山之下.如今八長老烏山被墨山給重傷了,這又讓他們怎麼會不驚訝?

實際上八長老的內心也覺的是有點不可思議,但墨山的確是這麼對他的,他是根本不會懷疑他們的族長大人墨山,自然是十分的相信.

"怎麼?難道你是我在謊?還是我們族長大人墨山在謊?"郎魂等人的質疑,讓八長老感覺到十分的不爽,不由得微微的皺起了眉頭.

一見八長老有些生氣,郎魂以及眾多血殺組高層們連忙擺手:"沒有沒有,我們絕對沒有懷疑,堅決的相信你們.只是這事,實在是有點太過不可思議了!"

不管怎麼,百花宮宮主烏山都曾經是他們的頂頭上司,被墨山給重傷,他們的心還是有些失落的.

實際上不僅僅是他們納悶,就連墨山自己也是納悶無比.他的確去找了烏山,要求烏山放棄對地下聯盟的掌控.而烏山自然是不肯,他便于烏山打了起來.原本他還以為這是一場幾乎沒有勝負的戰斗,可是一打起來他發現烏山竟然極度的虛弱.

趁此機會,他便對烏山發動了猛烈的攻擊,這才重傷了下.不過烏山到底也是和墨山同級別的高手,雖然被打傷了,但也不會任由墨山欺凌,堅持逃回了百花星,並且關閉了百花宮,無論什麼人都無法進入其中.

哪怕是墨山對于封閉的百花宮也沒有任何的辦法,不過他的目的已經達到,雖然讓烏山回去留下了不的隱患,但他還是堅持的讓手下對地下勢力展開行動.這才會有了之前的這些況,血殺組和延德殿內部都被他們策反政變,兩大巨頭都被軟禁.

見郎魂以及血殺組眾高手們那嚇的接連擺手的模樣,八長老心里滿是不屑.要不是墨山族長命令他們要好生與地下勢力配合,要不然他才不會跑到這里呢.

"行了,別管我們了,還是看看你們自己如何!"八長老哼了一聲,"關押宋行的地方沒有任何問題吧?還有那些拒絕和我們合作的高層也都關押了起來吧?"

"當然,我們已經將師……額,是宋行關押到了他自己親手所建的地牢之中.從內部,是根本無法打破的,除非是墨山大人這樣的超級巨頭才有可能.要不然的話,就只有從外部正面打開."郎魂到宋行的時候,還習慣性的想叫師尊.

然而當他了一半之後,這才發覺他已經叛變了,自然不會再叫宋行師尊.

"至于其他拒絕和我們合作的高手們,都和宋行一起關押在了地牢之中,絕對的安全."郎魂提起這些人時,微微眯起了眼睛,"我已經給他們三天時間考慮,如果他們不和我們合作的話,那麼我們就將在三天後徹底處決他們!只可惜跑了一個左!"

八長老不屑的撇了撇嘴:"左?你是宋行身邊的那個童子?他的實力的確是不錯,可是受了那麼嚴重的傷,根本不可能存活的下來,甚至連血殺星都出不去.我想現在的他,搞不好已經死在某個地方了!"

"恩,很有可能,我這就命人去外面搜索一下,看看有沒有他的尸體!"郎魂贊同的點了點頭,右是死在他的手里,而左也是被他和八長老聯合打傷.對于那樣的傷勢,郎魂十分的清楚,哪怕是宋行出手,也根本不可能救的活.

就在眾人話的時候,忽然間從遠處飛來一道綠色的流光,徑直飛向了八長老.

而八長老則是微微皺了下眉頭,二話不將其捏碎,一段信息立即湧入到了他的腦海中.只是當他看到這里面的信息之後,臉色頓時一變.

"八長老,出了什麼事了?"郎魂一看到八長老變化的臉色,不由得立即緊張問道.

八長老臉色一沉,緩緩道:"是我們河蟹一族總部發來的,兩域已經宣布拒絕交出海天,但是海天已經離開了兩域.根據總部的判斷,海天則是很有可能會來找你們的麻煩,要讓你們更加注意,提高警惕,防止海天鑽了空子."

"海天還會過來?"郎魂等人不由得一怔,實話上次能夠將海天騙走已經有著很大的僥幸性了,如果海天這次再來,他們搞不好會直接穿幫.

就在這時,血殺宮的外面就傳來了海天和唐天豪他們的怒吼聲.

"郎魂,你個死混蛋,給我滾出來!"

血殺宮頓時一片混亂,不少高手們紛紛湧了出去.而處于正殿之上的血殺組組長郎魂卻是臉色大變,不由得看向了旁邊的八長老:"不好,海天果然來了,八長老這可怎麼辦?"

看著有些慌亂的郎魂,八長老很是不屑的哼了一聲:"來就來了,還是按照上次那樣,能哄則哄,能騙則騙.如果實在哄不掉騙不掉,就給我偷襲!別忘了,你可是血殺組的組長,鎮定點,千萬不要讓海天看出破綻開."

"這……"猶豫了一下,郎魂點了點頭,"好吧,我試試看.不過他剛才直接在外面喊我的名字,會不會他已經知道了血殺組發生的事?"

八長老幾乎想也不想就否定了:"不可能!這麼機密的事,哪怕是血殺組的下層都不知道,僅有高層知道,而且反對我們的人,都已經關押了起來.而遠在兩域的海天,又是如何得知?別看海天子在宇宙內名氣挺大,但你要記住,他終究只是一個普通人."

得到了八長老的鼓勵,郎魂原本有些發虛的內心也是逐漸的穩定了下來,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點點頭道:"恩,那好吧,我就再次接見海天,爭取把他給騙走!"

"記住,你是血殺組的組長,鎮定點!"八長老同樣站起身來叮囑起郎魂,畢竟他不是血殺組的人,而且還與海天見過面,他一旦出現在這里,就是傻瓜也明白發生何事了!

以他們如今的實力,想要滅掉海天幾乎是不可能的.根據他們河蟹一族的計劃,首先就是要將海天變成無根之萍,然後再集中實力進行圍擊.

血殺組這里的事,如今最好還是不要被海天知道的好,能隱瞞一刻就隱瞞一刻.

整了整身上的衣衫,郎魂定了下心,又恢複了往日的威嚴,隨即對著下面的人喊道:"去,把海天給我請進來!"

正在門外喊的海天等人,發現血殺組的高手們雖然一個個警戒的望著他們,但卻沒有動手的意思.就在他們納悶郎魂到底在搞什麼鬼的時候,忽然間一名血殺組的高層跑了出來,含笑著對海天道:"海天大人,你怎麼來了?"

海天記得,自己之前見過這個血殺組的高層,兩次都見過.雖這個家伙對他是笑意連連,但海天卻發現他的眼眸中有些躲閃,這顯然是心虛的表現.

"怎麼?難道我就不能來了嗎?還是你以為我被兩域給趕出來了?"海天見對方沒有直接翻臉,那也樂得演戲,故意板起臉來瞪著對方.

而血殺組的那名高層也是一楞,他們才剛剛知道海天離開兩域的事.只是能夠做到高層,腦筋自然也不笨,立即一轉嘿嘿笑道:"怎麼會呢?海天大人你可是我們的偶像,就算被兩域給趕出來,也是我們血殺組的上賓!只是不知道海天大人再次來所謂何事?"

海天自然是能夠聽的懂血殺組這名高層話語中的暗諷,如果是平常他還真不在乎,然而他現在要為左打掩護,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自然是要裝出一副極為憤怒的樣子.

他幾乎想也不想,當場給了那名高層的臉上扇了一個大大的耳光,並且憤怒的咆哮:"怎麼?難道你以為我是被趕出來的嗎?告訴你,老子是自己出來的!"

上篇:第兩千三百三十二章 扇巴掌     下篇:第兩千三百三十四章 敲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