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九百四十三章 悄然潛入  
   
第一千九百四十三章 悄然潛入

就在墨山他們在河蟹宮內布局的時候,海天已然帶著唐天豪秦風等人再次踏上了延德星.當然這一次來的時候,那完全是悄悄的,在宇宙中的時候,海天就收起了星耀,讓眾人進入逆天鏡,自己則也是通過逆天鏡的空間傳送功能來到了地面.

這樣足以保證最大限度的不會被河蟹一族的高手發現,方便他們行事.

在降落到地面上之後,海天僅讓唐天豪和秦風跟隨著自己出來,其他人則是先暫時呆在逆天鏡中待命.畢竟要潛入延德殿,人少點比較好.留唐天豪和秦風在外面,也可以多一絲的戰力,真要是遇上危險,可以立即將寒怒炎勁等人放出.

海天帶著唐天豪和秦風悄然的靠近了延德殿,只是這一回卻不像在血殺宮的時候有人帶路了!海天三人只能夠暫時性的在外面觀望,決定先調查一下況再.

只是他們觀察了半天,除了見到個別的延德殿低級弟子之外,其他的高手卻一個都沒看到.難道整個延德殿的高層被一網打盡了?如果這樣的話,那倒還好,雖然救的人可能會多一點,但是至少不會出現叛徒.

"死變態,你看這個延德殿靜悄悄的,我總感覺到里面有危險."秦風拍了拍海天肩膀低聲道,"從剛才起,我的右眼皮就一直跳個不停,恐怕這個延德殿里面有埋伏."

唐天豪在一旁撇了撇嘴:"有埋伏是正常的,河蟹一族早就知道了我們營救出了宋行前輩,也肯定料到我們會來延德殿,如果沒有一點布置的話,那才是最可疑的呢."

"話雖然是這麼,但我總感覺今天有點不平凡,我覺的我們還是再觀察一下的好."秦風猶豫了一會兒,沉聲道.他不知怎麼的,有一種想要立刻離開的感覺.

海天他們兩人的話都非常的贊同:"恩,你們的都對,河蟹一族肯定會針對我們有所布置.不過我們破除他們的埋伏,也不是一次兩次了,這次再多一次,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而且秦風的也對,河蟹一族不是白癡,既然知道我們要來,這埋伏定然不簡單,心點好."

緊接著,他們就在延德殿的外圍觀察了好一陣子,就見到同一個延德殿的低級弟子出來,其他人就再也沒有看到.海天決定不再等下去,准備開始行動.

要潛入延德殿,海天想到的第一種方法就是施展五行遁術!只是當他施展起了五行遁術之後,陡然發現在延德殿的周圍,竟然布置了一層禁制,楞是阻止住了他.

"死變態,河蟹一族果然有所准備,怎麼辦?五行遁術沒辦法使用,難道得硬打進去嗎?"唐天豪有些不爽的問道.

海天沉吟了下,輕搖了搖頭:"不,現在還不到最後時刻,硬打進去的話我們沒有一點的勝算,而且很容易驚動對手,還是得悄悄的潛入."

"還悄悄的潛入?五行遁術都沒辦法使用,你打算怎麼潛入?"唐天豪歪著腦袋問道.

海天嘿嘿一笑:"難道你忘記了?我可是一名領悟出宇宙規則的超級高手!同化可是我領悟出的第一層宇宙規則,只要沒有巨頭級別的高手存在,根本沒有人能夠探查的到我."

"對,我怎麼將這茬給忘記了?"唐天豪興奮的一拍手.

倒是秦風一直在身後低頭不語,眉頭還不時的擰在一起.唐天豪注意到了秦風那古怪的神,不由得立即上前問道:"秦風你怎麼了?難道不為死變態高興麼?"

"為,當然為!"秦風想也不想的抬起頭來道,"只是我感覺到這個延德殿,仿佛有著巨大的危險,我覺的我們還是不要輕易進入的好,回兩域讓百樂前輩調集些高手來協助我們."

唐天豪撇了撇嘴:"你怎麼變的這麼膽了?就算河蟹一族有埋伏又如何?死變態還不是一次又一次的突破了他們的伏擊麼?我相信死變態能夠再一次突破的!"

對于唐天豪,秦風已經無話可.完全的相信海天,是沒錯,可這還是要根據實際況的.以河蟹一族對海天的恨,而且又知道海天必定會來,恐怕設下的埋伏絕對不一般.

向來謹慎的海天,在聽了秦風的話後也皺起了眉頭.秦風的話不是沒有道理,但現在每拖一分鍾,就意味著趙無延他們可能會多一分的危險,即使里面有埋伏,他也要闖一闖!

"秦風,我知道你的顧慮,但請你也要明白我的苦衷."海天拍了拍秦風的肩膀,"這延德殿里面或許有著河蟹一族的埋伏,但現在我們也沒有時間等待百樂前輩調集高手.別忘了,趙無延前輩他們,很可能正忍受著萬蟻噬骨丹的痛苦呢."

一聽到萬蟻噬骨丹,秦風的臉色就變了變.他當初可是和海天一起去營救宋行的,自然也是能夠看的到宋行他們的痛苦.那絕對是一種非人般的折磨,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下來.

"好吧,死變態,你成功的服我了."秦風坦然的笑了笑,"那我們三兄弟就一起往里面闖一闖!就算是要死,我們三人死在一塊兒,也就沒有遺憾了!"

看著過去豪氣沖天的秦風又回來了,海天也是欣慰的笑了起來.

"好了,你們兩人趕緊進入逆天鏡,有需要戰斗的話我會立刻召喚你們出來."海天一邊從儲物戒指里拿出了逆天鏡,一邊對著唐天豪秦風道.

對此,他們自然是不會有任何的反對意見.很快,他們兩人就進入了逆天鏡中,與寒怒炎勁等人會合到一起.而海天自己,則是陡然施展起了同化規則,整個身形頓時消失.

正是在這樣的狀態之下,海天悄然走上了延德殿的台階.不時出來巡邏的那個延德殿低級弟子,仿佛完全沒有察覺到海天似的,自顧自的不斷巡邏.

很快,海天就已經進入了延德殿內部.他上一次來延德殿的時候,是一路打進來的,幾乎都沒有怎麼好好欣賞過.現在他倒是不住的注意起周圍的況,想要判別下到底有沒有埋伏,又或者尋找埋伏到底在何處.

雖然他的心中明白河蟹一族肯定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也明白這是他必須要走的一條路,但這並不代表著他就甘願去送死!他要再一次,從虎口里拔牙.

走了一會兒,他發現整個延德殿的前殿一片的冷清,幾乎完全看不到人影,只聞到一股奇怪的香味,很好聞.這就怪了,剛才外面還有低級弟子在巡邏,怎麼里面卻是完全沒有人了?難道延德殿的所有高手都被滅了或者關起來了,只剩下那一個人了?

不對!絕對不可能有這樣的況.

海天依靠著同化狀態,再一次來到了延德殿的正殿之中,他記得自己上一次就是在這里與趙無延大打了一場!結果他是毫無懸念的完敗,但他同樣也給了趙無延巨大的威脅.

沒有辦法,他畢竟只是一個領悟出兩層宇宙規則的超級高手,而趙無延卻是巨頭.這是本質的差別,哪怕是領悟出六層宇宙規則的超級高手,也不可能打敗巨頭的.

望著眼前這熟悉的一切,海天仿佛又回到了當初與趙無延戰斗的日子.只是,現在他來了,可是他的對戰對象又在哪里呢?

相信延德殿肯定有著和血殺宮一樣的地牢,延德殿的高手們肯定都被關押在那里.當然也不排除已經被押運回河蟹宮的,這是最差的一種可能性,海天心里不斷的祈禱著.

不過在尋找地牢之前,他打算先找找河蟹一族長老的蹤影.在血殺宮里碰到了八長老,那麼延德殿至少也會有著一位長老的存在.要不然的話,又如何控制延德殿?只是這名長老,現在到底在什麼地方?

海天依靠著同化狀態,將延德殿的前殿和正殿都逛了一遍,均沒有看到任何的身影.他決定去後殿看一下,不定會在後殿呢?要真是找到了的話,那他行動起來就方便許多.

當海天跨入後殿范圍的時候,就聽見了一陣話聲.只是他距離太遠的緣故,聽不太清楚.他盡量的減輕自己的腳步聲,一步一步的來到了房門外,總算是能夠清楚的聽到了.

只聽里面傳來一陣男聲:"六哥,你這海天什麼時候會過來?"

果不其然,肯定是河蟹一族的長老!只是還有六哥?難道是六長老?海天的眉頭微微的挑了下,竟然有兩名長老,這下子是有點麻煩了!

"九弟,你不要心急!"被稱為六哥的人拍了下九弟的肩膀,安慰道,"我知道你很想為七弟報仇,其實我也很想,但海天不是那麼容易殺的!我們這麼多年,動用了無數的人力物力財力,最後還不是讓那子給逃了出去?他的逆天鏡實在是太變態了!"

"是啊,當初那子在尚未領悟宇宙規則的時候,就與我幾乎打了個平手,現在的實力恐怕已經超越我了!要不是六哥你前來支援的話,恐怕我一個人都毫無信心."九弟歎了口氣.

六哥呵呵笑道:"放心好了,我們不管怎麼都是河蟹一族的長老,又豈能屢次讓海天在我們頭上放肆?而且這一次,只要他敢來,我們就會讓他嘗嘗我們禁制的威力!"

禁制?什麼禁制?海天敏銳的抓住了這個關鍵詞!

上篇:第兩千三百六十五章 失算的大羽王     下篇:第兩千三百六十七章 打擊蘭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