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兩千零二十九章 將計就計  
   
第兩千零二十九章 將計就計

回去之後,蕭遠就特地的給蕭干安排了一個房間,然後囑咐下蕭干要好好休息之後,這才關上房門離開.只是他臨走前還特意道:"大伯,如果你有事的話,就可以到旁邊海天的房間里來找我,我應該會在那里.如果找不到的話,可以向那些侍衛們打聽."

"好的,你安心的去吧."蕭干假裝很是勞累的躺了下來.只是他的內心卻是一喜,沒有想到海天的房間竟然就在他的房間旁邊,那不是距離他很近麼?

出了大門之後,蕭遠一轉,就推開了海天房間的大門,只見海天一身戎裝的站在那兒,哪有一點要休息的意思.見到蕭遠的到來,海天立即伸手布置了一個隔音結界.

"海天,你讓我這麼做,到底是什麼意思?"蕭遠不解的問道,"為何要我將大伯安排在這個房間里?"

"你還沒有看出來嗎?你這個大伯有點問題."海天想了下道.

蕭遠一驚:"有問題?有什麼問題?"

"暫時還不清楚,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對我的新正天神劍很感興趣.你注意到了沒,他經常會問起關于我的新正天神劍的事.就算他對新正天神劍再好奇,但也太過關注了吧?一般人哪會像他這樣,詢問的這麼詳細?"海天謹慎的分析道.

"啊?經你這麼一,我想起來之前大伯的確是問了我好多關于新正天神劍的事."蕭遠頓時一緊張."海天.你大伯該不會要打新正天神劍的主意吧?"

海天略微一沉吟,便點了點頭:"這點那是非常的肯定,別忘了,他也是你們神偷家族出來的,也擁有著一手神偷的技術."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雖然蕭遠心里仍舊是不太相信,但海天的這些話,可能性卻是相當的高,讓他由不得不相信.那可是他的大伯啊,是他的親人,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來?這讓他以後在海天的身邊.還如何混呢?

看著蕭遠心急如焚的臉龐,海天安慰了著拍了下他的肩膀:"你也先別急,我懷疑這事並非是你大伯自己的意思,幕後恐怕令有主使之人."

"啊?海天你確定嗎?"蕭遠此刻顯然是有些慌亂.喪失了理性分析的能力.

海天點點頭:"應該是這樣,首先,你大伯不過是高級宇宙行者中期級別的高手,想必你也告訴他了,沒有我的允許,任何人都不可能使用新正天神劍.他明知道這一點,依然表現出了對新正天神劍的極大興趣,這就明了他根本就不是打算自己用."

"不是自己用?那他也可以去賣掉啊,或者給我們的敵人."蕭遠畢竟跟隨了海天那麼久,就算剛才還有些慌亂.現在總算是稍微冷靜下來,恢複了一點的分析能力.

"你的很對,但你要考慮到一點,他去賣給誰?整個宇宙之中,除了墨山他們之外,還有誰敢接?"海天到這里頓了頓,"而且作為他侄子的你,一直在我的身邊,他就算再不顧親,也不會來害你吧?他應該非常清楚.這麼做後你的地位將會變的岌岌可危."

聽到海天的這些個分析,蕭遠的眉頭已經是緊緊的擰在了一起:"那大伯他……"

"你想的沒錯,只有一種可能性,你的大伯被人給脅迫了!"海天斬釘截鐵的道.

"啊?脅迫?"蕭遠頓時驚訝的叫了起來,"這怎麼可能?有誰能夠脅迫我們家族?更何況.我們家族在宇宙中隱藏的很深,除非是本族人之外.外人根本無法知道."

海天不由得笑了笑:"蕭遠,你可是看了我們這些個大勢力.的確,一般人是根本無法找到你們神偷家族的,但是對于這些頂級勢力來,想找一個神偷家族卻是十分容易的.剛才我在整理資料的時候,也看到了東南域有著對你們神偷家族的記載,包括總部所在."

"啊?這都能夠查的出來?"蕭遠再次驚訝的叫道.

"是,你想,連東南域都能夠查的出來,這就別提是稱霸宇宙那麼多年的河蟹一族了,想要找一個隱藏在宇宙中的家族那是輕而易舉的."海天微笑著解釋,"而且我之所以猜測出,你大伯來此是有目的,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

蕭遠一驚,連忙問道:"哦?什麼重要的原因?"

"那就是因為你的大伯本身!"海天頓了頓道,"你這麼多年沒回家,你的家人一定非常的想念.可是為何來的不是你的父親,而是你的大伯呢?從關系上來講,顯然你和你的父親是更親吧?為何會讓你的大伯來?"

蕭遠聽了這話不由得低頭沉吟了一會兒:"聽你這麼一,我也覺的有些奇怪.我和大伯的關系雖然還不錯,但是顯然還達不到我父親的高度.如果要來看我的話,顯然是我的父親過來,再然後是我的爺爺,最後才有可能是我的大伯."

"問題就在這里,很可能他們知道你和你父親還有爺爺關系更親一點,不敢讓他們來,生怕他們破壞這次的計劃,引起我們的警覺,這才讓你大伯過來."海天一揮手.

聽了海天的分析,蕭遠此刻已經完全相信了這些,他咬牙切齒的抬頭問道:"海天,你的'他們’到底是誰?是哪個勢力脅迫了我們神偷蕭家?"

"還能夠有誰?對我們如此恨之入骨的,也就只有墨山他們了!"海天聳了聳肩.

"混蛋!"蕭遠狠狠的罵了一句,"我這就去找大伯問個清楚!"

"慢!你先別急,如果你這麼莽撞的去攤牌,搞不好會害了你們家族的人."海天連忙制止了沖動的蕭遠,"這件事,我們必須得從長計議!"

蕭遠很是不滿的叫道:"從長計議?再從長計議我的家人都要被墨山他們給害了!"

"你放心好了,在你大伯沒有回去之前,墨山他們是不會害了你家人的."海天微微眯起了眼睛,"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要想辦法不動聲色的將你的家人給救出來.只是河蟹一族現在的最強禁制加強過了,即使我用逆天鏡,也完全進不去,自然也無法悄悄潛入."

"那你打算怎麼辦?"蕭遠迷惑的問道,"總不至于讓你真的把新正天神劍給交出去吧?這樣不僅對你,對我們整體來,損失都太大了!"

聽了蕭遠的話,海天不由得低頭沉默了起來,他還真的不可能把新正天神劍交出去.就算他交出去了,讓蕭干帶回去,墨山也未必會放了蕭家的人.而且他也沒有信心,控制著新正天神劍沖出墨山的包圍圈,只有當他和新正天神劍合力時,才能夠發揮出最大威力.

之前的戰斗已經看出來了,光靠新正天神劍,遠遠不是墨山的對手.

就在這時,門口忽然響起了一陣敲門聲:"遠,你在里面嗎?"

蕭遠一驚,雖然之前海天的分析讓他完全相信了,但此刻真的看到他的大伯來敲門,明知道他大伯有著不得已的苦衷,但蕭遠的內心還是極為的痛苦.

海天立即在蕭遠耳邊低聲道:"告訴他你在,並且我正在與你商量事呢."

應了一聲的蕭遠,立即對著外面的蕭干喊道:"大伯,我在,我正在和海天商量事呢,你還有什麼事嗎?等一下我就出來!"

"哦不,不用了,你繼續忙吧,我先回去."蕭干一聽海天還沒休息,立即找了個借口.

很快,門外的身影和聲音都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海天歎息一聲,拍了拍蕭遠的肩膀:"現在足以證明了我剛才猜測的正確性吧?"

"恩,不過海天,你打算怎麼處理這事?"蕭遠一臉的緊張焦急.

海天細想了下:"新正天神劍我顯然是不可能交出去的,但又要讓你的大伯完成任務回去交差,好讓墨山把你們的族人給放走,這就有點困難了.而且還有一點,墨山會不會真的放人,這還不好,萬一他覺的這招很好,繼續脅迫你大伯來替他們辦事呢?"

"那怎麼辦?我們一定要趕緊將我的家人給救出來才行!"蕭遠是越聽越急.

沉默了一陣,海天忽然在蕭遠的耳畔旁低聲道:"要不我們這樣這樣……"

聽著海天的主意,蕭遠的眉頭是越皺越緊,在聽完之後,不由得反問道:"這樣行嗎?萬一要是失敗的話,那豈不是還連累了你身陷囹圄?"

"哎?我就不用了,為了你的家人能夠安全歸來,我就走一趟唄!"海天笑著擺了擺手,"不過光靠我們倆人,還有點問題,我們還得去找老宋和老趙他們加入,而且我們現在還需要一樣非常關鍵的道具呢."

"道具?"蕭遠一怔,顯然是有點不明白海天的意思.

而海天也沒有解釋的意思,反而是微微一笑:"等你見到之後,就明白過來了!我們這招也可以叫做,將計就計!"

"不管怎麼,海天,還是太謝謝你了!要不是你,我還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蕭遠歎了口氣道.

海天很是隨意的擺了擺手:"這些干什麼?你是我兄弟,這是我應該做的.好了,你先呆在這里,如果你大伯問起,就我們還在談事,一切等我回來之後再處理."

上篇:第兩千四百五十一章 大羽人留下的釘子     下篇:第兩千四百五十三章 上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