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兩千零三十三章 現身  
   
第兩千零三十三章 現身

老者的決定,別是蕭干了,哪怕是海天等人以及一旁的五長老德蒙塔都有些發懵了!誰也沒有想到老者竟然是如此的堅決,直接要將蕭干給逐出蕭家.

海天回頭看了一眼同樣是發楞的蕭遠,不由得輕笑了下:"你爺爺還真是夠強硬的,不過真要是這麼繼續鬧下去,對我們的計劃會產生不利的影響."

"啊?那海天,現在我們打算該怎麼辦?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大伯被逐出家門吧?"回過神來的蕭遠,不由得立即驚訝的叫了起來,連忙對著海天問道.

海天並沒有立即回答,蕭遠爺爺的這個決定,還真不是特別好處理.看樣子他得用老辦法,直接在蕭遠他爺爺的腦海里傳音,阻止他的這個決定才行.

就在海天心中有了決定的時候,蕭干也終于是回過神來,當即跪了下來:"父親……您不能這麼做!我這一切,都是為了我們蕭家啊!"

"哼,你不用再了,我們蕭家就沒有你這樣的逆子!"老者很是干脆的轉過頭去.

只是老者的決定,也讓旁邊的一幫蕭家中人也是驚訝不已.蕭遠的父親蕭強,雖然對蕭干的行為很不齒,但此刻看到大哥要被逐出家門,心中還是有一點不忍心的.而且他大哥蕭干的很對,這麼做完全是為了整個蕭家著想的.

"父親,這麼做是不是對大哥太殘忍了點?您是不是考慮收回成命?"蕭強轉身勸道.

然而這個時候蕭遠的爺爺,也就是蕭強的父親蕭不平.則是一直緊皺著眉頭,沒有回答蕭強的話.這讓蕭強以為,蕭不平還在生他大哥蕭干的氣呢,不由得連忙給了蕭干一個眼色.讓蕭干趕緊認錯,不然的話老爺子是絕對不可能原諒他的.

收到了弟弟的眼神提示,蕭干很是干脆的道:"父親,我錯了,您打我罵我都行,但請千萬不要將我給逐出家門,我生是蕭家的人,死是蕭家的鬼!"

逆天鏡中.一直緊繃著臉的海天,終于是睜開眼睛松了口氣.

旁邊的蕭遠立即上前問道:"海天怎麼樣了?我爺爺答應配合了沒有?"

"你這個爺爺,還真是一個老頑固,我好歹.他才總算是答應下來,不再將你大伯逐出家門."海天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長出口氣.

剛才蕭不平之所以沒有回答蕭強的話,就是因為那個時候海天正和他傳音呢.現在終于談妥之後,而且蕭干也找了一個台階,他自然也不會再去為難.

板著臉瞪了一眼蕭干之後.蕭不平這才道:"你真的知道錯了?"

一聽父親的口氣有所松動,蕭干大喜,連忙道:"父親,我是真的知道錯了!"

"哼.既然你知道錯了,那麼我就原諒你這一回.如果你下次再敢做出對不起遠的事.看我不打斷你的腿,再把你逐出家門!"蕭不平重重的冷哼了一聲.

一旁的五長老德蒙塔顯然是沒有耐心繼續陪伴下去.不陰不陽的冷哼了一句:"喂喂,我你們是不是還要繼續談下去?我可沒有那麼多的時間陪著你們,到底要不要離開這個地牢,你們自己做決定!"

"哼,當然要離開!"蕭不平也知道見好就收的道理,再加上這個地牢的環境實在太差.

見蕭不平屈服,德蒙塔不由得得意的嘿嘿笑了起來:"我就知道你會同意的,走吧!"

緊接著,德蒙塔打開了地牢的大門,他也不怕蕭不平等人會趁機反抗.因為現在的蕭家眾人,體內都被墨山下了一道封印.沒有和墨山同級的實力,根本不可能解除這道封印.現在的蕭家眾人,與普通人沒有什麼兩樣.

蕭不平等人都了解這些,很是自覺的沒有反抗,而且他剛才也與海天粗略的談過了,雖然不清楚海天到底身處何地,也不清楚海天到底想怎麼救他們出去,但卻是靜靜等待著.

出了地牢之後,德蒙塔帶著蕭不平他們來到了一座院外面.從逆天鏡中看到這座院的海天,忽然臉上流露出一絲古怪的表來.這座院他有點印象,如果他所記不錯的話,當年天語和他的兩個孩子,不就是被關在這里面的麼?

後來他就從這個院里救走了天語和兩個孩子,而且還趁機大鬧了一下河蟹宮.沒想到世事無常,這麼多年後,竟然又是同一間院.若是墨山知道蕭家眾人再次從這個院里消失之後,會不會氣的將這個院給拆了呢?

"今後你們就先暫時住在這個院中,為了防止你們出現意外,門口會有兩個守衛.如果你們要出去的話,就先向守衛稟告下,他們就會帶你們出去."德蒙塔冷冰冰的宣布道,"當然,你們的活動范圍之有河蟹宮內,宮外你們是去不了的,除非蕭干再立下大功."

"立下大功?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蕭不平一聽這話就仿佛炸毛似的跳了起來.

德蒙塔嘿嘿的陰笑起來:"沒什麼意思,只是蕭干已經答應了我們族長大人,是要去海天的身邊做臥底,好換取你們的自*."

"什麼?蕭干,這話是不是真的?"蕭不平立即狠瞪著蕭干吼道.

"父親……"蕭干頓時有些慌了,並且恨恨的瞪了一眼德蒙塔.德蒙塔這個時候出來,擺明了就是故意讓他們引起內訌的,其心之毒,由此可見一斑.

德蒙塔看著氣氛再度緊張起來的蕭家眾人,不由嘿嘿笑道:"好了,我先走了,你們有什麼事就自己內部慢慢談吧.哦對了,你們可千萬別鬧出人命喲,不然族長大人會不高興的."

完,德蒙塔就哼著曲跳著步離開了.

而院內的氣氛,並沒有因為德蒙塔的離開,是越變越緊張,而是陡然一松.蕭不平長出了口氣:"呼!這個混蛋可終于走了,我還以為自己都差點露餡呢."

"露餡?父親,您這話是什麼意思?"蕭強和其他的蕭家眾人,都有點反應不過來,不太明白他父親蕭不平這話的意思.

"還是我來吧!"從蕭家眾人中,忽然傳出一個極為突兀的聲音.眾人連忙轉頭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只見一個年輕人忽然從一個黑洞中走了出來.

"你是……"蕭強很是迷惑的望著鑽出來的海天,仔細思索了下,忽然驚叫道,"你是海天?這……這怎麼可能?你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海天的名聲在宇宙中可是無比的大,雖然真正見過他的人並不多,但蕭遠畢竟是跟隨在海天的身旁,蕭家自然也是十分關心蕭遠的況,曾經收集過一些關于海天的報.雖然資料並不多,但是海天的相貌卻是自然要知道的.

"父親!"就在蕭強還有點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從逆天鏡中鑽出來的蕭遠立即激動的呼喊了一聲.自從上次離家之後,他就再也沒有回過家,自然也就沒有見過蕭強.

"遠兒?"看到鑽出來的身影,蕭強頓時大腦有些當機.

除了早就已經知道的蕭不平和蕭干之外,其他人都是一臉的震驚.

蕭遠鑽出來後,立即跑到了蕭強的身邊,激動的抱著蕭強:"父親!是我!是我!"

"真的是你?"即使是到了現在,蕭強也有點不敢相信呢,自己的兒子和海天居然會突然間冒出來.而且他還注意到,從他們鑽出來的那個黑洞中,緊接著又冒出兩個身影來.

只是他們剛才的聲音多少有些大,蕭不平緊張的道:"聲音點,以免被他們聽見."

宋行微微一笑:"無妨,我已經設下了隔音禁制,他們外面的守衛只能夠聽到我模擬出來的爭吵之聲,根本不會知道里面的真實況."

"這兩位是……"蕭不平吃驚的問道.

"這兩位是宋行和趙無延!"海天微笑著介紹道.

蕭不平雖然沒有見過宋行和趙無延,但這並不代表著他們就沒有聽過這兩位的大名!尤其是他們蕭家,嚴格來,可以算是地下勢力的一員.而宋行的血殺組和趙無延的延德殿,可都是地下勢力聯盟中的首腦人物,名氣自然是大的狠.

"見過宋行大人趙無延大人!"蕭不平連忙緊張的拉著蕭家眾人對著兩位巨頭行了一禮.

"無妨,我們現在也不是什麼血殺組的太上長老和延德殿的殿主了,都只是百樂宮的一員,不用行那麼多禮."宋行微微輕笑了下道.

蕭遠這才離開蕭強的身邊,走到蕭不平的身邊,親切的叫了一聲:"爺爺!"

"誒!遠兒!"蕭不平激動的摸著蕭遠的腦袋,他們祖孫倆也已經很多年沒見了,"不錯不錯,實力變的和爺爺一樣了!"

"爺爺,那都是海天的功勞!"蕭遠很是得意的笑了笑.

一旁的蕭強仿佛這時才反應過來:"遠兒,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能不能詳細?"

"當然沒問題!"蕭遠微微一笑,立即將之前發生的事講述了起來.

上篇:第兩千四百五十五章 大羽叛亂平息     下篇:第兩千四百五十七章 天宮開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