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兩千一百二十二章 演戲  
   
第兩千一百二十二章 演戲

經過短暫的失神,眾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了這顆金源珠上.甚至他們都流露出了貪婪的神色,但誰也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因為他們的心中清楚,墨山既然敢給他們看,就肯定做好了各種應變措施,而且他們現在還是盟友,他們又怎麼能搶盟友的東西呢?

墨山望著眾人的表滿意的笑了笑,眾人的貪婪他自然是看在了眼里,不過也沒有多什麼.畢竟要是這樣的寶貝,他們看了一點都不動心的話,那麼就鐵定明有問題.

這些表,都是極為正常的.

很快,墨山就將這個盒子給關了起來,散落在房間中的耀眼金光,頓時完全消散.眾人這時仿佛才清醒過來,但一個個都戀戀不舍的望著墨山手中的盒子.

"怎麼樣?我的這樣寶貝如何?"墨山滿臉笑意的望著眾人,眼睛掃視著每一個人.

眾人都不由得嘖嘖稱贊:"不錯,真的是非常不錯."

萊克多更是激動的問道:"墨山,你這顆金源珠是怎麼得來的?"

"這可就是天機不可泄露了!"墨山神秘的笑了笑,"反正金源珠就這麼一顆,即使告訴你們也不可能再找到第二顆.現在你們對我有更大的信心了吧?"

"嘿嘿,當然當然!"萊克多立即笑了笑,不過他望著放著金源珠的盒子問道,"只不過你將金源珠放在這個地方,安不安全?會不會被海天派人給偷了?"

墨山得意的笑了笑:"當然安全,簡直比放我身上還要安全的多呢.這里我已經布置了十幾道禁制,而且外面還有專人防守,除非拿到我這個令牌,才能夠破除一切禁制.要不然的話,只要有人敢進來偷,那麼禁制就會立即發動."

"這麼厲害啊?那我們可終于是放心了,也不用怕海天他們了!"萊克多點了點頭.

而布萊恩聽著這些話語.雖然表面上也是跟著大伙兒笑了笑,但實際上內心卻是極為的緊張起來.這麼嚴密的防守,想要將金源珠給偷出來,可不是一般的困難.

"好了.既然都看完了,那麼我們出去吧,今晚你們誰也別走,就在我這里好好喝一杯!"墨山的心看起來很好,"都給陪我喝著,我們終于不用被海天給壓制了!"

"對對,是該慶祝一下!"李進也是笑著附和.

很快.一場盛大的慶祝活動立即開始了.當然參加的人選並不多,就他們一幫巨頭們,甚至連河蟹宮的大長老等人都沒有資格參加.

一排排的侍女不斷往偏殿里面端著酒食,眾巨頭們是喝的東倒西歪的.

"喝!都給我好好喝!"墨山豪爽的喊叫著,整個人也是醉醺醺的.要知道這個酒可不是一般的酒,而是他們河蟹宮特制的陳年佳釀.哪怕是他們這些個巨頭們,喝多了也是會醉的.當然這個酒喝起來還是很有好處的,能夠幫他們更加凝聚體內的星力.

在平常的時候.李進他們想要喝上一杯,這幾乎都是不可能的事.然而今天墨山的心似乎真的不錯,竟然命人將平常藏起來的好酒一壇壇的往外搬.可是把李進他們幾個人喝的爽死了.口中也不是的隨著墨山一起大聲呼應著.

"海天……他們算什麼?不就是一個獲得了宇宙至寶的運氣子麼?"李進此時也有些大舌頭了,"要不是沒有這些東西,他又算個屁……算個屁啊!"

"對,海天算個屁啊,大家一起喝!給我喝!"墨山大聲喊叫著,並且狠狠的灌了一碗下去.那酒的醇香,不時的在他口中環繞.而且體內一股股的酒氣,也不住的往外冒.

所有人都喝的醉醺醺的,甚至到了最後,都整齊的趴在了桌子上呼呼大睡起來.

河蟹宮大長老看著眼前的場景.不由得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即轉身離去了.他原本想要幫眾人都給抬到房間里去的,但是後來卻又改變了主意,讓他們就這麼趴著吧.

不過在他出去的時候,順便還把房門給關了起來.

聽著大長老他們的腳步聲是越走越遠,原本應該趴在桌子上的一個身影陡然間抬起頭來.極為謹慎的環視了一眼周圍,確認所有人都醉了之後,這才心翼翼的站起身來.

"墨山……墨山?"這人在安靜的殿內輕聲呼喚了幾句,陣陣的回聲不斷回蕩起來.

只是墨山卻是沒有一點的動作,依舊是沉睡著,而且嘴里還念念有詞.靠過去一聽,發現墨山嘟囔著的竟然還是喝酒.

這人眼睛一亮,不由得微微一笑,墨山看樣子是真醉了!不愧是河蟹一族珍藏了無數年的好酒,哪怕是高級巨頭喝多了也會醉!得虧他聰明,之前喝的時候都趁人不注意倒掉了,喝的實際上都是普通的水,自然是不會醉.

趁著墨山完全醉了的時候,這人悄悄的靠近,並且用手輕輕的觸碰了幾下,當然還不忘記低聲的呼喊:"墨山……墨山,你醉了嗎?"

"唔……我沒醉……喝……再喝……"墨山嘴里不斷的嘟囔著.雖然他自己是沒醉,但他的況看起來根本就是完全醉了,連晃也晃不醒.

這人嘿嘿一笑,連忙伸手摸向了墨山的腰間,因為之前墨山向他們展示的那塊令牌,就被別在了他的腰間.不知道是不是令牌上有特殊的禁制,當這人剛一摸到令牌之後,墨山就條件反射似的睜開了那蒙朧的睡眼,高聲喊道:"你做什麼?"

"我……我沒做什麼,只是看看你這令牌是不是綁好了?"這人頓時心虛的回道.

"哦?"墨山一聽這話,眼神又變的非常迷離,醉醺醺的哼道,"放……放心好了,我這塊令牌綁的極為嚴實,任何人都別想拿走!嘔!"著竟然還打了個酒嗝,然後又趴下了.

而這人看到墨山這個行為,這才長長的松了口氣,敢墨山還醉著.句老實話,剛才墨山陡然睜開雙眼的那一刻,可是把他嚇的連魂都快出來了.

還好還好,原來這一切都是墨山醉著的行為,不是清醒的.

好了,時間不多,必須得趕緊把這塊令牌拿出來,要不然夜長夢多,很容易出事.只是他搗鼓了老半天,竟然都沒有將這塊令牌給取出來,反而是急的他滿頭大汗.

"喂,墨山,你知不知道這個令牌怎麼取出來?"這人現在終于是承認了,墨山的很對,綁的極為嚴實,任何人都別想拿走.

"干什麼?我還要喝!"墨山醉醺醺的念叨著.

這人連忙道:"好好好,繼續喝,不過我看你也沒有本事將自己腰間的令牌取出來."

"誰……誰的?我自己……自己綁的,當然自己能解!你看著……"墨山的話都有點不連貫,看樣子不僅僅是喝多了,而且舌頭還相當的大.不過這塊令牌正如他自己的那樣,他自己綁的,自己當然也能解.

剛才還讓這人解的滿頭大汗的令牌,在墨山的手中不一會兒就解了出來.醉醺醺的墨山不無得意的哼道:"看吧,我就自己能解,而你們不行!"

看到墨山真的解了出來,這人眼睛頓時大亮,連忙道:"我不信,這是你自己綁的,自己當然能解.要不我來幫一個,你有本事再把我綁的給解了?"

"來……就來,誰怕誰呀?"墨山卷著舌頭哼道,並且將令牌遞給了這人.

這人接過來之後,內心狂喜,連忙從儲物戒指里拿出了另外一塊令牌,並且試著綁在了墨山的腰間:"我綁好了,你來解吧.你要是能夠解開來,這杯酒就是對你的獎勵!"

"好!"墨山迷迷糊糊的開始解了開來,由于這人本身就沒打算怎麼去綁,因此很容易就被墨山給解了開來.墨山並且興奮的大叫:"你看我厲害吧?這杯酒給我了!"

著,墨山端起酒杯,然後將里面的酒給一飲而盡!隨後又趴了下去,呼呼睡著了.

"墨山?墨山?"這人輕輕的呼喊了幾句,而墨山卻是似乎睡的相當沉,一點都沒聽見似的,鼻子里不時的發出一些鼾聲,讓他確定墨山是肯定睡著了!

直到這時,這人才不由得松了口氣,看了看懷中從墨山那里換過來的令牌,臉上流露出一絲笑容,隨即趕忙朝著門口走去.當他走出門口的時候,兩個守衛連忙對他行禮

"輕一點,他們都還在里面睡著呢,我去方便一下."這人裝出一副眼神迷離的樣子,好像他自己也已經醉了似的,身子也搖搖晃晃的.

兩個守衛沒有任何的懷疑,就這麼看著他離去了.

只不過這人完全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剛剛離開大門之後,原本趴著的墨山頓時坐了起來.只是和剛才相比,他的眼神是極為的陰冷.

注意,現在的墨山可是一點醉意都沒有,極為的清醒!

"哼哼,果然是他!看樣子端木的完全沒錯!"墨山的鼻子里不由得冷冷的哼了一聲,"這下子看我怎麼現場抓住你的罪證!"

上篇:第兩千五百四十四章 海天的變化     下篇:第兩千五百四十六章 白云生的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