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兩千一百二十五章 自作聰明的墨山  
   
第兩千一百二十五章 自作聰明的墨山

眼看著萊克多的消失,墨山的心中是憤怒無比!原本他以為可以將萊克多給擒住,並且逼問出他的幕後主使到底是誰,但誰能夠想的到萊克多的實力竟然如此的強悍.哪怕是他,面對著萊克多竟然也占不了絲毫的上風!

可惡!可惡可惡!墨山的心中狠狠的咒罵著,忽然仰天長嘯,發泄著自己心中的怒氣!

聽著天空中傳來的尖銳嘯聲,在場的人們都不由得縮了縮脖子,誰都看的出來,墨山已經憤怒到了極點,誰都不敢在這個時候去觸墨山的黴頭.

大約咆哮了一陣子後,墨山心中的怒火發泄的差不多了,他便從空中降落了下來,望著一片狼藉的後殿,原本消失的怒火又是噌的一下子竄了出來.

"族長大人,您要不要緊?"大長老趕忙走了上去,關切的問道.畢竟剛才那激烈的戰斗中,墨山自己也是受了不輕的傷,背上和胳膊上至今還有著翻卷出來的傷口.

"沒事!"墨山冷冷的回應了一句,二話不,連忙走進了放置著金源珠的那間屋.

萊克多雖然已經不見了,但是他可是聰明的將金源珠放在了盒子的下面,現在他必須趕緊將金源珠給拿出來才行,要不然再發生意外,那他可就真的郁悶的要吐血身亡了.

當他一進入屋之後,就快步的走到了盒子旁邊,極為熟悉的將盒子上面的夾層給打了開來,同時將上面的那顆已經泛黃且耗盡了能量的生命圓珠給甩到了一邊.

然而當他看到夾層下面空蕩蕩的一切時,不由得頓時楞了!

金源珠呢?金源珠怎麼不見了?他之前明明將金源珠給放在這里的,怎麼會不見了?

難道是萊克多給偷了?這不可能啊,他記得在萊克多剛打開盒子的時候,他就已經沖了進來,根本沒有看到萊克多有拿走金源珠.更何況,金源珠是放在下面的夾層之中,當時況那麼緊急.萊克多根本就沒發現.

話雖然是如此,但是金源珠呢?金源珠怎麼不見了!

"啊!"墨山陡然間憤怒的咆哮了起來,"是誰動了我的金源珠?我要他死!"

轟!轟!轟!一陣劇烈的爆炸聲響陡然傳了出來,之前本就搖搖欲墜的這間屋連帶著旁邊的建築物.在墨山的憤怒之下,終于也是步了前面幾幢建築物的後塵,坍塌了下去.

強勁的爆炸威力,使得建築物的碎片立即發散了出去,有些運氣不好的守衛們,都紛紛被命中,砸出了不輕的傷.有些更加倒黴的.則是干脆被巨大的碎片給壓在了下面.

像大長老他們一幫人實力高強,反應迅速,一個個都連忙張開了防護罩,這才保護了安全.李進等幾個中級巨頭,也都是張開了防護罩.

然而令他們心中納悶的是,墨山怎麼又呼喊起金源珠了?聽他那意思,好像金源珠沒了?難道是被萊克多給偷走了?

眾人互相望了望,都發現了對方眼中的狐疑.只有布萊恩的眼神有點閃爍.畢竟他可是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有點害怕是正常的.但他畢竟是中級巨頭,而且還是領導了北域那麼多年.心理素質自然是非一般的中級巨頭可以比擬.

其他人也都沒有想到真正的凶手會是布萊恩,所以倒也沒有去懷疑他.

不一會兒,墨山便從廢墟中鑽了出來,一臉煞氣的模樣,令所有人看的都膽戰心驚.

"族長大人,您這是……"大長老大著膽子迎了上去,顫巍巍的問道,生怕自己一個過錯,墨山就會拿他來發泄.雖他是大長老,但和墨山一比就差遠了.

墨山冷眼瞥了一下大長老.又望了一眼周圍的眾人:"你和所有長老,還有李進你們,給我立即到偏殿集合!剩下的人,給我清理這片廢墟,並且立即修複起來."

墨山話的時候,聲音都有點顫抖.眾人都知道.這不是嚇的,而是氣的!

"是!"大長老等人根本不敢違逆墨山的意思,當即應了下來.甚至就連李進等人都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畢竟誰都看的出來此刻墨山的心是非常的不好,不想再去觸怒他.而且同時,他們也的確想搞清楚,今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很快,他們一伙人就已經到達了偏殿之內,分別落座.只不過因為實力的關系,河蟹一族的幾位長老們,都坐的比較靠後,而李進這些個巨頭坐的則是比較靠前.

坐好之後,眾人都沒話,不約而同的望向了墨山.畢竟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只有墨山自己才是最為清楚,除了布萊恩之外,其他人都是糊里糊塗的.

"族長大人,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您會和萊克多大人……"大長老問道.

只是他的話剛了一半,就被墨山給粗暴的打斷:"不要叫那個混蛋大人!他是我們的敵人,大大的敵人!一旦讓我抓住他,我一定要將他碎尸萬段!"

所有人都看的出來墨山是有多麼的憤怒,對萊克多的仇恨,甚至隱隱超過了海天.

"是是是,萊克多是我們大大的敵人,一定要將他碎尸萬段!"大長老連忙附和了一句.

這才讓墨山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即他也不再廢話,將金源珠的來曆簡單的了一下,並且也告訴眾人贈送給他金源珠的人,曾經告訴他萊克多是隱藏在他們內部間諜的消息.

關于端木的況,他是主動的省略了下來,畢竟端木的身份很是敏感.

眾人也都明白墨山的意思,遂也不再詢問贈送給墨山金源珠的人到底是誰,只是一個勁兒的點頭,並且問起了下面的況.

隨後墨山便告訴眾人,他是不太相信萊克多是間諜的,然後故意布下了這個局,就是想看萊克多上不上當!聽到這里,眾人基本上都已經明白了過來,後面的事就簡單多了.

無非是萊克多中了墨山的圈套,想去偷金源珠,然後被逮個正著,最後不得不展現全部實力,與墨山激戰在一起.然後他們雙方都發現互相奈何不了對方,就不得不罷手.

"但是……在萊克多走後,你們都看到了我進入了那間屋,可是原本應該放在盒子夾層下面的金源珠,居然不見了!"墨山一臉陰沉的望著眾人.

"什麼!金源珠不見了?"雖然之前聽到了墨山的咆哮聲,但是眾人聽到這話還是驚訝的叫了一聲.而布萊恩也是混在眾人之中,表現的相當驚訝的樣子!

"是!金源珠不見了!"墨山的臉色陰沉的都快要滴出水來了,"我原本就是將金源珠放在了盒子的夾層之中,我沖進去的時候,萊克多根本沒有發現夾層,按照道理來,金源珠應該還在的.可是現在卻不見了,你們誰能夠給我解釋一下,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眾人一個個都低下了頭,思索著這其中的問題.只是和別人不同的是,布萊恩低下頭完全是因為害怕墨山望向他的眼神.要知道,他現在還是有點心虛的.

"布萊恩,這事你怎麼看?"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布萊恩本想躲過這劫,卻沒有想到墨山竟然偏偏是找上了他,讓他的臉上不由得流露出一絲苦澀.

"墨山,這事我還沒有考慮清楚."布萊恩急中生智道,"不過按照你剛才的況,萊克多是根本沒時間發現藏在夾層中的金源珠的,所以我覺的這事很可能不是萊克多做的."

了一通,布萊恩等于什麼話都沒.

所幸的是,墨山倒也沒有懷疑他,而是輕輕的點了點頭,又將目光轉移到了李進身上:"李進,你對這事怎麼看?"

"既然這事很可能不是萊克多做的,那麼就明偷取金源珠的,是另有他人!"李進沉吟了一會兒道,"很可能是萊克多早就安排好的一個同伙兒,故意在外面戰斗,吸引我們的注意力,然後趁機潛入屋之中,偷取了金源珠."

"這麼解釋雖然沒問題,但另外的那個同伙兒,又是怎麼知道金源珠在夾層中的?"粱興邦皺著眉頭,"一般人看到盒子里裝的不是金源珠,是很難再想到這其中會有夾層吧?而且當時又是那麼緊迫,急之下會考慮到這麼多嗎?"

布萊恩在心中不住的感歎,當時要不是他隨手撞到了桌子,將盒子給摔了下來,要不然也不會發現在這個盒子之中竟然還會有夾層.

聽到眾人的分析,墨山的眉頭已經是緊緊的擰在了一起.放在夾層之中,之前他還自以為是一招妙計.卻沒有想到,這招竟然能夠被人給看穿!而且最重要的是,將金源珠放置在夾層中這事,根本就沒有人知道.

那麼這一切只能夠明,對方的運氣實在是太好了,或者是對方的心太細了!不管怎麼,現在幾乎都可以肯定,萊克多有一個同伙隱藏在他們的身邊!

"你們,那萊克多的這個同伙又是誰?"墨山冷眼望著眾人,冷冰冰的目光,讓眾人都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仿佛全身上下都被墨山給看穿了似的.

上篇:第兩千五百四十七章 羞辱     下篇:第兩千五百四十九章 關于天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