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兩千一百八十九章 被困  
   
第兩千一百八十九章 被困

"海天!海天你沒事吧?"郎端剛走,百樂等人已經是湧了上來,關切的問道.

只是此刻的海天,正悲憤的望著郎端消失的地方,他的身前頂著唐天豪和秦風的身影.因為剛才那支箭的緣故,海天自己倒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而替他抵擋那一擊的唐天豪和秦風的胸口卻是完全被貫穿,此刻血流不止,人早已是痛的昏迷了過去.

"啊?天豪,秦風!"這時百樂等人也都已經是看到了唐天豪和秦風的況,不由得都驚聲呼喊了起來.這一聲叫,讓周圍正在咳嗽不止的人們也都聚集了過來.

單青更是沖動的轉身吼道:"該死的混蛋,我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只是單青剛准備沖出去,百樂卻是一把拉住了他的肩膀,輕搖了搖頭:"算了,那人都已經跑遠了,你現在再怎麼追也是追不上的,還是檢查一下天豪和秦風的況吧."

這時的海天也仿佛從呆滯中清醒過來,二話不替唐天豪及秦風檢查了起來.只是檢查的況卻是極為的不樂觀,唐天豪和秦風的胸口上鮮血流個不停,其他人甚至都能夠看到他們胸口上那個有著筷子那麼粗的洞口.

眾人一看到這個傷口,就知道完全是貫通傷,一個個都頗為吃驚:"這到底是誰?居然這麼厲害,直接將他們兩人的胸口都給穿透.海天,他們有沒有傷到髒器?"

此刻的海天早已是通了雙眼.強忍著心中的憤怒給唐天豪和秦風檢查了一下傷口之後,不由得苦笑道:"我檢查了一下,天豪的左心房和秦風的肺葉都被穿透,正在快速的衰竭下去,如果我們再不趕緊治療的話,他們的生命都會受到影響."

"啊?這麼嚴重?快,這是我的療傷聖藥.你趕緊給他們服下一顆!"百樂一驚,二話不將儲物戒指里自己之前煉制的一瓶療傷聖藥給拿了出來.他之前已經知道,海天因為之前的戰斗.已經是將自己身上的療傷聖藥給用光了.

海天也知道自己的這個況,此時自然不會有任何的客氣,接過那個瓷瓶.從中倒出了兩顆丹藥,給天豪和秦風是一人服下一顆.

緊接著,海天直接利用調動起自己體內的星力,開始幫二人化開丹藥,幫助他們修複起來.畢竟以他們二人現在的況來看,想要自主化開丹藥,恐怕非常的困難.

在他的幫助之下,這兩顆丹藥頓時化為了一道道的清流,竄入了二人的胸口.

在胸口上的血洞,正在一點一點的恢複著.而傷到的髒器.在這股股的清流之下,也是逐漸的恢複起來,也讓海天不約而同的松了口氣.

此時黑色的煙霧已經完全散盡,其他人都已經注意到了這邊的況,紛紛聚集了過來.只是誰也沒有人去打擾海天.他們的心底里都清楚,別看海天現在看起來十分的平靜,但實際上卻是猶如一頭沉怒的豹子,誰去招惹,必定是自尋死路!

大約過了半個時之後,海天總算依靠著這兩顆療傷聖藥.將二人體內受傷的髒器給修複了過來.當然,修複歸修複,想要完全恢複過來,還不可能,至少得休養個一兩個月.

畢竟療傷聖藥的藥效雖然不錯,但畢竟和以前的生命之樹是沒法比擬的.然而如今生命之樹早已變成了碎片,也讓海天是一陣惋惜.

看唐天豪和秦風的臉色漸漸的恢複了過來,眾人也都是不約而同的長出了口氣.單青迫不及待的詢問道:"海天師弟,到底是誰做的?居然這麼的狠毒?"

"還能是誰?當然就是郎端那個混蛋了!"海天沉聲叫道.

"郎端?是他?"在場眾人聽到剛才襲擊海天的凶手居然是郎端之後,一個個都表現的是相當的驚訝,臉上都流露出古怪的表來.郎端不是已經走了嗎?怎麼還會跑出來?

百樂再次問道:"海天,你確定真的是郎端做的?"

"當然!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那張臉的,而且當時郎端對我,他是要想搶那件軒轅戰袍!隨即便朝我攻擊,我卻以為郎端還是采用平常的攻擊方式,誰想他竟然用箭偷襲!"海天一臉苦澀的道,"要不是天豪和秦風及時用身體抵擋了那支箭,恐怕我早已完蛋."

望著呼吸已經算是恢複正常的唐天豪和秦風,海天很是自責的道:"還好他們沒事,要不然我是永遠都不會放過我自己的.若不是我太大意,他們也不會這樣!"

眾人不由得歎了口氣,誰也沒有想到,郎端居然會去而複返,而且還孤身一人對著他們這麼多人展開反擊.從唐天豪和秦風身上的傷口看的出來,那支箭的威力極大,真要是讓海天碰上,那結果也好不到哪去,在沒有穿那件金甲的況下,必定會被穿個透心涼.

奶奶的,郎端這算計的真好,正是在海天防禦力最薄弱的時候!

百樂也是頗為感慨的歎息一聲:"海天,你也不用太過自責了,好在天豪和秦風,沒有出什麼事.不過郎端這個家伙真是夠可惡的,下次見到他我們一定不能放過他."

"對了,海天師弟,軒轅戰袍呢?該不會被郎端搶了吧?"趙無延忽然發現原先一直被海天拿在手里的軒轅戰袍竟然不見了,不由得臉色大變,連忙問道.

"放心,軒轅戰袍我已經放到了儲物戒指中去了,很安全."海天點了點頭道.

就在這時,遠處忽然間傳來一陣劇烈的轟隆聲響,緊接著眾人也都感覺到了一陣劇烈的晃動,讓眾人都差點站不穩.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單青立即高聲呼喊了起來.

單青指著他們來時的方向:"你們看那里,我們來的那個洞口似乎被封住了!"

"什麼?"海天頓時臉色一變,立即朝著來時的方向猛沖了過去.其他人也都楞了下,趕緊跟隨著海天一起沖了過去.要是那個洞口真的被堵住的話,那麼問題就大條了!

不過想要到那個洞口處,還得穿越前面的迷宮.此時海天他們沒有功夫在迷宮里面繞,不得不還是老樣子,強行突破!火源珠在這一刻,發揮的是淋漓盡致.無論多麼堅硬的牆壁,都被本源之火給燒成了灰燼,為海天他們打開了一條條通道.

而且為了帶著唐天豪和秦風一起走,單青和雷金力都不得不一人背上了一個.

花費了十來分鍾的時間,海天他們終于是突破了這座迷宮.雖然還未靠近,但遠處他們來時的那個洞口上,已經是落下了一塊巨大的岩石.

不僅僅是海天,在場的其他人們,臉色都變的極為的難看.

片刻功夫之後,海天他們都已經趕到了這座巨大的岩石跟前.海天敲了敲這塊岩石,又用手推了推,感覺十分的堅硬,他推了半天是紋絲不動.

"你們退開一點,我來攻擊試試!"海天提著新正天神劍,沉聲對眾人道.

在場高手們也都會意,立即都退後了好幾米遠.海天自己也退後了幾步,深吸了口氣,猛然間一聲怒喝:"太虛劍陣!"

刹那間,一道可怕的光束猛然從新正天神劍中噴湧出去,狠狠的轟擊在這塊岩石之上.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這塊岩石上竟然沒有留下哪怕是一點的痕跡.要知道這可是海天最強的攻擊了,海天曾經想到,就算自己一次攻擊無法打破,但至少會留下一點裂縫吧?

自己只要持之以,早晚有一天能夠破開的!

但他千算萬算,卻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的最強攻擊竟然連一點痕跡都沒有!一時間,在場眾人的臉色都變的十分的難看,包括百樂也一樣.

別看他實力比百樂高,但是論正面攻擊,他還不如海天呢.他的最強攻擊,比較偏門,是配合他的冷面鑼施展的音波攻擊.要從殺傷效果和殺傷范圍上來還不錯,但在這種況下,卻是完全起不到作用.

"奶奶的,我不信這個邪,再試一遍!"海天不甘心的再次發動了一次攻擊.

這一次的攻擊,和上次一模一樣,除了發出一陣轟隆的巨響聲外,就沒有任何的效果.

"該死的!"海天恨恨的將手中的新正天神劍插進了地面中,發泄似的怒罵了一句.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岩石的對面忽然間傳來了一個令海天永生都忘不了的猖狂笑聲:"哈哈哈!海天,你不是很厲害嗎?不是很囂張嗎?現在可是出不去了吧?"

"郎端!"海天咬牙切齒的低吼出了這兩個字!

"是我?那又如何?你不是想殺我嗎?有本事來殺呀!"郎端極為得意的大笑道,"不過很可惜,你們將要永遠都困在這個里面了,根本出不來!這就是你敢搶我軒轅戰袍的代價,活該!"

海天怒火沖天的吼道:"郎端,你別讓我再看到你,要不然我一定要將你碎尸萬段!"

"好呀?只要你有本事的話,那就來吧!"郎端極為不屑的輕笑了一聲,"不過別怪我沒提醒你,你那兩個兄弟的況可是不妙喲!好了,我這就先走了,你們在這里慢慢玩吧!"

完,就聽見一陣腳步聲蹭蹭的離開,最終再也聽不見.

上篇:第兩千六百一十一章 木馨的心結     下篇:第兩千六百一十三章 木馨的真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