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兩千二百四十章 端木加入  
   
第兩千二百四十章 端木加入

老朋友?墨山先是一臉狐疑,但很快倒是有些釋疑了!他可不是一般人,也是當年跟隨著軒轅皇帝手下的三十六戰將之一.而盧比奧的老朋友,自然也就只有那些人了!

那些人中,如今還活下來的,除了一個傲邪云外,就只有那一位了!

只是……他們和那一位的關系也不太好,甚至可以的上是敵對,盧比奧現在是去想要聯合那位大人一起對付百樂宮和傲邪云嗎?

就在墨山暗自思量這事會不會成功的時候,盧比奧早已是離開了河蟹宮,踏上了宇宙.

而盧比奧想要前去尋找的那位老朋友,自然是當年和他齊名的四護法中還存活著的另外一位,端木!如果不是在中央區域中,知道海天搶了端木的杏黃旗,他是絕對不會去找端木的.因為他和端木,可是敵人!

當年的那場戰爭,就是因為他們兩方人馬互相爭奪而產生的,只是他們運氣好,僥幸活了下來.而其他人,都在那場戰爭中灰飛煙滅了!

與此同時,端木也已經見到了狼狽逃回的郎端,並且知道了中央區域一系列發生的事.當他聽郎端,海天竟然跟蹤他們進入了軒轅皇帝的地下墳墓,而且還搶走了軒轅戰袍之後,可是氣的臉色鐵青,拳頭緊緊的握在一起.

如果僅僅是這樣,那就算了,更讓他憤怒的是,海天竟然連他特地給郎端暫時借用的杏黃旗也搶走了!最後偏偏海天已經死了,連尸體都找不回來.更別提是將他的杏黃旗可夢寐以求的軒轅戰袍給找回來了,又如何讓他不憤怒?

"啪!"一陣響亮的耳光聲陡然是傳了出來,端木很是憤怒的在郎端的臉頰上甩了一個巴掌,強勁的沖擊力,更是將端木給直接打飛了出去.

"大人……"郎端很是害怕的叫了一聲,他不敢發出一絲疼痛的呼喊,甚至連去捂傷口的勇氣都沒有.生怕端木再度憤怒,直接廢了他.雖然他也知道他是端木手下頭號大將,但他也知道端木可是真正的心狠手辣.如果想的話,還真可以直接廢了他.

"混蛋!讓你辦點事辦不好,連我給你的杏黃旗都丟了!"端木氣呼呼的咒罵道."那要你還有什麼作用?養條狗都比你有用的多!"

對此郎端根本不敢反駁,怯生生的跪在那里.同時心中也是委屈到了極點,他怎麼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想要陷害海天沒成,反而是讓海天獲得了眾人的支持,而且還搶奪了軒轅戰袍和杏黃旗,要是知道的話,他才不會去招惹海天呢.

而且陷害海天,也並非是端木給他下達的命令,而是他自作主張的想起來.誰曾想到,他會因為這事而被海天給盯上.最終會引起那麼巨大的後果?

對于端木的責罰,郎端就只能夠這麼跪在地上靜靜的聽著,連一句話都不敢.

臉頰上那的印子,還傳來火辣辣的疼痛,讓郎端心中對海天更是恨到了極點!當初海天下界摧毀了他們一系列的勢力.可是讓他惱火,沒有想到如今更是讓他犯了這麼大的錯,別是端木了,哪怕是他自己,也不能夠原諒自己.

罵了好一段時間後,端木終于是感覺到累了.不由得停歇下來喘幾口氣.

郎端極為識時務的,泡了一杯茶,端到了端木的跟前.端木抬了抬眼皮,倒也沒有拒絕,罵了半天,口還真的覺的有點干.

喝了點茶之後,感覺舒服多了,端木本來還想再罵,但一看到郎端那恭敬的樣子,心中就不由得一軟.而且再一個是,即使他再罵郎端,軒轅戰袍和杏黃旗都找不回來了!

"行了,你給我下去,罰你去冰宮思過!"端木冷冷的道.

"冰宮?"郎端的臉上頓時流露出一絲恐懼,不由得驚訝的叫了一聲.

端木冷哼了下道:"怎麼?你還不願意?"

"不不,屬下願意!"郎端連忙收起臉上的恐懼,站起身來就直接走出房門.冰宮是端木特地設置的一處處罰之地,顧名思義,完全是由冰做成的宮殿.

當然,這並非是普通的冰,而是億萬年形成的玄冰,別是郎端這樣的高級巨頭了,哪怕是端木這樣的頂級巨頭,在里面也支撐不了多久.最主要的是,這些玄冰的寒氣,並非是僅僅針對肉體,更多的是針對靈魂上的,極為可怕.

時間一長,哪怕是頂級巨頭的靈魂,也得煙消云散.

端木的確是想給郎端一個懲罰,但卻不會直接取他的性命,畢竟郎端可是他手下頭號大將,他可用的人除了郎端外還真沒有多少.給他點懲罰,讓他長長記性也就差不多了.

只是就在端木剛歇下來沒多久的時候,就有侍衛來報:"大人,門口有個人自稱叫盧比奧,是您的老朋友,特來拜訪."

"盧比奧?"端木微微眯起了眼睛,拳頭緊緊的捏在一起,臉上流露出一絲殺氣,嚇的門口的那個侍衛是瑟瑟發抖,半天都不敢喘一口大氣.

"讓他進來吧!"最終,端木還是收起了這些殺氣,又恢複了剛才冷峻的面容.

"是!"聽到端木的吩咐之後,這名侍衛這才是長長的松了口氣,趕忙跑出去通報.

不一會兒,在這名侍衛的帶領之下,盧比奧就大步的走了進來.實話,自從那場爆炸之後,他們雙方都還是第一次見面呢,都不由自主的好奇的打量起了對方.

"老盧,這麼多年沒見,沒想到你還是和過去一樣,一點沒變嘛?"端木輕笑了一聲,仿佛是和一個多年未見的老朋友交談似的,哪還有一點剛才表露出來的殺氣?但只要看他了半天話,卻連自己的座位都沒有離開,就知道他和盧比奧的關系絕非表面那樣.

盧比奧自然也是看出了端木的輕慢,但要是端木過來熱迎接他的話,那他還感覺到奇怪呢.畢竟他們過去可是敵對的雙方,現在能夠和平見面,已經算是一個巨大的進步了!

"老端,別我,你不也一樣沒變嗎?而且還是窩在這麼個地方,整天和個老鼠似的,一點出息都沒有."盧比奧很是輕蔑的笑了笑.

這話一出,端木的臉色立即一變:"你又好意思我?不知道誰呀,麾下的河蟹宮當初被一個區區中級宇宙行者而攪的大亂,不知道誰呀?一次又一次的損兵折將."

"你!"盧比奧的臉色頓時差到了極點,俗話的好,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端木這話,可是在赤裸裸的在他的臉上狠狠的扇了一記耳光.

不過他的涵養也是相當的好,要不然也不會成為頂級巨頭了.深呼吸一下,盧比奧倒也沒有去對罵,而是微笑一下:"是啊,我們的確是一次又一次的損兵折將.不過你又好到哪里去呢?在下界的勢力被連根拔起不,連你自己的杏黃旗都丟了吧?"

瞬間,端木的臉色也是變的難看無比!杏黃旗的丟失,可是被他當成一大恥辱!體內的氣勢瞬間迸發了出來,惡狠狠的瞪著對面的盧比奧.

而盧比奧倒也是不甘示弱,同樣釋放出體內的氣勢.兩位頂級巨頭,猶如公雞似的互相瞪著.稍有不甚,就有可能擦槍走火,從而大打出手!

但現在戰斗,對二人來都並非是好事,所以兩人倒也是比較控制.

而且剛才釋放氣勢,還頗有點試探對方的意思.兩人都明白,那場爆炸帶來的傷害,已經是徹底的痊愈.雖實力沒有提高,但卻已經是恢複到了當初巔峰的時刻.

"哼!你這次來找我做什麼?"既然已經知道了盧比奧的底細,那麼端木自然是不會繼續對峙下去,悄無聲息的收起了自己放出去的氣息.

而盧比奧自然也不會去硬扛,他來這里可是有正事的.

"想必關于中央區域的事,你已經聽郎端彙報過了吧?"盧比奧正色道.

"當然,不過你想什麼?"端木沉聲問道,盧比奧來找他肯定沒好事.有好事,盧比奧會想到他?那才出鬼呢.

"既然你清楚了里面發生的事,那麼想必你也應該清楚,海天已經戰死,而傲邪云則是徹底的靠到了百樂宮那邊!"盧比奧沉聲道,"我希望你能夠和我一起對付他們."

端木哈哈一笑:"對付他們?我憑什麼要和你們一起對付他們?"

"怎麼?難道你以為就憑你如今這點力量,會是他們的對手嗎?"盧比奧嘲諷的笑了笑,"雖杏黃旗和軒轅戰袍是找不回來了,但你難道就不想再去奪一件先天混沌神器嗎?"

盧比奧不斷的誘惑道:"只要你肯幫助我們一起對付傲邪云和百樂宮,我承諾,事成之後,傲邪云的那件先天混沌神器,我就會送給你!這樣你不僅能夠再次得到一件先天混沌神器,同樣也出了心中的這口惡氣,難道不是兩全其美的決定嗎?"

不得不,盧比奧提的條件很有誘惑力,而且看起來風險也不是特別的大.畢竟他們可是兩大頂級巨頭,傲邪云就算再強,也不可能頂的過他們兩人.

猶豫了一下,端木便抬起頭來:"那好,我答應了!"

上篇:第兩千六百六十二章 不是第一個,也絕不是最後一個     下篇:第兩千六百六十四章 無聲無息的戰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