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兩千二百八十九章 最怕變態一樣的對手  
   
第兩千二百八十九章 最怕變態一樣的對手

從來沒有,都遇到過這樣無力的事,哪怕是曾經在面臨整個河蟹宮都幾乎崩潰之時.

墨山感覺很累,真的,特別的累,與海天的一次次爭斗,雖偶爾可以占到上風,但轉瞬間他便發現,落入下風的竟然是自己.他的內心明白,在麾下已經有不少人厭倦了這樣的爭斗,想著與海天他們和平共處,就像是以前那樣.

只可惜,墨山明白,這樣的日子是再也回不來了!別是如今有著盧比奧在身後督促著,哪怕是沒有盧比奧,海天和他們的仇恨已經是越來越深,早已到達不可化解的地步.

占據上風的海天,會這麼輕易的放過他們嗎?答案是顯而易見的.

忙碌了這麼多年,墨山可以是親眼看著海天一步步的從一個中級宇宙行者成長為可以和他比肩的高度,他自然也是很想大罵海天為變態.

雖然有句老話的好,不怕神一樣的隊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但當對手神上神,變成變態之時,他們又能夠怎麼辦?恐怕也就只有像現在這樣,無力的發呆.

墨山的心思,盧比奧也察覺到一點,但他和海天的交手畢竟還很少,是體會不到這樣的感覺的.他明白,如今就算不能夠直接制止,但也必須要控制一下.

略微沉吟了一下,盧比奧對著大長老道:"你讓還散落在外面的各大家族以及一些家族.但凡是達到精英級別的高手.都趕緊進入河蟹宮避難!"

"是!"大長老略微點了下頭,立即應道.

畢竟精英級別的高手實在是太難以培養,而精英以下級別的高手,想培養出來很容易,只要有足夠的資源就行.他們只需要保護好這部分精英級別高手,哪怕外面所有河蟹一族的高手們全部被滅,那他們也有機會重新繁殖起來.

看著匆匆離去的大長老的背影,盧比奧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墨山:"別忘了,到了如今這種地步,海天他們是絕對不可能放過我們的.想要活命.就只有繼續抗爭!"

仿佛被雷電擊中了一般,墨山頓時呆立在那.他不願意承認,但卻明白這就是事實.

"盧比奧大人……"墨山走到盧比奧的跟前,內心很是複雜.他不知道自己當初選擇跟隨盧比奧到底是對還是錯.借著盧比奧的幫助,他將他們河蟹一族發展到了宇宙第一大族,甚至還滅掉了草泥馬一族,自己基本上可以是獨霸三域.

可是現在卻正因為如此,碰上了如此強大的對手海天,他真心是有點無力.

論個體實力吧,海天那幫人,不僅人數比他們多,現在就連實力上也追了上來.論整體實力吧,他們更是被百樂宮越拉越遠.在這番打擊中,將會變的更加弱.

"我希望你能夠明白自己的處境,不要去想太多,只想如何改變眼前這個局面."盧比奧正色道,"好了,現在我們討論一下,海天那家伙究竟是如何將他的徒弟給救走的呢?"

起這件事,墨山就是一肚子的怒火.要不是李業被救,他手里可就有一張王牌!

但既然有人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他們河蟹宮,而且還從地牢中營救走了李業.這人未免也太神鬼莫測了,要是找他們麻煩的話,那又是什麼況?

之前盧比奧沒,不代表他沒有考慮到這個問題.對于關系到自身安全的方面,他還是極為謹慎和細心的.

"走.去地牢看看,有沒有什麼痕跡留下來."盧比奧沉吟了一會兒想不出頭緒.便道.

墨山聽了後,自然是沒有反對,跟著盧比奧一起走向了地牢.

不一會兒,他們就已經到達了地牢,只是地牢看上去十分的完整,守衛們都整齊的站在那里,沒有一點的松懈.墨山了解到,在這之前,雖然防守沒有如此的緊密,但也絕對不是那麼松懈的.對手想要在這麼些守衛的眼皮子底下將一個人給營救出去,那幾乎是不可能的,除非有著逆天鏡那樣的混沌一流神器.

恩?逆天鏡?莫非這事還真的就是海天親自來做的?

可問題來了,如果真的是海天潛入了他們河蟹宮的話,那麼海天完全可以將他身邊的那批高手全部帶來,來個突襲,絕對有把握將他們河蟹一族的高層全部干掉,包括盧比奧.

既然有著這樣的機會,那麼海天他們又為何放棄了呢?想不通,真想不通,難道海天真的有這樣的好心,故意給他們一個喘息之機?還是,有更大的陰謀?

就在盧比奧和墨山想破腦袋都想不明白的時候,在百樂宮中央大殿里,海天正一直端坐著修煉.忽然間,他眉毛一挑,雙眼微微睜開,就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竄了過來,猛的撲進了他的懷中,激動的喊道:"老大!我回來了,幸不辱命!"

沒錯,這個身影正是之前在逆天鏡中一直養傷的菊花豬.

經過半年的修養,菊花豬的修為總算是恢複了過來.那高級巨頭的修為,足以成為整個百樂宮幾大巔峰戰力.當傲邪云百樂他們得知菊花豬擁有這樣的修為之時,都非常的興奮.

只不過在當初這麼多宇宙行者們跑過來的時候,海天他們就已經意識到,盧比奧和墨山一定會挑撥,一旦挑撥失敗,等自己提出了那樣的要求,他們就會惱羞成怒.

無論是個人戰力還是整體戰力,他們都已經完全不是百樂宮的對手了.為了制止如今在宇宙內發生的事,他們鐵定會想到一直被他們囚禁在河蟹宮的李業.

就在那時.海天已經是派出了菊花豬.攜帶著逆天鏡,去將李業給救回來,省的墨山他們拿李業來要挾.

在場的高手們也都知道這樣的計劃,而且這還是細心的秦風想到的呢.要不然海天不定還根本想不到,到時候被墨山抓住這點來攻擊,他們還真的不得不放棄.

聽到菊花豬那句幸不辱命,海天的臉上也是浮現出了笑容:"哦?那李業呢?"

"在逆天鏡呢,我這就放他出來!"菊花豬嘿嘿一笑,立即將手里的逆天鏡給打了開來.逆天鏡雖是混沌一流神器,只能夠一個人使用.但菊花豬和海天屬于靈魂共享,自然也能夠使用,也就十分輕易的打了開來.

不一會兒,李業就十分茫然的從中走了出來.他原本還在河蟹宮的地牢中呢.忽然間一個聲音對他要救他出來,緊接著他就感覺到一片黑暗,然後才發現亮光,急忙走了出來.

外面絕大多數的面孔都很陌生,但李業很快就發現了人群中那張熟悉的面容,內心一動,急忙走了過去,鼻子酸酸的跪了下來:"師尊!"

"好了,快起來吧."海天看到自己這唯一的徒弟完好無損,不由得呵呵笑了起來."都多大的人了,還哭鼻子!"

"恩!"李業十分乖巧的站了起來,但忽然間仿佛想到了什麼可怕的事,連忙道,"師尊,快去鐵血峰……那里有難!"

海天刮了刮李業的鼻子,輕松的笑道:"放心,鐵血峰早就沒事了."

"啊?沒事兒了?"李業驚訝的張了張嘴巴,頓時明白過來,海天既然能夠救他出來.自然也是知道鐵血峰的事,能夠解除麻煩,那也屬正常.在他心目之中,海天就是那種毀天滅地,無所不能的超級高手.

當然事實上.如今的海天也擁有這種能力.整個宇宙不敢,但半片宇宙空間.他還是可以的.至于厲猛神界那樣的空間,他更是可以極為輕易的毀去.

"喲,乖師侄,你眼里只有你師尊啊?可是讓我老人家好傷心喲."見到李業沒事,唐天豪忍不住站出來調笑道,還故意裝出了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但論模樣,他和李業看起來絕對差不多,雖外表已經不是年輕和身份判斷的方式,但這怎麼看都覺的很怪異.

而李業這時,也才看到了人群中竟然還有唐天豪和秦風這兩個熟悉的人,不由得尷尬的喊道:"唐師伯你好!秦師伯你好!"

"這才乖嘛!"唐天豪心滿意足的哈哈大笑起來.畢竟平常接觸的人群中,論年齡,他倒數的,論修為,也是倒屬的,這自然是讓他有點郁悶.如今出了個晚輩,當然得好好的長長身為長輩的威風.當然了,海天這個變態根本不能算在內.

秦風也是微笑著點了點頭,和李業很是友好的握了下手,提點了兩句.

海天也為李業簡單的介紹了一下這個宇宙的況,以及在場的諸位高手們的身份.當然了,包括抓李業而去的墨山的河蟹宮,也是簡單的介紹了兩句.

"對了,海天,既然你和菊花豬都有能力帶著我們潛入河蟹宮,那麼為何不直接殺進去呢?"百樂忽然問道.

海天笑著搖了搖頭:"現在的河蟹宮恐怕最強禁制加強版已經開啟,逆天鏡也不是萬能的,根本不可能再混的進.而且就算混進去了,我們也將和盧比奧墨山他們打一場遭遇戰,再加上是對方的地盤,即使我們實力占優,也會付出比較大的損失."

聽到海天這解釋,眾人都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

"而且還有一點,即使有機會我也不會這麼去做,我就是要慢慢玩死他們,讓他們的希望一點一點的消散,最終變成絕望!"海天嘿嘿的陰笑起來.

眾人不自禁的打了個冷顫,盧比奧和墨山他們選擇了海天這樣一個變態的對手,那還有什麼混頭?他們仿佛已經看到了盧比奧和墨山等人的悲慘結局了!

還好,他們是和海天一伙兒的,而不是對手.

上篇:第兩千七百一十章 雷古都斯的複仇     下篇:第兩千七百一十二章 喚醒儀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