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兩千二百九十五章 和談  
   
第兩千二百九十五章 和談

不過話回來,從他對河蟹一族一系列的戰績上來看,的確可以算的上是大魔頭.當年極為輝煌的河蟹一族,也正是因為他一步步的打擊,才淪落到如今這步田地的.

他直接造成的損失就不了,大家都很清楚.光是這次,借著全宇宙人們的手,河蟹一族幾乎將多年的精華都給送了出去.那些精銳的軍隊且不,光是三長老和八長老的損失,就足以讓整個河蟹一族記他一輩子.

但海天現在可不是來和河蟹一族再繼續戰斗的,而是來談判的.

他和傲邪云沒有等多久,大長老就急匆匆的帶著墨山和一群河蟹一族的高層們跑了出來.這些人中,有些是他認識的,但也有很多他不認識的,但是這些人都認識他.沒辦法,誰叫他太出名了呢?身為河蟹一族的大敵,這些人如果不認識他,那才出鬼呢.

當墨山等人跑近些距離之後,看到懸浮在半空中的海天和傲邪云之後,臉色頓時一變.之前他聽海天和傲邪云來了,還有點不敢相信呢,卻沒有想到竟然是真的.

難道這兩個家伙是來這里,是要趁著盧比奧大人不在徹底收拾他們河蟹一族嗎?

有些緒比較激動的高手更是喊道:"族長大人,大不了我們跟他們拼了!太欺負人了!"

墨山制止住這些人,同時冷眼望著最強禁制外面的海天和傲邪云:"你們來這里做什麼?難道是想趁此機會一舉消滅我們嗎?告訴你們,我們是絕對不會屈服的!哪怕是死.我們也絕對要你們付出代價,咬上你們一口!"

聽到墨山這話,海天還真有點哭笑不得.看樣子自己可真是把墨山給害慘了,讓他們這麼恨自己.不過也難怪,因為他的緣故,曾經的宇宙第一大勢力幾乎要毀于一旦,他們要是不恨的話.那才出鬼呢.

要是平常,他定然不會和墨山客氣,但現在可是非比尋常.

"墨山.我們來這里不是要害你們的!"海天很是友好的道.

"不是害我們?你們又有什麼陰謀?"沒辦法,誰叫他們敵對的時間太長了呢?墨山他們根本不相信海天會向他們伸出橄欖枝,本能性的認為是這其中定有陰謀.

只是這話讓海天更加的哭笑不得.他連忙擺了擺手解釋:"我們真沒有陰謀,而是來找你們和談的.如果你們不信的話,我們是可以拿出一些誠意的."

"誠意?那你先自盡如何?"墨山不屑的冷笑道.

自盡?海天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語氣同時也森冷了下來:"墨山,你不要把我們對你們的客氣當成福氣!我們是來找你們有正事的,如果你們再這種沒有誠意的話,那麼就別怪我們對你們不客氣!"

"族長大人,他們太欺負人了,我們和他們拼了吧!"河蟹一族的高手們頓時激動的吼了起來,他們被墨山強制的困在河蟹宮中.早已是憋屈無比,此刻聽到海天的話更是氣的怒火沖天,紛紛表示不甘受辱,要求出去拼命,學著三長老和八長老的樣子.灑盡最後一滴血.

對此墨山當然不可能同意,讓眾人安靜下來之後,這才望著海天道:"你們也都看到了,我們之間已經是不死不休,還有什麼好談的?"

"就算你不想活,難道你不想為你的下一代著想嗎?"海天冷聲道.並且故意拍了下額頭,"哦對了,我差點忘了,你的兒子帕魯已經死在了我的手里,已經沒有下一代可!"

雖海天這次來是要求和墨山和談,但不代表他就會任由墨山奚落.

一聽到海天的諷刺之後,墨山早已是氣的咬牙切齒,他身後剛平靜下來的諸多河蟹一族高層們,則是再度氣的叫囂著要出去拼命.

墨山又何嘗不想拼命?如果僅僅海天一個人,那麼他絕對會毫不猶豫的沖出去.但別忘了,海天旁邊可還有著宇宙唯一的一位頂級巔峰巨頭,實打實的宇宙第一高手.別是他們了,哪怕是盧比奧和端木聯手,也未必對付的了,他們自然不敢隨意沖出去.

強忍著心中的怒火,墨山仰起頭低吼道:"你來這里就是為了羞辱我的嗎?"

海天猛拍了下額頭,他剛才也被墨山給逼的心中火氣猛升,倒是差點忘了正事.想起來後,他連忙對墨山道:"我們來這里,是提出和談的!"

"和談?"聽到海天這話,河蟹宮內的高手們全都驚呆了.

不僅如此,就連高空之中的那些個人類高手們也都被這個消息給怔住了.海天提出要與河蟹宮和談,那麼豈不是他們之前辛苦得來的河蟹一族高手頭顱都不算了?那麼他們豈不是進入不了百樂星上享受數倍的靈氣濃度進行修煉了?

整個外太空中,所有聽到了海天話語的人們都頓時喧鬧了起來,這不是等于赤裸裸的欺騙他們嗎?哪怕是海天,如果不給出合理的解釋,他們也絕對不會答應.

不少人都紛紛下來找海天要解釋,但此時海天哪有空去理會這些人?為了避免影響到和河蟹一族的談判,傲邪云故意將體內氣勢完全釋放了出來,直接壓的諸多人類動彈不得.

當然也有少數能動的,但感覺到這恐怖的氣勢,也不敢隨意行動.

海天瞥了一眼總算是安靜下來的普通人們,這才望向了河蟹宮里的墨山,雖然內心有些著急,但表面上卻還是不動聲色的問道:"怎麼樣?墨山,你們答不答應?"

這時的墨山終于是清醒了過來,他第一反應就是,這是一個陰謀!

他實在是想不通,已經完全占據了上風的海天,為何在這個時候提出和談?要知道,只要再拖延十年,哦不,有個五年時間,恐怕他們河蟹一族將徹底滅亡.即使還零星剩下一些族人,但在整個宇宙中,也絕對掀不起一點巨大的風浪.

可他卻不知道的是,海天別五年了,哪怕連一年的時間都等不起.

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平靜,但墨山的內心卻仿佛是掀起了滔天巨浪似的.他內心不斷的思索著,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海天在如此優勢的況下竟然選擇和談?

"怎麼樣?到底答不答應?"海天雖然盡力的想要表現的沉穩,但見墨山默不作聲,內心還是有點著急,不由得急切的詢問了起來.

不等墨山回答呢,墨山背後的其他的河蟹一族高層們紛紛喊叫了起來:"把我們河蟹一族害成這個樣子,難道還想讓我們握手和嗎?那樣我們怎麼對得起死去的三長老他們?又怎麼對得起因為你們而喪生的無數族人?"

墨山不像身後大長老等人那樣的激進,能夠將河蟹一族發展成宇宙第一大勢力,又豈會是普通人?他略微思索了一下,便沉吟道:"海天,你不覺的,在你們完全占盡上風的時候,跑來和我們和談,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嗎?我想你一定不會眼睜睜的放棄消滅我們的機會才對.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你們如此火急火燎的跑過來找我們和談?"

不愧是墨山,統領了多年的河蟹一族,一眼就看穿了海天這個和談背後的本質.

見話已經到這樣的程度,海天不由得苦笑一聲,倒也不再隱瞞.但解釋之前,他首先問道:"墨山,我問你一句,如果親兄弟間不合,那麼外人突然來打擊這對親兄弟,或者是干脆幫助其中一人打擊另外一人,你應該怎麼辦?"

聽到這話,不僅僅是墨山,在場的河蟹一族高層們以及外太空的諸多人們都楞住了.誰也沒有想到,海天竟然會問這個問題.

墨山本能性的覺的海天這句話里有什麼陷阱,但他猶豫了一會兒,望著一臉緊張的海天,卻想不出其中的問題.略微思索了下,墨山便道:"這個問題還用嗎?不管親兄弟之間再怎麼不合,那也是自己家的事.可如果外人插進來,那麼哪怕有再大的矛盾,也應該停下來,聯手對付外人."

"好,記住你的這句話,希望你永遠都不要忘記!"海天含有深意的點了點頭道.

莫名的,墨山感覺到自己陷入了海天的一個陰謀之中,但是哪里不對,卻是感覺不出來.他緊皺著眉頭立即問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剛才那陣震動你們都感覺到了吧?"海天不答反問.

那陣震動?他們自然是感覺到了,甚至都還覺的奇怪,哪里來的這麼大震動呢.若不是河蟹宮被圍,他們還真想派人出去調查一下況再.現在聽海天問起,難道剛才那陣震動和他有關?

見墨山望過來,海天倒也不再隱瞞,苦笑一聲便道:"實際上這陣震動,都是來自于端木和盧比奧他們惹的禍!他們為我們這個宇宙,帶來了一個巨大的麻煩,這恐怕會將我們整個宇宙都給毀滅!"

"什麼?整個宇宙都給毀滅?"海天的話讓所有聽到的人都嚇了一大跳.

"哈哈哈!墨山,我們回來了,我們有救了,可以消滅海天和他的百樂宮啦!"忽然間天邊傳來一陣嘹亮且猖狂的大笑聲.

上篇:第兩千七百一十六章 誰是奸細?     下篇:第兩千七百一十八章 傭兵三老的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