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兩千三百七十四章 出人意料的大長老  
   
第兩千三百七十四章 出人意料的大長老

這時的大長老顯然也已經發現了海天,正在快速靠近.之前他正打算趕去百樂宮,這里算的上是一條近路,所以他就走了這條路.

只是沒走多久,他發現遠處竟然傳來詭異的能量波動,而且極為強大,令他心驚肉跳,卻又不敢隨意靠近,生怕被發現.畢竟以他的實力,在如今這麼多巨頭滿天飛的況下,實在是有點弱了,一個不心,就有可能被人一巴掌拍死,要知道他還身負秘密使命呢.

好不容易等到那陣可怕而詭異的能量波動消逝之後,他才心的探出腦袋來看看周圍的況,竟然發現一個身影竟然開始全身潰爛,不一會兒就變成了一灘肉泥.

這一幕可是令他心驚不已,好在他也算是見過大世面的,倒也沒有慌張.不過他發現在那灘肉泥的旁邊,還有著另外一人,而且身受重傷,他不由得好奇的飛了過去,打算看個究竟.距離靠近之後,他發現,那個身受重傷之人,竟然是海天!

這個發現可是讓他震驚不已,他是立即靠了上去.要知道,他這次去百樂宮的秘密使命,其實就是為了找海天.誰想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竟然在半路上遇到海天!

只是當他靠近之後,卻是陡然發現,海天竟然昏迷了過去.

沒辦法,海天之前的精神壓力實在是太大了,蘭辛的難纏程度,遠遠的超出了他的想像之外.再加上宋行身死,古木瀕臨死亡,菊花豬重傷昏迷,就連他自己也陷入了重傷況下,雖然後來找到了木源珠緊急自救,但又看到了大長老的出現.

震驚之下,海天的心頭是再也堅持不住,當場昏迷了過去.只不過在昏迷之前,海天的腦海內陡然蹦出了一個念頭,完了!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與河蟹一族之間的仇,究竟有多麼的深,可以是不死不休,大長老看到重傷昏迷的自己,不趕緊報仇才怪呢.

已經到達了海天身邊的大長老,看著完全陷入了昏迷的海天,則是默然無語.這個家伙居然看到自己就昏迷了,這不是害他白跑了嗎?

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反正對海天自己來,是感覺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他微微睜開了雙眼,入眼處一片耀眼的白光.待眼睛漸漸的恢複了之後,他總算是看清楚了周圍的況.

一張破舊的木床,一張破舊的桌子以及幾把椅子,還有一些簡單的擺設.

他奮力的直起身來,頓時傳來一陣痛楚.他低頭望去,自己那沾滿了鮮血的衣衫早已被人換掉,變成了一件新的干爽的衣衫.只是這身上的傷口,雖然已經治療了許多,但卻並沒有痊愈,傷口還存在,而且顯的極為猙獰.

怎麼回事?自己怎麼會在這里?

海天忍不住回想起來,他清晰的記得自己似乎與蘭辛大戰了一場後,又發現了大長老的到來,然後後面就不記得了.恩?等等!大長老?河蟹一族的大長老?

就在此時,原本緊閉的大門,忽然間發出吱呀的一聲輕響,一個令海天極為熟悉的聲音了進來.不用多,此時走進來的,赫然就是海天之前看到的河蟹一族大長老.

"是你!你怎麼會在這里?"海天條件反射似的想從背後拿出新正天神劍來對敵,然而他這一下卻是抽了個空,背後空蕩蕩的,連劍鞘都沒有,又哪來新正天神劍?

抽了個空,海天不由得一楞,隨即揮舞著雙拳,警惕的望著大長老.同時目光還在房間內搜索,果不其然,讓他發現自己的新正天神劍連同劍鞘一起正靠在牆角里.

而剛進來的大長老見到海天的動作也是嚇了一大跳,不由得退後了幾步,隨即尷尬的道:"海天,你醒了啊?你也不用擔心,如果我要對你不利的話,那麼剛才在趁你昏迷的時候,早就已經對你動手了,又豈會等到現在?"

海天一想,的確是這麼回事,剛才自己完全陷入了昏迷之中,大長老想殺自己,那絕對是比殺只雞還要容易的多.可他卻沒有這麼做,明他根本沒有殺自己的意思.

但鬼知道這家伙是不是有更多的陰謀,所以海天的雙拳雖然是慢慢放了下來,但內心中的警惕卻是一直都沒有任何的消除.

"大長老,你們河蟹一族和我是死敵,你為何不殺我,反而要救我呢?"海天不解.

大長老聽了這話不由得苦笑一聲:"如果這是在過去,我的確會殺了你,而且毫不猶豫.但是現在,即使殺了你又能夠如何?能夠改變我們河蟹一族的命運嗎?"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海天微微挑了挑眉頭.

"即使你死了,我們河蟹一族一樣要受到別人的奴役.但如果你活著的話,卻是有可能幫助我們擺脫目前的困境."大長老真誠的道,"我這一回出來,其實就是想去百樂宮找你,幫我們想想辦法,擺脫盧比奧端木還有大羽人對我們的控制.當然,只要你能夠做的到,我們事後會選擇聽命于你們,但你們必須得保證我們的基本權力,族長大人也必須在."

海天詫異的張了張嘴,沒有想到大長老竟然會出這樣的話來.之前他們連那麼大的生死仇恨都放下了,反而要投靠他們?這其中是不是有詐啊?

似乎是看出了海天心中的狐疑,大長老苦笑一下道:"其實我們也不想這麼做,但我們實在是沒有辦法.大羽人實在是混蛋,不僅占我們的地盤,還殺我們的族人,搶我們的財富,侮辱我們的女性,是可忍,孰不可忍,所以我們決定反抗."

到這里,大長老故意頓了頓:"但大羽人實在是太強了,連我們的族長大人都被他們給抓了,我們要救出族長大人,想要打倒大羽人對我們的統治,就只有依靠你們.而且你曾經也過,我們河蟹一族與你們人類,其實到底,都是兄弟.無論我們內部怎麼鬧,但是在面對敵人入侵的時候,我們一定要站在一起,共同對敵."

海天沉默了,他沒有立即回答,他不知道大長老的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如果是真的,那麼就明河蟹一族如今已經完全體會到了大羽人的壞處,迫切的想要推翻.

可如果是假的,那麼這個事就有些大條了!其中必然隱藏著一個驚天的陰謀,而且還是針對他的.他可不想剛剛才僥幸的保住一條命,緊接著又陷進去.

他必須得趕緊判斷出,大長老所的是真是假.

"對了,現在過去多久了?"海天忽然間臉色一變,急忙問道.

大長老有點不明白海天的意思,但依然是回答道:"從我發現你時算起,才過去一天多的時間.怎麼了?"

"一天多的時間?"海天臉色大變,連忙打開了逆天鏡,從中找到了菊花豬和古木.

菊花豬的況還算好,雖然重傷昏迷,而且況也在不斷的惡化,但至少海天還有把握控制的住.可是古木那邊的況,就是相當的糟糕.海天試探了下,發現古木已經沒有了鼻息,要不是他察覺到古木還有心跳,不定都要認為古木已經掛了呢.

得趕緊治療才行!

海天二話不,連忙從自己的身上將那顆木源珠給拿了出來,絲毫不避諱大長老,立即調動起里面的能量,灌輸到古木的體內.

淡淡的綠色光芒,不斷的從古木的身體中釋放而出,海天的目光死死的盯在上面.

而旁邊的大長老,則是輕聲的歎了口氣,悄悄的離開了這間屋.

雖然海天的注意力都幾個在古木的身上,但他可沒有放松對大長老的監視.而且他剛才也是故意將木源珠暴露在大長老的面前,其實就是想看一下大長老會不會起邪心.

如果大長老之前的那番話,是假的話,那麼當他拿出木源珠時,就算大長老不會出手搶奪,也至少會眼熱.然而讓他出乎意料的是,大長老的眼神一直都極為的清澈,而且甚至還悄然的退出了房間.

這一變化,讓海天覺的有點摸不著頭腦,難道大長老之前的都是真的?河蟹一族,真的不想在跟著盧比奧端木走下去了,想投靠自己嗎?

僅僅想了一下,海天就不想了,他現在必須全身心的救治好古木才行.

雖然僅僅過了一天,但在木源珠的幫助之下,他身上的傷勢也恢複了一半.雖還沒有完全好,但也至少有了平日里三成的戰斗力.對付巨頭級別的高手不一定能嬴,但是對付大長老這樣連巨頭都沒有達到的超級高手,絕對是無比輕松.

經過他的一番搶救,以及木源珠的神奇,古木總算是又恢複了鼻息,雖然還很微弱,但至少目前不會死了.至于將來,還會不會傷重而亡,那不好.不過有木源珠在手,海天相信古木是絕對不會死的.

待古木恢複了一點後,海天連忙取回木源珠,開始為菊花豬緊急治療起來.

上篇:第兩千七百九十五章 透透氣     下篇:第兩千七百九十七章 五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