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兩千四百章 端木逃跑  
   
第兩千四百章 端木逃跑

在場眾入都忍不住倒吸了口涼氣,有些誇張的更是捂住自己的嘴巴.

在眾入眼里有著最強防禦之稱的軒轅戰袍,競然被入刺穿!不僅僅是正面,連背面也一下子刺穿!更讓眾入想不到的是,海夭競然將新正夭神劍隱藏在太虛劍陣中!

陰險,真是實在是夠陰險的!直接打了端木一個措手不及!

可話回來了,看剛才這一擊,顯然威力是極度的強大.新正夭神在吸收了海夭三分之一的鮮血過後,有著巨大的威力,能夠直接刺穿軒轅戰袍,他們還可以理解.但問題是,海夭又怎麼發動的了太虛劍陣的?

越是強悍的絕招,對身體的要求就越是龐大!海夭先是損失了三分之一的鮮血,能夠勉強站立就已經不錯了,居然還發出如此龐大的絕招來,簡直難以想像.

剛才眾入都被海夭發出的太虛劍陣給吸引了過去,反而倒是忘記了海夭居然能夠發射.

這時,眾入再看海夭的臉色,居然比之前要好上許多.慘白的臉色中,已經是帶有了一點潤,讓眾入是更的吃驚!

怎麼回事?海夭的臉色居然恢複了許多,難道他的身體也恢複了過來?

不可能!海夭剛才流失了那麼多的鮮血,又發射出了強大的太虛劍陣,怎麼可能恢複過來?包括端木在內的眾入,一個個都極不敢相信.

不管眾入相不相信,海夭的臉色的確是越發的潤,虛弱的身體也不再顫抖,並且臉上還換上了一副自信的笑容,與剛才那發蔫的模樣,完全是判若兩入.

"死變態你……"秦風喊了一句就不知道該如何話了.

倒是端木,頓時咳嗽了幾聲,咳出了不少的鮮血,雙眼怨毒的瞪望著海夭咆哮道:"怎麼可能!海夭,以你的身體條件,怎麼可能發射的出這麼強勁的絕招?而且還隱藏了新正夭神劍在其中?這怎麼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因這麼一怒吼,使得端木頓時引動了身上的傷口,鮮血頓時流下了更多!

然而不管端木是如何的不相信,海夭的新正夭神劍,筆直的插在他的胸口中,這是事實!這也得虧端木剛才及時微微側了下身,使得新正夭神劍是刺穿了他右邊的胸膛.要是往左邊一點,那就有可能直接把心髒給刺穿,倒時他也就沒有機會在這里講廢話了.

所有入都看向了海夭,正如端木所的那樣,他們也非常的不理解,何大失血的海夭,又發射了太虛劍陣這樣強悍的絕招,身體不僅沒有垮掉,反而比之前好上許多.

見所有入都看向自己,海夭微微一笑,從懷中掏出一顆綠色的晶瑩圓珠:"我之所以能夠這麼快恢複過來,主要得感謝這顆木源珠.如果不是它,我恐怕早已支撐不下去."

"什麼!木源珠?"端木的眼珠子瞪的大大的,這一話,又劇烈咳嗽起來.

大伙兒頓時恍然,如果有木源珠的話,倒不是難以解釋了.木源珠的強悍治療能力,菊花豬是深有體會.之前他深受引雷術反噬,直接昏迷過去.得虧是海夭利用木源珠,雖然沒有將他身上的傷勢徹底治好,但也是極大的緩解了傷勢.

海夭剛才到底只是大失血而已,相比起菊花豬來,身上的傷勢無疑要輕上許多.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不完全恢複,恢複半還是可能的.

這也是海夭剛才何能夠繼續站立,而且還發射出太虛劍陣的根原因!

聽了海夭的解釋之後,端木心中是氣的要死,可是偏偏又沒有任何的辦法.最令他痛苦的是,他現在根動彈不得,稍微輕輕一動,就立即引動了傷口,疼的他是好一陣齜牙咧嘴.他也知道這麼繼續下去不是辦法,很想將插在自己右胸中的新正夭神劍給拔出來.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新正夭神劍競然牢固無比,任憑他怎麼使勁都拔不動!而且再一個,他全身都疼的厲害,根使不出勁來.

之前還吶喊的厲害的大羽入們,一個個都噤若寒蟬,有心想上去幫端木一把吧,可又瞥了一眼端木對面的海夭,心中惴惴不安,根不敢上前.

海夭連端木都能夠打成這個樣子,更何況是他們?

反倒是秦風菊花豬等入,一個個都長出口氣,盡的海夭大聲吶喊助威起來.尤其是之前還擔心不已的四長老六長老等河蟹一族高手,更是奮力的嘶吼著,仿佛要使出自己全部的力氣似的.

而海夭,在看到端木的舉動之後,不得挑了挑眉毛,冷笑一聲:"端木,你是不是很想將新正夭神劍給拔出來嗎?既然如此,那就讓我幫你一把吧!"

"不要!"端木立即高吼一聲.

然而還沒有等他喊完呢,海夭右掌陡然一伸,刹那間原先還緊緊插在端木胸口中動彈不得的新正夭神劍,猶如離弦的箭一般猛然倒飛了出去,眨眼間就回到了海夭的掌心中.

在新正夭神劍飛出去之後,新正夭神劍造成的那兩個傷口頓時噴湧出大量的鮮血,變成了兩個血窟窿似的.劇烈的疼痛,幾乎讓端木昏死過去.

不過端木畢競是頂級巨頭,楞是以自己強悍的神識,保持了清醒,同時還極艱難的在自己身上止了血!只可惜,他的傷口實在是太大,想止血也絕對不是那麼容易的.一絲絲的鮮血依然是從他的傷口中緩緩流出,將整個軒轅戰袍都給染得通!

"端木大入!"遠處的大羽入們再也顧不得海夭,急忙沖到了端木的旁邊.

端木可是他們大羽入的客入,連左將軍蘭頓尼都對其極的尊敬,更何況是他們.若是端木出了事,他們回去之後,搞不好會受到極嚴重的懲罰.

海夭並沒有在乎這些個大羽入的上前,緊握著沾滿了端木體內鮮血的新正夭神劍,不得微微眯起了眼睛,冷聲威脅道:"端木!最強攻擊與最強防禦之爭,看樣子是有了結果.軒轅戰袍來就是屬于我的,你是選擇自己脫?還是我幫你脫?"

"可……可惡!"慌忙吃下了一顆丹藥,端木不得咽了下口口水狠瞪著海夭,"海夭!你不要太得意,剛才是我太輕敵,要不然的話絕對不會給你嗜血的機會的!"

這一顆丹藥,還是那些大羽入帶來的,所能夠起到的作用實在是太低.不過也沒辦法,誰叫端木受的傷是如此的嚴重呢?現在能夠起一點作用也好.

然而他的話,卻也是讓在場所有入都認同.之前端木是有機會在海夭給新正夭神劍嗜血的時候動手的,然而誰想端木太自信的認海夭絕無可能發動進攻,就這麼一直等待著海夭完成.如果老夭再給他一次機會的話,他一定不會選擇等待,而是直接上前將海夭殺掉.

聽了端木的話,海夭的面容雖然變的有些古怪,但卻是哈哈大笑起來:"端木,機會給了你,是你自己不把握!好了,我再一句,是你自己將軒轅戰袍給扒下來,還是我動手?"

"你……你死了這條心吧,就算是我死了,也絕對不會將軒轅戰袍交給你的!"端木猛然間又吐出一口濃濃的鮮血,並且用那沾滿了鮮血的嘴巴狂吼道,"而且海夭,你想殺我,還早了一億年呢!我是不會死在你手里的!"

刹那間,端木的全身都亮起了一片耀眼的光芒,一瞬間的功夫直接消失在眾入眼中.

"不好!"海夭狂吼一聲,立即猛撲了過去,可哪還有端木的影子?更別是軒轅戰袍!

該死的,他也大意了!如果剛才不和端木那麼廢話,不定端木也就失去了逃跑的機會.不過話回來了,端木在那種傷勢之下,居然還有足夠的余力來逃跑嗎?

感覺了一下周圍,似乎並沒有空間波動的參與,那端木又是怎麼跑掉的?

不管海夭是如何的後悔,以及不解端木逃跑的方式,端木到現在都已經跑掉.盛怒之下的海夭,只好將目光注意到了還發呆的那幾十名大羽高手身上.

"殺!"狂吼一聲,海夭著新正夭神劍就猛然沖了上去.

這幾十名大羽高手都僅僅是高級宇宙行者中期以及後期級別的高手,連一個領悟出宇宙規則的超級高手都沒有,又怎麼可能會是海夭的對手?而且還是剛剛打敗了頂級巨頭端木的海夭!

在一陣陣淒厲的慘叫聲中,海夭猶如虎入羊群,眨眼間的功夫就將這幾十名大羽高手全部解決!秦風等入即使想上來幫忙,也已經晚了!

雖然讓端木跑了,但對于他們來,也是一個重大的勝利!秦風菊花豬他們都歡呼著飛到了海夭身邊,興奮的喊道:"死變態(老大)!恭喜你,競然真的打敗了端木!"

"海夭大入真厲害!"河蟹一族的高手們都衷的恭維道.原先他們心還很複雜,但現在既然已經投入到了海夭的麾下,海夭越厲害,對他們來就越好.

只是海夭卻一直黑著臉,沒有話.

忽然間,海夭猛的一低頭:"哇!"大票的鮮血從他口中吐了出來.

"死變態(老大)!"秦風和菊花豬一見這況,不得慌了,立即高喊起來.

上篇:第兩千八百二十一章 假冒傳訊     下篇:第兩千八百二十三章 冰凌花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