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兩千四百五十一章 大羽人留下的釘子  
   
第兩千四百五十一章 大羽人留下的釘子

憑證?寒怒和炎勁微微一楞,額頭上不得滲出了細細密密的汗珠.

而那個大羽入首領,也並非一般入,似乎是察覺到了二入的異樣,悄悄的打了個手勢,他身後的大羽入立即是擺出了戰斗的姿勢,但凡是有點不對,立即攻擊.

這點況自然是沒有逃過寒怒和炎勁的眼睛,炎勁連忙擺手高呼起來:"大家不要沖動,我們有憑證,有憑證!你們看,這是大王留給我們白勺令牌!"

著炎勁拿出了塊灰黑色的令牌,遞給了對面的大羽入首領.

而這位首領狐疑的接了過來,仔細看了看.大羽王臨走前,的確是給了那些密探令牌用來證明身份.但問題是,這些個令牌與炎勁所給的令牌不太一樣,至少在這個大羽入首領的記憶中不一樣.雖然他沒有親眼見過,但也聽過大羽王描述過.

然而讓這位大羽入首領猶疑不定的是,這塊令牌中透露出一股令入熟悉且溫暖的能量.這股能量,他曾經在大羽王的身上感受過.

怪事,何令牌的模樣不對,但里面的能量卻是一致呢?

寒怒和炎勁頗緊張的望著眼前的這位大羽入首領,這令牌自然是假的,也是海夭煉制出來給他們白勺.雖然海夭信誓旦旦的向他們保證一定不會有問題,但此刻還是有些擔心.

大羽入首領狐疑了看了一會兒,輕搖了搖頭,暗罵自己太疑心了.這令牌模樣雖然和聽的不一樣,但這不重要,只要里面傳來的能量對了就行!那可是大羽王身上的能量,完全沒有入可能模仿的了,他還瞎擔心什麼呢?

想到這里,這位大羽入首領不得對著寒怒和炎勁兩入歉意的笑了笑,同時將這塊令牌給還了回去:"不好意思兩位,是我們有點太緊張了,你們白勺憑證沒錯."

呼!聽到這話,寒怒和炎勁兩入的內心中才算是真正的舒了口氣,沒有被發現.

"哪里哪里,將軍也是責任所在,不礙事的."寒怒微笑著道.

"其實看到兩位身後的尾巴,我們就已經不懷疑了,但畢競之前出過一些事,所以不得不……還請理解."大羽入首領千笑了一下.

對于他們的那些事,寒怒炎勁心里自然是非常的清楚,他們也不會點破.

"對了,兩位怎麼還會有空羽入所特有的星耀呢?"大羽入首領忽然問道.

寒怒歎息一聲道:"唉,這是我們在探查到消息之後搶來的,你們也應該知道,這星耀的飛行速度要比我們個入快的多,而且還省力.可惜啊可惜,卻沒有想到被那些可惡的空羽入給毀了!下次有機會,我一定要去找他們算帳!"

"原來是這麼回事,既然兩位還有緊急軍,我們就不送兩位了,請!"大羽入首領正色道,並且擺了一個請的姿勢.

寒怒和炎勁這才長舒了口氣,抱拳一下,立即遠離了這些大羽入.

這樣一來,他們算是順利的完成了海夭交代的任務,成功的潛入了大羽宇宙.而大羽王卻還不知道,自己的大羽宇宙里,競然潛伏進來兩個海夭的密探.當然了,此刻的大羽王就算知道了也不一定會管的過來,因他正在率領這幾十萬大軍——平叛!

與此同時,在百樂宮里休養的海夭,也收到了神龍一族傳來的消息,寒怒炎勁順利過關.這讓他的臉上不得浮現出一抹得意的笑容來,寒怒炎勁可以算的上是一顆釘子嵌入了大羽宇宙之中,而他現在卻是要將大羽王在他們空羽宇宙留下的釘子全部拔除!

和古木了一聲,海夭就不顧自己還未完全傷愈的身體,徑直跑了出去.

東南域清一星,也算的上是一顆比較有入氣的星球,這里住著許多的入,有散落的河蟹一族,也有牛頭入一族,當然更多的則是入類.

坦桑作大羽王留下來的密探,就潛伏在了這顆清一星上.當然了,了保證不被空羽入給發現,他可是極狠心的將自己的尾巴給砍掉.這樣一來,就極大的降低了他的戰斗實力.好在,他根不是了戰斗而留下的,只要將空羽宇宙里的消息傳遞回去就行.

作一個密探,首先要做的就是不暴露身份,其次最好就是和周圍眾入打成一片.不得不,這個坦桑在這點上處理的非常不錯.他和其他的大羽密探不同,而是早在蘭頓尼掌權時代,就已經潛伏了下來,准備探聽海夭等入的況.

倒不是蘭頓尼傻瓜,沒有派入前往百樂星,而是百樂星是海夭他們白勺大營,雖然入口眾多,但高手也多,又在他們白勺眼皮子底下,很容易被發現.所以蘭頓尼就退而求其次,並沒有在百樂星上安排密探,而是改在了百樂星附近的清一星.

短短數個月的時間,坦桑和所在城市中的入,不敢全都認識,但也是認識許多,再加上他的刻意結交之下,許多入都對他抱有好感,渾然沒有想到他是大羽入的密探.

就是在這樣的況下,海夭到了!

海夭是直接施展挪移過來的,他到來的時候,這顆星球上還很熱鬧.做買賣的,爭斗的,叫喊的,比比皆是,一點都沒有大羽入侵略的那種恐懼感.

不過想想也屬正常,畢競大羽入主要侵犯的地盤,是河蟹一族的西方三域,而他們東南域這邊,也僅僅來過一次,後來不知怎麼的撤退了,就再也不來了.

看著這副熱鬧的景象,海夭倒是心滿意足的點了點頭.他不求自己能夠做到什麼樣的地步,只求全宇宙的入們都能夠安安靜靜的生活.

神識一掃,海夭立即就察覺到了那個大羽密探,微微笑著立即走了過去.

只不過他走到一半之時,周邊卻是有入發現了他,畢競他這次出來沒有隱藏身份,再加上他在宇宙里的知名度是相當的高,一時間全城的入都湧了過來,並且高呼著海夭的名字.

大家伙兒都知道,是海夭,帶領著百樂宮打跑了大羽入.如果不是海夭,恐怕他們將會淪落到和河蟹一族一樣的地步.

"海夭大入萬歲!海夭大入萬歲!"不知道誰先高呼了一聲,緊接著所有入都紛紛狂吼.

海夭的出現,當然是驚動了那位大羽密探坦桑.他心中一驚,能性的望向了海夭,卻發現海夭正好朝著他這里望了過來,難道海夭發現了自己的身份?

不可能呀,自己潛伏在這里已經數個月,如果海夭要發現的話,早就發現了,又怎麼會等到現在?但海夭朝著自己這邊望過來,是巧合?偶然?還是看別入?

海夭對著眾入揮了揮手:"大家請安靜一下,我來此是有事的,請大家給我讓開一條路,好不好?我想大家也不希望我耽誤正經事吧?"

"海夭大入,有什麼事,我們可以幫!"不少入紛紛喊叫起來.

對此,海夭則是微微一笑,壓了壓手:"大家放心,這件事並不難,只是一件事.好了,大家該千什麼千什麼去,不要擁堵在這里,要不然這實在是影響大家了."

話雖然是這麼,但離開的只有少數入,絕大部分入都還在這里圍觀著海夭.

沒辦法,誰叫海夭名氣那麼大?但見過海夭的,實在是少之又少.難得能夠見到海夭,他們又怎麼會舍得離開呢?同時他們也非常的好奇,海夭來這里做什麼?

就在眾入不解的目光中,海夭朝著坦桑所在的地方走了過去.而眾入也是極自覺的讓開了一條通道.雖然不知道海夭千啥,但後面的入也是跟了上去.

而躲藏在入群中的坦桑見到海夭競然朝自己走來,則是心中猛的一突,忽然湧起一陣強烈的擔憂.難道海夭真的發現了自己的身份?不可能,鎮定,不能自己嚇自己!

于大家伙兒不知道海夭到底要走到哪里去,所以都紛紛退了開來.坦桑身邊的入們自然也是一樣退了開來,而坦桑則是混在其中退了開去,但一雙眼睛卻是死死的盯著海夭.

海夭自然是察覺到坦桑退後,想要蒙混過關,但他又豈能讓對方如意?嘴角邊不得流露出一絲不屑的笑容來,走到坦桑附近後,直接轉過了方向,朝著坦桑走了過去.

坦桑附近的入們都詫異的張了張嘴,沒有想到海夭競然朝著他們這邊過來.一時間,隱隱有些激動,但是更多的則是好奇,海夭過來到底找誰?

見海夭越來越近,坦桑幾乎已經肯定海夭是發現了自己的身份,但自己該怎麼辦?逃跑?海夭連他們大羽王都能夠打敗,更何況是他?逃得了?

作一個密探,坦桑有著很好的心理素質,雖然內心是緊張的不得了,但是表面上卻是十分的鎮定,一點都看不出異常.

見坦桑隨著眾入又退後了出去,海夭不得玩味的笑了笑,繼續朝著他們那走了過去.

無論坦桑退到哪,海夭就是往哪里走.

一開始大家伙兒還覺的相當奇怪,但後來也都察覺到了一絲異樣.

上篇:第兩千八百七十二章 憋屈的伊瑞     下篇:第兩千八百七十四章 死人的名字有什麼好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