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兩千五百九十四章 木馨的加入  
   
第兩千五百九十四章 木馨的加入

大約十幾分鍾後,紫露湖中,冒出來一個腦袋,仔細一看,正是海天.

緊接著,又接二連三的冒出來好幾個腦袋,正是唐天豪秦風,還有木馨三人.此時他們都有點緊張,不住的望著天空:"這苗劍真的走了嗎?"

"應該是走了,我已經感覺不到他殘留的氣息,當然不排除他故意躲起來引我們現身."木馨一臉沉重的道,不過和苗劍比起來,更讓她驚異的還是身旁的海天.

"你剛才施展的是領域嗎?"木馨直接問道.

這下到輪到海天吃驚了,在木馨面前施展領域,也是迫不得已的事.原本他還想事後用什麼謊來騙過去,卻沒有想到木馨竟然一眼就看穿了他剛才的伎倆!

之前他正是施展出了領域,將唐天豪他們全都拉了進去.當然了,木馨的實力比他來的高,要像秦易那樣強行拉進去,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會消耗太多的天之力.這個時候他體內的天之力本來就很少,再大幅度消耗的話,根本支撐不了多久.

一旦被苗劍發現,那他們一幫人就真的是走投無路.

還好,木馨在聽了他的話後很配合,雖然一肚子的疑問,但當時倒也沒有急著問,任由海天將自己拉進了領域之中,這才躲過了苗劍的神識掃描.

只是這一出來後,木馨就忍不住心中的驚訝,直接詢問了起來.畢竟之前海天和秦易的解釋,是在領域中的,木馨雖然不時的關注那邊,但卻完全不知道里面的況.

見已經被木馨給認出了,海天倒也沒有選擇隱瞞,而是坦誠的點了點頭:"是的,我剛才施展的就是領域.你一定會覺的很奇怪,我一個一梵天高手怎麼會領悟出領域來的吧?"

木馨連忙點了點頭,海天這根本就是顛覆了常識的行為.

"來也許你不信.我也是僥幸才領悟出的,而且那一次,還差點死了!如果讓我再來一次這樣的機會,也未必會領悟出來."海天苦笑一聲,倒不是他故意隱瞞,而是真心沒把握.之前的爆發,來是運氣也好.巧合也罷,但都屬于不可控制的范圍.

一看木馨的眼神.他就明白,木馨肯定是要讓他教導如何領悟領域,所以他先把路堵死再.而且他心里也在很由于,領域可是自己目前最大的底牌,知道的不是自己信的過的兄弟,就是秦易這樣的死人,當然了,還有一個白云生.

白云生那邊先不管他,其實就是想管也管不到.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來到天界.可是木馨這邊怎麼辦?嚴格來,她和自己僅僅是點頭之交,雖然互相幫了點忙,但認真算來,也並沒有太多的交,讓她知道了自己這麼大的秘密,是不是要殺人滅口呢?

"死變態.我認為你多慮了!"秦風真不愧是海天的好兄弟,一看到海天那猶豫的臉龐,就已經明白過來海天心中的擔憂,直接道,"木馨姐剛才可是為了我們而一起並肩戰斗,換句話.她也把苗劍給得罪了,可以是上了我們的賊船."

唐天豪也在一旁補充道:"就是啊,木馨姐這麼漂亮一妹子,你不會辣手摧花吧?"

還別,海天又不是真辦不出這樣的事.

而木馨倒沒有想那麼多,一聽秦風和唐天豪的話,不由得嚇了一大跳.本能性的拉開了一點距離警惕性的望著海天:"你要殺我?"

海天則是苦笑不已,木馨雖然是和他們上了一條賊船,但卻不一定能和他們是同路人.而且,他感覺到,木馨的來曆很不簡單,絕對沒有表面上表現的這樣.別看她好像對天界似乎很熟悉,而且知道許多一般人不知道的辛秘,但這段時間里,他也算看出來了,木馨的內心,其實還是純真的,並沒有那麼多的爾虞我詐,江湖經驗也很淺.

這也是,海天一直遲遲沒有下手的根本原因,但將木馨放出去,始終是一個定時炸彈.想來想去,海天還是決定將她留在身邊好了.

"這樣吧,木馨,你現在也知道了我的秘密,我只有兩條路供你選擇."海天歎息道.

木馨瞥了瞥眉頭,很是不悅的道:"喂喂,你什麼意思?什麼叫只有兩條路供我選擇?再了,你的那個秘密,又不是我想知道的,是你自己要告訴我的."

"那我不管,反正你知道了,為了不讓秘密流傳出去,我只有這麼辦."海天很是霸道的道,"要麼,你跟在我們身邊一起,要麼,就讓我們殺了你!"

"殺了我?你殺的了我嗎?"木馨很是不爽的挑釁道.要知道,她好歹也是一名二欲天高手,海天卻僅僅是一名一梵天高手,雖然之前奇跡般的殺了秦易這個三滅天高手,但自己付出的代價卻也是極大的,以這樣的殘破之軀,想和她戰斗,豈不是自尋死路?

海天微笑了一聲:"雖然有些困難,但在出動領域的況下,我有八成的把握擊殺你!當然,事後我自己也會付出更加慘重的代價來的."

"死變態,你……"唐天豪秦風他們都沒想到海天會這麼,雖然他們之前都勸海天不要殺木馨,不管怎麼將一個漂亮姑娘留在身邊都是很養眼的事,如果海天真要殺的話,他們也會沒有二話,直接對著木馨攻擊開去.

只是讓他們萬萬想不到的是,海天竟然還將自己的結果也了出來,難道他就不怕木馨現在提前動手嗎?就算真動不了,也可以提前跑掉.

正當他們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木馨忽然間菀爾一笑:"既然如此,那我是沒的選擇了,就只有留在你的身邊了!"

唐天豪秦風都詫異的望著木馨,他們和木馨相處的時間雖然不算長,但也多少知道這妞可不是那麼好話的人,平常對他們都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模樣.怎麼現在海天這麼一,就直接答應了下來呢?雖海天之前也有點威脅的話語在,但他們卻感覺木馨沒有害怕.

兩人古怪的看了一眼海天,又看了一眼木馨,剛才木馨那話,留在海天的身邊,多少顯的有些曖昧.難道……兩人不由得對視了一眼,忽然間嘿嘿的陰笑了起來.

海天雖然不知道這倆貨在笑什麼,但看表也不知道是什麼好事,不由得白了二人一眼.隨即再望向了木馨,伸出了一只手:"那就歡迎你加入我們的團隊了!"

"客氣,不過我很想知道,你真名到底叫什麼?"木馨同樣伸手和海天握了下問道.

感覺到木馨那冰涼且柔弱無骨的手,海天心頭微微有些異樣.不過當他聽到木馨的問話時,腦袋頓時清醒了過來:"什麼真名?"

"你真當我是那麼白癡嗎?田海這顯然就不是你的真名!"木馨輕笑著問道.

唐天豪和秦風都一臉詫異的對視了一眼,齊齊的看向了木馨.

"為什麼不能是我的真名呢?"海天饒有興趣的反問道.

木馨微微笑著豎起了一根手指:"我記得,你和你的那幫朋友們碰面的時候,那個叫石破天的第一個喊的字是'海’,中間有著停頓,顯然並不是你們平常的稱呼.再加上你當時的詭異舉動,我就判斷你試圖在掩飾."

海天三人齊齊一楞,他們當初重逢時,木馨似乎不在吧?而且就這麼點細節,她就判斷出這麼多東西來?他們一幫人中,唐天豪秦風都喊他死變態,菊花豬喊他老大,也就只有石破天會喊他名字,看樣子他們似乎有點看了這個木馨.

"如果僅僅是這樣的話,恐怕不足以證明掩飾死變態的名字吧?"唐天豪不服氣道.

"自然,我還有別的理由!"木馨又道,"一般人,是完全不需要掩飾自己的名字的,可他卻為什麼要呢?第一,他是從下界過來的,這樣可以更好的隱藏自己的身份.第二,恐怕天界有你們認識的人,而且還是仇人!"

雖這些分析有點牽強附會,但不得不,木馨的分析還是很靠譜的.這難道就是女人的直覺?竟然一下子就中了!

果然,能夠獨立生活在野外的天界高手,就沒有一個是簡單的!

"好吧,我不得不承認,你分析的很對,我在天界的確是有仇人,而且對方的來頭相當的大,實力也很高,我不得不隱藏自己真正的身份."海天歎息一聲,"至于我的真名,告訴你也無妨,相信你也不會知道,我叫海天."

"海天?"木馨在嘴里反複念叨了幾句.

在木馨念叨著的時候,海天三人還是很緊張的望著木馨,見她並沒有任何的反應之後,這才松了口氣.句實在話,海天將自己的名字暴露出來,是需要巨大風險的.

萬一木馨是紫薇天王的人,去報告給白云生知道,那他們可就危險了!

當然,木馨現在沒有反應,並不代表她心里沒有任何的反應,這個新隊友靠不靠譜,還得將來繼續觀察才行.

上篇:第三千零十五章《狂風驚天》的傳人     下篇:第三千零十七章 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