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兩千六百零六章 關系  
   
第兩千六百零六章 關系

連玉大師也不知道天機老人在哪里?海天三人一呆,尤其是海天,他可是記得當初天一過,天機老人最後無奈被迫退出了天界,但具體去哪卻無人知曉.這麼多年來,就一直都沒有重新回過天界嗎?還是,躲藏在天界某個地方,連他的徒弟都不知道?

話回來了,為了保證不被三大天王知曉,不聯系自己的徒弟也是正常的吧?

似乎是猜出了海天的心中所想似的,玉大師苦笑了一聲:"我們也猜想過,師尊很有可能會隱居在天界的某個地方,畢竟天界如此之大,真要藏個人是輕而易舉的."

"我們?"秦風敏銳的抓住了其中的關鍵詞.

海天和唐天豪也立即意識到,不由得很是好奇的望向了玉大師.

見海天三人,包括楚席陽都望了過來,玉大師不由得歎了口氣道:"沒錯,是我們!因為當初師尊收的土地,並不僅僅是我一個人,總共有三個人,我還有一個師兄和一個師弟."

"奇怪,師尊,我怎麼從來沒見過他們?啊……難道他們……"楚席陽忽然驚叫道.

玉大師一頭的黑線,撇了撇嘴道:"沒事別瞎想,他們並沒有怎麼樣,都還好好的活在這天界之中,我也知道他們住在哪,但我們三人這麼多年卻從未相見過,你沒見過也不奇怪."

"為什麼從未見過面呢?難道你們師兄弟三人感很不好?"唐天豪奇怪的問道.

"這倒不是,而是因為我們當年三人都沒有為師尊出到力,反而因為師尊要顧及我們,不得不退出天界而感到後悔.所以我們師兄弟三人這麼多年來都很自責,一直都沒見過面.除非等到師尊回來,不然我們永不見面!"玉大師重重的歎了口氣.

聽到這個解釋,海天三人包括楚席陽顯然都有些錯愕.他們沒想到玉大師師兄弟三人竟然會如此的自責,以這樣的代價來懲罰自己.

不得不,他們還真是有個性!哦不,應該他們是重重義才對!

就在這時.海天由于身上的傷勢本來就沒有恢複過來,忽然間腦海中陡然傳來一陣眩暈感.刹那間,他手里捧的東西完全掉到了地上,嘩啦啦的一大片.

"死變態!"唐天豪秦風立即發現了海天的異常,丟下了手中的東西,一左一右的攙扶住了海天,這才導致海天沒有摔倒在地.只是此刻海天的臉色異常的難看.先前被他強壓下去的氣血,已經開始有點不受控制的再度翻滾了起來.

"不……不好意思.我……"海天的額頭上已經滿是虛汗.

玉大師挑了挑眉頭,連忙制止了海天:"你不要話了,快點坐下來讓我看看!"

在唐天豪和秦風心翼翼的攙扶之下,海天總算是緩緩坐了下來.就在玉大師准備給海天把脈的時候,誰知海天竟然一把擋住了自己的手腕,虛弱的懇求道:"大師,你能不能把救我的機會,轉移到菊花豬身上,他比我更需要救治."

這……唐天豪和秦風都不由得遲疑了.他們顯然更加希望菊花豬能夠得到玉大師的救治.而海天的傷勢看起來嚴重,只需要花費一段時間調養就行了,而菊花豬可不能!

可是玉大師會答應嗎?想要救治菊花豬而付出的代價,實在是有些大!

"師尊……"楚席陽也不由自主的看向了玉大師.

見眾人都望著自己,玉大師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對不起,實在是抱歉,我沒有辦法救治菊花豬.而且你的傷勢也不輕.顯然是因為你一直這麼彈壓下去,如果再不趕緊醫治的話,等到完全爆發出來,後果會相當嚴重的."

"不要!玉大師,求求你先救菊花豬吧!"海天倔強的懇求道.

"你這樣讓我很為難……"玉大師的臉上也是堆滿了苦笑,畢竟海天的要求實在是……

忽然間.玉大師瞥到了海天身旁那堆物品中一個的綠色圓球,瞳孔猛然一縮,身子頓時一顫,直接從中拿起那個綠色圓球,緊張的問道:"這個你是在哪得到的?"

"在哪得到?"海天三人一時錯愕.

唐天豪倒是坦然的道:"這是木馨送給我們的,哦對了,她之前還.如果玉大師您不肯幫助我們的話,就把這個拿給您看,還您看了之後就一定會幫助我們的."

"會的,會的,我一定會幫助你們的!"令人震驚的是,玉大師竟然老淚縱橫的點頭.

海天等人頓時有些傻眼了,誰也沒有想到剛才還拒絕的滿滿的玉大師,此刻竟然完全答應了下來,而且看他的表,還顯的相當的激動.這顆綠色圓球有這麼大魅力?

"好了,你們先休息下,我這就為菊花豬治療!"玉大師到底是大師,幾乎不等海天等人反應過來,就下了命令,"另外,席陽,你先幫田海看看,控制一下他的傷勢!"

"啊?"海天等人頓時很是驚訝,尤其是海天更是連連感謝,"玉大師,太謝謝你了!另外,對不起,我剛才隱瞞了你們,其實我並不叫田海,而叫海天."

玉大師隨意的點頭:"田海也好,海天也罷,都一樣,我這就去救治菊花豬了!"

完玉大師就直接抱起菊花豬,回到了自己的木屋中,把海天一幫人留在外面.直到玉大師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見了之後,海天等人才算是反應過來.

"這個……到底發生什麼事兒了?為什麼玉大師一看到這個綠色圓球就很激動?"唐天豪歪著腦袋,很是不解的問道.

海天等人也是一臉的茫然,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木馨和玉大師是認識的,而且還有著不淺的關系.不過,木馨既然知道他們要來找玉大師,又為何不跟過來呢?不解!

"好了,海天是吧,師尊命我為你檢查下身體,那麼我們也開始吧."楚席陽這才道.

"啊?好,不過很抱歉,我隱瞞了自己的名字."海天很是誠懇的道.

楚席陽隨意笑了笑:"沒事,我想你也有自己的理由.來,把手伸出來.我雖然還才疏學淺,沒有師尊那麼厲害,但為你檢查一下還是可以的."

"多謝了!"海天緩緩笑著便將自己的手給伸了出來,遞給了楚席陽.

就在楚席陽為海天檢查的時候,唐天豪和秦風忍不住竊竊私語起來:"你,這個木馨和玉大師到底有什麼關系?為什麼玉大師一看到這個綠色圓球就會答應我們的要求?"

"不知道,不過你也太八卦了點吧?"秦風撇了撇嘴.

"切,我就不信你不想知道?"唐天豪哼了一聲.

秦風一陣語塞,猶豫了下,最終承認:"好吧,我也想知道.我猜,木馨和玉大師是不是親戚關系?比如女兒,孫女?"

"女兒?孫女?"唐天豪托著下巴沉吟了一會兒,"我覺的不太可能吧,會不會木馨是玉大師的妻子呢?多年分居,這個綠色圓球就是他們的定信物,所以一看到就激動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死變態可就慘了哦!"

正在被楚席陽檢查的海天聽著唐天豪和秦風八卦起木馨的身份來,本就是一頭的黑線.如今又聽到他們扯到自己身上,頓時有點哭笑不得:"喂喂,我你們搞錯沒有,為什麼我就慘了啊?這事和我一點關系都沒有!"

"切,死變態,你少裝蒜了,你當我們看不出來嗎?這木馨看你的眼神和看我們完全不一樣,她對你沒意思,鬼才信!"唐天豪故作杞人憂天狀,"完了完了,如果玉大師知道自己的妻子移別戀到你身上,那他不定就不救菊花豬,而且還會殺了你呢!"

見唐天豪越扯越遠,海天已經是欲哭無淚了:"停停,能不能不要再瞎扯了?越來越沒譜了!照我,木馨根本就不可能是玉大師的妻子!"

"哦?死變態你有什麼證據?"唐天豪和秦風猛然湊了上來.

海天頓時怔了怔,他只不過隨口一下,哪有什麼證據?見唐天豪和秦風那虎視眈眈的目光,他很是猶豫了下道:"那個,木馨看起來年齡並不大,而玉大師年齡這麼大,如果是妻子的話,這根本就不般配麼?"

"切,誰年齡一定就得從外表看出來的?"唐天豪撇了撇嘴辯駁道,"玉大師年齡很大,這肯定的.但木馨未必年齡吧?更何況,你不也沒看過她真面目!"

"啊?"海天頓時一陣語塞,不出話來了!

秦風堅持道:"我還是認為,木馨可能是玉大師的女兒或者親戚!"

"好,那等會兒玉大師出來後,我們再問,看誰的正確.死變態,你認為木馨和玉大師是什麼關系?"唐天豪轉向了海天.

"額?我認為可能是什麼朋友的子女吧?"海天胡亂道.

唐天豪點頭:"那就這麼定了!"

一旁的楚席陽已經是滿頭的黑線:"我你們啊……"

上篇:第三千零二十七章 郎俊的狠厲     下篇:第三千零二十九章 重力心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