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兩千六百零七章 海天的傷  
   
第兩千六百零七章 海天的傷

"嘿嘿,我老楚,你也來猜猜木馨和你師尊到底是什麼關系?"唐天豪仿佛很是熟悉似的一把勾住了楚席陽的脖子,極為猥瑣的笑道.

老楚……楚席陽簡直有點哭笑不得,這叫什麼稱呼?而且他們之間有這麼熟麼?

不過嘛,他倒也非常好奇起來,那個木馨跟自己師尊玉大師的真正關系.他不由得托著下巴沉吟了一會兒:"我沒有見過那個木馨,無法判斷,不過聽你們這麼分析了半天,我也覺的木馨和師尊的關系很不一般."

"看吧,我就知道你會感興趣的,八卦可是人類的天性!"唐天豪洋洋得意.

秦風默不作聲的走到了楚席陽的旁邊,捋了捋頭發,在所有人驚訝的目光中,忽然從另外一邊勾住了楚席陽的脖子:"我相信你一定會支持我的,木馨肯定是玉大師女兒或孫女!"

靠!眾人頓時絕倒,誰也沒有想到秦風居然會出這番話來.尤其是海天和唐天豪更是目瞪口呆,他們都很清楚,秦風平時可是相當嚴肅的!由此可見,唐天豪的是非常正確的,八卦真的是人類的天性,哪怕是平日里如此嚴肅的秦風也逃不過這一關.

唐天豪陡然抽回自己的胳膊,站起身來瞪著秦風道:"你這是非要跟我作對麼?老楚,我想你一定是同意我的想法的吧?木馨絕對是你師尊的妻子,也就是你的師母!"

"哼!不可能,一定是女兒或者孫女之類的親戚!"秦風也是針鋒相對.

而中間的海天和楚席陽兩人則是面面相覷,萬萬沒有想到局面居然會變成這個模樣.這倆家伙,又開始恢複當初的樣子了,一有空就開始爭吵起來.

見兩人毫不相讓的模樣,海天不由得咳嗽了一聲:"好了好了,不要想那麼多.如果你們真想知道,等會兒就等玉大師出來之後,再去詢問吧."

"哼!"唐天豪和秦風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的冷哼了一聲轉過身去.

海天對這兩家伙已經算是無奈了,只得看向了楚席陽,發現他正驚訝的望著自己,不由得苦笑了一聲:"不好意思,他們兩個平常就這樣,不用太驚訝."

"咳咳,他們還真是活躍啊?"楚席陽干笑了下.

"好了.不用去管他們,你還是來給我我的傷勢吧."海天轉移話題道.

起正事.楚席陽的臉龐頓時凝重了起來:"海天,你的傷勢不太樂觀哪.你之前受的傷就已經很嚴重了,你不僅沒有及時治療,反而強行彈壓下來,這對你的傷勢有著更大的影響.剛才那僅僅是第一波,如果再繼續下去,恐怕會波及到你全身."

"什麼!有這麼嚴重?"唐天豪和秦風一聽到楚席陽的話,頓時齊齊轉過身來叫道.

楚席陽鄭重的點了點頭:"是的,非常的嚴重.我勸你.以後有傷,尤其是內傷,還是及時治療的好,要不然真的會影響到你將來的發展."

"我也明白,不過當時實在是迫不得已."海天苦笑了下,有時間治療傷勢他又怎麼可能會不去治療?自己又不是傻瓜,嫌自己命長.實在是沒有辦法.

唐天豪急切的詢問道:"那死變態的傷勢還有的治嗎?"

不僅僅是唐天豪,秦風也是緊張的望著楚席陽,搞的他好不尷尬,猶豫了下才道:"不好意思,我實在是才疏學淺,以我的能力是沒有辦法救治過來的.還得看師尊出手."

"也行,反正以玉大師的實力,死變態的內傷治療過來應該完全沒問題的."唐天豪和秦風不疑有他,很是認真的點了點頭.連菊花豬那麼嚴重傷勢的人都能夠救,救治海天似乎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但他們完全忽略了一個問題……

氣氛頓時有些沉靜了下來,秦風這時倒也不忙著與唐天豪斗嘴.而是饒有興趣的向楚席陽詢問起一些簡單的醫療知識,當然他還問了不少煉丹方面的知識.

楚席陽倒也沒有隱瞞,而是很坦率的講了出來,讓秦風聽的是如癡如醉.

大約過了一天之後,一直緊閉的茅草屋終于是打了開來.玉大師滿臉蒼白的走了出來,額頭上布滿了細細密密的虛汗,看起來很是可怕!

"玉大師,菊花豬怎麼樣了?"海天等人連忙走了上去,很是急切的問道.

玉大師虛弱的笑了笑:"難道就不關心一下我這個糟老頭子麼?"

"額……"這話的海天頓時老臉一,這才頗為尷尬的問道,"玉大師,您身體沒事吧?要不要緊,來,先坐下休息一會兒!"

"行啦,我知道你關心菊花豬,也就不用這麼假惺惺的了!"玉大師不在意的呵呵笑道,"如果你不先關心他,反而先來關心我的話,那我才會覺的你虛偽呢,這樣挺真實,挺好!"

被玉大師的,海天真的是尷尬不已,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如何話,只得干笑了下.

"好了,菊花豬已經沒事了,他已經恢複了過來,不過我勸你們現在最好不要進去打擾他,他正在沉浸在修煉之中.如果運氣好的話,不定能夠突破到頂級巨頭呢."玉大師輕笑了笑,不過看的出來,他笑的極為的勉強.

"哦?是嗎?那可真是太好了!"海天三人頓時很是欣喜的互相拍了下掌心!

"對了,玉大師,你真沒事嗎?"這回可是海天真心詢問了.

玉大師也理解海天是真心,不由得輕點了點頭:"好了,我沒事,只是最近三個月都無法調動天之力.你去看看菊花豬吧,我想你一定非常希望看到他吧."

"多謝玉大師!"海天很是關切的站起身來,隨即便准備走進茅草屋中看看.

然而誰知他剛站起身來,就感覺到一陣猛烈的眩暈感,得虧旁邊的唐天豪和秦風眼疾手快,及時的攙扶住了他,要不然他還真可能摔倒下來呢.

"死變態!"唐天豪和秦風很是關切的問道,"你沒事吧?"

"咳咳,沒事."海天臉色有些蒼白的笑了笑,隨即便再度站起身來.

只是秦風忽然道:"糟了!玉大師三個月內無法調動天之力,那麼死變態的傷怎麼辦?"

眾人頓時一驚,剛才眾人之所以有信心可以恢複海天的傷勢,那是建立在玉大師可以救治的基礎上.現在玉大師三個月無法調動天之力,那又怎麼可能救得了海天?

大家伙兒互相看了看,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訝.而玉大師也是一楞,隨即苦笑了下:"倒是忘了這茬,我應該之前先治療一下海天的."

"那可怎麼辦?死變態的傷……"唐天豪是急的團團轉.

海天顯然也是非常的失落,但他卻很好的調整了自己的心態:"那沒辦法了,只能夠再壓制一段時間.三個月的時間,相信很快就過去的."

"三個月?恐怕三個月後,你的傷要比現在惡化更多!"楚席陽之前檢查過海天的內傷,對此自然是有著很高的發權.

他這一話,眾人頓時焦急起來.

"實在沒辦法了,那麼席陽,那就由你來治療一下海天的傷勢吧."玉大師歎了口氣道.

"啊?我?"楚席陽驚訝的指著自己.不僅僅是他,海天三人也都完全驚住了!剛才楚席陽為海天檢查時已經的很清楚了,他是沒有能力救治,要不然早就出手了!

"師尊,我……"楚席陽很想講明況.

然而玉大師卻是直接打斷了楚席陽的話:"我知道,以你的實力,不足以完全治好海天,但暫時的幫他處理一下傷勢,還是可以的.你就放心的出手吧,等熬過了這三個月,我就可以真正出手幫海天根治成功."

"這……那好吧!"楚席陽猶豫了一下,便答應了下來,畢竟這是玉大師的命令.而且這對他來,也是一個絕佳的實習機會.即便他在玉大師身邊看的再多,學的再多,也不如一次實踐來的有效!而平常,來人都是指名找玉大師的,哪里有他出手的機會?

不得不,楚席陽在玉大師身邊真是學了不少的東西,雖然動作看起來很生澀,但卻非常的有條理,海天也感覺到自己體內順暢了許多.

處理完畢之後,海天這才站起身來道:"謝謝你了!"

"沒事,這都是我應該做的."楚席陽苦笑了一聲,"而且我也沒有將你的傷勢完全恢複,現在的你看起來雖然沒事,但在這三個月之內,最好不要和別人戰斗,不要大規模的調動天之力,不然的話,傷勢會急劇惡化的."

三個月內不能和人戰斗嗎?海天思索了下,便點頭應了下來:"好吧,但普通的飛行什麼的還可以吧?"

"那個你也要注意,緩慢的飛行沒問題,但快速的卻是不行!"楚席陽叮囑道.

"多謝了,玉大師,那我現在可以進去看菊花豬了嗎?"海天抱拳了下問道.

玉大師點了點頭:"去吧,心點,現在他身上還有些散亂的電流,雖然不至于噴發出來,但還是心為上."

上篇:第三千零二十八章 第五區     下篇:第三千零三十章 石磊的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