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兩千六百一十五章 人質  
   
第兩千六百一十五章 人質

"哼!即使你現在再拍大腿,也改變不了你們最終的結果!"苗劍自然是看見了海天拍大腿的動作,不由得極為輕蔑的冷哼了一聲.

海天干脆懶的理會苗劍,他深呼吸了幾下,感覺到自己體內的氣血終于是平複下來了之後,對著唐天豪招了招手,讓他趕緊過來!

唐天豪雖然不太理解海天的意思,但依然是繞了個圈跑了過來.

苗劍父子倒沒有對其阻攔,畢竟唐天豪一個的高級巨頭,在他們眼里實在是不堪一擊,完全不在乎.他們真正在意的,還是海天,木馨還有菊花豬.

不一會兒,唐天豪就已經跑到了海天身邊,並且壓低了聲音問道:"死變態你有辦法?"

"我們現在已經不可能勝過苗劍,就只有撤退一條路.可苗劍把我們看的緊緊的,斷然不會讓我們輕易撤退的.我想了想,就只有讓苗劍投鼠忌器,我們才有機會離開!"海天隱隱有些興奮的道,"也就是,抓住他的兒子苗德秋,以他為人質!"

唐天豪和菊花豬還有木馨自然是聽的眼睛一亮,但緊接著就又暗淡了下來:"這樣真的能行嗎?苗劍會不會不顧苗德秋的死活對我們出手?"

"不會,從剛才的表現來看,他很是寵愛苗德秋,斷然不會看著他身死的!"海天擺了擺手,很是肯定的道.

"那老大,你為何不直接施展領域帶著我們逃走呢?"菊花豬忽然問道.

"你以為我不想嗎?"海天苦笑一聲,"實在是我現在傷勢已經是很嚴重了,如果再施展領域,恐怕撐都撐不下去,而且還要帶著這麼多人,堅持時間肯定不長.只要苗劍稍微等上這麼一會兒,就會發現從領域中掉出來的我們,到時候結果會更加的糟糕."

眾人詫異的挑了挑眉頭,海天的傷如此的嚴重?

"那你怎麼去抓住苗德秋呢?你的身體狀況恐怕極為的不妙!"木馨擔憂的問道.

"這就需要你們來替我分一下憂."海天壓低了聲音道."等會兒木馨你和菊花豬一起去攻擊苗劍,我和天豪則是抓捕苗德秋."

聲東擊西嗎?木馨和菊花豬還有唐天豪都不約而同的皺起了眉頭,這樣行嗎?

"我,你們商量完了嗎?如果沒有商量完的話,很抱歉,我也不打算再等了.想要繼續商量的話,那就去變成死人商量吧!"苗劍見海天等人一直嘀嘀咕咕的.顯然是失去了耐心,准備乾淨徹底的解決掉他們.

海天這時也陡然站起身來:"就這樣行動吧!"

"喲.商量完畢了?我倒要看看,你們能夠商量出什麼鬼東西來!"苗劍冷哼一聲,只見手中的初級天器頓時閃爍出紫色的電火花來,並且迅速擴大.

木馨和菊花豬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的吼了一句:"沖!"

刹那間,他倆便猛沖了上去.當然了,木馨可不是悶頭悶腦的瞎沖,而是甩起自己的長鞭,狠狠的朝著苗劍所在位置甩了過去.而菊花豬則是施展出了火箭頭槌這一招.整個身子化為了一道白色的流光,以極為恐怖的速度狠沖到了苗劍的身前.

"有點意思!"苗劍的注意力頓時被二人給吸引住了,揮舞著自己手中的長劍,在身前布置出了一道電流牆壁,試圖來抵擋木馨和菊花豬的突擊!

而就在這個時候,唐天豪則是和海天一起悄悄的靠向了苗德秋.此時苗德秋的全部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前面的戰斗之中,完全沒有注意到側身方向的海天和唐天豪.

反倒是布置出電流牆壁的苗劍.頓時發現了海天和唐天豪的企圖,頓時高聲吼道:"賊,休傷我秋兒!"

"啊?什麼!"苗德秋聽到苗劍的話語,這一轉頭才發現已經靠近很多的唐天豪和海天,頓時嚇了一大跳,想也不想.掉頭就跑!

"被發現了,上去抓住他!"海天面色一緊,當即對著唐天豪吼道.

雖唐天豪的實力並不高,但此刻也已經完全沒有辦法了,他猛的朝著苗德秋撲了上去.奈何苗德秋畢竟是頂級巨頭實力,速度要比他快上這麼一絲,直接擺脫掉了!

海天也想迅速撲上去.但此刻體內的氣血竟然又不聽話的翻湧了起來,一陣惡心感湧上心頭,讓他身子沉重無比,簡直就要站立不住.

"混蛋!你們居然是這麼一個意思,實在是太卑鄙了!"苗劍頓時大怒,如果他再不明白,攻勢凶猛的木馨和菊花豬其實都是佯攻,那他這個三滅天也實在是太失敗了!

只聽他一聲怒吼,刹那間那紫色電流牆壁猛然間崩潰!強勁的電流瞬間四散開來,木馨和菊花豬兩人當即是倒飛了出去,狠狠的摔在地上.但他們都不約而同的對著海天怒吼起來:"當心!苗劍過來了!"

海天自然也是注意到了苗劍的況,他雖然很擔心木馨和菊花豬的身體,但此刻卻是顧不了那麼多了,對著唐天豪大聲吼道:"快!一定要抓住他!"

得到了海天指使的唐天豪更是咬緊牙關,猛的吞了幾顆二等加速丹藥來,速度瞬間上了一等!可這個時候的苗德秋也激發出了自己的潛力,在危急關頭竟然速度又上升一截!最主要的是,他也知道必須堅持等父親到來,要不然就前功盡棄!

眼見唐天豪那邊依然沒有得手,海天是心急如焚,他發現苗劍距離他們已經越來越近,再耽誤個一兩秒鍾的話,他們的計劃恐怕就要完全失敗!

這個時候的他,也已經顧不了體內的傷了,他咬了咬牙,直接施展出了瞬間移動,一下子堵到了苗德秋的跟前,新正天神劍往他脖子上一架:"不許動!舉起手來!"

"什麼!"苗德秋頓時一呆,他沒有想到自己的前面竟然會突然出現海天!感覺到脖子上傳來的涼意,他不得不緩緩的舉起雙手來!

苗劍見到這個況,也陡然間停了下來,凶狠的瞪著海天:"田海子,你給我把秋兒放了!要不然的話,我會讓你死的很難看的!"

"哼!苗劍,我可不是什麼三歲孩,你都已經要殺我了,我又怎麼會再放開他?"海天冷冷的道,只不過此刻的他面色變的潮一片,胸口不住的起伏著.

"死變態!"唐天豪這時終于是跑了過來,直接接過海天的新正天神劍,繼續架在苗德秋的脖子上.

在唐天豪接過之後,海天雙膝猛然間跪在了地上,噗的一聲,口中吐出大片鮮血.

"老大!"菊花豬頓時驚駭的叫了一聲,也是非常吃力的從遠處和木馨一起跑了過來.

苗劍看著跑過來的木馨和菊花豬,本想趁此機會抓一個,同樣來威脅海天.可是還沒有等他行動呢,海天就猛然張著滿是鮮血的嘴巴喝道:"苗劍,如果你不想你兒子苗德秋被殺的話,我勸你最好還是不要輕舉妄動!"

"父親!父親救我!"苗德秋驚恐的大喊了起來.

唐天豪為了嚇唬苗劍,更是將新正天神劍貼到了苗德秋的脖子上.新正天神劍是何等的鋒利,這麼一觸碰,就直接在他的脖子上劃出了一條口子,少量的鮮血緩緩的流了下來.

"不要傷害秋兒!"苗劍立即喊道,他不得不放棄了原先的計劃,眼睜睜的看著木馨和菊花豬跑回到了海天和唐天豪的身邊.

"你沒事吧?"木馨扶起海天,很是關切的問道,一雙美目中盡是關心.

海天捂著胸口,勉強笑了笑:"我沒事,謝謝你的關心."

不知怎麼的,被海天這麼望著,木馨頓時感覺臉頰發燙,急忙轉過臉,不敢和海天對視.剛才和海天怎麼一對視,她就感覺到自己平靜的內心中起了一點波瀾.

"木馨?木馨?"海天見木馨轉過腦袋,很是急切的呼喚了起來.

"啊?"木馨這時才回過神來,很是尷尬的應了一聲.

海天也不管木馨剛才在想什麼,直接道:"你去替換一下天豪,畢竟你的實力更強,可以控制住苗德秋.天豪的實力還是太弱了點,為了避免意外就這麼做吧."

"啊?好的!"木馨立即答應了下來,從唐天豪手里接過了新正天神劍.

這也得虧是多次提升過後,新正天神劍已經不再僅限于海天觸碰,要不然可就真的麻煩.不過現在有了木馨來控制苗德秋,苗劍是更加的投鼠忌器.

之前苗劍心里還在計算著,有沒有可能在唐天豪下手之前,將苗德秋解救出來.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苗德秋很是恐懼的道,他畢竟只是一個二世祖,平常在父親的浮威之下作威作福,面對死亡還是真的非常感到恐懼的.

在唐天豪的攙扶之下,海天捂著滿是血跡的胸口勉強站了起來:"苗……苗劍,如果你想要你兒子活著的話,最好就不要對我們出手!等我們到達安全之地,就會放了他的!"

"哼!我憑什麼相信你們的話?"苗劍冷冰冰的低吼道.

海天的狀況雖然很不好,但他依然輕笑了一句:"你當然可以選擇不信,但是你兒子苗德秋的安全,我們將無法保障!"

上篇:第三千零三十六章 秘籍不見了     下篇:第三千零三十八章 僵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