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兩千六百一十六章 綁架  
   
第兩千六百一十六章 綁架

威脅,絕對是**裸的威脅!苗劍氣的拳頭都緊緊的捏在了一起,額頭上的青筋突起,臉色蒼白一片!苗德秋可是他唯一的兒子,也是他最寵愛的人,如果苗德秋死了,那麼他今後將不知道為何而活,為誰而活!

要知道,像他們這些人,修為越是高,生孩子就越是困難.但如果提早生孩子的話,絕對會影響到之後的修煉.所以苗劍年輕的時候,拼了命的修煉,直達到一梵天之後才娶妻生子!而成為天界高手後,再想生孩子就變的極為的困難.

他的妻子,正是為了生苗德秋難產而死!所以,苗劍暗暗發誓,絕對不能夠讓苗德秋受到哪怕一丁點的傷害!

看著對面毫不退讓的海天等人,苗劍感覺到了萬分的頭疼,不由得再度出聲威脅道:"田海,你把秋兒給放了,我保證不會再追殺你們,怎麼樣?"

"這種屁話就不要了,別我們不信,恐怕就算是你兒子苗德秋也不會信吧?"海天又咳嗽了一聲,虛弱的搖了搖頭,額頭上密布起無數的汗珠來.剛才強行施展瞬間移動,導致他體內的氣血已經有點彈壓不住,要完全湧上來了!

"我……"苗德秋張了張嘴,他很想他信,但一看到海天那凌厲的目光,不知怎麼的就咽了下去.憑心而論,他也不相信他父親苗劍會真的放海天他們走.

海天捂著胸口,臉色越發難看的道:"看吧,連他都不信,你信麼?"

"你……"苗劍惡狠狠的瞪望著海天,拳頭緊緊的捏著,卻拿不出絲毫的辦法來.實在的,他也根本沒打算要放過海天等人,秦易的事先不,光是海天他們綁架了苗德秋這一點,就讓他下了必殺的心.又怎麼可能會放過他們?

只是現在海天的臉色是越發的蒼白,額頭上冒出更多的汗珠來,身子也不自禁的顫抖起來.這一況,讓唐天豪看的很是擔心,他摸了摸海天的額頭,頓時感覺好燙!

"死變態,你沒事吧?"唐天豪關切的問道.當然這是一句廢話,傻瓜都看的出來海天不是沒事.而是非常的有事.再這樣繼續下去,鬼知道傷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天豪攙扶起海天來,對著遠處的苗劍道:"如果你敢動手,那你就永遠都見不到你兒子了!木馨,我們也走,死變態的傷要惡化了!"

木馨沒有話,直接點了點頭,用新正天神劍一直架在苗德秋的脖子上,並且用另外一手直接拎起了苗德秋飛下了這座山.唐天豪背著海天是緊隨其後.菊花豬則是在最後警惕性的望著苗劍,生怕他會偷襲.

飛下山之後,木馨不知道該往何處去,不由得轉頭問道:"我們現在去哪?"

唐天豪也是萬分焦急,天界之大,幾乎沒有他們藏身的地方.身後的苗劍是遠遠的跟隨著,如果他們不趕緊擺脫的話.只怕麻煩會更加的大.但話回來了,他們現在又是帶著人質又是帶著傷員,再加上實力本來就不夠,怎麼可能跑的過苗劍?

"去……去青岩城……"海天忽然虛弱的抬起頭來道.

青岩城?唐天豪一楞,對呀,他怎麼把這事給忘記了?青岩城的城守應守天.可是他們的朋友,而且還和苗劍所代表的紫露城是死對頭.只要他們過去,苗劍的威脅就可以解除.

"好,我們這就去青岩城!"唐天豪立即定了下來.

隨即他便背著海天,木馨拎著不斷顫抖的苗德秋以及菊花豬一起,直接朝著青岩城飛了過去!而苗劍也完全沒有要放棄的意思,一直跟在他們的身後緊追不舍!

這一路上他們都提心吊膽的.生怕苗劍趁他們一個不注意,直接偷襲了過來.

還好,由于菊花豬一直都緊緊的盯著對面的苗劍,使得他完全沒有下手的余地.一路上倒也是老老實實的,只是他眼眸中不時散發出來的殺意,都明確告訴了眾人,他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想想也是,人家兒子都在他們手里呢,又怎麼可能會罷休?

好不容易已經看到了青岩城的城池,海天已經完全陷入了昏迷之中,這讓唐天豪他們是更加的焦急,同樣也更加不敢掉以輕心,鬼知道這個時候苗劍會不會偷襲.

好在苗劍沒有任何的動作,他們一幫人也都從空中落了下來,緩緩的進入城中!

這個時候城門口正有著許多人在排隊准備入城,而唐天豪他們這麼一幕,卻是讓無數人目瞪口呆,很多人都有點搞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是入城稅,我們進去了!"木馨直接給了那兩個守門的士兵幾塊下品天石,然後就架著苗德秋走了進去.直到他們走進去老遠,這兩個士兵才算回過神來.

"這……這是怎麼回事?"兩個士兵驚駭的對視了一眼.

同時,他們也注意到了城外的苗劍.原先他們以為苗劍也會跟著進來呢,但緊接著卻發現苗劍竟然直接遠遠的盤膝坐了下來,似乎沒有離開的意思.

入城之後,木馨他們這才是稍微松了口氣.實在的,他們真的很害怕苗劍沖進來.

似乎是感覺到了周圍不斷的指指點點,木馨也懶的解釋,架著苗德秋便對身後的唐天豪道:"走,我們去城守府,你還認識路嗎?趕緊帶路!"

"好的!"唐天豪之前和秦風還有海天來過一次青岩城城守府,倒也算是認識,很快便找到了.當然了,他們是被守衛給攔截了下來,畢竟這架勢由不得他們不心.即便是他們認出了唐天豪背上的是海天,他們青岩城的大恩人,也一樣.

不過他們已經進去稟告城守應守天了,相信很快就會有人來.

沒讓木馨他們等多久,應守天就帶著石隱匆匆的趕了過來.雖然之前已經聽人了,但此刻真的看到眼前這怪異的一幕,還是讓他們有點吃驚.

"田海兄弟!田海兄弟!"應守天一下子就發現了唐天豪背上的海天,立即叫喚了起來.

"城守大人,死變態他受傷太重,已經昏迷了過去,能不能馬上給我們准備一個房間,再找一個醫療高手治療一下?"唐天豪急切的道.

應守天楞了下,緊接著立即應了下來:"好,沒有問題!來人哪,趕快去安排房間!"

"多謝城守大人!"唐天豪抱了下拳,隨即在一個下人的帶領之下立即走了進去.

應守天這時才算是有空打量起木馨和苗德秋來,當然他是第一次看到木馨,雖然蒙著面紗,那出眾的氣質還是讓他忍不住精神一振!只是當他看到苗德秋時,臉上是流露出更加古怪的神色來,他並沒有見過苗德秋,倒也不知道他的身份.

之前石隱見過一回木馨,知道她和海天是同伴,見應守天發楞,不由得出聲問道:"姐,你這是什麼況?他是誰?田海兄弟是怎麼受傷的?"

"他是紫露城城守苗劍的兒子苗德秋!"木馨將新正天神劍給收了回來,反正在青岩城城守府里,也不怕苗德秋跑掉.

只是應守天和石隱一聽到眼前這個年輕人,竟然是他們老對頭紫露城城守苗劍的兒子,頓時大驚失色:"什麼!這是苗劍的兒子苗德秋?你們沒搞錯嗎?"

"當然沒有搞錯,要不是他,我們也不會淪落到這步田地!"木馨著恨恨的踢了苗德秋一腳.吃痛之下,苗德秋當即被踢倒在地,僅僅嗚咽了一聲,不敢絲毫亂叫.他可是清楚,這里是敵人的地盤,如果一個不心,被殺了都是有可能的.

"你真是苗劍的兒子苗德秋?"石隱還是覺的有些震驚,忍不住蹲下來親自問道.

"我是苗劍的兒子苗德秋,求求你們別殺我,別殺我!"苗德秋十分恐懼的喊叫道.

聽到確認,石隱這才站起身來,忍不住倒吸了口涼氣:"早就聽了苗劍有個兒子叫苗德秋,依仗著父親的實力在紫露城極盡威風,實際上卻是個貪生怕死的人,沒想到果真如此.不過更令人震驚的是,你們居然把他給綁了過來,難道就不怕苗劍發飆嗎?"

"哼!苗劍此刻就在青岩城外!"菊花豬忍不住哼了一聲.

"什麼!苗劍來了?"應守天頓時嚇了一大跳,雖然他也是三滅天級別的高手,也是一方城守,但實在的,無論從實力上來還是從能力上來,他都不是苗劍的對手.

而石隱雖然也是眉頭一挑,但畢竟是輔佐應守天的人,立即冷靜了下來,拉了拉應守天,讓他不要在外人面前這麼失態.隨後,他才望向了木馨和菊花豬問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們能不能給我們詳細的解釋一下?"

緊接著,木馨和菊花豬七嘴八舌的將之前發生的事解釋了一遍,當然有些也是應守天和石隱知道的,比如秦易的事.當然也有些事省略了,比如木馨的真容.

聽完之後,應守天和石隱都忍不住倒吸了幾口冷氣,海天他們實在是夠狠的啊?這樣都能遇到苗劍,真是他們的不幸.

"雖然你們是為了逃走,才綁架了苗劍的兒子苗德秋做人質,但不得不,你們這麼做實在是招了大麻煩來!"石隱忍不住歎了口氣.

上篇:第三千零三十七章 夏老歸心     下篇:第兩千二百一十五章 白升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