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兩千六百一十七章 苗劍的強硬  
   
第兩千六百一十七章 苗劍的強硬

木馨和唐天豪一陣沉默,他們也知道苗劍不好惹,但這不是實在沒辦法麼?要不然誰高興傻乎乎的去招惹一個三滅天高手,而且還***是紫露城的城守.

要知道,整個天界三滅天的高手很多,可是城池總共就這麼多,每個天王麾下才一百零八座.可以想像,想要成為一座城池,哪怕是一座城的城守是多麼的艱難.苗劍能夠從這麼多人中脫影而出,成為紫露城的城守,可見他的實力有多麼的可怕章節.

秦易來也是三滅天的高手,但和苗劍一比,卻有著很明顯的實力差距.

還有更加重要的一點,那就是苗劍的背景也絕對的不簡單!要不然,天界肯定有很多實力出眾的三滅天高手,為何偏偏是苗劍上位,而不是其他人?

"算了算了,現在討論這些也沒有任何意義,只有想辦法把苗劍這尊大神給送走才行."石隱苦笑著揮了揮手,雖然他也知道這樣的可能性很低.

"要怎麼送走?難不成把苗德秋交還出去?"應守天反問,"不行不行,這樣實在是太便宜他們了!之前苗劍給我們暗地里搞破壞,我們還沒有報複呢,怎麼能就這樣還給他?這不是擺明了,我們向他們認輸了麼?"

應守天雖然比較昏庸了一點,當然這是指他的能力不行,但並不代表他不記仇.

之前苗劍的動作,差點讓他連自己的命都丟了,好不容易有了這次機會.他又怎麼會簡單放過?一定要抓住這個機會.狠狠的報複一下才行.

只是石隱聽了應守天這話.不由得苦笑道:"城守大人,可是如果我們不放的話,苗劍就一直不走.短期內還好,若是時間長了的話,那家伙發起瘋來,肆意殺戮我們的平民怎麼辦?如果他足夠聰明的話,就不會選擇殘殺天界高手,而是殘殺那些宇宙行者.雖現在三大天王聯合頒布了宇宙行者的保護法.但以苗劍的背景,卻不會受到多大懲罰的."

到這里,石隱故意頓了頓:"還有更加重要的一點,那就是我們的名譽就會受到巨大的損害.大家都知道,我們連自己的平民都無法保護,那麼以後又有會誰過來定居呢?不僅僅是這些個宇宙行者們了,恐怕連天界高手都未必願意來,絕對會影響我們的稅收的!"

入城稅,可是他們青岩城稅收的一項重大來源,真要是這麼搞.那絕對會受影響.

不得不,石隱的話還是相當在理的.這讓應守天很是苦惱.若這麼把苗德秋交還出去吧,那實在是太便宜了苗劍父子,也讓他心里非常的不舒服.可如果不交的話,那麼反而會因失大,造成他們青岩城的巨大損失.

"我想,苗劍應該不會這麼喪心病狂吧?他要真是這麼做了,可就等同于挑起我們兩大勢力的戰爭呢!"應守天還是有些不相信苗劍會這麼瘋狂.

石隱點了點頭:"一般況下的確不會,可若是讓他覺的,苗德秋救不出來了呢?據我所知,苗劍可是非常疼愛他這個兒子,若是讓他認為苗德秋沒救了,他絕對會發瘋的.瘋狂之下的苗劍,會做出什麼事來,誰能夠保證?"

"好吧,那我們派人和苗劍談談,以放出苗德秋為條件,讓他離開."應守天歎息道.

"怕只怕他不會僅僅接受這樣的條件!"木馨忽然冷聲道.

應守天和石隱都不由得望了過去,木馨又道:"現在的苗劍對我們早已是恨之入骨,僅僅放了苗德秋,而不追究我們,這可能嗎?恐怕苗劍還會要求你們把我們交給他,才會離開!"

"不行!這絕對不行!"應守天猛然拍了下手掌,斷然拒絕道,"我們頂多將苗德秋交還給他,至于你們,我們是絕對不會交的!石隱,你立即去給我談判!如果苗劍不答應的話,那麼就做好戰爭准備吧!"

"城守大人……"石隱嚇了一大跳,應守天難道真的要進行戰爭?這可不是兒戲!

誰知,應守天已經鐵了心:"你趕緊去,就這樣轉告苗劍!"

"這……好吧!"見應守天極為堅決,石隱也不得不苦笑著應了下來.從他們青岩城的角度來,這樣無疑是極為不智的.之前是他勸著應守天要結交海天,現在卻變成他為了保全青岩城的利益,想讓應守天將海天他們交出去,不得不,世事無常.

歎了口氣,石隱便很快出城,見到了苗劍.

此時的苗劍正一臉殺意的盤膝坐在青岩城外兩百米處,身上那若有若無的氣息,再加上猙獰的面容,嚇的周圍的高手們完全不敢靠近,紛紛繞道而行.

別是那些普通人了,就算是石隱都感覺到有些頭皮發麻.但一想起自己的使命,他不得不硬著頭皮迎了上去.當然了,該表現的強硬還是得表現出來的.

"苗城守,你來我們青岩城做什麼?"石隱哼了一聲正色問道.

"做什麼?你會不知道?"苗劍不由得冷笑了一聲.

這番話的石隱簡直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就在他思索著如何答話的時候,苗劍又了:"我不管你們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總之我現在告訴你們,我的兒子苗德秋,被一伙兒劫匪給劫進你們青岩城中了,我要求你們立即幫助我把我兒子救出來,還有劫匪也要交給我!"

真不愧是做了無數年城守的人,雖然內心是極為的生氣,但嘴上話的藝術卻一點沒變,將海天他們的身份定義為劫匪,如果青岩城要包庇的話,那等同于打他們紫露城,哦不,應該是整個紫薇天王乃至于整個天界的臉!

聽了這話之後,石隱頓時感覺到相當的頭疼,苗劍果然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他必須立即將海天他們劫匪的身份給去掉,要不然麻煩會大的多.

想到這里,石隱不由得咳嗽了一聲道:"咳咳,據我所知,田海他們並非是什麼劫匪吧?只是一伙兒普通人,受到你的追殺,這才不得不帶著你的兒子苗德秋一起逃跑!"

"哼,你們果然要包庇他們!"苗劍的眼睛已經微微眯在了一起,但卻透露出比剛才更加強大的殺意來,讓石隱也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

但為了青岩城的利益,石隱不得不正色道:"苗城守,請你注意自己的用詞!什麼叫包庇他們?我們只是為了保護自己的朋友而已,要知道,我們這位朋友可是在關鍵時刻,保住了我們青岩城不受某些人的挑唆的,是有大功勞的!"

話雖然沒有明白,但其中的意思很明顯,那個人明顯就是指苗劍嘛.

苗劍一聽這話之後,不由得冷笑一聲:"哦?不知道是哪個人挑唆了?能否來聽聽?唉,可惜我麾下的秦易已經戰死了,要不然這事也用不著我親自出面."

這話的莫名其妙,在別人聽來一定會覺的非常的糊塗.而石隱卻是明白,苗劍這是暗示自己,當初經手這事的秦易已經戰死,正所謂死無對症,即使鬧到上面去,也沒有任何意義.無恥!石隱也忍不住在心中暗罵了一句!

"好了,苗城守,我們也不用打啞謎了,開門見山的吧.你的兒子苗德秋可以還給你,但是田海他們,我們是絕對不會交出來的!"石隱正色道.

"那我就在這兒等著,一直等到你們肯交出來的時候為止!"苗劍冷笑道,"當然了,如果等的時間太長的話,我不敢保證我自己會做出什麼可怕的事來."

威脅,**裸的威脅!石隱的拳頭緊緊的捏在了一起,連招呼都不打一聲,甩手就走!

"哼,去彙報你們的應城守吧!"苗劍哼道.

這話可把石隱氣的,不是擺明了他做不了主麼?雖然事實的確是這樣,但平日里他好歹也是青岩城的二把手,哪怕是應守天這個真正的城守也會聽他的.

很快,石隱就回到了城守府,並且把剛才談判的事簡單的彙報了一遍.

啪!應守天狠狠的拍了下手邊的桌子:"欺人太甚!這苗劍也太囂張了點,未免也太不把我們放在眼里了!哼,既然這樣,那麼苗德秋也不交還給他了!"

坐在下面的木馨和菊花豬不由得對視了一眼,一副果然如此的表.

苗劍此刻已經是恨他們到了極點,恨不得吃他們的肉,喝他們的血,僅僅把苗德秋交還出去,是絕對無法滿足他的胃口的.只是,別看應守天現在叫的歡,會不會真的一直保住他們呢?這都不好.

如果應守天真要交他們出去的話,且不他們個個帶傷,就算是全盛時期恐怕也沒有任何的反抗余地.

兩人的眼眸之中不由得相當的擔憂,心里暗自思索著,要不要趁著什麼時候悄悄的溜走?

"城守大人,苗劍也對我們發出了威脅,如果我們不交的話,他可就要大開殺戒了!"石隱苦笑了一聲,"我們這可怎麼辦?要不要請大人出面斡旋?"

上篇:第三千零三十八章 僵持     下篇:第兩千二百三十四章 舉舉世皆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