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兩千六百一十九章 悄然離開  
   
第兩千六百一十九章 悄然離開

夜幕降臨,城守府內是一片燈火通明.因為白天的事,使得整個城守府都安靜不下來.由于之前應守天他們並沒有要求保密的緣故,再加上苗劍毫不掩飾的行為,已經不僅僅是整個城守府了,整個青岩城都為此事鬧的沸沸揚揚!

當然了,真正的原因,還是很少有人知道.而知道的應守天等人,正無比的頭疼著呢.

就在這個時候,四座城門都已經關閉,忽然間有幾十個人分成了四個方向走去章節.守衛本來是不會開城門的,但一看到領頭的是最近城守府最的新人王冰,遂開啟了城門.

就這樣,四座城門一座接著一座的打開,幾十個人紛紛出了青岩城.

一直守候在東門外的苗劍自然是看到了這樣的況,緊閉的雙目陡然睜了開來,露出了駭人的精光:"哼,這種雕蟲技,也想迷惑我?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會混在這些人中逃出去嗎?真是太兒科了!"

緊接著,苗劍的神識就陡然釋放了開來,對著那群人掃了一圈.然而他卻並沒有探查到他想像中的海天等人,眉頭不由得挑了挑:"奇怪,不在這群人中嗎?那肯定是其他城門!"

隨後,苗劍立即飛向了其他城門.青岩城雖然不,但苗劍的飛行速度可不慢,一會兒就飛到了其他城門,並且以極快的速度迅速釋放出神識探查了一圈.然而他卻並沒有探查到海天等人的蹤跡,漸漸的緊皺起眉頭來:"奇怪,怎麼會不在?"

他不放心的.又回去探查了一遍.反正跑出來的那些人都是宇宙行者.根本跑不快,以他的速度自然是很快便能夠追上.可這又探查了一遍之後,他依然沒有發現海天等人的氣息,這讓他的心是越發煩躁起來:"怎麼還是沒有找到?難道這只是他們虛晃一槍?"

沒辦法,苗劍又重新回到了東城門處坐了下來,有些煩躁不安的望著城門口.

與此同時,就在西城門處,幾個身影心翼翼的逃竄了出來.如果苗劍此刻再來的話.一定會發現,這些人正是海天等人!

當然了,此刻的海天依舊處于昏迷狀態,唐天豪正背著他悄悄的走出城門.木馨,菊花豬還有王冰則是緊隨在後.

"得虧王冰讓我們晚點出去,不然真有可能被苗劍給發現."唐天豪心有余悸的道.

這話的木馨臉色不由得通一片,她想出來的主意正是找一些人一起,分四個門出去,而他們則是混在這撥人群之中.可後來王冰就提出了異議,認為苗劍可能會來探查.建議他們等苗劍探查了之後再離開,這樣可以更加安全.

當時木馨雖然沒有話.但心里著實是有些不以為然的.然而現在的事實證明了,王冰的判斷是正確的.雖然木馨實力很強大,可以是眾人中最強的,但她的實際應變能力,還是遠遠比不上唐天豪他們,更別是王冰這位統治了禮羽宇宙無數年的老滑頭了.

畢竟他們都是在一次次斗爭中成長起來的,而木馨則是平安無事的生活了那麼多年,不可同日而語!很快,他們一行人就消失在夜幕之中.

夜晚的這些異常況,並沒有讓應守天他們知道,因為此刻的他們正焦急的等待著上面的回信.而四個城門的守衛,都以為王冰是奉應守天的命令,都沒有去彙報.

直到第二天,城守府的人去喊唐天豪他們的時候,這才發現了他們不見.

"你什麼!田海他們全都消失不見了?"應守天得到彙報後當即大聲喊叫了起來!

"是的,城守大人,他們似乎是離開了,只留下了一封給您的信."侍衛遞了上來.

應守天急忙接了過來,拆開了信封直接閱讀起里面的內容來.信是唐天豪留的,其實也沒什麼話,就是他們不想給青岩城添麻煩,與其讓他們苦惱,還不如讓他們離開,原諒他們這次的不告而別等等之類的.

看完之後,應守天就將信遞給了旁邊的石隱,自己則是皺眉不語.

"他們居然自己走了?"石隱不知怎的,忽然有種松口氣的感覺.畢竟如果唐天豪他們繼續留著的話,對他們來實在是一件非常頭疼的事.現在自己走的話,那麼苗劍的目標自然也會轉移,不會繼續盯在他們青岩城上.

應守天緊皺著眉頭,半天都沒話.

"城守大人,您怎麼不高興呢?他們走了,我們的壓力也就沒有了!"石隱見應守天一直都沉默不語,不由得很是不解的問道.

"哼!他們是走了,可把危險也都帶走了!"應守天不由得冷哼了一聲,"我雖然沒什麼本事,可也知道,朋友之間有難應該互相幫助.當初他田海在我們那麼困難的時候挺身而出,甭管他是不是真心想幫助我們,但實際上都幫了我們很大的忙!"

"而我們呢,在他們危險的時候,卻是對他們置之不理,手旁觀,這算是我們該做的嗎?"應守天很是不滿的大聲道.

這番話的石隱一幫人都羞愧的低下了頭,的確,在這件事上他們相當的不地道,只想著為了保全自己,而犧牲海天他們.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是聖人,絕大多數人們在危急關頭,總歸是想到先保護自己,至于別人的安危與他們無關.

尤其是,出這番話的,竟然還是被他們以前在內心里一直看不起的應守天,則是讓他們更加的羞愧!對比一下,他們簡直差遠了!

"城守大人,那現在怎麼辦?要不把他們追回來吧?"石隱苦笑著道.

"追,一定要給我想辦法追回來.這件事,我們扛定了!哪怕是苗劍真的要與我們戰爭,也絲毫不怕!"應守天拍板喊道.

在應守天的命令之下,石隱立即率人出去尋找起來.當然了,此刻他們就算是想找,也完全找不到了,他們頂多從城門守衛那里得知,海天他們是從西門跑的.

而這個時候城門守衛也才知道,原來昨天晚上是王冰假傳應守天的命令.還好的是,應守天並沒有對此追究,也讓這些個城門守衛們捏了把汗,同時心底里暗歎,王冰在城守大人的心里位置還真是夠高的.

當然他們並不知道,王冰的地位之所以高,完全是因為海天的面子.

忙碌了一天之後,依然是沒有追回海天等人,石隱不得不帶人回來複命.應守天才得知了這件事後,不由得長長的歎了口氣:"既然這樣,那麼就讓他們去吧.反正你們得記住,我們青岩城,欠田海他們一個人,將來是一定要還的!"

聽到這話,石隱等一干大將們內心中都不由得長長的舒了口氣,雖然之前迫于應守天的壓力,不得不去尋找海天等人.但句實在的,他們可真不想和苗劍發生沖突.

如今海天他們自己走了,實在是最好的一個選擇.

"城守大人,那我們現在怎麼辦?要不要去告訴苗劍一聲?省的他在我們這里浪費時間."石隱內心里不由得對應守天刮目相看起來,這件事又牽扯到田海,特意詢問了下.

應守天並沒有立即回答,而是沉吟了一會兒道:"先不要去告訴他,過個三天後再去.這樣也可以讓田海他們多跑一會兒,拖延下時間."

"這樣也好!"石隱不由得詫異的看了應守天一眼,他總發覺,應守天自從艾米特家族那次事件之後,竟然隱隱有些改變了!

就這樣,直到過了三天的時間後,石隱才按照應守天的要求,告訴苗劍田海他們早已不在.當然,至于苗劍是否相信,那他們就不管了,反正況告訴你了,愛信不信.

苗劍一開始當然是不相信的,但是很快青岩城就將他的兒子苗德秋給放了出來,這讓他不得不相信起來.如果田海他們等人還在青岩城的話,那麼應守天放了苗德秋,豈不是把手里唯一鉗制他的把柄也給丟了出去,對于他們沒有半點的好處.

只有可能是海天他們早就離開了,青岩城也不想和他們死扛到底,這才放出了苗德秋.

細想之下,苗劍立即猜測到,很可能是那天晚上離開的.一想到這里,苗劍就滿臉的悔恨,這麼好的機會,居然都被溜掉了,以後再想報仇也不知道得何年何月去了!

不甘心的苗劍有詢問起自己的兒子苗德秋,可苗德秋哪知道啊?

他雖然沒有被關進不見天日的地牢中,但也被軟禁起來,即便好吃好喝招待著,可他又哪會知道那麼多況?石隱把他帶過來時,也沒有過海天他們已經離開.若不是苗劍問起,恐怕他是一點都不知道的.

"可惡!可惡!"苗劍忍不住仰天咆哮了起來,"田海子你給我記住,這筆帳我會一直算著的,無論你走到天涯海角,我都會找你報仇的!"

吼完這句話之後,郁悶的苗劍就帶著苗德秋離開,回紫露城去了!

上篇:第兩千二百三十四章 舉舉世皆驚     下篇:第兩千二百四十二章 布萊恩的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