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兩千六百三十六章 悲慘的馬千軍  
   
第兩千六百三十六章 悲慘的馬千軍

"是你們!"馬千軍好歹也是一名二欲天級別的高手,過目不忘那是必須的.更何況,他淪落到今天這種地步,根本就是海天害的,他又怎麼可能不把海天的模樣死死的記住?

"哼,終于找到你了,別以為你換了身皮就認不出你了!"海天手持新正天神劍,"上一次讓你給跑了,這一次我們就要替那些無辜的死難者報仇!"

一聽海天這話,馬千軍臉色陡然一變,頓時想起之前在蝶衣谷外面,海天一劍殺了他隊所有人,那恐怖的戰力,至今還在他腦海中不斷的回蕩.

跑!這是馬千軍唯一想到的策略,至少他認為自己沒有能力一下子搞定那麼多一梵天高手?留在這里跟海天戰斗,那不是找死是什麼?

"不好,追!"一見馬千軍逃跑,海天二話不,直接踩著新正天神劍追了上去.

木馨也是緊隨其後,雖然她此刻沒有了武器,但對馬千軍的憤怒之心一點都不比海天少.不過真追起來之後,她才陡然發現,自己引以為豪的速度,竟然完全比不上海天,她和海天之間的距離竟然越來越遠.

想想也是,海天在一梵天時的速度,就已經快接近于她,此時又突破到了二欲天,又怎麼可能不超越?而她自己的速度,和一般的二欲天高手比起來,絕對要快上許多.

不一會兒的功夫,海天和木馨就已經追上了馬千軍,將他死死的攔了下來.

"可惡,你們難道真要殺我?告訴你們,我的後台也是很硬的!"馬千軍見自己被攔下來,不由得惡狠狠的出聲威脅道.實際上這種威脅,反而體現了他的心虛.

"套用你曾經的一句話,只要將你徹底殺死在這兒,又有什麼人知道會是我們干的?"海天根本不受威脅,極為輕蔑的冷哼道.

這話的馬千軍一陣語塞.之前他也是這麼對海天他們的,沒想到現在竟然被返回.

可惡!怎麼辦?自己不想死,可眼前這兩個家伙根本不打算讓自己活命,跑又跑不過!

想了半晌,馬千軍忽然拿出身上的一袋上品天石道:"這里面總共有十來塊上品天石,我全部給你,只求你們放我一條生路!"

"你也太天真了.殺了你之後,這袋上品天石依然是我們的.我們為什麼要放你?"海天惡狠狠的道,"而且你造了那麼多的孽,不殺你實在難消我心頭之恨,去死吧!"

話音未落,海天陡然一劍朝著馬千軍刺了過去.

一看到這劍襲來,馬千軍嚇了一大跳,連忙揮舞出自己的長劍,與海天的新正天神劍是死死的碰撞在一起,發出清脆般的響聲.趁此機會.木馨也准備從側翼攻擊,雖然她失去了武器,但一雙鐵拳,可是依然有著巨大威力的.

猝不及防之下,馬千軍的側身當即中招,身體不由自主的飛了出去,且吐了口血水.

"卑鄙!你們太卑鄙了!竟然二打一.還要不要臉?"馬千軍當即罵了起來.

木馨哪會理會他:"當初你率領那麼多紫衣人來圍攻我們時,怎麼就沒有自己人多欺負人少了?你們屠殺幾乎毫無反抗能力的宇宙行者時,怎麼不以強凌弱了?你們這樣的人渣,根本就不該活在這個天界中,死吧!"

一聲尖銳的咆哮,木馨再度揮舞著自己的雙拳狠沖了上去.

馬千軍連忙對著木馨開始防禦.可他似乎渾然忘記了,攻擊他的可不僅僅是一個木馨,身邊還有著一個威脅更加龐大的海天.由于這可不是什麼正義之戰,海天自然也沒有打算單挑.雖然現在馬千軍處于絕對的下風,但為了避免意外發生,他也希望盡快結束戰斗.

木馨的參戰,也正符合了他這個心思.兩人正好合力一起解決掉這個人渣敗類.

在他倆的聯合攻擊之下,馬千軍幾乎沒有任何抵抗之力.去抵擋海天吧,木馨的一對拳頭就在他身上作威作福.可去抵擋木馨吧,海天的新正天神劍也不是吃素的.

不一會兒,馬千軍身上就已經是傷痕累累,哪還有一點當初率隊攻打他們的威風模樣?

看著馬千軍已經出氣多進氣少了,海天停了下來,也讓木馨暫時停了下來,冷然的望著馬千軍道:"你造的孽,哪怕是殺你十次百次千次都不夠.我也干脆點,告訴我你們的基地在哪,我可以讓你立即死去,免受皮肉之苦!"

"什麼!你想讓我出基地?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已經極為虛弱的馬千軍一聽到這話,仿佛回光返照似的,連忙大聲喊了起來,而且還把頭咬的跟波浪鼓似的.

"不嗎?行,我有的辦法是整你!"海天冷笑一聲,提起新正天神劍,"你不是最喜歡玩男童嗎?這麼變態的嗜好都有,我讓你永遠都玩不成!"

著,海天直接將馬千軍的褲子給扒了下來,木馨"啊"的尖叫一聲立即轉過頭去.

緊接著海天乾淨利落的將馬千軍的第五肢給切了下來,讓他再也玩不成男童了!

"啊!"伴隨著一聲淒厲的慘叫,大片的鮮血陡然噴射了出來,馬千軍直接昏死了過去!可海天又怎麼會讓他如此輕松的死去呢?給他嘴里喂了一顆治療的丹藥,再度將他給救醒.

一盆冷水潑上去,得到些許恢複的馬千軍幽幽的轉醒了,但他頓時感覺到了下體傳來的陣陣痛楚,不由得極為憤恨的瞪望著海天:"你個混蛋,不得好死!"

聽著馬千軍的咒罵,海天倒是顯的極為淡定:"讓我不得好死的人多了去了,可沒有一個人能夠成功的.老實交代,你們的基地到底在哪里?"

木馨背過身,但卻將海天的話語聽的一清二楚,她沒有想到海天之前是那麼的果斷,竟然真的就將馬千軍的褲子給扒了下來.雖然她也痛恨馬千軍所做的一切,但海天剛才的行為,也實在是太羞人了,她還是正經的大姑娘呢.

而且從來沒有經曆過類似事件的她,也覺的海天的手法有點過于殘忍.

",如果你再不的話,那麼我就只好從你其他四肢下手."海天冷聲道.

看著海天的面容,馬千軍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剛才的一切已經明了,海天絕對是個狠辣之人,的出做的到,不會有一絲的猶豫憐憫.

可是要出基地所在的話,那等于背叛,他可不是孤家寡人,他還有著弟弟在組織中呢.若是讓別人知道是他背叛了組織,那麼他弟弟的下場將會變的非常淒慘.

"看樣子你還是不肯嘛,那麼對不起了!"海天手起劍落,瞬間一大片鮮血濺射出來.一條帶著鮮血的胳膊猛然飛到了半空中,狠狠的落在了地上.

馬千軍先是楞了下,緊接著發出淒厲的慘叫聲來:"啊!我的手……"

",還是不?"海天提著帶血的新正天神劍冷然道,"如果你再不,那麼我就將你剩余的三肢一肢一肢的砍下來,讓你變成一個人彘."

"不,絕對不能!"馬千軍緊咬著牙關低吼道,他深知了後會帶來怎樣的後果.

哼!海天沒有二話,直接砍掉了馬千軍的另外一條胳膊!刹那間,又是一陣鮮血噴射出來,濺的海天滿身都是,但他卻沒有任何的閃避,臉上的面容看起來是那樣的猙獰.

木馨已經有點看不下去了,不由得轉身勸道:"海天,要不就這樣算了吧?"

"算?怎麼能就這樣算了?"海天的聲音陡然提高,"你是看他很可憐,所以動了惻隱之心?可是你有沒有想過,那些鎮子里的宇宙行者們,是怎樣的無辜?他們為什麼要承受如此痛苦?還有這個鎮子里的男童們,他們為什麼要承受這樣的經曆?"

"我……"木馨一時語塞,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她心地善良,只是單純的不想看到馬千軍受到如此痛苦的折磨.不過經海天這麼一提醒,她才想起還有著更多的無辜者死在馬千軍他們的手中,這樣的酷刑對他們來一點都不殘酷.

"好吧,海天,我錯了."木馨低著頭,擺弄著自己的衣角,顯的很是不知所措.

海天歎息一聲,他知道木馨是沒有經曆過類似的事件,所以才會心軟,等多經曆幾次就好了,在這個世界上,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你放過了別人,別人卻不會放過你,這是海天這麼多年來最深刻的經驗教訓.

隨後,海天又將目光聚集到了再度昏死過去的馬千軍上,又拿出了一顆丹藥,防止他流血過多而死,又潑上一盆冷水,將他弄醒:"吧,再不我會讓你生不如死的!"

"不能,絕對不能……"馬千軍哆哆嗦嗦的道.

海天也不廢話,兩臂削完,現在開始削大腿!

啊!一聲淒厲的慘叫聲再度傳來,馬千軍喊了沒幾聲,再度昏死過去.這種撕心裂肺般的痛苦,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夠承受的.

再次救醒,海天再度問道:"不?"

"……了的話,我弟弟就要被他們嚴懲……"馬千軍顫巍巍的道.

海天一聽有門,之前他那強硬的態度,總算是軟化了下來,這就好辦.實在的,他還真怕馬千軍這麼一直硬挺下去不肯呢.

上篇:第兩千九百六十七章 熱的背後     下篇:第三千零四十章 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