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兩千七百一十六章 誰是奸細?  
   
第兩千七百一十六章 誰是奸細?

王冰抬頭發現是海天,不由得解釋起來:"他們五人都出去了,在你之前走的,你不知道嗎?"

"在我之前?"海天微微一楞,這個倒真的沒有注意到,最近這段時間實在是太忙了!先是在無盡山脈內一連串的戰斗,而後會來又是忙著休整,再加上後來去見傭兵三老,倒是渾然沒有注意到其他人的況.

等等,這五人都不在這里,而且傭兵三老也才剛剛回來,這麼,*細還是在五人當中.真是頭疼,怎麼五個人都這個時候出去,如果留幾個,他還可以分辨出誰是*細呢.

"怎麼了?"木馨很是詫異的望著海天.

海天擺了擺手:"沒什麼,你們也繼續休息下吧,我出去轉轉."

"等等,我和你一起去."就在海天剛轉身的時候,木馨就連忙跑了上來.

海天楞了下,也不好拒絕木馨,只好點頭同意.在王冰和菊花豬一片曖昧的笑容中,兩人出了大門,直接來到了大街上.

大街上的景和之前差不多,木馨才出來,見眼前的場景不由得緊皺起了眉頭:"這些人傷的未免也太慘了吧?也不知道天獸群死傷如何?"

由于之前木馨被綁到天獸群中去,對于天獸自然是沒有太大的好印象.倒是海天,對天獸群沒有任何的歧視,當然也沒有太大的好感.在他看來,天獸與人類的這場爭斗,其實算不上是誰對誰錯,只是為了爭取各自的生存空間而已.

只是他有點不爽的是,居然把他們給牽扯到了其中.

"阿天,你在想什麼?難得出來,就不能陪我好好逛逛嗎?"木馨見海天一邊走路一邊沉思,很是不滿的嘟起了嘴,還帶著一股幽怨.

海天干笑了下:"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有點走神了."

木馨心中不由得歎了口氣.她之前對自己的容貌很不自信,畢竟臉上有塊傷疤.男人一般都是視覺動物,海天之前對她一直愛理不理的,她還以為海天是嫌棄她的臉呢.

然而如今她已經吃了紫顏果,恢複了容貌,怎麼海天還是對她愛理不理的呢?

"阿天,你心里已經有人了吧?"木馨忽然幽幽的問道.

海天正沉浸在傭兵三老的事中呢.聽到木馨這話脫口而出:"恩,我已經有妻子了."

這話一完.海天立即就清醒過來了,很是尷尬的望著木馨,連忙道:"這個,我還有兩個孩子,不過他們現在都不在這里,而是在宇宙中呢."

"你很愛你的妻子和孩子吧?"木馨幽幽的問道.

海天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但還是點了點頭:"是的,我愛他們,他們都是我的家人.不過為了安全起見.再加上實力的問題,他們並沒有隨我一起來."

"那我呢?你又是怎麼看待我的?"木馨直視著海天.

這雙帶有著幽怨的目光,讓海天看的心中一軟,不由得長長的歎息一聲:"阿馨,我也知道你的心意,但是我目前根本沒有精力來想這些事.白云生的事暫且不提,光是黑狼的事就已經壓的我實在喘不過氣來了.所以很抱歉."

"如果你願意的話,等忙完了這些事後,我可以找天語商量一下."海天又道.

"天語就是你的妻子嗎?如果她不願意呢?"木馨問道.

"這……"海天很是尷尬的撓了撓頭,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只得勉強笑道,"會願意的.天語很大度的,她不會吃醋的.而且我答應過她,等將來忙完這一切,就帶著她和孩子們找個地方隱居起來,不再插手這一切.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和我們一起來."

木馨閉口不語,也不知道她心里究竟是怎麼想的.

海天也不好去問.只得尷尬的四處張望著.忽然間他發現前面有兩道很熟悉的身影,不由得定睛一看,這不是落家姐妹麼?重要的是,落家姐妹居然是從傭兵工會里出來.

海天心中一動,連忙拉著木馨躲到了角落中,避免被落家姐妹發現.

"怎麼了?"木馨很是狐疑的問道.

"你看外面!"海天拉著木馨指了指外面的一個方向.

順著那方向望去,木馨也頓時發現了落家姐妹,她不由得狐疑的望著海天:"那不是落雨霜和落雨音嗎?怎麼了,我們干嘛要躲起來,不過去打個招呼?"

"你剛才沒看到,落家姐妹是從傭兵工會里出來的!"海天挑了挑眉頭,"你不知道,其實我們傭兵團中,有著一個或者幾個被傭兵工會派進來的*細!"

"什麼!*細?"木馨頓時不由得驚呼起來.

海天連忙做了禁聲的手勢:"噓,點聲!別被他們聽見!"

得到海天提示的木馨這才連忙捂住了嘴巴,驚恐的往了外面一眼.好在落家姐妹距離他們比較遠,倒也沒有被她們給聽到.木馨這才松了口氣,拍著自己起伏的胸口心有余悸的道:"還好,沒有被她們聽到.不過阿天,你的意思是,她們就是傭兵工會的*細嘍?"

"以前我一直不知道*細是誰,但從現在這況來看,很有可能是她們!"海天微微眯著眼睛,"看樣子以後必須得防范著一點她們了!"

"阿天,你快看,那是誰……"這是木馨忽然拉著海天叫了起來.

海天有些不滿的皺了皺眉頭:"不是跟你要點聲嗎?我們這里……額?"

一邊著,海天還一邊轉過頭朝著木馨所指的方向望了出去.只見傭兵工會的門口,也走出來一個身影,正是之前和木馨一起被黑狼所綁架的大巴!

"是他?"海天不由得詫異的挑了挑眉頭,之前他幾乎都已經把目標鎖定在了落家姐妹身上,但卻沒有想到大巴居然也從傭兵工會中走出來.這是怎麼回事?大巴怎麼會在傭兵工會里?難道,大巴才是傭兵工會的*細?

海天感覺到自己的腦子已經完全亂了,先前他還以為是落家姐妹呢,但現在一看,大巴的可能性也是非常的高,要不然的話,又該如何解釋如今的況?

就在海天幾乎難以判斷到底誰是*細的時候,又有兩個人從傭兵工會中走了出來,正是海天他們傭兵團中的楊晶和石曉暗表兄弟.海天已經完全傻了,怎麼他們也從傭兵工會中走出來?古怪!實在是太古怪了,難道五個人都是傭兵工會的*細?

"阿天,這是怎麼回事?"木馨歪著腦袋問道.

海天晃了晃頭:"我不知道,我已經不知道是什麼況了,他們怎麼都從傭兵工會里出來?這不就又回到了原先的上了嘛,根本不知道五人到底誰是*細?"

"難道你就不怕我和阿冰是*細嗎?"木馨忽然問道.

這話倒是讓海天一楞,隨即搖了搖頭笑道:"我之前也這麼想過,但是你們都是我從前的伙伴,尤其是阿冰,更是從下界跟我一起上來的,哪可能會成為傭兵工會的*細?至于你嘛,別的先不提,光是天機老人這一方面,就足以讓你不會成為他人的棋子."

提到天機老人,木馨的神色就不由得黯淡了起來.

海天也自知錯了話,連忙擺了擺手道:"對不起,我不該這個."

"沒事,這也沒什麼."木馨輕搖了搖頭,"其實你不知道,我經常也想爺爺的,也不知道他老人家到底在哪里."

"那你父母呢?"海天忽然問道.

"父母……"木馨眼中閃過一片茫然,隨後搖了搖頭,"不清楚,自從我懂事起,腦海里就沒有父母的印象,一直都是爺爺把我撫養長大."

沒有父母嗎?那還真是件怪事,很可能是剛出生沒多久父母就出了意外吧?海天倒也不打算再提這件事,隨即拉著木馨從角落里走了出來:"走吧,我們回去吧."

"是要回去審問他們五個人嗎?"木馨不是傻瓜,眼中閃過一片精芒.

"不,這事在沒有眉目前,我是不會亂審問的,要不然只會打草驚蛇."海天輕搖了搖頭,"對了,回去之後,你也不要提我們看到他們這事,就當作一切都沒發生."

木馨忽然俏皮的笑道:"那我們這麼快回去,肯定會引起他們懷疑的,要不我們再逛一會兒?"

"這……那好吧."海天楞了下,隨後也點頭同意了下來.

這只是木馨一個無傷大雅的要求,他有什麼好反對的呢?

不過話回來了,他們五個人之中,到底誰才是真正的*細?

與此同時,無盡山脈東部區域,一處大草叢里,天獸群的兩位長老都大口大口喘著粗氣躺在地上.之前喚醒儀式失敗受到反噬,再加上傭兵三老的攻擊,可是讓他們身受重傷.

"兩位長老,你們不要緊吧?"黑狼在一旁很是關切的問道,他其實早就先天獸群一步跑了,但他和傭兵工會,或者和整個人類社會已經勢同水火,自然是不可能回去.

唯一能夠依靠的,就只有天獸群了!

要是這兩位長老出了事,那就沒人能幫他複仇了!

"咳咳……"老鼠腦袋的長老很是吃力的咳了幾口血,從懷中掏出了一塊黑色的令牌,"黑……黑狼,你拿著這塊令牌去找影舞者,讓它去刺殺傭兵工會以及各大傭兵團的高層!"

上篇:第三千一百一十九章 白鶴王居然還活著!     下篇:第三千一百二十一章 約戰一年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