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兩千七百六十六章 再殺兩個  
   
第兩千七百六十六章 再殺兩個

話音剛落,海天自己就率先沖了上去,目標指直涼風!因為別看涼風貪婪,而且反應不如吳名愈,但實際上他可是四焚天級別的高手,海天正想先解決掉他.

隨著海天一聲令下,唐天豪和秦風他們也都吼叫著沖了過來!

由于這里是別墅區,周圍都比較空曠,即使他們大聲喊叫,也不會有人聽到的.要不然的話,海天也不會選擇在這里下手,一定會想辦法將兩人給引出去的.

唐天豪秦風他們自動分出了一般人來幫助海天,之前的戰斗雖然讓他們受了點傷,但卻都是傷,以他們人數的優勢,再加上時門新的存在,還有偷襲,自然是手到擒來!

可涼風和吳名愈卻不同了,兩人能夠當上城主,可都不是糊弄來的,而是真心靠實力取得的.剛一交手,海天就察覺到了涼風的戰斗力要比一般的四焚天高手強上不少.

如果是之前,他還真會覺的有些麻煩呢,但是現在,新正天神劍不僅複活,而且還升級到了中級天器,給他的戰斗力,也帶來了不的提升.

只見新正天神劍這麼一劃過,涼風的胳膊上就出現了一道五六厘米長的口子,鮮血就順著流淌了出來.涼風當即是倒吸了口涼氣,可是還沒有等他好好看看這個傷口時,唐天豪已經率領著大巴等人猛然攻了過來,涼風大驚之下不得不急忙抵擋.

不得不,涼風的戰斗力還真是不一般,在這種況下,居然硬是擋住了唐天豪大巴等人的攻擊,而且還把天豪他們給壓迫了回去.

"哼!就憑你們幾個子,居然也敢殺我!"涼風得手之下不由得很是囂張的叫了起來.

可就在這個時候,忽然間又是一道寒光閃過,海天的新正天神劍在涼風的腰上又劃過一劍,頓時讓涼風慘叫了一聲,在地上連滾了幾圈.

"媽的.大家給我上!"唐天豪他們可是趁著這個好機會連續攻擊向了涼風,想要報剛才被侮辱之仇!

涼風大驚失色,顧不得腰上傳來的疼痛,接連不斷的在地上滾動著,每次都險之又險的避過了唐天豪他們的攻擊.不過他的好日子也算是到頭了,碰上了海天,算他倒黴.誰叫他竟然要攙和起這事兒呢?只能,不作死就不會死!

"冰魄銀龍殺!"海天猛然間釋放出了一條冰龍.狠狠的轟向了涼風.

可怕的冰龍所過之處,留下了一層層厚厚的寒霜.眨眼間的功夫,就來到了涼風的跟前,冰冷的寒意,嚇的涼風拿自己手里的中級天器來抵擋.

瞬間,冰龍就與涼風手里的中級天器狠狠的碰撞在一起,竟然擦出了一系列絢爛的火花.強勁的沖擊力,更是逼的涼風坐在地上不住的往後拖,屁股上的褲子竟然完全被磨破了!

"喲.沒想到你這屁股還挺白啊?"唐天豪見狀忍不住調笑了起來.

涼風的臉色瞬間變成了豬肝色,他沒想到事竟然會變成這樣,不僅性命堪憂,而且還受如此羞辱.陡然間,涼風聚集起體內全部的天之力來,猛然將身前的冰龍給彈飛了出去,同時大吼道:"啊!海天.我今天不殺你們,誓不為人!"

完,涼風便朝著海天唐天豪他們這邊猛然沖了過來.

唐天豪大巴他們積極的上去抵擋,可是還沒有等他們沖到涼風跟前呢,就見到涼風揮出了兩道可怕的劍氣,當即把他們給彈飛了出去.狠狠的撞在桌子上,當場將整個桌椅板凳給砸了個粉碎,而他們也是哀嚎不斷,吐血連連.

"天豪!大巴,你們怎麼樣?"海天緊張的詢問了起來.

"你還是關心關心你自己吧!"這時的涼風已然到了跟前,高高的揮舞著他的中級天器就是朝著海天的腦袋上砍了下來.

可以,這一刻的涼風.已經是發揮出了他的全部實力來.

但是,海天又豈會那麼容易中招?他當即用自己的新正天神劍擋在了身前,只聽鐺的一聲清脆的金屬聲響傳來,與涼風的中級天器是狠狠的撞擊在一起.同時,海天還感覺到一股勢大力沉的勁道猛然從新正天神劍中傳來,讓他的身子不由自主的下沉了一些.

"團長大人!"落家姐妹見狀,連忙跑過來幫忙.

可還沒等她們沖過來呢,就被涼風一聲狂嘯發出的音波攻擊給吹飛了出去,狠狠的撞擊在牆壁上,同樣是吐血不止.

"雨霜,雨音!"海天忍不住驚呼一聲,他沒有想到涼風的戰斗力竟然如此強悍.

既然如此,那麼他也不打算再手下留了,狂吼一聲,用力將涼風壓下來的中級天器給彈了開來,同時自己猛然高高的躍了起來,緊接著俯沖而下:"涼風,讓你見識見識我海天真正的實力,吃我一招!"

刹那間的功夫,海天用新正天神劍直沖而下,見到涼風的注意力完全聚集到了上面時,他猛然間施展出了瞬間移動,到了涼風的背後,同時施展出了領域,和涼風同時消失不見.

海天和涼風的突然消失,自然是驚起了不遠處另外一片戰場的時門新等人和吳名愈的注意.雖他們也都在激戰中,但實際上也在不時的注意著其他的動靜.

木馨和秦風他們,都明白海天可能是施展了領域這一招.

可是從未知的時門新和吳名愈卻是驚詫莫名,怎麼兩個人突然同時消失了?吳名愈可能沒有看清楚剛才是怎麼回事,但是時門新卻看的清楚,海天在跳到半空中沖下來的時候,曾經施展過瞬間移動到涼風的背後,緊接著兩人就一同消失,這是怎麼回事?

就在唐天豪他們掙紮著捂著胸口爬起來的時候,忽然間半空中閃過一道寒光,緊接著兩個身影直接從空中落了下來.只不過一個是穩穩的站在地面,而另外一個則是躺著,滿身是血,兩只眼珠子瞪的老大,嘴里不住的呢喃:"不可能……不可能……"

不用多,穩穩落地的,自然就是海天,而躺在地上不住吐血呢喃的就是涼風.

不知的時門新和吳名愈看到這一幕都傻了,誰也沒有想到竟然會發生這一況!剛才海天和涼風齊齊消失,可過了幾秒鍾時間再度出現的時候,涼風卻已經奄奄一息!

這幾秒鍾的時間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

只是,涼風卻不可能再回答他們,已經直接腦袋一歪,斷氣了!

吳名愈雖然剛才承受了很大的壓力,但心里一直僥幸的想著海天只是嚇唬嚇唬他們,不可能殺他們才對.雖海天之前已經殺了苗劍父子,但他畢竟沒有親眼見到,沒有深刻感想.可如今涼風的死,卻是猶如一盆冷水澆在了他頭上似的.

涼風就這麼死了,而且還是死在了他的眼前,給他的心靈帶來了巨大的沖擊.

最重要的是,涼風死的相當莫名其妙.未知的東西,往往都是最恐怖的,此刻的吳名愈的心中,湧起了無限的寒意,死亡距離他此時是那麼的近.

"不要過來,你不要過來!"見到海天提著帶血的新正天神劍緩緩朝他走來,吳名愈的心中充滿了極度的恐懼,不由得大聲叫了起來.

海天此刻仿佛是來自地獄的魔神一般,專門收割別人的性命.饒是吳名愈貴為一城的城主,但也依然擺脫不了死亡的恐懼.見到海天越來越近,他更是干脆的跪在了地上:"求求你不要過來,放過我吧,我保證不會把今天的事出去."

"那你知道,什麼人才會永遠保密呢?"海天露出一絲笑容.

吳名愈臉色瞬間難看到極點,做了城主那麼多年,他干的齷齪事也不少,又豈會聽不出海天話里的意思?但為了活命,他趴在地上不住的磕頭:"放過我吧,我保證不會出去的,我發誓!如果我違背誓,那麼就天打雷劈!"

"阿天,既然他都發誓了,要不就放過他吧?"木馨有些心軟了.

海天輕搖了搖頭:"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雖他已經發下了毒誓,不會出去,但不代表他不會用其他方式傳出去,到時候,對我們來可就是滅頂之災了!"

經曆過那麼多場大劫的海天,自然是有著很深的體會,沒有比死人更會保守秘密的了.

唐天豪也在一旁勸道:"就是,這家伙花花腸子那麼多,鬼知道他會不會其他方式泄露出去?總之為了保守秘密,我們必須殺了他!"

木馨想了想也是,她雖然心地善良,不喜歡濫殺無辜,但吳名愈可算不上是無辜之人,而且就算不為了自己的安全著想,也得為海天著想.

"好吧,那你們就殺了他吧!"木馨點頭同意.

"啊!你們這群混蛋,都給我去死吧!"吳名愈見海天他們竟然還是不肯放過自己,陡然發狂似的就朝著海天沖了過來.

只是他才沖到一半,身子卻是陡然一震,鮮血從口中緩緩的流淌了出來.

低頭一看,不知何時一只帶血的利爪竟然穿透了他的腹部,扭頭一看,赫然就是剛才與他戰斗的時門新.

"你……"吳名愈才剛吐出一個字,時門新就將自己的利爪從吳名愈的體內抽了出來,頓時大片大片的鮮血湧了出來,吳名愈直接倒了下去,氣絕身亡.

上篇:第兩千一百二十七章 端木的留     下篇:第兩千一百五十一章 坐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