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兩千七百六十九章 將計就計  
   
第兩千七百六十九章 將計就計

沒辦法,唐天豪只好把白天的事再一遍,當然他起來的時候也是咬牙切齒的.若不是白少華那麼一攪和,他很有可能連八強都進不了.

和其他人一樣,帶三位大師聽白少華竟然知道海天等人暗殺苗劍的事後,一個個都大驚失色.這事可是極為恐怖,真要是宣揚出去,不僅僅是海天他們,恐怕是連他們三個也難逃干系.當年天機老人以自己退出天界為代價換來三位大師的安危,但不代表紫薇天王他們就可以任由三位大師搞破壞,只要這三位大師敢對付他們,他們就會反擊.

更別,殺了苗劍這位城主,可是一種極為嚴重的挑釁行為.恐怕到時不僅僅是紫薇天王一家,另外兩大天王也會參與進來,這真是一場災難.

"***,既然如此,我們還不如出去和他們拼了!"玉大師忽然間激動的站了出來大吼道,"不就是紫薇天王嗎?我們當年就該死了,但卻苟活到現在,已經算是賺了!"

"二師弟,不要沖動!"雷大師挑了挑眉毛,威嚴的道.

"大師兄,這都什麼時候了,還要冷靜?難道我們一定要等紫薇天王殺上門來才肯甘心嗎?"玉大師很是不滿的吼了起來,"當年若不是為了我們,師尊他老人家也不會那樣."

這番話也著實到了雷大師的心里去了,但是他卻苦笑著搖了搖頭.他何嘗不想替他師尊,也就是天機老人報仇?奈何就憑他們現在的力量,無異于飛蛾撲火,自取滅亡.

"二師兄,我知道你心里急,但是都這麼多年了,你再急又有什麼用?"聖大師也在一旁勸慰道,"就算我們三個人活膩了,早該死了.但是天豪他們呢?總不能和我們一起死吧?他們還年輕,還有著大好的前程,雖然行事魯莽了點,帶未嘗不是可造之材."

"誒!"玉大師很是無奈的重重歎了口氣,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

海天等人都是大氣不敢喘,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三位大師如此苦惱的一面.往常在他們眼里,三位大師都是很有氣質.很是沉著,誰能想到會像今天一樣失態?

尤其是不知道前因後果的時門新等新加入的人.更是好奇的瞪大著眼珠子.

雷大師沉默了一會兒,忽然抬起頭來望向了海天:"子,你對這件事怎麼看?"

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海天身上,就連海天自己也稍稍一楞.但多年的經曆,讓他很快就回過神來,沉吟了一下道:"雷大師,我認為這件事還沒有到最糟糕的時候."

最糟糕的時候?不用,自然就是天界三大天王聯來.

"即使不是到最糟糕的時候.也差不多了!白少華和他的師尊劉佳偉是敵非友,絕對不肯放過我們的,想必他們一定會把事出來,好讓我們遭受到天界三大天王的追殺.雖或許只有紫薇天王一家出面,但就憑他們一家,我們也承受不住."秦風在一旁道.

"阿風,你的沒錯.但如果白少華他們真的要這麼做的話,那麼也就沒有必要特地來告訴我們他們知道,而且還講條件,直接公開好了,哪還用的著這麼複雜?"海天點了點頭,沉聲分析道.

聖大師聽到這話眼睛不由得一亮:"海天.你的有點道理,不過白少華他們為什麼要過來給我們講條件呢?他的水平可是明顯比天豪高,這麼做又有什麼意義?"

"其實關于這點,我也沒有想通,實在是不太理解."海天苦笑著搖了搖頭.

從現在的況來看,白少華無論是經驗還是水平,都比天豪要好的多.換句話.現在的天豪還完全沒有資格當白少華的對手,那麼他為何要這麼堅持打壓呢?

"你們,會不會是因為白少華發現天豪的天賦很高,怕他將來超過他呢?"一直未話的時門新忽然插了一句嘴.

只是他這話一出,眾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了他的臉上,搞的他很是莫名其妙的:"你們這麼看著我干什麼?難道我的臉上有什麼髒東西嗎?"

"不是,你的這點很有可能!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天豪雖然現在的煉丹水平還很低,可是他的天賦已經展現出來,只要不出意外,假已時日,未來必定會非常出色."雷大師點頭,"而白少華很可能就是看出了天豪的天賦在他之上,所以現在就想開始打壓!"

"打壓?就這麼直接認輸,又有什麼作用?只要以後再嬴不就行了嗎?"王冰納悶.

"這你就不懂了,其實白少華這麼做有兩個目的."接過這話茬的是玉大師,"第一,白少華可以握著天豪的把柄,讓他每次比賽都認輸,這樣就可以不會超過他.第二,時間一長,天豪很容易在對上白少華的時候,形成一種心理弱勢."

海天有點明白了:"大師的意思是,形成這種心理弱勢之後,就會永遠輸嗎?"

"話是這樣沒錯,一旦形成心理弱勢,那麼內心之中就對那個人產生了恐懼心理!"玉大師道,"無論是煉丹還是煉器,除了考驗水平之外,其實也是考驗心理.我見過不少平時煉器煉丹非常出色的人,可是一到關鍵時刻,就全都失敗,這就是典型的心理弱勢."

"靠,這個白少華也太狠了,居然這樣做!"唐天豪忍不住站起來吼道.

眾人都紛紛深以為然的點頭,之前他們還不能體會出白少華這麼做的辛苦用心,現在經過三位大師這麼一解剖,卻是完全明白過來,這簡直就是軟刀子殺人,根本不見血.

雨蓉極為擔心的抓著唐天豪的胳膊望著眾人問道:"那我們該怎麼辦?總不能等比賽的時候,真的讓天豪認輸吧?一次還好,次數多了,可就會讓白少華得逞了!"

眾人再度沉默了下來,雖是看穿了白少華的真正用心,但卻沒有破解之術.

白少華這招真的是非常的毒,而且可以算作陽謀.即使眾人看出來了,也很難破解.總不至于,讓他們完全不管白少華的條件吧?先不天豪能不能戰勝的了,就算戰勝不了,一旦讓白少華看出天豪不是故意放水的,那麼他就會公布出苗劍之死的真相.

一旦傳揚開來,他們就真的危險了!

"該死的.到底怎麼辦?死變態,要不我們干脆也把白少華給殺了吧!"唐天豪很是窩火.一肚子的火卻是沒有地方可以發出去.

眾人都搖了搖頭,這招顯然不可能.白少華不會料不到這招,肯定做好了反制措施.

"我,你們都這麼沉悶干什麼?開心點好了,反正這次的比賽天豪是輸定了,至于以後的事誰知道呢?"時門新忽然道.

"胡,我怎麼可能輸定呢?"唐天豪一聽這話就叫了起來,"你子該不會是時門新派來的臥底吧?怎麼老是幫他話?"

時門新哭笑不得的指著自己:"臥底?別他區區白少華了,哪怕是他師尊劉佳偉也指揮不動我.別人可能要依靠劉佳偉的除魔丹.我可不需要!"

"你……"唐天豪氣呼呼的指著時門新的鼻子,准備再度破口大罵.

不過海天卻是忽然喊道:"等等!時門新,你剛才反正天豪這次輸定了是不是?"

"對,是我的."時門新點頭承認,"既然輸定了,還想那麼多干什麼?"

眾人都有些不解的望著海天,有點不知道他問這句話是干什麼?可是海天卻是緊接著道:"你的沒錯.這次天豪的確是輸定了,我們有點太杞人憂天了!"

眾人面面相覷,怎麼海天也出這樣的話來?

天豪有點不解的望著海天:"死變態,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是這樣的,時門新點通了我,既然這次天豪輸定了.我們還管那麼多做什麼?完全可以將計就計,讓白少華認為我們已經不得不遵從他的要求."海天臉上流露出一絲笑容,"而且我們也完全可以在以後的幾次比賽上,多輸給白少華幾次."

"死變態,你這到底是什麼招啊?我怎麼越聽越糊塗?你該不會也讓我進入對白少華的心理弱勢吧?"唐天豪很是不解.

倒是雷大師忽然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故意麻痹白少華,然後在一個關鍵時刻出擊.徹底擊潰他?"

"對,就是要先麻痹對手,讓他放松警惕,露出破綻,我們才好下手."海天笑著道,"這一點算是解決掉了,而另外一點,一旦白少華將我們殺苗劍的事公布出去,我還沒有想好反制方法.不過現在天豪認輸,那麼白少華就不會公布出去,就給了我們充足的時間."

聖大師也是欣慰的點頭:"不錯,有了時間,我們就可以想辦法來解決這個問題.海天,你果然與眾不同,怪不得能夠成為他們的頭兒呢,連我們都比不上你."

"哪里哪里,聖大師您太誇獎我了."海天謙虛的笑了笑.

不過猛然間,海天的心頭閃過一絲念頭,似乎無論是白少華的真正用意還是那不成熟的反制方法,都是在時門新的提示之下想出來的.

難道,時門新早就想到了這些,故意不破,反而暗地里提示?

看著和眾人歡笑成一團的時門新,海天的心頭升起一絲警惕,如果這真是時門新先想出來的,那麼這個家伙的智商未免太可怕了點.

上篇:第二千一百五十八章 洛古特跑了     下篇:第兩千二百四十二章 布萊恩的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