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兩千七百七十一章 懷疑  
   
第兩千七百七十一章 懷疑

和眾人了一下後,海天就立即到下面去找秦風了.雖秦風不是要馬上進行比賽,但也很快就輪到他,這個時候哪能亂跑?該不會他去找白云生麻煩了去吧?

不一會兒,海天在後台的走廊里發現了秦風,只見秦風在那憤恨的用拳頭敲擊著牆壁,直接將這片牆壁上敲出了好幾個凹陷之處.

"阿風!"海天快步走了上去,關切的詢問,"你怎麼了?是不是因為白云生的事?"

"死變態!"聽到海天的聲音,秦風立即轉頭望去,恨恨的吼道,"白云生來了!這個家伙終于出現了,我很想立即殺了他,替傲邪云前輩他們報仇!可是我知道,憑我們如今的實力,還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一旦強行動手,殺不了他不,反而容易打草驚蛇."

"可是,我就是極為的不爽,極為的憤怒,為自己的無能為力而感到悲傷!"著秦風又用拳頭狠狠的敲擊了幾下牆壁,又砸出了幾個凹陷之處來.

鐺鐺的聲響在整條走廊上顯的極為清脆,得虧這時大部分的參賽者都已經淘汰,而那一部分晉級的也都到外面去准備參加比賽了,要不然這麼巨大的聲響,非得引起注意.

不過這時海天也總算是明白過來,秦風為何會突然跑到這里來,他就是來為了發泄自己心中的不滿.不能對白云生動手,他心里非常的清楚,但清楚歸清楚,他還是極為郁悶.

長歎了一聲,海天不由得拍了拍秦風的肩膀:"阿風,我知道你心里郁悶,其實我也一樣,又何嘗不希望立即殺了白云生以解心頭之恨,同時給傲邪云前輩他們報仇呢?但是我們必須要搞清楚,現在究竟能不能殺的了白云生,而且殺了他會引起什麼後果."

"我相信你都非常的理解.但你心里的不爽和郁悶,也是可以發泄的.不過等會兒出去之後,你必須得把一切不滿緒都給隱瞞起來."海天正色囑咐,"白云生是見過你們的,等會兒你和天豪一聲,帶個口罩,把臉遮起來.千萬別讓他認出你們來."

"帶口罩?死變態,這樣會不會反而讓人覺的奇怪?"秦風一楞.反問,他都差點忘了白云生見過他們這事.若是白云生僅僅看見他們的臉,那還可以理解為長的像.但如果一對照名字,那可就露了餡.

白云生不會傻到,天底下有名字和長相都完全一樣的人,但帶口罩的話,反而會引起懷疑.秦風這是擔心此地無銀三百兩,別到時候還是把白云生的注意力給吸引過來.

海天顯然也想到了這個問題,很是猶豫.不太確定的道:"可能吧,但總比他直接看到你們的相貌的好.另外,我想白云生僅僅是代表紫薇天王來觀摩的,對于煉丹之類的事,他應該並不了解,不會親自詢問的吧?"

"這麼也有道理,那死變態.我先去了."秦風想想也是,遂對海天告辭一聲離去了.

見秦風又重新恢複以後,海天不由得長歎一聲,別看秦風經常好像很冷靜,很穩重,但他也是人.也有這樣那樣的不滿.只是他總是把這些在沒人的時候發泄出來,要是一直都不發泄的話,恐怕早已會憋瘋.

不過話回來了,白云生的出現,真讓他們有點打亂了計劃.為了防止天豪出亂子,他還是得趕緊回去看看.

很快,海天就回到了看台上.眾人紛紛詢問起秦風的事來.海天隨意的應付了兩句就過去了,緊接著注意力就全都集中在了天豪的身上.

因為之前秦風已經對天豪過了口罩的事兒,此刻天豪已經制作了一個口罩帶了起來.

口罩這東西並不複雜,做起來很簡單.不過這讓一直盯著他的雨蓉等人還有白少華都不由得微微一楞,有點搞不清楚天豪突然帶口罩做什麼?

雨蓉他們自然是詢問起海天來,而海天倒也坦白的交代這是為了防止被白云生發現.

白少華倒很想知道天豪這麼做的意思,不過還沒有等他詳細詢問呢,咚的一聲,比賽已經正式開始.就這樣,白少華也顧不得了去關注天豪為何帶口罩,而是專注起自己眼前的藥材來,開始煉制起丹藥.

評委席上的聖大師他們也都注意到了天豪的況,她微微的挑了挑眉頭,有點搞不清楚天豪為何突然帶口罩.而這時另外一個評委忽然問道:"聖大師,那個帶口罩的就是你的新弟子吧?果然是天才,這才學習了幾年的功夫,就已經打進了八強."

"客氣客氣,運氣好而已."聖大師很是謙虛的道.

白少華的師尊劉佳偉也坐在評委席上,不由得陰陽怪氣的道:"哪里是什麼運氣好啊?分明就是實力強大,天賦又很高,僅僅學習幾年的功夫,就頂的上別人幾百上千年的苦修.聖大師,你可真是好福氣喲."

"哪里哪里."聖大師干笑了兩下,但心底里卻是把劉佳偉給罵的狗血淋頭,自從他們決裂之後,這個劉佳偉每次話都陰陽怪氣的,而且話中帶刺,讓她是極為的不爽.

最重要的是,他們現在還有把柄捏在劉佳偉師徒的手里,而旁邊就是紫薇天王麾下十二使之一的白云生,這劉佳偉要是直接把苗劍的事告訴了白云生,那他們可就完蛋了!

因為眾人的交談總是聚集在唐天豪身上,白云生和另外兩大天王的代表是不可避免的望向了唐天豪.不過他們發現唐天豪竟然帶著口罩,不由得很是好奇的詢問了起來.

"聖大師,你這新徒弟怎麼煉丹還要帶口罩?難道這是你的獨門秘籍嗎?"白云生輕笑著問道,但其中的輕視之意可是極為的明顯.當年戰斗的時候,白云生還不過只是個兵,沒法參與到那麼高級別的戰斗,但這並不代表白云生就和聖大師親近.

相反,白云生可不是傻子,能夠成為十二使之一的他,可是經常性的察觀色,自然是看的出來劉佳偉很不爽聖大師.而劉佳偉可是唯一能夠煉制除魔丹的高手,他白云生想要安全的突破到六幽天,那可真缺少不了除魔丹的幫助,他不在乎暗地里幫劉佳偉一把.

另外兩大天王的代表也差不多,雖然他們也都有些不恥劉佳偉,但表面上卻是不敢得罪的,誰叫劉佳偉是唯一能夠煉制除魔丹的呢?

聽著白云生三人的話,聖大師的內心之中是怒到了極點,但卻根本不好發作,臉上還不得不露出一絲勉強的笑容來,只是這笑容快比哭都難看了.

"哪有什麼獨門秘籍啊?這只是他個人的想法而已."聖大師干笑了一聲,不由得恨恨的瞪了一眼白云生旁邊的劉佳偉.

劉佳偉則是不屑的笑了笑,別他已經掌握了聖大師一幫人的把柄,哪怕沒有,他也完全不會在意.雖然大家都是煉丹師,而且聖大師的水平甚至更高一些,但他的實際地位可是要比聖大師高上不少呢,君不見連白云生三人都在巴結他嗎?

對于劉佳偉和聖大師之間的爭端,其他的評委們也多少看出了一點端倪來,他們可不敢隨便卷入進來,一個個都選擇了明哲保身之舉,不敢隨意插話.

不過白云生倒是把目光聚集在天豪的身上,雖天豪一直用口罩擋著臉,但是他的一雙眼睛卻是露在外面的.一般來,眼睛是人類心靈的窗戶,也反應了人們的內心.

像不少參賽者的眼神里就透露出一絲緊張,而劉佳偉的弟子白少華則是表現出來了不屑與高傲.可是聖大師的這個弟子,卻是表現出來一絲的憤怒與殺意.

怪事,這可是煉丹比賽,又不是戰斗,哪來的什麼憤怒與殺意?

越看白云生越覺的聖大師的弟子有點眼熟,似乎在哪里見過似的.不過現在是比賽中,白云生也不好把聖大師的弟子給叫上來看看,只好他自己下去了.

他畢竟是代表紫薇天王來的,他這一站起來,立即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其他幾個評委很是好奇的問道:"白使者,您這是……"

"沒什麼,我想下去看看,近距離觀摩一下他們的煉丹水平."白云生笑了笑,找出了一個合適的借口.雖很少有代表下去近距離觀摩的,但也不是沒有.白云生的這個借口很快就被眾人通過了,而且那另外兩個代表也都跟著一起走了下去.

既然三位代表都准備下去,那麼這些評委們自然也不好意思繼續坐在原地,紛紛跟著.

哪怕是劉佳偉也一樣,雖然他的實際地位很高,然而這麼大庭廣眾之下,他也不好不給白云生三人面子.

見到白云生一幫人從主席台上走下來,觀眾席上的海天等人頓時吃了一驚.

怎麼回事?之前都還好好的,怎麼走下來了?難道白云生發現了什麼端倪?

海天等人頓時緊張起來,要是被白云生發現的話,那可就糟糕了!

....

PS:推薦一本新書書號:3011929廣告詞:凡人何凡,偶得神靈奧秘.諸君,神佛已死,可取而代之!

上篇:第兩千二百四十二章 布萊恩的預     下篇:第兩千三百二十章 悲劇!杯具